返回

流水十八章三部曲中部

流水十八章三部曲中部在线阅读

流水十八章三部曲中部

艾洸

现实·人间百态·15.54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0-03-15 10:29

这是一个小人物的一生,平凡的、个别的一生。小时候父母的宠儿、中学时代的学霸,内心敏感又不善言辞,在大学时代迷失和寻找;在军旅生涯中逐渐成熟,但同时又承受着生活的压力;在打工岁月里摸爬滚打、费尽心机,终于对人生有所感悟,试图通过探究自己如流水一般无情逝去的生命来理解这个世界。此为第二部(中部),描写乐隆大学毕业后到部队单位的生活,恋爱结婚生子。可以独立成篇。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一

  从出站口出来,乐隆感到胳膊处有一丝凉意。这可是七月初的早晨,假如现在是在家乡,人只会感到闷热。他呆呆地看着眼前显得局促的站前广场,水泥地面凹凸不平,到处都是灰尘,随处散落着树叶、纸屑、垃圾袋,一阵劲风吹过,尘土即刻飞扬起来,树叶、纸屑、垃圾袋四处飞舞。广场四周围满了破旧不堪的低矮的建筑,灰蒙蒙的。天空也是灰蒙蒙的。

  这就是华阳市?这就是我要工作的地方?他的眼神里充满了失望。

  付蓉在一旁看到他失望的眼神,像是觉得不好意思起来,仿佛这一切都是她的错。

  “别发呆了。我们过去坐公交车,先到我家去休息一下。”付蓉说。

  他回过神来,却没有发表意见,扭头看了看钱立鹏。钱立鹏的眼神里充满了跟他一样的失望。

  “我们单位在哪儿啊?报到证上只写了哪个信箱,没有写具体街道,怎么找啊?”钱立鹏问道。

  付蓉说:“我也不知道。到我家去,我父母应该知道。”

  “方便吗?不会太打扰吧。”一旁的熊小强说。熊小强倒显得有些兴奋。

  “你们太见外了!你们到了这里,就算到了我家。你们行李也还没来,下午去报完到,没准晚上还得先住我家呢。”

  乐隆、钱立鹏和熊小强都露出感激的神情,跟着付蓉去坐公交车。乐隆心想,行李即使来了,也睡不成觉的,被褥根本没有带。学校里的那一套被褥,脏得不成样子了,加之他听说一到部队就会发新的军用被褥,所以学校那一套根本就没有打包到托运的行李里面去。

  付蓉让大家上了公交车,自己才最后上来,坐到乐隆的旁边。

  “你昨晚上睡得挺舒服吧?一直往我身上靠。”付蓉微笑着说。

  他没想到她会提起这个事,有些惊讶,由此觉得她对自己是有好感的。他很少跟女生接触,对女生的想法不甚了解,在这方面缺乏自信。听付蓉这么说,他有了自信心,于是开玩笑似的对她说:

  “是很舒服的。”

  这回轮到付蓉惊讶了,她微张着嘴呆呆地看着他,随即会心一笑,不好意思地别过脸去。

  昨晚在火车上,本来是钱立鹏跟付蓉坐在一起的,他们坐的两人座,她坐在靠窗的位子。乐隆和熊小强坐在跟他们一排的三人座位,熊小强跟钱立鹏隔着过道,乐隆坐在熊小强旁边,三人座位的中间的位子。他心里有些不情愿,夹在两人中间很不舒服,想着睡觉的时候会更不舒服。钱立鹏跟付蓉一直说说笑笑的,乐隆内心有些醋意。他寻思着,是不是可以跟付蓉对面的两个人提出调换座位,但又觉得这是很不合适的,毕竟两人座位比三人座位要舒适些,再说还有一个靠窗。熊小强头靠在靠背上,闭着眼,似乎在想什么心事。乐隆估计,他还在想刚才女朋友送他的那一幕吧。他女朋友从师范大学毕业,早早地就被分配了,被分配在他家乡附近一个乡镇的中学里,算是分配得不好的。乐隆想想,姐姐当时大专毕业还分配在县一中呢,看来没有关系还真是不行。这趟火车从熊小强的家乡经过,快靠站的时候,他迫不及待地跑到车门口,令乐隆很惊讶。钱立鹏和付蓉也惊讶地扭头看着熊小强的背影。车停稳了,车门刚开,熊小强就跳下车,在站台边跑起来。乐隆的目光跟随着他的身影,竟然看到了他的女朋友站在那里。他女朋友提着一大袋水果,见他过去,急忙快步走近他,将水果递给他。他一只手接过水果袋,另一只手伸过去牵她的手。这时候,车厢里的人都看到了这一幕,人群沸腾起来。有几个人将头伸出窗外,喊道:

