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小兔子乖乖后面一句是什么?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战疫之守护我的城在线阅读

战疫之守护我的城

现实 / 人间百态

17.15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1-06-19 22:09

书籍摘要: 写在武汉封城后的故事。林清平是光明社区的一名网格员,他的故事从撞开一扇门开始,而那一天的时间是2020年1月23日。PS:因为作者君身在武汉,所以想写一些看到的听到的小故事。读者交流+薪盟VIP群:450416188(全订),薪盟1群:392767347,薪盟2群:1030301711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_梦风_.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2名:薪意.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3名:无极2016.
    书友等级: 执事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人间百态小说推荐

青色往事之晨花在线阅读
青春现实题材作品,分为两个篇章,此为上篇。希望能够得到读者喜欢。
硃名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最后一位大少爷在线阅读
民国时期,朱学休是光裕堂朱氏邦兴公的长孙,孙承祖业主掌光裕堂,左手枪杆子右手有票子,手握几百杆长枪称雄雩北。他一次次的做出选择,多情深处是无情,无情深处是多情。 他幼时没了父母,结婚前舍弃了最初的恋人,结婚之后又没了祖父,涝湿、干旱、外寇内患、匪患误伤,一次次的冲击,一次次的努力,然而世事不以人的努力及意愿开花和结果……
凡间之过客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人间,何处在线阅读
金鸿在感情失利后开始踏上了走南闯北的旅程,在这条人间大路上他正经历着属于他的故事。
默子君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从商二十年在线阅读
新书《我的绚烂人生》已发,原滋原味,欢迎阅读。 一个山沟沟里走出的泥腿子,用了二十年成为顶级商人。 有人问他成功的秘诀是什么,他说“我不是天生强者,我只是天生要强!” 书友QQ群:785266472
井神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流水十八章三部曲中部在线阅读
这是一个小人物的一生,平凡的、个别的一生。小时候父母的宠儿、中学时代的学霸,内心敏感又不善言辞,在大学时代迷失和寻找;在军旅生涯中逐渐成熟,但同时又承受着生活的压力;在打工岁月里摸爬滚打、费尽心机,终于对人生有所感悟,试图通过探究自己如流水一般无情逝去的生命来理解这个世界。 此为第二部(中部),描写乐隆大学毕业后到部队单位的生活,恋爱结婚生子。可以独立成篇。
艾洸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枭雄闯天涯在线阅读
李红仰的成长史,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山村里学习天才状元郎却因现实一次次的残酷,逼迫走上歧途,在爷爷死后李红仰更是黑化一条路走到黑。 步入社会后李红仰历经磨难和不公平的待遇但他心里一直坚信正义,凭借自己做事有方法,成事有手段的思路和他的兄弟们人血热拼搏,尝尽各种阴谋诡计,九死一生,终于登上一方枭雄宝座,成就霸业。
浪子离枯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远灯霓虹在线阅读
这只是一些平平无奇的小故事,他们等待着有缘人来欣赏
雪殇铭师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康庄大道上在线阅读
荣获第二届大湾区杯网络文学大赛“最正能量”奖。 《消防英雄》作者回忆如烟最新力作,献给最美扶贫工作者们! 2015年康家庄被列为贫困村,范哲主动请缨来到这个被人嫌弃的村庄。 在这里开便利店、建卫生所,成立百亩樱桃树种植基地,帮村民开养殖场,盖小学,通过四年的时间让康家庄从一个被人嫌弃的村庄发展成全市最富有的村庄。 在脱贫攻坚战中他们坚持人民小事我大事,想人民所想,急人民所急,用行动证明走在康庄大道上,一个都不可以少。
嘿胖小子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难忘的十年2020在线阅读
她是人见人爱的女神,冰山美人,他是屌丝一个,无钱无权,屌丝逆袭追上白富美,一路困难重重,却又复活重重困难,坚强而勇敢不一样的主角,更贴近生活,相信自己明天会更好。加油,灵感来自于生活,生活来自于现实
小强爱婷婷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当前位置: 现实 人间百态 战疫之守护我的城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小兔子乖乖后面一句是什么?

