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19 究竟发生了什么

    楚君仰脖吞下药粒,随后突然用左肩用力撞击紧闭的门,五福大喊:“小姐!”

  待五福冲过去为时已晚,楚君脸色惨白,一手紧紧抓住五福的手,一手捂着胸口,低低的声音:“喊人!”

  五福含泪冲着窗外高喊:“小姐要死了,小姐要死了!”

  不大会儿,外面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

  楚君在闭上眼睛的刹那恍惚看见一个身穿官服的男子破门而入。

  待她再次醒来,是被冻醒的。

  “小姐,小姐,你没有死,真的没有死.......”五福抱着她,喜极而泣。

  她当然不会死,她只是喝了一种可以暂时令人停止呼吸的药,而五福只要按时喂她喝下解药,自然无碍。

  轻轻拭去五福脸上的泪痕,挣扎着坐起来:“五福,我们现在在哪儿?”

  “奴婢也不知道这是哪儿,那天晚上逃出来之后,奴婢就背着小姐一路狂奔,进了山找了这个山洞暂时躲避。”

  楚君眉头微皱,按理说五福应该熟悉这一带的地形,难道自己已经不在叶县了吗?

  “小姐,我们现在去哪儿?该怎么办?”

  回山寨!

  她曾经答应过楚君要好好照顾楚淮南,照顾好山寨的弟兄们。

  胸口的伤隐隐作痛,她想了想,从鞋里掏出一张银票递给五福:“天亮之后,你先去下山买两身男装,然后再按照这个方子给我抓药,最好能打听一下山寨的消息。”

  楚君需要好好想一想,想一想今后该怎么办,显然,她要把山寨的兄弟们变成良民的打算泡汤了,如果真的是官府剿匪,只怕大多数人已经凶多吉少了。

  天快黑的时候,五福回来了,她居然还带回来一匹马。

  “小姐,这里是舞阳山,这里没有关于飞龙寨的任何消息。”五福擦了擦额头的汗珠,递给我一个纸包:“我给小姐买了一只烤鸡,两个烧饼,小姐凑合着先吃点,奴婢这就去煎药。”

  楚君哪儿有心思吃东西:“先把药材给我。”

  她拿出药粉洒在伤口上:“我让你买的衣服呢?”

  “在这里。”

  两个人换好男装,她站起来:“走吧。”

  “小姐,天已经黑了,这里距飞龙寨差不多一百里的路,你身上还有伤,我们明天再走吧。”

  明天?只怕已经等不及了,这里是赵九的地盘,如果她没有猜错,是赵九扣押了她。

  这几天,一直有种不祥的预感缠着她,如果赵九是降龙院院主,又是官府里的人,那么他的真实身份究竟是官还是匪?

  如果他真的是匪,那么就不会威胁飞龙寨,可一旦他是官,那么就是她引狼入室,害了飞龙寨的弟兄,虽然她不是真的楚君,对于楚淮南这个爹也谈不上什么感情。

  但是她也不想成为间接的杀人凶手。

  再者,如果真的是赵九囚禁了她,舞阳山是他的地盘,她在这里多待一分钟就多一分钟的危险。

  楚君哪里知道,她和五福才出了舞阳山的山洞,一个人紧随其后。

  快马加鞭,一路狂奔,在第二天天黑之前,她和五福终于到了龙王山山脚下。

  楚君突然勒住马头,马扬起前蹄在空中转了两个圈儿,掉转头直奔后山。

  “小姐,那条路是死路!”

  她没有理会五福,赵九曾经深夜去找过她,说明飞龙寨所有的路都不安全,而后山的小路,只有她自己知道,那是她初到飞龙寨想要逃跑找到的。

  她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说过,那条路直通飞龙寨的后山。

  又走了大概一炷香的时间,路越来越狭窄,越来越难走,她和五福只得找了个隐蔽的地方将马藏起来,步行上山。

  “小姐,你听,什么声音?”五福突然抓住她的左臂,瞪大眼睛。

  楚君这才注意到,耳畔似有隐隐打斗声。

  是飞龙寨前山的方向!

  “小姐,你在这里等奴婢,还是让奴婢先去探探路吧。”

  她轻轻推开五福抓住她的手,她不怕死,看过很多穿越剧,死亡于她而言也未尝就是坏事,或者穿越回去,或者,没有或者罢了。

  楚君的武功本来就不怎么样,加上旧伤复发,一路奔波,走到飞龙寨前山的时候,触目所及,都是死尸!

  她呆立在原地。

  “小姐!”五福看着她,眼泪唰地落下。

  她推开五福,脚步踉跄,走过去一个个的检查还有没有人活着。

  小福子,小桌子,山药蛋,这些孩子才十多岁,还是她给他们起得名字。

  楚君红了眼。

  “少,少寨主,是你吗?”身后传来微弱的低唤。

  她回头,是她院子里的看守松枝,正爬向她。

  “松枝,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大寨主和二寨主他们呢?!”她几乎连滚带爬到了松枝近前,紧紧抓住他的手。

  “官府利用少寨主,要挟大寨主,大寨主被他们抓走了。”松枝瞧着她,喘息着。

  她急忙从袖笼里掏出止血药,止疼药,松枝苦笑着摇摇头:“别浪费了,我不中用了,大寨主说如果少寨主还活着,让您去京城找一个叫安滨槐的人。”

  松枝染满鲜血的手举起,递给她一朵干枯的玉兰花。

  她还想再问什么,松枝的手突然垂下,再也没有了气息。

  “松枝!什么叫官府的人用我要挟大寨主,你快说啊!”她还有很多问题没有问清楚呢。

  然而回答她的只有阵阵夜风,和夜风中不时传来的狼嚎声。

  “小姐,奴婢刚才仔细检查了,一个活口都没有。”五福泣不成声:“我们以后该怎么办?”

  该怎么办?

  去叶县打探楚淮南的消息吗?

  只可惜,她没有楚君之前的记忆,不知道她这个少寨主之前有没有去打劫过。

  高高举起手中枯萎的玉兰花,皓月当空,清冷的月光中,枯萎的玉兰花清透澄澈,可又能说明什么呢?

  京城,叶县距离京城千里之遥,就一匹马,怎么去?

  她带着五福离开飞龙寨,来到她的秘密基地——那个山洞。

  “小姐,这都是什么啊?”五福好奇地打量着山洞里的陈设和她那些未完成的实验。

  不知为何,她的眼前晃动着赵九明亮的笑脸,这里,处处是他的身影和他的声音。

  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她终于说服五福在这里等她,而她,决定一人下山去找赵九。

  楚君决定赌一把。

  休息了两天,她乔装一番,只身下山。

  等她站在叶县的城门门口,看着城门上叶县两个大字,不觉恍惚,这个地方,她来过无数次,可是此次来,却又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自己还能活着离开这儿吗?

019 究竟发生了什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