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江湖中的疾风剑豪

江湖中的疾风剑豪在线阅读

江湖中的疾风剑豪

好酒小书生

武侠·武侠幻想·33.24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1-11-24 02:39

重生到一片未知的武侠世界之后,李赢却对自己的金手指不怎么感到满意,毕竟这个英雄总是E去不复返。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穿越?重生?

  月亮隐去了踪迹,只有黯淡的星光照耀着这片尸横遍野、犹如地狱的豪宅内院。

  而一个绑着马尾,黑发过腰的男子正血迹斑斑的坐在院子里的一处台阶上。

  他的面容很是憔悴,似乎很久没有睡过一次好觉。他柳眉大眼,鼻子高挺,嘴巴小巧,下巴稍尖,很是俊俏。只不过一道横向的刀疤从他的左脸划过鼻梁,并继续划到右脸脸颊之上,为他的俊美添上了一道粗犷的气息。

  他放下手中早已归鞘的利刃,从腰间抽出一根笛子。他看着笛子,看的很入神,似乎那笛子上浮现了他思念许久之人的面孔。

  良久过后,被云层藏起的皎月开始探出她的身子。月光照到那人身上后,那人才有所回神。回过神之后,他对着笛子亲了一口,然后用他那干裂的嘴唇轻轻吹起了一段悠长的曲子,无尽的苦愁和思念包裹了他的心头,似乎这笛曲带他回到了过去的某个时刻。

  但屋顶之上的几名不速之客的出现,却是打断了笛曲,也打断了他的回忆。

  “李赢!没想到你居然加入了黑衣阁,还当上了灰衣使,怪不得圣教一直找不到你的行踪。”开口说话之人是一名身着猩红长袍的独眼中年人,他的神情阴冷,像是一个看到了猎物般的豺狼。

  “猩红教派吗?也好!就拿你们来试试我这招‘狂风绝息斩’!”

  李赢收回笛子,转而抽出腰间的那把形似唐刀的长刀,看着来人,但他的嘴角却开始微微上扬。

  那独眼中年人没有回话,只是一挥手,身后的那几名身着淡红长袍的人,同时冲向了李赢。

  李赢嘴角依旧上扬,但眼中却满是仇恨和怒火,他一扬长刀,一道旋风就凭空出现,迅速吹向了那几名从屋顶一跃而下的敌人。

  在独眼中年人那错愕、惧怕的眼神之下,传来几道惨叫与凤哮声,而汗液也已经爬满了他的额角,“你果然是剑骨者!不然绝无可能有如此之快的精进速度!”独眼中年人断定他们猩红教派的目标并没有错。

  李赢确定身前的几人都已经没了呼吸之后,就提起轻功,犹如微风一般来到了独眼人身边。他没有说话,而是快速出刀,将堂堂猩红教派的一队之长就此斩首。

  “时间不多了......”

  留下这句轻喃声的李赢已经不见了踪影,只是院子里随处可见的尸体和刀痕都证明了这里有过一场厮杀。

  ......

  三天过后。

  “小二!来一盘红烧牛肉!一盘鱼香茄子!再加一份烤鸡!顺便再给这个水囊加点酒!好酒!”

  一座人声鼎沸的客栈之内,李赢与一名小女孩独坐在角落,吆喝着。顺带还掏出了腰间的一个黑色水囊。

  “少侠稍等!马上!”

  旁边的小二立马应道。

  “师父,您为什么每次都要点这三个菜啊?咱们又吃不完。”

  开口询问的小女孩短发齐耳,肤色麦黄,很是乖巧。但最让人意外的还是那声‘师父’,若是江湖中人知道这个女孩就是李赢的徒弟,那么我想她就要时刻小心了。

  李赢没有回答,以往,他的这个徒弟也问过很多次,他都没有回答,但是这次不同,一道从小女孩身后传来的声音,代替李赢回答了小女孩的问题,“因为你师父是个念旧的人。”

  小女孩被吓一跳,猛地转过身,却见到一名身着银白色衣袍,黑色长发披肩,虽长相普通,但却浑身散发着‘锋利’气息的男人。

  “这女孩就是你信中提到的?还真像啊…你叫什么名字?”

