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唐宋悠然壹残唐余晖

唐宋悠然壹残唐余晖在线阅读

唐宋悠然壹残唐余晖

何瑞智hrx

历史·五代十国·3.16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0-03-25 13:47

“逢此乱世,已许民再难许卿”“君护此天下长安,我与君渡此余生”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江陵城外风雪飘

  大明宫咸宁殿。

  大唐第十七位皇帝李漼躺在病榻上,气息微弱,他对着跪在榻前的群臣说道:“朕祗事九庙,君临四海,宵分靡宁。务求政化之源,思建大中之道。”此时榻前的烛光己呈渐熄之态,却仍发出最后之光明。

  李漼欲起身,却已是动弹不得,无奈说道:“自秋己来,忽逢厉疾。坐朝既阙,逾旬未瘳。六疾斯侵,万机多旷,医和无验,以至弥留。”

  秋风向殿内袭来,吹灭榻旁烛光。李漼尽力不让自己的眼睛闭上,但终究还是无济于事。

  榻旁群臣见此,大哭不止。

  咸通十三年,李漼崩。庙号“懿宗”。同年,年仅十二岁的皇子李儇在宦官拥立下,于懿宗柩前即位,改元乾符。

  自古谓盛极必衰,此时的大唐,再也不负一番盛世景象。

  开元年间,大唐的皇帝玄宗李隆基为防外族入侵,将天下分为四十八藩镇,统率藩镇的将领称为节度使和防御使。

  设立藩镇本是护国之策,不料日后反成了灭唐之患。天宝十四年,身兼范阳、平卢、河东三镇节度使的安禄山叛乱,史称“安史之乱。”

  广德元年,安史之乱平定,但藩镇之权愈加强势。

  唐朝内部也是宦祸党争濒发,虽经元和、会昌两代中兴,大中一番治世,然不过回光返照罢了。

  乾符元年,关东地区连年水旱,百姓流离。徐兖曹濮等地等州濒遭战乱,兵民起事多发。

  二月,濮州人王仙芝自称『均平天补大将军』,聚兵数千,号为“草军”,于长垣揭竿而起,六月,曹州人黄巢起兵响应。

  鉴于草军势大,唐廷想出诱降王仙芝的策略。乾符四年,唐以『左神策军押牙兼监察御史』一职以诱王仙芝,仙芝欲降,黄巢听后,怒问仙芝:“当初我与你共同立誓横行天下。如今你得官职,将置同我与起事五千之兵于何地!”说罢,巢执杖向王仙芝打去,顿时血流如注。

  黄巢自带一部草军出走,自此王黄分裂。

  王仙芝即得降表,便派手下将领尚君长赴长安去取,不料半道反为唐招讨使宋威所斩。

  乾符五年正月初一,江陵城大雪纷飞,却丝毫不影响人们去除旧旧岁之心。

  只见城中爆竹声声震天,门檐上桃符鲜红,有的宅门上还挂着本朝开国功臣秦叔宝和尉迟恭的画像。

  江陵城上,士兵们遥看城外江畔已是大雪极白一片,又思新年,心中未免不快。

  虽说今年朝廷下了诏书,要沿江各城防备“草贼”。但人们却想,草贼也是要过年的,便又生了些懈怠之心。

  有几个士兵时在受不了这冻馁之苦,素性便在城上阙楼下生起了火,那几个士兵围坐火堆旁。

  “王仙芝黄巢这两个王八蛋,好端端的造什么反?害得咱哥几个大过年还在这挨饿受冻。”一个正在烤火的年轻士兵愤怒道。

  “不造反?不造反他们活得了吗?”另一个年轻士兵说道。

  “你的意思是那造反又活得了?”马上一个反对的声音就出来了。

  “造反还有一线生机,不造反就等着被官府逼死吧!”

  “官府可真不是东西!”

  “都是群乌龟屁罗王八蛋。”

  火越烧越旺,即便大雪也不能把它浇灭。

  这时一个老兵上城楼而来,只见他腰间挂有一个酒壶,众人见了,无不欢喜。

  “老伯,过来向火。”一个士兵对着那老兵喊道。

  老兵应声而来,那老兵早己是须发皆白,与正在飘着的雪花很是般配。

  “老伯,你那壶酒可不可以给咱哥几个暖一暖身子。”那个喊老兵过来烤火的士兵不好意思的说道。

  老兵听了,解下酒壶递予了他,众人围着火堆旁与老兵拉起了家常。

  “老伯是那里人?”

  “俺是山东人。”

  “山东出好汉啊。”一个己是中年人的士兵感叹道。

  “是啊。”老兵的甲胄上已是积了一丝半点的雪花,“秦叔宝、单雄信、程咬金、徐茂功那个不是一等一的好汉。可是,这王仙芝,黄巢也是山东人啊。”

  “还真是啊!如今一个成功臣,一个成贼寇了,这找谁说理去。”中年士兵笑着说道。

  “老伯多少年没回家了。”那个喝了他酒的士兵问道。

  老兵仰头望着飘雪的天空,“十五年了!还好今年过了,就可以回去了。”

  “老伯那里出好汉,俺们那里也出英雄。”一个来自河东的士兵插话道。

  “你们那里出过谁啊?”

