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掠夺口粮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前清王朝在线阅读

前清王朝

历史 / 清史民国

14.52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0-06-12 23:51

书籍摘要: 代代南迁,从野蛮嗜血的部落走向国家,一部精彩的女真统一史……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清史民国小说推荐

清末五十年在线阅读
1864年—清政府与英法签订不平等条约《北京条约》(庚申之变)的第四年、以叶赫那拉氏为首发动宫廷政变(辛酉政变)的第三年,这一年以曾国藩为首的地方团练军攻破了太平天国的大本营天京,许多地方汉臣因此得以重用。 这一年,因为平乱有功,周坪镇周家二公子周有海得以朝廷赏识重用,也就是这一年,一位法国天主教神甫来到了这里,经过一番考察,他打算在这里建一座新教堂,作为新的传教地点。 故事便成这里开始…… ps:非穿越文。
或许大概可能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伐清1719在线阅读
回到了三百年前的大清康熙五十八年? 康熙:朕还想再活五百年! 宁渝:去死吧你! 读者群:961378766 进群口令:伐清1719 VIP粉丝群:973851485,加群同学需提供订阅截图哦,感谢支持!
晴空一度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四行在线阅读
1937年8月,上海,风雨欲来。医学院的学生张明德做好了忠孝不能两全的准备,其爱国热忱却总是被老师黄先生泼冷水。与此同时,接到命令的川军早已出川,正在闷热的列车里开赴上海。车上载着好奇的新兵和油滑的老兵。中日双方军队都在上海秘密部署。在公共租界,杜月笙的青帮正在按照政府的要求伪装街垒。一场大战即将来临……但对此一无所知的难民还在涌入上海,其中有一个东北家庭,他们从东北沦陷就开始颠沛流离,终于抵达他们认为有活路的上海。和其他难民一样,他们住在闸北——日后被反复轰炸的地方。同样一无所知的还有上海的平民百姓,其中包括黄包车夫老粽子,这个老光棍收养了一个慰安妇的弃婴,视若珍宝。
十一夜方知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新话红楼在线阅读
《新话红楼》是由张凯庆先生撰写的关于红楼梦考证的著作。 张凯庆认为:要想解开红楼之谜,必须首先确定主人公贾宝玉的身份,而要确定贾宝玉的身份,必须从小说里寻找证据。很多人从小说之外寻找一个人,然后按照这个人的经历、遭遇去套小说中的人,那是无论如何也解释不清的。小说中贾宝玉被称为“龙种”、“活龙”和“凤凰”,而“龙”和“凤凰”都是皇权的象征。历代皇帝都自称“真龙天子”,“龙”是皇帝的专用名词。龙和凤一起使用,龙为帝,凤为后;凤和凰一起使用,则凤为帝,凰为后。宝玉是“活龙”,就是说是活着的龙,《红楼梦》问世时,只有乾隆是“活着的龙”。小说中数次提到宝玉是活龙,白纸黑字写在书里,实际上已经告诉读者宝玉是何身份了。这是考证《红楼梦》的唯一前提,离开这个前提,任何论证都不能成立。只有顺着“活龙”这条线索追寻下去,才能真正解开红楼之谜。
张凯庆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民国匹夫在线阅读
这是一个烽火遍地的年代, 也是一个人命如草的年代。 这里英雄云集豪气干云, 也有美人如玉红颜含泪...... 江湖水,晃悠悠。 清水朝上走,浑水往西流, 述不尽的恩怨、道不尽的情愁! 官方群:855658080(建一个撑门面,群里没人)
射洪市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铁血王权在线阅读
鸦片战争后开始的中华百年屈辱,一个老大帝国受尽欺凌。  后人说,败的是技术,若洋务运动成功,我等子民徐徐图之,定可早日重为天下共主。  后人说,败的是制度,若维新成功,日本小国尚且强大,何况我泱泱大国乎。  后人说,败的是政府,清政府腐朽且软弱无能,若是我回到大清,领导人民。灭日屠美自不在话下。  真的吗?  沉沦还是崛起,看大清中兴铁血王权。
山中老宅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又造一座围城在线阅读
皇帝要来祭奠奶妈呀,周围的百姓还不赶快各自逃命去吧,要不然所有属于你的一切马上就会让你眼睁睁发现都不再是你的,气不死你……
秦始黄绿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闯关东的我们仨在线阅读
故事线来到20世纪初的东方大陆,政府的软弱无力,导致了边远地区的军阀割据,中原地带匪盘踞山麓,东方蓄谋已久的日寇早已虎视眈眈,再这样混乱的年代,谋求生路参军寻找机遇的刘国荣一伙;年幼父母双亡落草为寇的郑晓峰;出生在军人世家的纨绔子弟关王铭祖,再这样的乱世,不同背景的三人会以怎样的巧合相遇,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敬请大家阅读。
透总趴被窝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经济大清在线阅读
这一年,美洲土著经受着残忍的掠夺,大清沉醉在康熙盛世中,俄国的彼得大帝东征西讨,英国光荣革命峥嵘初现! 这一年,一个累死在工作中的小审计员穿越到了大清皇子——胤祚的身上。 一片小小的蝴蝶翅膀能否吹动大清的资本主义战舰扬帆起航? 朱三太子打算反清复明?胤祚说:“推翻大清可以,但只能采用君主立宪制。” 沙俄要犯我边境?胤祚说:“给它经济制裁,把他们制裁回原始社会去!” 朝鲜吕宋日本等藩国怎么办?胤祚说:“能统一的统一,不能统一的就用经济结构统一!” 有人问胤祚:“你最崇敬的人是谁?”胤祚说:“老罗斯柴尔德、卡内基、洛克菲勒……哦,不好意思。忘了他们都没出生……那现在看来只好崇拜我自己了!”
笔韵随风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当前位置: 历史 清史民国 前清王朝在线阅读