  “接吻!接吻!”

  熊小强和他女朋友都听到了,往这边看了一眼,又都不好意思地转过头去。这时候,他女朋友似乎意识到车快要开了,使劲推着他。他也反应过来了,随即转身向车门跑来。他上了车,大家都鼓起掌来。他羞红着脸,连忙给大家分水果吃。

  乐隆现在想来,觉得那一幕真感人,自己就没有那样的经历。他疑惑着,他们是怎么约好在车站见面的呢?写信吗?万一错过了呢?

  后来,火车又快到一个站的时候,付蓉和钱立鹏对面的两人起身取了行李往车门走去。钱立鹏以极快的速度坐到那两个空位上,并且招呼着熊小强过去。熊小强立即站起来,一个健步冲了过去,坐在钱立鹏旁边。这样,乐隆就自然而然地跟付蓉坐在了一起。于是四个人兴高采烈地打起牌来。付蓉的手气极佳,各种大牌拿在手里。乐隆问她,“你手气一直这么好吗?”,她笑得很开心,说道,“没有,跟女生打牌手气极差。”

  能跟付蓉坐在一起,乐隆内心很喜悦,但尽量不表现出来,始终避免身体碰到她,摸牌的时候也避免手指碰到她的手指,总是等她摸完后,停顿一下才去摸牌。

  大家累了要睡觉的时候,乐隆也是极力避免身体接触到付蓉。但是在迷迷糊糊之际,他总是无意识地靠在她身上,往往又突然惊醒,于是赶紧坐直,离开她的身体。她似乎睡得很沉,对他的各种举动,靠过来还是移开去,都没有反应。天蒙蒙亮的时候,他醒过来,感觉自己睡了很久,睡得很沉,感觉自己的身体死死地压在她瘦削的肩头上。他坐直身体,见她长长地呼了一口气,却一直闭眼睡着,浓密的长发遮住了她的大半边脸。

  他当时就想,其实她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假装睡着了,只是想让他觉得舒服、自在吧。

  四人下了公交车,付蓉指了指马路对面的建筑,说道:“我父母就在对面的单位上班,我们家就在这边的家属院里。”

  三人跟随着她上楼,来到她家门口。她敲了敲门,显得很兴奋。开门的是个中年妇女,脸颊宽宽的,留着运动头。

  付蓉兴奋地喊道:“妈,我回来了。”

  中年妇女拍着手说道:“蓉儿回来啦,太好了!”

  她母亲见她带回来三个小伙子,露出惊讶的神色,然后一个一个仔细打量着,说道:“都很帅气啊!”

  付蓉说:“那是啊,我们队的男生都很优秀的。”

  他们进了屋,她母亲让他们坐在沙发上,给他们倒水喝。

  付蓉问钱立鹏:“你们部队的编号是多少来着?”

