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16 已经来不及

    杜捕头没有理由杀金龙尉,没有人知道他是长公主派给他的保镖,就连展襄都不知道。

  “关于前楚余孽我以前怎么没有听说过?”他示意杜捕头坐下。

  “回王爷的话,卑职也是昨天才得到的消息,据说,青龙尉已经捕到一名前楚余孽,是前楚皇上的十二弟安王爷。”

  他的眉梢挑了挑,前楚余孽?!

  看来清剿山寨的事势在必行。

  也好,趁这次机会彻底清查舞阳山附近的叛逆和细作,他摸了摸怀里季偃文给他的那本花名册。

  能掌握这本花名册的人一定是一百零八寨的头目,难怪楚淮南一直不愿意加入他们。

  负手而立,浓眉微皱。

  “王爷,要不要老奴去一趟舞阳山?”展襄递给他一杯茶。

  赵宸恍若醒过神来,答非所问:“山庄有消息吗?她醒了没有?”

  “柳大夫果然是国手,午时才过,楚小姐就醒了,来的人说楚小姐服了药,还吃了一小半碗饭,柳大夫说楚小姐已经没有生命危险。”

  他仰头,看碧空如洗,像是问展襄又像是自问:“那双眼睛还在盯着本王吧?鲁南庄是不是已经在父皇的龙书案上了呢?”

  展襄默然,良久,顺着他的目光轻声:“那双眼睛一直都在,至于鲁南庄,老奴一直希望您能自己告诉皇上。”

  告诉皇上他就是那个降龙院院主,告诉皇上,张昭的事情不是他做的。

  自己说了,父皇就会相信吗?

  他连他最宠爱的太子都不相信,又怎么会相信他?

  那个罪大恶极的女人留下的儿子!

  展襄知道他在担心什么,张了张嘴,默然退下。

  好不容易熬到深夜,从暗室唤出替身,自己则悄悄从地道出了王府,直奔鲁南山庄。

  此时的鲁南庄如一朵黑色的霸王花湮没在黑夜,若非他熟知地理,还真找不到。

  既然这样安全,为何要禀报父皇?

  他的心稍稍安定些许,见到楚君的时候,就更加安心了,她睡得很香甜,略苍白的唇畔挂着一抹浅浅的笑容,撩衣服轻轻坐在床畔,手轻理她耳边鬓发。

  “不要!不要,疼,疼......”她忽然双手抓紧被角,不停地呼喊,好像做了什么噩梦。

  “楚君,楚君,不怕不怕。”他轻声呼唤。

  她恍若梦中,一头扎进赵宸的怀里,瑟瑟发抖。

  大手在半空中略迟疑,落在她单薄的脊背,轻抚:“不怕,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说给她听也是说给自己听。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然而,一切都才是开始,从前楚余孽这四个字出现的那一刻,他就知道,自己必须回京,必须壮士断腕,丢车保帅了。

  飞龙寨能躲过这场浩劫吗?

  他无法保证,因为他无法保证楚淮南能够置身事外。

  如果飞龙寨覆灭,她能原谅自己吗?

  伤口一阵刺痛,痛的她醒过来,抬头见一双深邃的眸子迷离难测,正瞧着自己,她慌忙坐直身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做恶梦了?”他递给她一个剥好的柑橘。

  她点点头,适才她梦见了得病之后,邻居王婶一家向后相继去世的场景,还有她自己发作时胸闷喘不上气时的痛苦。

  “楚君,你爹有没有告诉过你,他上山以前的事情。”

  抬头,明眸凝视他:“没有,怎么了?”

  “没什么,我只是问问,再睡一会儿吧。”他终究没有说出口。

  前楚余孽,楚淮南和他们怎么会有关系呢?

  是自己多虑了。

  她乖巧的点点头,躺好,见她闭上眼,他站起转身想走,一只手抓住他的手腕,回眸,她凝视他:“相信我,我能走之后马上回山,让我爹尽快解散飞龙寨。”

  他是官也是匪,她现在还弄不懂这其中的关系,但有一点她很清楚,那就是,无论他是官是匪,楚淮南和他都不是一条路上的人。

  给他一个安定的浅笑:“好,我相信你。”

  他能给她时间,可是谁能给他时间呢?

  楚淮南会给他时间吗?

  柳橙果然医术高超,三天后,楚君已经能在五福的搀扶下下床走动了。

  有一件事,赵宸想不明白,楚君是楚淮南唯一的女儿,据楚君所说,楚淮南和高安十分疼爱她,可是她在此养伤,这两个人竟谁也没有再来看望楚君。

  “你在想什么?”楚君斜倚在梧桐树下,看着赵宸的背影微喘。

  他转身疾步过去,扶着她:“五福呢?现在天气还凉,怎么出来了呢?”

  她笑笑,指了指不远处的长椅:“五福去收拾东西了,我们去那儿坐会儿好不好?”

  这几天,她察觉到他有心事。

  “你要走?”他扶她坐好。

  仰头,苍白的脸苍白的唇,只有那双点漆黑眸依旧闪闪发亮:“我还不该走吗?你不觉得奇怪吗?我在这里好几天了,我爹连个信儿都没送来。”

  眸色渐渐低沉,长长的睫毛挂着水雾。

  现代的楚珺自幼被母亲抛弃,五岁父亲惨死,今生她再也不想被人抛弃,即便是出于好意被人保护。

  好聪慧的一个女子。

  挨着楚君坐下,仰望碧空:“楚君,你有没有想过,也许,他们是想让你留在我身边,让我保护你呢?”

  她当然想到了,所以她才更要回去,如果不是有十二分的危险,楚淮南和高安怎么会将她托付给一个陌生人!

  “我自然知道爹爹的良苦用心,却不能装作不知,看他们以身犯险,我却在这里苟活,所以我一定要回去。”

  他不知道该如何劝她留下,他没有任何理由劝她留下,那块火焰玉佩,还有母后的遗书,有太多的问题都需要他一个个破解。

  “有件事,我需要你帮忙。”她递给他一个信封:“等我走了你再拆开。”

  “你打算什么时候走?”

  “明天早上我就走,这里距离飞龙寨并不远,你不用送我。”

  “我不送你,也不拦你,但好歹也要让我给你爹送个信儿,嗨,你看我这脑子,楚君,你这样急着回去,可是因为这几天没有山寨和你爹的消息?”

  楚君点点头。

  “我忘了告诉你,我的鲁南庄十分隐秘,庄外四周的树木都是按照五行八卦种植,不是我和展襄带着,外人不要说进来,根本就看不见我的山庄,也许你爹已经来过,只是他没有找到而已。”

  如他所言,楚淮南和高安的确按照他所说的地址来过,真的没有找到。

016 已经来不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