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04 这个美男是绣娘

  “猪头才会和你在这儿做买卖!我是猪吗?”

  “姑娘当然不是猪,姑娘非但不是猪,而且很聪明,这个买卖对姑娘而言,有百利而无一害。”赵九的眼睛十分好看,清澈如湖,给人一种特别的信任感。

  不由自主的亲近和相信。

  “什么买卖?”

  “帮我说服几个朋友和我合作,我帮姑娘找到姑娘要找的人。”

  “就这样简单?”

  “就这样简单。”

  楚君狐疑地看着赵九,在想他让自己说服什么人。

  “你可以先想想,明天再告诉也可以。来人,送楚小姐回去。”赵九依旧盯着楚君,音色温柔,眼神清澈。

  门开了,他晃了晃手中的玉佩:“明天,我还在这儿等你,掌灯前你如果不出现,我就认为买卖不成交了,这玉佩,自然就是我的了。”

  温润如玉的声音吐出如此混账话,可楚君却无力反驳。

  “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走到门口的楚君回眸看着赵九。

  “赵九,家里弟兄十三人,我是老十三,所以又叫十三。”

  回到客栈天已经黑了,屋子里静悄悄的,五福不在。

  点燃灯,桌上放着一张纸条,是五福的字迹:小姐,我回山寨了。

  楚君第一次忘了吃晚饭,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脑子里都是那张温润妖魅的脸和那双澄澈的眼睛。

  他究竟要自己说服什么人做什么事?

  他说只要事情办成了,就可以让我见到我想见得人。

  我想见的人是二叔,难道他知道我是谁?!

  回想今天发生的事情,那些跳上楼的人分明都是江湖中人,那些人一定都被赵九抓住了!

  楚君霍地坐起来,头皮一阵发麻,赵九如果真的是官府的人,那他是不是已经知道了自己是飞龙寨的少寨主了呢?

  不行,要赶快回山寨!

  楚君穿上鞋,打开窗子,此时已是深夜,四周静悄悄的.

  十五的月亮如银盘,倒映着静悄悄的大地.

  会不会是自己想多了,如果赵九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为什么不抓自己?

  也没有派人盯着自己呢?

  如果赵九暗中派人盯着自己,这样急慌慌回去岂不是暴露了山寨,害了楚淮南和高藩他们?

  不,不能回山寨。

  楚君缓缓地关上窗,重新躺下,不行,她要好好想想.

  谁说没人盯着她?

  楚君所有的举动都没有逃过那双清澈的眼睛.

  对面的屋脊上,赵九仰头喝了两口酒,手里仍紧紧捏着那块玉佩.

  “九爷,她要跑!”

  赵九摇摇头:“放心,她不会跑的,即便她已经猜到了我知道她的身份也不会跑的。”

  “主人如此有把握?”

  赵九将玉佩塞进怀里:“因为她很在乎那个高安。”

  “既然知道她不会跑,主人为何还要来这儿?”

  “这不准备回去了吗?你今天话怎么这么多?”赵九站起来,瞟了一眼身后的老人,飞掠而去。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大半夜跑到这儿来,这块玉佩和那个讳莫如深的人究竟有没有关系,有多大关系,他也不知道。

  老人意味深长地看看窗上的影子,摇头苦笑,跟着掠去。

  一整天,楚君都没有出屋子,她想了很多,又什么都没想。

  天近傍晚,她换了一身青色浅花衣裙,化了一个精致的妆容,无论今天是鸿门宴还是渑池会,她都必须面对。

  掌灯后,她站在了梨香院门口,赵九已经在门口。

  她身披白色大氅,黑发垂在脑后,无饰。

  他也恢复了男装,一身白衣,如墨黑发,青带束发,玉面温润。

  “原来是个美人。”赵九笑。

  “原来是个帅哥。”楚君还以一笑。

  “你不怕我不来吗?”

  “你来和不来我都没有损失,可你还是来了。”

  梨香院还是那个梨香院。

  还是昨天的房间,只是已经撤去了大红锦被,正中央的桌子上摆了几个菜,一壶酒。

  其实楚君一点都不饿,因为紧张。

  不想被赵九看穿,便坐下来,故意吸吸鼻子:“好香啊,你知道我没吃饭?”

  赵九在她对面坐下:“我不知道,但是如果能让姑娘开心些,我倒是很高兴。”

  “油腔滑调。”楚君白了他一眼,大口大口吃起来,全没有女孩儿的矜持淑静。

  赵九静静地看着她吃,黑眸澄澈清净,看不成他此时在想什么。

  楚君把筷子放下,随手去桌角拿餐巾纸,忽然想起这是在天启朝,不是在快餐店,此时,赵九贴心的递过来一方手帕。

  很少有男孩子用这种白色丝绸手帕,手帕的左角绣了一朵不知名的小花,浅碧色。

  楚君接过手帕,忘了说谢谢,因为太漂亮。

  “如果我告诉你这手帕是我自己绣的,你会相信吗?”赵九问。

  “什么?!”楚君瞬间睁大眼睛,手里的帕子缓缓飘落,幸好赵九弯腰及时接住。

  “你不相信?”

  楚君的脑袋摇得和拨浪鼓似的,她当然不相信。

  赵九外貌出众,气度不凡,即便他现在一身布艺,毫无雕饰,就这样坐在她对面,那种与生俱来的傲和贵依旧让她有种窒息的感觉。

  这样一个人告诉她他是一个绣娘,即便她是猪也不会相信。

  赵九苦笑,按住她的头:“别摇了,我会证明给你看的。”

  “我们还是谈正事吧。”

  楚君忙不迭点头:“好好好。”

  赵九噗嗤笑了,明亮的笑容如阳光洒满昏暗潮冷的屋子。

  楚君红了脸,故作轻松谑道:“你昨天说的买卖不会是让我帮你卖绣品吧?那几个消失的江湖中人又如何解释呢?还有这座梨香院,你别告诉我生意不好做,你只好男扮女装骗点银子花,我也没有银子。”

  赵九的脸上掠过一抹忧郁:“该怎么跟你解释呢,这样说吧,我有个特别要好的朋友,他是官府的人,这件差事落在他身上,因为交不了差,他现在全家老小三十八口都被压在县衙。”

  楚君静静地听完,斜睨赵九:“就只因为这样?”

  鬼都不会相信你的鬼话,楚君在心里嘀咕了一句。

  “这不是唯一的原因,却是最重要的原因,我赵九在阳县是小有名气的人物,这万贯家财自然需要非常的手段,这你明白吗?”

  “所以呢?”

  “所以你猜的都是真的,那十二个人都是方圆百里之内的山贼,的确被我抓住了,现在就关在地牢里。”

  “你想让我去劝他们投靠官府出卖他们的朋友亲人?”楚君盯着赵九,心说你做梦。

  “姑娘不愿意吗?”

  “如果我告诉你,我也是山贼,你还会让我帮你这个忙吗?”楚君盯着赵九。

  

004 这个美男是绣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