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你是这样的九王爷

原来你是这样的九王爷

i予安 著

古代言情
类型
2020.03.08
上架
5.28万
完本(字)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001 虚凰戏假凤(一)

    天启十年,冬。

  天将暮,雪乱舞。

  黯黯的天色,飞雪扬扬洒洒,天际的云,一层一层如水墨画晕染开,慢慢晕盖原本就浅淡的寒光,尖利残酷的寒风穿过空旷的巷子,吹在脸上如刀割。

  楚君双手抓住领口,缩了缩脖子,仰头看着漫天大雪,不由暗自懊恼,她是从龙王山飞龙寨偷偷溜出来的,原本想找只肥羊(山贼的暗语,泛指有钱人。)给山寨的兄弟们打打牙祭,可出来三天了,非但什么都没打着,反而带的银子快花完了。

  以前看电视剧的时候,占山为王的土匪大多是大碗喝酒大口吃肉,大秤分金,绫罗绸缎,快意恩仇的。

  可是,一年前楚君因为一场瘟疫意外来到这里,成了飞龙寨大寨主唯一的女儿楚君,非但没有金银和绫罗绸缎,反而过得十分清贫,飞龙寨的弟兄们每天只有青菜和稀粥,一个月能吃一顿肉就不错了.

  楚君最想不开的是,楚淮南,哦,就是楚君的爹,那个飞龙寨的大寨主明明经常下山“做生意”,可山寨为什么还是如此穷呢?

  还有那些弟兄们,竟能严守山规,平时自耕自种,粗茶淡饭一点怨言也没有。

  楚君可顾不了许多了,她最喜欢吃肉,这里没有麦当劳的汉堡包,必胜客的披萨牛排也就算了,好歹也让吃顿红烧肉啊。

  抬头看漫天飞雪,大街上一个行人都没有,别说肥羊,连只麻雀都没有,楚君叹口气,决定先回客栈,心里想着,脚下加快步伐。

  “嘶.......”伴着一声马的嘶鸣,一股冷风夹着雪花扑面而来,楚君一个站立不稳,跌倒在地上。

  抬头,抹了一把脸上的雪,不由吓得倒抽一口冷气,打着铁掌的马蹄距离她也就一鼻子尖的距离!

  好险!

  “怎么停了?”马车里传来低沉的男中音,这声音,也太好听了吧,简直是天籁之音。

  楚君的眉梢挑了挑,听声音,里面的应该是一个超级大帅哥吧。

  “回主人,马惊了一位小哥。”

  车夫话音才落地,一个修长的身影飘落在楚君的面前,好快的身法!

  “伤到哪儿了没有?”

  “好漂亮的手!”楚君凝视面前修长白皙的手,不由低低的赞了一句。

  那人一愣,附身,贴近楚君的脸:“你说什么?手?伤到手了吗?”

  好长的眼睫毛啊,这家伙裹得够严实的,只露出一双墨瞳和长长的眼睫毛,楚君打量着眼前这个男子。

  她眼角余光掠过男子的腰际,心思一转,拽住男子伸过来的手,捂着屁股站起来,故意哑着嗓子:“我,我没事,是我不小心撞了公子的马车。”

  那人一愣,望着楚君迅捷的背影,旋即若有所思的摸了摸腰间,转身跳上马车:“走。”

  “主人,您的玉佩,那可是长,”车夫转身要去追。

  “不用了!我们走。”

  “是。”

  马车消失在茫茫飞雪中。

  楚君兴冲冲地赶回客栈,楚君在拍卖行工作过,她一眼就看出那人腰间的玉佩价值不菲,一时手痒,随手顺了回来。

  今天的雪太大,客栈早早的落下一盏灯笼,楚君进门的时候,小二正倚在柱子上打盹,见到楚君,忙站起来:“公子回来了?吃饭吗?”

  楚君摆摆手:“谢了,我吃过了。”

  她可没什么心思吃饭,她要趁着天没黑把玉佩换了银子回山寨。

  楚君一脚门里一脚门外,还没进门,心情瞬间没刚才那么好了。

  楚淮南稳坐在桌前,高藩和五福一边一个站在他身后,盯着她,跑,显然已经来不及了。

  “小姐,可找到你了。”五福看着她哭了。

  五福是她的贴身丫鬟,飞龙寨里只有大寨主,二寨主和高藩,五福知道她是女扮男装。

  “那个,还是爹聪明,这么快就找到我了,我这就跟你们回山。”楚君冲着五福挤挤眼睛,走到楚淮南面前。

  快一年了,她还是不知道怎么和楚淮南相处,因为在她的世界,她是个孤儿,从未有过亲人,也不知道父女之间该是什么样子。

  楚淮南的脸色和外面的天气一模一样,甚至比外面的天气还要冷。

  “君儿,你闯了大祸了!”高藩急的一跺脚。

  楚君懵懂地眨眨眼,不明就里地看看高藩:“我知道咱们的山规,不抢百姓,不夺良商,不掳清官,这些我都没有做啊。”

  楚淮南终于沉不住气了,拍案而起:“你二叔为了找你被官府抓去了!”

  二寨主?!高安,高藩的爹。

  楚君的心被什么揪了一下,疼,到飞龙寨这一年,那个说话细声细气,面皮白净的好像太监一样的高安,似乎比楚淮南更疼她一些,甚至胜过疼爱他自己的儿子高藩。

  “二叔被关在哪儿?我去救他!”楚君转身要走。

  楚淮南叹了口气:“站住!你救?怎么救去哪儿救,你知道吗?!”

  她不知道,下山这几天,说是为了找银子改善山寨的条件,她却贪恋阳县的景色,只顾了玩儿。

  “我和你高藩大哥下山,就是为这件事来的,监狱那边我们已经打点好了,你二叔暂时不会有危险,爹来就是告诉你,你暂时也不要回山寨,就和五福在这儿住几天,等我们把你二叔接回来,我们一起回山寨。”

  “真的吗?”楚君转身,半信半疑看着楚淮南,又瞧瞧高藩。

  她这才注意到,高藩的眼睛有些肿,似乎哭过。

  爹被抓了,当儿子的担心应该是正常的,楚君并没多想。

  “银子和你换洗的衣服给你带来了,让五福给你收着,你安心住着,哪儿也不要去,听见了吗?!”楚淮南给了五福一个鼓囊囊的包袱,楚君原本想说不用,可是出了高安的事情,她不敢让楚淮南知道她偷了别人的玉佩。

  “三花我已经送到灵峰了,如果你实在耐不住了,过几天直接去灵峰吧。”高藩又悄悄塞给她一张银票。

  三花是楚君的宠物,一只花斑虎,楚君才醒来的时候,三花总是对着她嘶吼,十多天不吃不喝,开始的时候,楚君也怕的要死,后来见三花其实很温顺,慢慢地接受了三花,三花也接受了她。

  如果在天启朝有人知道此楚君已非彼楚君,那就是三花了。

  不能和人说的,她都会和三花说。

  转眼间三天过去了,楚君只要想出去,五福就会设法拦着她。

  楚君越琢磨越觉得不对劲儿,尤其是想起高藩那天的表情和嘱咐,和她认识的那个高藩一点也不像。

  山寨一定是出什么事了!肯定不只是二叔被抓的事情

  “五福,你跟我说实话,爹和高藩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五福立刻摇头:“没有,绝对没有。”

  “那他们为什么不让我回山?”

  “因为二寨主被抓了,山里的弟兄对少主都有意见,大寨主怕有人对少主不利。”

  

001 虚凰戏假凤(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