听书

章节试读
第二十八章 掠夺口粮

  努尔哈赤狩猎不成,心中念定,只能抢吃的!

  此间已有申牌时分,眼见那轮红日,厌厌地傍下山去。

  兄弟俩伏在山冈青石侧,连鸟也无半只飞来。

  穆尔哈齐抓起一把白雪塞进嘴里,其实力气已经消耗得三分了,浑身仅存的热量正在消耗。努尔哈赤腹中更是一顿翻搅,催食不停。他早已暗念:但凡有打此过者,无论老少男女,一概截食!

  不多时,只见一个妇女怀抱着行囊苦步行在冈下,正朝东驶去。穆尔哈齐见了,催促大哥道:“我们只要吃的,不伤人。大哥,莫心软,兄弟给你把关。”

  努尔哈赤只好硬着头皮,趟着厚雪来至冈下,出手便去抓那妇人胳膊。那妇人吓得大叫,连抱紧行囊,跪在地上,拼命叩头。急忙忙喊道:“大老爷饶命!家乡遭了瘟疫,老爷们死了,没法子,投奔亲人……”

  努尔哈赤早料到如此,不过他已下定横心,说道:“留下粮食!我不杀人。”

  妇人哭啼啼地袒开胸怀的袄子来,努尔哈赤见了却是一怔,“你!你!……”妇人道:“大老爷您看!——但凡我要是一口奶,也不会让这孩子活活饿死啊!……”

  努尔哈赤见着她塞在怀中的婴儿,张牙舞爪地冻成了僵,通体已呈紫色,死的样子很难看……

  努尔哈赤又惊又愧、又乏心,只摆了摆手,示意教她走。那妇人连收拾满涕衣襟,又叩头,又拜谢,慌忙去了。留下努尔哈赤来仰天长叹,“唉!……下一次,无论如何也不能够放过!”

  兄弟二人又挨了半个时辰。

  忽地一伙人马从西向东而来,途径冈下。他们少说二十来人,各个都配了刀,看似一伙噶栅族人。

  努尔哈赤犯了踌躇,以一敌众,不敌如何?

  但见他们当中有挟行囊步行的;又有骑着马的,马后又拴着料袋袱驼的;还有推车而行的,且车上满满当当或是辎重之类。努尔哈赤心寻思:“他们必有细软和粮食,只太难夺取。”眼见这伙人将要穿过冈子,努尔哈赤低声道:“二弟,咱们没刀,你在冈上用箭掩着我些,大哥这就去跟他们‘交涉’。”

  穆尔哈齐突地打起十二分精神来,起身说道:“大哥一定要小心!这伙人看似不简单。”

  “知道了。”努尔哈赤迈起步来,跟到背坡处,约莫着七八丈开外,藏身在一颗老松树后,拔出弓来,箭尖觑准了领队骑马之人,只一撒手,箭走疾飞——

  ——猛地扎进领队之人的后脊!

  这伙人皆愣了!顿时慌做一团,乱喊乱叫。但见坡子上奔来一人,众人连忙出弓拔箭。

  努尔哈赤撇下弓箭,脱下皮衣,举在面前。迎面射来的箭,均被他化掉了劲儿包在衣中。

  众人再看时,努尔哈赤已经跳到眼前,遂抽刀去砍。

  努尔哈赤侧身闪过,捏住一人手腕,顺势夺下一刀来,径与众人厮打。

  众人见这小子不要命,是为图杀人来的,是个疯子!皆被他的气势吓到三分。

  努尔哈赤边砍边嚎,不管不顾,活是个魔头!