  银袍人坐在李赢对面,打量着小女孩。

  “南飞燕。”

  “我也姓南。”

  而此时,李赢却开口打断了两人:“八重楼那边的事,怎么样了?”

  “已经办妥了,是时候解决那些‘旧事’了。”银袍人将目光转向李赢,回答道。

  可无论是银袍人的回答还是李赢的问题,小女孩听不明白。

  “飞燕,这位是你师伯,接下来,我和你师伯有点事要去办,而你南师伯会送你到一个叫八重楼的地方,你在那里好好练刀,师父很快回来。”

  李赢的故作轻松,南飞燕当然能察觉到,但是她却没有点破。

  “师父,您能说说您以前的事吗?”

  南飞燕眼色微红,心思缜密的她,当然察觉到最近李赢的焦虑和紧张,以及迫不及待,她怕李赢回不来。也因此,她更想知道李赢那从不提起的往事。

  “来!客官!您的酒!”

  这时,小二也是上了酒,那么故事,也该开始了。

  ……

  .......

  “赢儿!醒醒!赢儿!求求你睁开眼睛!”

  李赢梦到了一个无比真实的梦境,梦到了另一个和他同名却截然不同的人。他却是以第三者的视角看着那人从出生开始的生活经历,那人应该生活在古代,身边所有的人都穿着类似于汉服的装束,并且没有任何现代化的东西,说的也是汉语,种种痕迹都很像华夏古代时期。

  梦中的时间过得可以很慢,也可以很快。

  五年就这样过去,而那小孩刚到五岁那天,他和同伴们去外玩耍,大家都是熊孩子,玩的也是熊游戏,他们比谁潜水潜的更久更深,他为了那毫无作用的好强心而一直努力不上岸边。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要不是因为镇子里的大人路过并且救下那孩子,可能四五个小时都不会有人发现。

  路过的大人抱着孩子往医馆跑的路上就大喊:“快快通知李赢的父母,他们家孩子溺水了!”当那孩子的父母赶到医馆时已经是一刻钟后了。

  “赢儿在哪?赢儿怎么了?我就这么一个儿子,千万不能出事啊!”孩子的母亲似乎已经在崩溃的边缘了。

  “你慌什么?你连详细情况都不知道,别瞎嚷嚷,打扰到大夫救治孩子就不好了”孩子父亲更为理智也更为冷静。

  “刘哥,我儿子是你抱回来的吧?他是怎么溺水的?现在情况怎么样?”孩子母亲对旁边的一个麻脸大叔问到。

  “怎么溺水的我也不知道,我打完水回家的路上看见一群孩子在河边玩耍,就想着过去拉他们离开,以免发生不测,但他们却说李子还没上来,我就觉得出事了,就立马跳下河去捞那孩子,拉上岸就看见他昏了过去之后就急忙抱着他奔医馆了,就是不知道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希望赢儿安然无恙,不然我就.......呜呜呜呜”孩子的母亲已经泪流满面了。

  这时医馆的大夫却走了出来,神情之中带着点歉意以及无奈:“我…已经尽力了,溺水时间太久了,抱歉!”。

  在看到大夫神情之后,孩子母亲就觉得不对了,此时听到这话后就更崩溃了,她边抹去脸上怎么也流不尽的眼泪,边蹒跚着走进屋子。

  看着自己的孩子像睡着一般躺在那冰凉的医床上,她似乎想叫醒眼前这个贪睡的孩子:“赢儿!醒醒!赢儿!求求你睁开眼睛!”。

  就在此时,以为自己在做梦的李赢的第三人的视线却被一片黑暗笼罩,紧接着他被一股拉扯力拉向刚才医床的位置,他对这种情况错愕不已,来不及反抗,拉扯力就已经消失,就在这时,他醒了。

  醒来之后第一眼见到却不是那高中宿舍的天花板,而是孩子母亲那已经哭肿的眼还有那挂满眼泪的脸。“赢儿!我的赢儿!你终于醒了!谢天谢地”孩子父亲还在屋外傻傻站着,似乎不能接受孩子已经离开事实,等他听到屋里孩子母亲传来的声音时也是马上进屋奔向自己的孩子。