  “关二爷都知道吧!”河东士兵很是自豪,“也是缘分哪,俺们守的江陵就是关二爷那时候的荆州。”

  雪终于不再下了,城里城外尽披银装。众人灭了火,要去城上的垛口守着了。

  “嗖!”一支箭射向了老兵所在的垛口,老兵喉咙中箭,倒下了。老兵双目睁着,红色的鲜血溶化了落雪。

  士兵们往箭射来的江面看去,只见江面上数千艘战船疾速向江陵驶来,船上牙旗大书一个“王”字。

  刚才的雪实在太大,乃至于江面上一片朦胧。

  “草贼来了,速速放箭。”

  但箭显然止不住草军的攻势,有的战船己经擦碰到了城墙青色的石砖。

  草军搭起云梯,城上士兵用擂石滚木砸向了想要爬上城来的草军。

  王仙芝端坐战船之上,他看见城墙上不断有尸体掉落在江面上,冰冷的江水被染红了。

  “大人,草军此次攻打江陵兵力少说也有一万,而城中守军只有五千。这样下去,恐江陵不保。”将佐对任荆南节度使及江陵刺史的杨知温说道。

  杨知温道:“我且遣人去邻道求援,上奏朝廷。在此之前务必要守住江陵!”

  “是!”

  长安,大明宫清思殿。

  殿前是一个宽阔的马球场,场上众人,执杖击球。其中一个少年尤为出彩,那少年着黄色圆领袍,骑一白马。

  这少年便是当今大唐的天子,十六岁的皇帝李儇。

  马球,又称击鞠,汉时由波斯传入中土。唐朝自中宗皇帝李显开始,每一任皇帝都酷爱击鞠。天宝六年,玄宗皇帝邠诏,将马球列为军队训练必修科目。

  再说李儇这个皇帝,他自幼生在深宫之中,极为聪颖。擅骑射、剑槊、法算、音乐、围棋之术,爱斗鸡、赌鹅、博彩之技,但他最爱的却是击鞠。

  场上,李儇胯下烈马奔腾,但对他来说却是如履平地,他手中的鞠杖快如闪电,场上众人纷纷叹服。

  “官家球技,天下第一。”说话的人是左神策军中尉田令孜。

  李儇听完此话,很是高兴,“若科举开一科击鞠,朕当得榜首。”

  “不见得吧!”一个阴柔的男声说道:“若是让尧舜那样的贤君作礼部侍郎,见了陛下这副德性,难保不会名落孙山。”

  李儇一听便知道敢说这话的除了伶人石野猪外,天底下恐怕没有第二个人了。李儇对他也只是付之一笑罢了。

  突然金吾卫自殿外而来,禀道同平章事郑畋要见陛下。同平章事全称“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是自高宗李治时,唐朝宰相的正式职务称呼。

  对于宰相的到来,李儇是很不高兴的。这些文官一见到他,便开口古训,闭口礼义。生性爱玩的李儇对此很是反感。但碍于这个郑畋乃是四朝老臣,不得不见。

  “臣郑畋叩见陛下。”

  “老宰相平身,老宰相有何事要禀朕?”李儇问道。

  “陛下,中书省接到荆南军报,事关重大不得不禀于陛下。”

  “呈上来。”

  田令孜从郑畋手中拿过军报,奉予李儇。

  李儇看毕,道:“宣所有在长安的南北二司大小官员,速来宣政殿议事。”

  大明宫,宣政殿。

  殿上,南司官员站于御道左侧,北司官员站于御道右侧。

  南司,又称南衙。由中书、尚书、门下三省及六部官员构成。

  北司,又称北府。由内侍省的宦官构成。

  左侧南司首列的乃是在京三位宰相:王铎,郑畋,卢携。

  右侧北司首列乃是北司的三位权宦。即:枢密使刘行深、左神策军中尉田令孜,右神策军中尉杨复恭。

  “这个宋威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王铎恨铁不成钢的骂道。

  “我记得宋威是王相你举荐的。看来啊王相老了,糊涂了。”卢携的语气略带讥讽。

  王铎欲要发作,被郑畋一个眼色止住。北司宦官见南司官员相争,心中窃喜。

  “朕是让你们来议事的,不是来吵架的。”聪明的李儇早已看出了端倪。

  郑畋道:“启禀陛下,宋威年老,急待立功,不足任招讨使之职。臣曾赴前线察讨贼之事,观招讨副使曾元裕及其手下将领张自勉二人年壮多谋,可为将才。陛下可下诏罢宋威之职,以曾元裕为招讨使,张自勉为招讨副使。征讨王仙芝。”

  李儇心中犹豫,问道:“若黄巢趁我军征讨王仙芝时,攻打江陵,又待如何?”

  卢携道:“西川节度使高骈久历战阵,立功无数。可让其为荆南节度使,镇守江陵。黄巢素知高骈威名,必不敢犯!”