  钱立鹏掏出报到证,看了一眼,说着:“7235849部队。”

  付蓉问她母亲:“7235849部队在哪儿啊?他们几个分配到那个单位,要去报到。”

  她母亲寻思着,说道:“在东山那边有几个部队,具体是哪一个,具体地点我也不清楚。问问你爸吧。”随后,她母亲把她爸喊了出来。

  她爸个子不高,脸瘦瘦的,两眼炯炯有神。乐隆想到,付蓉的长相真像她爸。

  钱立鹏取出报到证递给她爸,说道:“报到证上写的是华阳市084信箱59号。”

  她爸看了看报到证,说道:“东山上有个部队是野战的,山下有个部队是总研的,总研的那个我去过,但是我也记不清它们的具体番号了。”

  钱立鹏说:“应该是总研的那个,我们学校就是总研对口的。”

  她爸说:“那就是了,在东山西边,从我们这里坐二路车到东山西站下,对面就是。”

  乐隆想着,总算找到怎么去了。要不是到付蓉家来,真不知道该怎么去打听。

  熊小强似乎也松了口气,说道:“太好了,我们赶紧去报到吧。”

  付蓉的母亲说:“不用那么着急吧,你们坐火车累了,休息一下,吃了午饭再去。”

  熊小强说:“现在还早呢,我们不等了。”

  付蓉的母亲说:“我去买菜,很快就回来做饭。你们坐火车脏了,先洗个澡吧,下午去报到也干净些、精神些。”

  付蓉的父亲狠劲点头,应和着。

  付蓉见她父母这么热情,显得很开心,满脸神采飞扬,拍手说道:“太好了太好了!”

  三人也不再推辞,轮流去浴室洗澡。三人收拾停当,桌上的饭菜已经摆好了,满满的一桌子。

  付蓉的母亲从厨房忙完出来,见到他们,笑着说道:“这多好,干干净净的。赶紧吃饭吧。”

  吃完饭,付蓉说要送他们到单位去报到,这回三人都坚决不同意了。

  钱立鹏说:“你坐火车也累了,刚才还一直一起准备饭菜,就在家好好休息吧。我们自己能找到的。”

  付蓉的父亲说:“那也行吧,这边过去也就十来站,不算远。付蓉你洗洗睡一觉吧。”

  付蓉说:“那你们报完到,要是没地方睡觉,就还来我家啊。我家有个空床,还可以架一个钢丝床,有地方睡的。”

  乐隆觉得,虽然洗了个澡很舒服,肚子也吃得饱饱的,但还是太麻烦人家了,有些过意不去。

  三人道完谢出来,坐公交车顺利地到了东山西站。路是水泥路,却很窄。马路对面有一个很宽敞的大门,却没有什么标志。乐隆想,难怪付蓉她爸不确定是这个单位,牌子都没有。大门旁边有一个凉亭,一位解放军战士荷枪站在那里,腰杆笔挺地、一动不动地。凉亭被太阳光照射着,弧形的顶部反射出强烈的炫人眼目的光线。

  三人往凉亭走过去。那位战士,脸黑黑的,汗珠从帽檐流下来,见他们过来,顿时警觉起来。乐隆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就停下了脚步。熊小强似乎是见到乐隆停下了脚步,也慢下脚步。钱立鹏却没有理会,径直朝战士的位置走去。

  “站住!往后退!”这位战士满脸怒容,朝钱立鹏吼道。

  钱立鹏愣住了,随即往后退了几步。

  战士的神态缓和了一些,大声喝道:“干什么的?”

  钱立鹏也缓过神来,说道:“我们是新毕业的大学生,来报到的。”

  战士扭了下头,说道:“去旁边的接待室。”

  于是三人往大门旁边走,进了接待室。这一会外面很热,接待室却很凉爽。里面一个穿军装的、干部模样的、黑瘦的男子,端坐在一张很大的桌子后面。

  钱立鹏取出报到证,递过去,说道:“我们是新毕业的大学生,来报到的。”

  “这么早?”那人边说边接过报到证,看了一眼,说道,“7235849部队?不是我们这里。”

  乐隆惊讶坏了,着急地问:“那是哪里啊?我们好不容易才找到这里。”

  “山上吧,再往前几站路。”

  “可是山上的是野战部队,我们要去的是总研的。”钱立鹏说。

  “总研的?我们是总研的,却不是你们的这个部队。你们到别处找找吧。”

  钱立鹏说:“您能想办法帮我们联系一下吗?我们实在是找不到了。”

  这人沉吟了一会,猛然意识到了什么似的,从抽屉里拿出一本厚厚的册子,翻来翻去的。他忽然停在某一页,用手指头比划过去。乐隆估计,有希望找到单位的电话号码。

  这人说:“我打个电话试试。”

  三人齐声说着谢谢。

  这人拨完号码,对着电话问:“喂,是7235849部队干部科吗?”