  2020年1月23日凌晨2点。

  林清平失眠了。

  因为,社区李书记今天告诉他,他的入党申请已经获得了批准,只要过完年,便可以正式成为一名党员。

  光荣的时刻,必须通个宵来庆祝!

  “咦?有条新闻?”林清平刷着微博的时候,一条新闻跳入了他的眼帘,上面的内容,让他整个人都呆住了。

  武汉将定于23日上午10点,正式封城!

  “封城?!”

  “嘀哒,嘀哒。”

  时钟在走动。

  林清平在呆了大概两分钟后,打开了微信朋友圈,上面已经开始了清一色的刷屏,内容上概一致。

  “武汉要封城了!”

  “建国以来,第一次出现的封城!”

  “武汉加油,武汉挺住!”

  “……”

  关闭了微信朋友圈。

  林清平又打开了微信的订票服务。

  上面有着一张早在半个月前便预订好的车票,时间是23日早上9点03分,目的地是他的老家湖南衡阳。

  “去年便没有回去了,今年也不回吗?老爸已经快七十了……”林清平的眉头逐渐皱了起来。

  事实上

  钟南山院士也在几天前来到了武汉。

  而现在,官方正式下达了封锁武汉的命令。

  是留下?

  还是离开?

  林清平的心在激烈的挣扎。

  而接着,他打开了李书记白天给他的那句留言。

  “清平,经过光明社区党组的一致推荐,现在你的入党申请已经获得了上级的批准,恭喜你即将成为一名光荣的党员,并提前祝:一路顺风,新年快乐!”

  “叮铃铃!”

  手机铃声响起。

  林清平被惊醒,目光看向了手机上跳动的名字。

  “死板的老豆!”

  “爸,您怎么这么晚还没睡?”林清平接起了电话。

  “武汉封城咧,你崽儿还不知道吧?明天早上十点就不让出城了,我记得你的火车票是早上9点03的吧?等到了衡阳要不要我让你叔……”

  “爸,你记错了……那趟车没票了,我买的10点20分的。”

  “……”电话中变得沉默。

  “对了,爸,我的入党申请,已经批准了,下午我给你打过电话的,还记得不?”林清平知道这位‘死板的老豆’在想什么:“我已经是一名党员了。”

  “老子不管你是不是党员,现在给我回来!”

  “爸,我在社区工作,我是一名网格员,我的工作就是服务群众,帮他们解决生活上的问题,现在武汉封了城,困难肯定很多……”

  “崽啊,你还是要工作啊?!”

  “爸,这是一场战争,这场战争中需要奋斗在一线的医护人员,同样也需要我们这些社区的服务人员,如果我们都选择离开武汉,那留在武汉的人民要怎么办?他们的生活物资,他们的食物,他们的安全……”

  “滚回来,否则,老子就没有你这个儿子!”

  “爸,我没有票啊,走不了……”

  “崽啊,爸爸知道你在骗我。”电话中再次变得沉默,甚至声音都有些变了:“老子是真的怕啊,怕白发人送黑发人,我已经快七十了……爸不想你……”

  “爸,相信我,我一定保护好自己,我一定会在这场战争中活下来!”

  “那你一定要记得戴口罩啊,千万不要往前冲……”

  “爸,我会记得的。”

  “崽儿啊……要活着!”

  “……”

  电话挂断。

  林清平并没有发现,自己的眼中在不知不觉间变得有些湿润。

  老爸还是那么死板。

  没有什么过高的思想觉悟。

  但是,老爸的话却并没有错,不管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都必须要先活下来,因为,只有活下来,才能真正的对抗这场战疫!

  “咦?退票居然不收手续费……真棒!”林清平在办好了退票后,心情终于平复了下来,因为,已经再无退路了。

  他要留下来,参与这场战疫。

  绝不退缩!

