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10 没有答案的问题

    家丁笑着爬起来:“小的谢郡王不罚。”

  家丁看着赵宸手里的刷子和纸盒,两眼放光:“郡王别说,小的还真捡到宝贝了,这个是牙刷,配着牙膏使用,刷牙特别好用。”

  家丁边说边捡起地上一个橡皮管递给赵宸:“这是牙膏,小的昨天试过了,咱们用牙粉牙线,用完后口中有酸味,用这个,是香的,还有这个,奶糖和巧克力。”

  赵宸和季偃文仿佛听天书一般。

  家丁躬身,满脸堆笑从赵宸手里拿过纸盒,小心翼翼地打开:“王爷,郡王,这个就是奶糖和巧克力,可好吃了,小的,小的也试过了。”

  浓眉微皱,指着黑乎乎的巧克力:“你说这个能吃?”

  “能吃能吃,可好吃了,听那个卖货的小哥说,把这个巧克力送给心爱的姑娘,姑娘吃了就会喜欢上他的。”家丁说的有板有眼。

  赵宸自然不信,嗤之以鼻,将巧克力扔进盒子。

  季偃文却抓起一颗扔到嘴里,睁大眼睛看着赵宸,含糊不清道:“舅舅,好吃,真好吃,这个送我了。”

  说着,季偃文从家丁手里抢过装着巧克力的盒子转身跑了。

  “郡王,你给我们王爷留一块啊。”

  赵宸拦住家丁:“算了,你再去给我买几块就是了。”

  家丁无奈地摇摇头:“现在可买不到了,那个卖货的小哥说这东西的原料太稀缺,所以一个月只卖二十盒。”

  家丁的话让赵宸来了兴致:“那什么时候还有?”

  “嗯,今天是初六,我算算,要等十天后了。”

  “好,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等等,去把展叔请来。”赵宸叫住已经走到月亮门的家丁。

  展襄进门的时候,赵宸正瞧着桌上的花名册发愣。

  “王爷,您找老奴有什么吩咐吗?”

  他连问两声,赵宸才醒过来神来:“展叔,你来了,快请坐。”

  赵宸和展襄,名为主仆,实则情同父子,从八岁开始,展襄就照顾他的生活起居,他这个王爷那时候还不如一个地主家的儿子。

  初到叶县,县太爷给他准备了一间茅草屋,连张床都没有,他现在依旧记得,夏天他半夜高烧,为了给他降温,展襄用深井冰水先把自己的身体浇凉,再抱着他。

  就这样把他从鬼门关拽了回来,展襄却因为风寒几乎命丧黄泉,从那一刻开始,他就发誓一定要强大。

  只有自己强大才可以保护爱护自己的人。

  这些年,他们苦心经营,现在的他已经是富甲一方的赵九爷,还有降龙院令人闻名丧胆的院主。

  除了展襄还有他自己,已经很少有人记得他还是皇上的十三子,楚王爷。

  其实,有时候他自己也会忘了自己这个身份。

  一切都变了,他和展襄的感情却是日久弥新。

  “展叔,您瞧瞧这个。”赵宸把花名册轻轻推给到展襄。

  展襄翻了翻,霍地站起来,接连问道:“这,这是哪儿来的?王爷打算怎么做?”

  赵宸看看展襄,缓步走到窗前,仰望蓝天,心中的疑问愈加深幽。

  那天他见楚君有一块和自己相似的玉佩,好奇之下拿回来给展襄看,展襄这才给他看了母后的遗书,遗书中母后让他找到另外三块玉佩,若另外三人都是女孩儿,皆纳为妻,且不分尊卑,若皆是男孩儿,就结拜兄弟。

  楚君刚好有一块玉佩,他实在想不明白,母后指给他的妻子怎么会流落成山贼呢?

  贵为一国皇后,又怎么会和土匪有交集呢?

  又为何一夕之间母后自缢西宫,三位皇兄全被赐死?!父皇为何又放过他?难不成真的只是因为他尚在襁褓?

  他实在想不通,展襄又避而不谈。

  见赵宸不语,展襄将花名册递给他:“老奴知道王爷有很多事情想不明白,我知道的也不多,我只记得皇上和皇后娘娘本是恩爱夫妻,也不知为何一夜之间,龙颜震怒,皇后自缢,三位皇子赐死,这件事震惊满朝文武,当时也有人问过原因,只是问过的不是被发配充军就是被赐死,自那之后,再也没人问过,大家猜测,皇后一定是犯了大罪,不然不至如此。”

  “可什么样的罪能让皇上如此痛恨她呢?三尺白绫,尸还母家!”这对于皇后还有皇后的娘家是何等奇耻大辱!

  赵宸倏地转身,盯着展襄,双眸两道寒光。

  展襄吓得变了脸色,他慌忙关好窗,压低声音:“王爷,万万不可再提此事,更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你已经知道了皇后是被赐死!”

  二十四年了,皇上已经厚葬了皇后,这件事也已经随着流水般的时光逝去。

  赵宸苦笑:“这里没有别人,展叔,你去查查是谁把这个卖给偃文的,让他消失了吧。”

  他还没有想好怎么处置飞龙寨,在他想好之前,不能让任何人伤害楚君。

  展襄会意:“我这就去,王爷最近也要注意行踪,郡王到了,只怕金龙尉也就到了。”

  “我会的。”

  想起楚君,冷峻的脸掠过一抹难得的浅笑,那个丫头,一脑袋奇思怪想,精灵古怪的,看上去弱不禁风,实际上皮实的很。

  也不知道腿上的伤口好些了没有。

  是夜,赵宸易容乔装,换了一身夜行衣,提着食盒直奔龙王山。

  他的鲁南庄看着距离龙王山有三十多里地,实则他从清溪下越过一座无名土山,就到了飞龙寨的后山。也就半个时辰的脚程。

  所以他才选择亥时出发,且并不着急。

  此时冬末初春,漫天星斗,空气中弥漫着草木独有的味道,他已经很久没有到后山来了,也已经很久没有心思看夜色下独有的山景。

  寂静的夜里忽然传来刀剑相交的声音,浓眉微微一挑,听音辨色,应该据此还有一段距离,赵宸身子凌空,脚尖踩着树梢冲着声音急掠而去。

  他出现的时候,黑衣人的宝剑正刺向躺在地上的楚君!

  赵宸不及落地,袖箭射出直奔黑衣人的后心。

  黑衣人撤回宝剑,格挡袖箭。

  一箭射空,赵宸已经到了楚君面前,他扶起楚君,见她胸前已经被鲜血染红,看向黑衣人的黑眸射出两道寒光。

  “小子,看来你也是这里的土匪,今儿爷爷就打发你们俩一起见阎王!”黑衣人手中弯刀扬起,镶金的弯刀背在夜色划出一道闪光,是金龙尉!

010 没有答案的问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