  电话里传来“嗞嗞”的声音。

  “这里有三个毕业生要去你们单位报到。”

  乐隆想着,终于算是联系上了,真是不容易啊。

  “在我们这里,7235612部队,在接待室。”

  乐隆想着,估计会给我们一个地址的,只是又不知道该怎么过去,但总是能想办法找到公交车路线的吧。

  这人说着“好的好的”,就挂了电话。

  竟然没有要地址?如果对方给了地址,这人不会这么快就挂断的,肯定要问清楚的,或者直接让我们来接电话的。乐隆这样想着。

  “你们在这里等会吧,一会有人来接你们过去。”这人说道。

  “哇!太好了!”熊小强终于冒出来一句话。

  乐隆也觉得,实在是太好了。

  可是左等右等,等了估计有两个多小时,却没见来接的人。

  乐隆着急了,于是跟钱立鹏和熊小强商量:“也许那人事情一忙就把我们忘了。我们再打个电话过去,问好地址自己过去,要不然他们下班了就没人接电话了。”

  熊小强说:“是啊,再晚了这边也下班了。”

  钱立鹏于是再去找那人商量。那人显得不耐烦,但还是打了电话。乐隆屏气听着,听那人把事情的原委从头开始说着,啰里吧嗦的却还没有问到地址就挂了电话。

  乐隆有些灰心丧气,想着估计今天是报不成到了,估计真的要去付蓉家过夜。

  那人放下电话,对钱立鹏说:“他说派车要办手续花时间,叫你们不要着急,车已经出发好一会了,很快就到了。”

  乐隆听了,顿时高兴起来,心想,派车来接?待遇还不错。钱立鹏和熊小强似乎也放下心来。

  不一会,有人推门进来。这人穿着军装,个子高高的、白白胖胖的,有一股英武之气。三人立即迎上去。

  来人说:“是你们来报到的?”

  三人几乎同时答道:“是的。”

  “我是干部科的,姓云,跟我走吧。”

  “太好了,云科长,我们总算找到组织了!”钱立鹏说道。

  “我不是科长,叫我云干事吧。”

  三人随着云干事出门。乐隆见门外停着一辆军车,吉普车。

  司机也是一名军人。云干事坐在副驾位子。三人坐在后面,有些拥挤。但乐隆很兴奋,自己还没有坐过这样的小车。他打量了一下车子内部,随后转头盯着窗外,一直看着。

  “单位好难找啊。”钱立鹏说。

  云干事哈哈笑着,说道:“是啊。我们单位组建时间不长,目前条件比较艰苦,但发展势头是很好的。”

  乐隆听了,心里又有些打鼓。

  车子进入一条小路,七弯八拐的,在一栋旧楼前停下。他想,难怪云干事要去接他们,这个地方自己根本找不到的。

  云干事说:“这里是我们的临时招待所,你们先住下。招待所里有食堂,我跟他们说一声。吃完饭先休息,明天带好报到证,去干部科找我。我们上班就在后面那栋楼里,你们问问招待所的人,他们会告诉你们怎么去的。”

  “我们的行李估计过几天才能到。”熊小强显得很担心地说。

  云干事说:“没关系,明天把行李单给我,过几天我们去火车站给你们取过来。”

  三人随着云干事进了招待所,被安排了两间房。乐隆和熊小强住一间,钱立鹏独自住了一间。

  云干事说:“食堂在二楼,应该是五点半开饭,你们一会就下去吃饭。我先回办公室去了。”