  ……

  一夜过去。

  武汉真的和以前不一样了。

  林清平走在路上,看着这一切,他的手机时不时便会响起,上面有着各种各样的关心和问候。

  “老同学,听说武汉现在封城了,你怎么样了啊?”

  “清平,你家里有菜没有?赶紧去买菜啊,要不然就没得吃了……对了,泡面一定要多准备一些噢!”

  “嗨,清平哥,你今年回湖南吗?”

  “……”

  林清平一边走一边回复,话语大多如一,基本上都是“我很好,请放心!”“我今年过年不回去了,就在武汉待着。”“谢谢关心。”“么么哒!”

  就这样来到了光明社区服务中心。

  “咦?林清平你不是回去了吗?!”坐在门口的张姐还是一如既往的热情,戴着黑边眼镜的她,有着土生土长武汉人的豪气和霸道,只是,因为脸圆的问题,使得口罩戴得不太好,鼻子露外面了。

  “张姐,口罩要把鼻子罩住噢。”林清平提醒道。

  “唉,我知道,但是一罩住鼻子,我这眼镜上面就有雾气,看不清东西啊,这要怎么弄咧?”

  “抖音上有教程,说是在里面叠一张餐巾纸可以防雾气,张姐不如试试?”

  “咦?还有这种技巧,年轻人就是懂得多,对了,我那个小侄女今年过年回来了,你要不要去见见?”

  “是白富美吗?”

  “臭小子还挺挑,你到底见不见?”

  “林清平!”

  一个声音从对面的办公室传了过来。

  张姐立即闭上了嘴巴。

  而林清平则是耸了耸肩,转身默默的走到了办公室的门口,又形式化主义的在门上敲了两下。

  “我都看到你了,还敲?你这形式化主义很不好,值得批评!”办公室中,一个穿着职业装,年龄在三十五岁左右的女子埋头在桌上写着早晨的记录文案。

  “是的,书记说得都对!”林清平认真听取意见。

  “你……真的决定不回去了?”李书记慢慢的抬起了头,看向面前这个阳光且又秀气的青年。

  “为了避免造成出现情感上的纠纷和麻烦,我只能选择留下来。”林清平点了点头。

  “那好,留下吧,你毕竟是党员。”李书记再次认真的看了林清平一眼,然后,不苟言笑的点了点头。

  “听从指挥,为民服务!”林清平大声回道。

  “有两个刚毕业的大学生过来报名当志愿者,你挑一下,如果可以的话,带他们去熟悉一下环境。”李书记再次说道。

  “要不要去统计一下住户人数?”林清平问。

  “有几个老小区没有物业,只能一家一家的敲门统计,辛苦啦。”李书记想了想后,还是点了点头。

  “明白了,那我走了。”林清平转身准备离开。

  “等一下。”

  “书记还有吩咐吗?”

  “去张姐那儿领两套防护服,另外,给那两个大学生志愿者也各领一套!”

  “真的有这么严重吗?”

  “有!”

  “嗯”

  “……”

  ……

  两名志愿者。

  一男一女,男的叫‘宇欢’,华科研二的学生,个子高高的,眉粗脸方,非常壮实,一看就是免疫力非常强大的那种。

  而女的则是显得有些斯文,名叫‘童小棠’,大大的眼睛,秀气的眉毛,个子大约在一米六左右,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才女的气质。

  林清平问了一下,还真的是一名武大中文系的高材生,武汉本地人,已经成功受聘成为长江日报的一名实习生,准备过完年便去实习,口号是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来社区当志愿者深入一线取材。

  非常有理想。

  只是,林清平觉得童小棠太过于娇弱了一些,而志愿者的工作其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美好,所以,不一定会留得下来。

  “棠棠,你看我穿得像不像个粽子?”宇欢在穿好防护服后,还特意的在童小棠的面前转了一圈。

  活脱脱的公孔雀开屏姿态。

  林清平倒是没有什么太过于意外,毕竟,他在大学的时候也做过相同的事情,只是结局不太美好。

  “不像。”童小棠认真的看了一眼后,回道。

  “咦?不像吗?”