  “好,就依诸位爱卿之意。”李儇此时心思已不在这大殿上,早就想着退朝……

  “陛下!”礼部尚书郑从谠打断了李儇的心思。

  又是这姓郑的,说起来这郑从谠还是郑畋的族弟。你们哥俩个今天是为难我李儇。

  李儇不耐烦的问道:“爱卿有何事?”

  郑从谠道:“先帝第十一女李悠然,年满十四,尚未有公主封号,请陛下赐封。”

  “遂宁。”李儇随口说道。

  这李悠然乃是懿宗与郭淑妃之女,因双亲早亡,自幼由乳母养之。十二岁时,乳母亦亡。自此,悠然在宫中日渐感到孤独。

  正月十五,长安取消霄禁。宫内张灯结彩,好一番热闹景象。但见空中那烟花璀璨,地上歌舞升平。悠然趁此时,逃出宫外。

  悠然长着一副标致的圆脸,柳叶眉下荔枝眼,团团肉鼻再配上樱桃唇,实在是显得可爱。

  她身着橙色襦裙,外套一件蓝色半臂,头顶扎两个环垂髻。

  她出了宫后,一路走走停停。她看见路边儿童嬉戏玩耍,她看见人们围灯猜迷……

  走了一段路程,悠然不知到了何处。悠然抬头一看,有个牌坊,牌坊上书“西市”二字。

  西市,长安城中两市之一。乃大唐贸易之中心,平民娱乐之所在。

  悠然走入西市,只见胡姬旋舞,酒肆环饶……

  虽说自已在宫中衣食无忧,但却未曾尝过这人间烟火。虽说此时此刻并非尝,乃是赏,但对于她来说能够一生快乐便就是最大的愿望,那敢再奢求其他。

  她停了下来,吸引悠然的是一位正在舞剑的少年。

  那少年结着辫子,脑门前留了几丝刘海。方脸上剑眉吊眼,鼻梁高挺,仪表堂堂。一袭白色圆领袍更是使得他英气挺拨。

  那舞剑之姿雄武而不粗犷;秀丽却不阴柔,月光照于其身;剑影胜于无声。

  此情此景,此间少年和明月,已入悠然心。

  悠然想到,礼部的大臣们说过;玄宗时期,有一位诗仙,那人的名字叫做李白。那李白一生逍遥,风度翩翩。她不知道,李白的恋人是何人,但她却时刻在想这大唐可否有再像李白那样的人。

  虽说是元霄,却己是夜深。西市上人渐渐的少了。

  悠然见人少便思去意,刚要转身便被一个声音止住:“姑娘请留步。”

  悠然回头,见是那舞剑少年,“公子有何事。”

  “刚才舞剑,我观姑娘驻足多时,深以为奇。特来跟姑娘搭话。”那少年笑着说道。

  “公子剑法举世无双,真似那青莲再世。”悠然心中早己荡起阵阵涟漪。

  “姑娘谬赞,我安可与太白相比。”那少年继续笑道。

  “公子是长安人吗?”

  “不,我也不知道我是那里人。”

  “为什么?”悠然很是奇怪。

  “我乃孤儿,幸得师父收养。”

  “你师父?他也在长安吗?”

  “是的,我跟我师父她住在兴华坊。师父在东市开了个丝行……

  ……皎白月光,这个少年似火一般温暖着悠然那颗冰冷的心。

  “敢问公子名讳?”悠然问那想要离去的少年。

  “唐宋。”少年顺着西市的街道直行,直至背影消失在悠然的眼中……

  悠然离开西市,想要回宫了。西市外的街道上,己是寂静。悠然孤身一人的行走在这黑暗之中,那少年已然在她心下烙下了深刻的印迹。

  乾符五年二月,荆南道·蕲州·黄梅县。

  天空乌云密布,俄而下起了大雨。

  王仙芝看着城外朝廷派来征讨他的五万官军,不由得心生恐惧。

  新任的召讨使曾元裕己经把黄梅围得水泄不通。

  王仙芝攻掠江陵时,山南东道节度使李福自襄阳引兵驰援,与之随来还有五百沙陀骑兵。

  那沙陀骑兵虽仅五百,但却轻松穿梭在草军万人之中。

  马蹄声碎,那沙陀骑兵执马槊的凶残模样至今让王仙芝和草军士兵留有余悸。

  沙陀骑兵骄悍异常,王仙芝不得不放弃自已先破江陵,直捣长安的计划。无奈,他退出江陵。

  撤军途中,突然遭到曾元裕的追击,最终王仙芝不得不困守黄梅。

  “今夜突围!”王仙芝只好背水一战了。

  那官军乃是各地藩镇之精锐,王仙芝所带领的草军又怎是对手。

  突围战中,王仙芝的脖子被刀砍了一下。

  二月五日,王仙芝的首级被送到了长安。

  王仙芝死后,余部大部由手下将领尚让带领去投黄巢。

  黄巢得王仙芝余部,兵势大增。便自立年号为『王霸』,称『冲天大将军』。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历史小说五代十国小说

唐宋悠然壹残唐余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