  乐隆担心着生活费的问题,吞吞吐吐地对云干事说道:“我身上没有多少钱了。”

  云干事笑着说:“住宿和吃饭都不要钱。你们明天报完到,再说吧,可以去财务借点款。放心吧,到了单位了,不会有问题的。”

  乐隆放下心来,觉得一切都挺好的。房间里干干净净的,被子叠得整整齐齐。他洗了把脸,躺在床上休息,等着五点半下去吃饭。熊小强也躺倒在床上,一会竟然打起了呼噜。

  快到五点半,钱立鹏过来了,面露喜悦之色,看来对这里也是很满意的。熊小强还睡着没醒来,钱立鹏凑到他的耳朵边,大喊了一声,把他给吓醒了。

  他们住在五楼。三人一起下楼梯到二楼。食堂的门开着,从外面就能看到厨房间冒出的热气。钱立鹏先走进去,乐隆和熊小强跟在后面。乐隆看到,几个穿军装、胸前围着白围兜的小伙子在那里忙碌着,年龄都不大,估计也就跟自己差不多大。他们见乐隆他们进来,不问什么,也不说什么,继续干着自己的活。

  钱立鹏拦住一个小伙子,一个身材矮瘦,皮肤黝黑的小伙子,说道:“我们是新过来报道的。”

  小伙子用下巴示意他:“自己拿碗自己盛,盛多少吃多少,不能浪费。”

  三人顺着小伙子示意的方向过去,拿了碗筷和碟子。乐隆盛了碗稀饭,拿了两个馒头,用碟子从菜盆里盛了菜,有蒜台炒肉丝、土豆烧牛肉和花菜。钱立鹏和熊小强盛的也差不多。乐隆吃着饭,觉得馒头特别好吃,比学校里的好吃多了,稀饭煮得很烂,菜的味道也很不错。他不由得佩服起这几个跟自己年龄差不多的小伙子来。

  吃完晚饭,三人一起出去散步,打算找一找附近比较大的商场、比较热闹的地方。他们一路上问了很多人,走了不近的路,终于找到了。这里有商场、超市、书店、饭店,马路边有不少小吃摊。这里虽然比不上省城,但生活上还是很方便的,乐隆觉着跟自己的期望也差不多,毕竟至少是城市。

  第二天吃早饭,吃的也是馒头稀饭,还有茶叶蛋和咸菜,却没有炒菜。吃完饭,三人去干部科找云干事。

  云干事见了他们,满脸笑容,让他们围着办公桌坐下。

  “报到证都带过来了吧?”云干事略显急切地问。

  “带过来了。”钱立鹏爽快地说着,将报到证递了过去。

  熊小强也毫不犹豫地将报到证递过去。

  乐隆忽然感觉到,报到证是不是可以不交的?他曾听说过有高年级的同学到了单位后,对单位感觉不满意而不交报到证,回到学校后重新分配,反倒分到了好的单位。但他又觉得,其实是不可能不交的,自己连回学校去的路费都不够了,即使找钱立鹏或者熊小强借点路费回去,难道就真的能重新分配到好一点的单位吗?很难说。也许没有单位可以分配,到时候就只能待业了。而待业又是不可能的,父母供自己上完大学都很吃力,自己大学毕业了还要花家里的钱,别说父母,自己也是不愿意的。其实,这个单位是挺不错的,只是城市小了点。自己是从县城出来的,以前还是乡下的,难道还看不起这个城市?这个城市至少比县城还是要强很多。不跟其他分配得好的同学比,跟自己比比,这已经不错了。再说,自己又比钱立鹏和熊小强优秀多少呢?其实方方面面都还不如他们。

  乐隆迟疑了一会,还是将报到证递过去。云干事假装没在意,而乐隆已经察觉到了他一瞬间的怪异的眼神。

  钱立鹏也朝乐隆看了一眼,又扭过头去。

  云干事收好报到证,站起身,对他们说:“你们在这里等一会,我跟科长汇报一下。”

  云干事离开房间后,钱立鹏冲乐隆笑了笑,问道:“还不想交吗?”