  “嗯,粽子都是由粽叶包裹起来的,你这防护服太白了,除非你找一顶绿色的帽子戴上。”童小棠解释道。

  “……”宇欢一时间愣住。

  真的假的?

  戴一顶绿帽子,就能像粽子了?

  “那么,是你绿了她,还是她绿了你呢?”林清平走了过去,打断了两人的谈话,接着,又有手指了指门口停放的电瓶车:“你们俩个会骑小摩托吗?”

  “明明是电动车吧?”宇欢瞪了瞪眼睛。

  “哎,你这个人是真没有幽默细胞。”童小棠说完,便直接哼了起来:“骑上我心爱的小摩托,他永远不会堵车……我早就想体验一把这种浪漫了,林哥,要不然我就坐你车后面吧?”

  “你这么重,林哥带得动你吗?”宇欢再次开口。

  “不会说话,少说点!”童小棠恶狠狠的看了宇欢一眼,接着,又补了一句:“你知道小兔子乖乖后面一句是什么吗?”

  “知道啊,我三岁就会了,小兔子乖乖,把门开开!”宇欢一脸自信。

  “那你还不去开门?”

  “呃?”

  如此一来,三个人便算是混熟了。

  林清平大概看了出来,虽然,宇欢看起来很壮实,但若是论起嘴炮上的战斗力,童小棠或许会更强一点。

  一行三人,两辆电动车。

  “嘀嘀嘀!”

  不一会儿,便到了这一次的目的地。

  天明小区。

  这是一个有着二十多年历史风云的老式小区了,虽然有些陈旧,但是,地理位置却是非常不错。

  小区建在武汉市的二环线内,门口便有公交车站和地铁口,算得上是交通便利,是武汉市一些白领租住的首选。

  “没有电梯啊?”让林清平意外的是,在到达小区后,第一个提出这个疑问的并不是童小棠,而是宇欢。

  “你懂什么,这里面以前是单位的房子,只有七层哪里会有什么电梯,不过,这种小区的建造结构才好,随便敲,随便改,而且,周围菜场超市又多,比起现在一些新的小区还要更适合居住。”童小棠介绍道。

  “厉害,这你也懂?”

  “多读书。”

  “我读了啊,你知道质谱分析法吗?质谱分析法就是通过对样品离子的质荷比和强度的测定来进行定性和定量分析……哎,棠棠你去哪儿?”

  “扫楼啊,我们来这里不是统计人数的吗?大才子,你要不要用你的质谱分析法来统计一下?”

  “质谱分析法又不是……林哥你来评……咦?林哥你怎么也不理我,棠棠,林哥,你们等等我!”

  “……”

  “叮咚!”

  “你好,我是光明社区的工作人员,我们来统计一下住房情况,请问你是这里的房主还是租户?”

  “我们是租户……”

  “好的,那请问你们这里一共住了几个人……”

  “……”

  “叮咚!”

  “林哥,你快来这里有个小女孩!”

  “小女孩?”林清平飞速的跑上了楼,而童小棠则是正贴在门面上和里面的小女孩在进行着对话。

  “你叫什么名字啊?你家里还有其它人在家吗?”

  “我叫玖玖……奶……奶奶也在家里。”里面传来小女孩紧张的声音。

  “那你奶奶呢?让她过来开一下门啊。”童小棠又继续说道。

  “奶奶说了,不要我随便给陌生人开门。”

  “我们不是坏人,我们是社区的工作人员,你叫一下你奶奶,我们只是想统计一下你家里现在有几个人。”

  “奶奶睡着了。”小女孩沉默了一会儿,再次开口。

  “睡着了?那你……”

  “等等!”林清平制止了童小棠再问下去,而是马上开口:“小妹妹,你的奶奶睡了多久了啊?”

  “三天了,不过,哥哥姐姐放心,奶奶睡在床上,她一直都有盖被子。”小女孩的声音很快响起。

  (求一波收藏和推荐票!这是一篇战疫文,总字数在20万到30万之间!)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