  真是人逼绝境,万念俱恶!

  大家见了奔头就跑。

  哪里跑得?

  穆尔哈齐早闪在刚刚那颗老松树后,暗施冷箭。

  不一时,二十多人,死的死逃的逃,只骑走数匹马,余下的都没来得及拿。

  努尔哈赤先为往料袋袱驼里掏,伸出手来,见是苞米面饽饽,忙塞进嘴里大肆咀嚼。又拔开皮袋的塞子,咕噜噜地喝着,尝是酒,更喜。再掏另一面袱驼,却是风干牛肉,长这么大哪里见过?便猛力往嘴里送。

  穆尔哈齐也跑过来,朝大哥手里去夺吃,努尔哈赤便摘掉料袋袱驼,将食物尽数抖出,一粒肉渣都舍不得也要从雪地上捡起来吃,兄弟俩比饿狼还狼狈,总算饱食一顿。

  穆尔哈齐道:“大哥,这两匹马正当脚力。”

  “嗯!”努尔哈赤瞧了瞧两匹马,眼有神,臀挺健,的确是好马,说道:“你我须快些到长白山,就怕他们招呼来寻仇。”

  正当二人收拾了余下的食物和打落的残箭刚要行时,却发现推车上有“咚咚”声响!

  努尔哈赤捡起刀来,行至车旁,里面声音又止。

  “小心!”兄弟二人相互瞅了一眼,却不知里面是何物。

  穆尔哈齐径弯起弓来瞄着,只见努尔哈赤送出刀背,一把掀开盖在车上的草帘子,却见载的是一个桦皮储物箱。

  穆尔哈齐道:“声音是从这个箱内发出的!”

  努尔哈赤一刀斩开箱锁,又挑开箱盖儿来,只见里面蜷缩着一个老人!

  他应该是发觉外边有打斗声音,又突然宁静下来,心想若不呼救,必要困死在这箱子里。

  兄弟二人将他扶了出来,见他穿着一身绫罗绸缎,心想乃是富家翁,被人劫持了不成?

  努尔哈赤问道:“老人家,你为何被所在箱子里?”

  老头憋得说不出话来,兄弟二人好歹喂了水给他喝,缓了半晌,方才舒缓过气儿来:“谢二位仗义!这伙土匪抓我就为换得一些钱财来。我姓佟,前些日去了抚顺马市,应该是半路被他们盯上了。总之,多谢二位!”

  两个兄弟也报过姓名,寒暄一阵,待欲离去。佟老叫道:“二位!没甚谢的,还请移驾庄上,佟某管待几日,权当报答就是。”

  努尔哈赤道:“不妨事,我们只是夺些救命粮来吃,误打误撞救了你,你快回家吧,免得他们寻仇回来。”

  佟老哀叹道:“就我这身子骨,这马可骑不得了,若徒步回去,离家还有个几十里地,定会再被他们抓去,非死不可。二位,就当送佛送到西,先护着我回去,我也少不了你们几个,天也摸了黑,野兽也不少,咱们也刚好搭个伴。”

  兄弟两个相互瞅瞅,努尔哈赤只好应了。

  等到了佟家庄,已经是戊时初刻了。

  庄上人闻老主人回来了,堂上厅下,夫人丫鬟,少爷和仆人们皆聚在二门外相迎。

  一时间,佟家庄里外灯火通明。

  兄弟二人搀着佟老头下了马,佟老头极力望里请二人,二人自请他先入,最后三人联袂而入,不在话下。

  大少爷佟天明最念父亲,父亲前一天派人捎信,说是今日午间便回,可这一连等了几个时辰,再无音讯。

  家中里里外外急得团团转。

  佟天明召集了余下的阿哈,正备好了马欲去寻找,但听得父亲归来,喜极而泣,悬着的一颗心终于稳了下来。

  “——爹!”佟天明忙上去帮扶,却激动地双手颤抖了起来,“您教儿子好生挂心啊!”

  “起、起来吧!”佟老叫起儿子,左右吩咐道:“你们快去备一桌上好的席面,我要好好招待这两位救命恩人!——天明,伺候我更衣入席。你莫急躁,我相安无事呢,席间我自与你讲明缘由。”

  “是,父亲!”