  乐隆也笑了笑,说道:“没有,只是动作慢了些。”

  熊小强说:“我觉得这里挺好的啊。”

  乐隆说:“是挺好的。”

  云干事进来了,坐回座位上,满脸为难的样子,手里却没有了报到证。

  乐隆的心情开始忐忑起来,钱立鹏和熊小强的脸色也变得有些难看。

  云干事开口说道:“我们在山西一个叫朝晖镇的地方有一个试验训练站,你们有人要分配到那里去。不过那个站过两年也是要搬过来的,现在已经在往上面报批了。”

  乐隆感觉自己的脑袋“嗡”了一下,觉得自己的感觉是对的,很后悔最终将报到证给了云干事。云干事昨天那么热情地去接他们,接过来又安排住安排吃,乐隆当时就隐隐感觉到有些不对劲。还是怪自己涉世不深啊,他想着,还真有二次分配这回事啊,难怪当时队长惊讶地问我,“BJ军区你愿意去?都要二次分配的,有的会分配到XZ或者XJ去。”山西的朝晖镇?县城都不是?看来肯定在一个山沟沟里。难怪从高中开始保送时就不断有人说科技大学分配不好,有的会分到山沟沟里去。至于两年以后会搬过来,肯定只是缓兵之计,鬼才信他的呢。想到这些,乐隆的情绪低落到了极点,现在报到证又不在云干事手上,连想抢都没处抢回来。看来,自己确实是太天真了。云干事啊云干事,真是个狡猾的狐狸啊。

  他看了看钱立鹏和熊小强,他们倒都还沉得住气,只是低着头,脸色凝重。

  云干事见他们都没什么大的反应,接着说道:“其实过去锻炼两年是有好处的,那里有试验任务,到时候再过来,就会不一样了,就是专家了。”

  三人依然低着头不吭声。

  “钱立鹏。”云干事环视着他们。

  钱立鹏抬起头来,看着云干事。

  “组织决定让你到试验训练站去锻炼两年。”

  钱立鹏疑惑地问:“不是分配吗?我知道有二次分配这回事,怎么变成锻炼了?”

  云干事笑了,说道:“刚开始我故意说得严重了,其实是一个单位。什么二次分配不二次分配的,就是去锻炼,过两年保证你回来。”

  钱立鹏犹豫着,脸色都变青了,不知道说什么好。

  乐隆觉得钱立鹏在他们三个人中算是脑子灵光、会处事的,可是跟云干事比起来,就显得太过于稚嫩了。云干事为什么会选择钱立鹏?乐隆觉得不可理解,难道是随机选的?似乎也有可能。但他估计事情不会那么简单,肯定还是有一定原因的。也许是云干事觉得钱立鹏表现得比较活跃,如果选了别人他会替人出头,还不如干脆选他,他反倒不好为自己争辩,别人也不会替他出头的。确实,事实是乐隆和熊小强都默不作声。有一刻,乐隆觉得自己应该争辩一下的,说什么呢?就说,我们三个人一起过来,条件都是一样的,不应该对钱立鹏不公平。但如果这样说了,云干事会不会反问,那你说谁去好?这样事态就变得复杂了,没准最终去的人会落到自己头上。事实上,乐隆只是内心有些内疚,这样的决定他还是满意的,反正又不是自己去。要真正是自己去了,也许回家都不好意思跟父母和哥哥姐姐,还有亲戚们说的吧。再说,什么是公平什么是不公平?云干事说了,只是过去锻炼两年,没准会反过来说觉得钱立鹏比他们优秀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的。看看钱立鹏犹豫的样子,肯定也有这方面的考虑。他在毕业分配的时候,可是跟队长吵了一架才被调剂分配到这里来的,所以其实他是不怕吵架的。

  云干事说:“你们报完到,就正式是我们单位的人了。我估计你们身上钱也都不多了,我会跟财务说一声,先预支些钱给你们,虽然你们的财务手续还没有办下来。因为毕业生报到是陆陆续续的,你们算是最早的,等全部到齐后,都要统一去试验训练站进行为期三个月的军训。这段时间,你们可以一直住在招待所里,反正吃住都是免费的。也可以先回家去,因为这个春节你们是不允许回家的,新入伍的都是这样的规定。要回家的,把家里地址留下来,我到时打电报给你们通知去军训的时间。”

  自己留在了华阳市,又听说马上就能回家,还能先找财务借到钱,乐隆完全抛开了刚才的顾虑,转而变得高兴起来。

  云干事像是想起了什么事似的,犹豫了一下,然后对钱立鹏说:“不对,你有些不一样。虽然你是在这里报到办手续,但是你还要尽快去试验训练站报到,我一会开个证明给你。至于你的时间安排,到了试验训练站后他们会安排的。他们正在做试验,很忙,有可能会直接让你着手试验,这样的话你可能就没有回家的机会了。”

  钱立鹏的脸色由青变绿,又变成酱红,过了好大一会,才恢复成平常的颜色。

  “去就去吧,我现在就去!”钱立鹏能说出话来,证明气已经消了很多。也许他更多的是不再愿意跟乐隆和熊小强在一起住着,才打算早点离开这里的。

  “早点去也好,也许还能帮上他们的忙呢。我给你订好票,今天晚上就有一班快车,睡一觉明天早晨就到了朝晖镇所在的五梁县城,我打电话让站里派车接你。”

  “我们的行李还没来呢。”乐隆说着,觉得钱立鹏这么快就去朝晖镇不太可能。

  “这个你们不用管,把行李票给我就行。过几天我派车到火车站去取。钱立鹏的直接转运到五梁县去,你们俩的先放在招待所里。”

  乐隆和熊小强将行李票交给云干事。钱立鹏说他的行李票没带,得回招待所去取。云干事带着乐隆和熊小强,到财务室借钱。每人各借了两百。

  乐隆问云干事订火车票是不是方便,说想回家一趟。

  云干事说:“还是自己去火车站买吧,现在票又不紧张。订票是要订票费的,还不便宜,出差可以报销,倒无所谓,回家就不划算了。正好一会有我派的车到火车站办事,我跟司机说一声,你跟着一起去,一起回来。你在办公楼前等一会车就是了。”

  乐隆问熊小强是不是一起去买票,熊小强却说打算一直留在这里,不回家了。

  乐隆对云干事道了声谢谢,跟熊小强一起出了办公楼。他正奇怪熊小强为什么不回家去,这时熊小强说道:“这里有吃有住的,多舒服。”

  乐隆问道:“你不想家?”

  熊小强为难地说:“回家要帮着干农活,可是我已经干不了了。”

  乐隆想着,也是啊,读完大学,很多活都干不了了,自己回家也干不了什么活,帮不上家里什么忙。

  “那你不回去看女朋友?”乐隆好奇地问。

  “唉!你们不是见过了吗?那就是分手的告别啊。”

  乐隆惊讶得目瞪口呆,在火车站站台上那么感人的一幕,竟然是最后的告别。

  熊小强见乐隆惊讶,说道:“其实也没说透,但你不觉得相距这么遥远,一切都不可能了吗?”

  乐隆估计,熊小强是嫌弃女朋友分配得不好,但也许,在上大学的时候他们就有矛盾,甚至已经冷淡了吧。这样说来,熊小强是打算在这里找女朋友的了。乐隆转念一想,他在这里呆这么长时间,不会去找付蓉吧。但大学四年没见他们有太多交流,应该不可能,要是换了钱立鹏,倒还真有可能。

  乐隆顺利地买好了明天的火车票,心想也许可以在家里呆个把月,很是高兴。他回到招待所,听熊小强说,钱立鹏已经收拾东西走了,在去试验训练站的路上了。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现实小说人间百态小说

流水十八章三部曲中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