  佟老头再望正厅请二人。

  二人见他家大业大,自非等闲,更不敢稍有失礼,只连连回揖,请佟老先入。

  佟老安排为俩人洗漱更衣,又各自分了手炉。待聚至正厅,排开席面。一时间,夫人、公子都齐聚了。

  佟老和夫人对门坐了首位,努尔哈赤兄弟坐了次席,下首有佟天明陪着,一桌六椅,其乐融融。

  佟老先让儿子给努尔哈赤兄弟敬酒,随后又讲了今日的遭遇,吐诉了努尔哈赤兄弟是如何救得自己性命,又该如何报答他兄弟之类的话。

  佟夫人听了,起身又敬酒一杯,道:“你们兄弟真是我们佟家的大恩人哪!要知道,天明他还年轻,担不住家里的重事。咱当家的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可……可再没个好!——所以,老身我……我得谢谢你二位!”说着,已经泪含眼眶了,一口饮尽杯中酒。

  努尔哈赤见她豪情,亦相尽了。

  “小英雄听说是打建州来?”佟夫人拭了泪,神情稍稳定些,又道:“那里英雄可多呦!宁古塔贝勒当年可威风!尤其是礼敦贝勒,我们这都出他的神话哩!——说是女真战神,能够如霸王举鼎,有气吞山河之势,且身经百战,所向披靡,无有败仗。二位英雄,你们建州可真有这个人吗?”

  兄弟俩相对笑了,礼敦是自己的亲叔叔罢了,却没有相传得这般出神入化,穆尔哈齐待欲说露身份,却被努尔哈赤桌下按住手心。

  “建州的确有这么一位人物,我们只是猎户罢了,总无缘相见,也听说此人殁了许多年,没什么可提及的。”

  “殁了?”佟夫人略显可惜的样子,叹道:“怪不得建州这些年疲弱了,这般人物突然陨落,怎能不弱!唉!”

  佟老摇了摇头,对努尔哈赤道:“二位莫怪,女人就是如此,说话总不中听!”

  “如何不中听?这话还是打你口里说的呢!”佟夫人反驳道:“什么宁古塔贝勒们各个阴附阿太、建州都督一把年纪娶了哈达万汗之女,爱新觉罗简直是要塌了架子……这不,都是你整日唠叨的嘛!”

  佟老一时哑然无话。

  佟天明苦笑着,举杯对努尔哈赤道:“家父家母就是这样,拌了半辈子的嘴,却谁都离开不得,习惯了的。二位,咱自便,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样,没什么可拘束的,请!”

  努尔哈赤笑道:“令尊夫妇倒使人羡慕!而佟公子仪表,性情坦然,稍稍历练,必成大器!”

  佟天明自打这么大,还是头一回有人这么夸自己,心里喜得竟溢于表面,一手遮着嘴笑,一手持着杯说道:“过奖、过奖!成不成大器倒无所谓,家父只我一个儿子,这点子家业只等我来接管经营。可这荒原一带猛匪横行,只怪我没习得一番武艺傍身。中原武师,又没得一个愿来……”

  佟老笑道:“天明,眼前这二位师父如何?”

  “那是最好不过了!”佟天明这便要起身拜师。努尔哈赤忙道:“慢!我兄弟二人只耽搁一宿,明早便走。”

  佟天明不知二人为何如此着急,便问:“二位,既来我佟家庄,便须多留几日,好山好水在下自当引路作游伴,还请宽心住上几日吧!”

  “二位若不愿传授给犬子武艺,也无妨!”佟老很是感激努尔哈赤兄弟俩,便想多留他们两天玩乐,没想到隔日便走,心想天之人下哪有不贪图享受之理?遂道:“既是我佟某救命恩人,必当让佟某回报二位。二位明日即行,显得我佟家庄刻薄寡恩似的,面皮上须不好看——天明,为二位恩人的上房可备好了?还要多添衣物。你在市上还买了什么?”

  “有些药材布匹,再就是些工艺品类。”

  “其中有好吃、好玩的均送到二位恩人房中。还有茶水,不要像普通庄客,都要换成秋后的白露寿眉。知道了?”

  “是,父亲,一切都将安排妥当。”

  佟老又向努尔哈赤殷勤地说道:“我这相帮的是汉人厨子,一切食谱皆来自关内,精细极了。你倒是精壮,可见你弟弟却体质不如你。你们姑且在此修养下来,哪怕三年五载什么的,我佟家庄也供应得起,也就你们两双筷子的事,个把银子,吃不穷咱!”

  努尔哈赤不想在此久留,他盼望着早日归附三弟猎队,兄弟们一起采山货卖钱,也好有个盼头。可当他刚要开口拒绝时,厅外一女子声音:

  “——我回来了!爹在哪?”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