  此时李赢更是满脑子的疑问以及不可置信还有一点点侥幸,在他心里这还是那个梦境。

  “这是梦吧?这肯定是梦吧?”他心里这样想着。

  “真的没事!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孩子父亲相比失去孩子,对于孩子没事的事实接受的更快。

  李赢抬起自己的小手,“我真的变小了?”掐了一下自己的胳膊,疼!既然疼那么就不是梦了,“我是真的穿越了?”。

  以前李赢总希望自己也能穿越或者重生,体会下异界的风采,但是当这个事实真正降临在他身上时却让他万分惊恐,惊恐的最大原因是他的父母他的亲朋好友都已经无法再见,更有对陌生世界的恐惧。

  李赢直起身子,好像想说些什么,但是一开口就咳出一大片浑水,然后又晕了过去。

  日暮西山,鸟雀回巢,弯月悄然爬上了山顶,用它那微弱的月光照亮着这个名为无极镇的小镇子。

  在镇子的西边,一户并不大的屋子却有着两个同样心神不宁的夫妇。

  “赢儿已经昏迷三个时辰了,不会有什么事吧?他要是出了事,我该怎么办呐?”。

  “大夫都说赢儿这是奇迹,呼吸心跳脉搏都停止了,除非有活死人,肉白骨的神丹妙药才能有那么一丝生机,但是赢儿却能醒过来就是一个奇迹,大夫还说赢儿已无大碍,除了稍感风寒之外并无大疾,你就安心等他醒过来吧”李败作为一个一家之主,总能镇定自如,处事不惊,看其冷静之深似乎并不只是一个小小的猎户。

  而此时李赢的意识却到了一片风暴肆虐之地,他艰难的行走这片被风刃笼罩的大地上,这些风刃并不会伤害到他,一接触到他就会穿体而过,但是以这些风刃一触碰到的大地,就深入地下不知深浅的表现来看,这些风刃好像并不是表面看上去那么无害。

  但对于李赢而言,最大的麻烦并不是风刃,或许风刃还够不上麻烦,最麻烦的是迎面而来的飓风,这飓风总是朝着李赢的面向而吹,这样他就不得不顶着飓风前行。

  每次迈步都要用尽全是力气的感觉并不好受,但他也只能继续前行。

  “赢儿怎么又开始出汗了?是不是又发烧了?这已经第三次了,这烧来的快,去得快,不会是什么隐疾吧?”对于一个母亲而言,孩子就是她的全部,这种担忧也是可以理解的。

  “大夫不是说感了风寒吗?发烧出汗都是正常的,你也不用瞎着急”李败对此也是无能为力。

  而李赢对此身的父母的担忧以及自身身体的种种状况却不知情,而他也似乎终于走出那片风暴之地,此时在他眼前却是一个类似祭坛的地方。

  在李赢仔细观察之后,发现这的确是个祭坛,而祭坛是六边形的一个形状,每边都有六阶台阶,李赢吐槽道:“风暴之后又是祭坛?祭坛,祭坛,祭坛总要献祭些什么东西,不会要献祭我吧?”想到这里李赢有点迫切离开这个地方了,刚想转身离开之时就被一阵旋风托了起来,吹到了祭坛正中心。

  “既然是被风吹到祭坛中的,那干嘛还要做哪些台阶呢?谁设计的?真是无聊”作为一个整体无所事事的网瘾少年,李赢的心脏却是很大,遇到这种事情居然还有心思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

  当李赢的双脚刚接触到祭坛时候,祭坛的六个边忽然亮了起来。

  “咦?不会是真的要献祭我吧?”就在李赢全力挣扎,想反抗却失败,觉得万念俱灰,并放弃希望的时候一阵类似于电流的能量忽然从祭坛的六个角涌入了李赢的体内。

  “啊!!!!!”李赢此时的感觉就像某种液体在灌输进自己的全身,血管,脏腑,脑子都有种被撑爆的感觉,就在李赢觉得要噗一声爆开时这种灌输却停止了,而自己的脑海里也多了许多东西。

  “姓名:李赢

  职业:疾风剑豪

  等级:0

  技能点:0

  天赋点:0

  符文点:0

  技能:浪客之道(未习得)向死而生(未习得)斩钢闪(未习得)风之壁障(未习得)踏前斩(未习得)狂风绝息斩(未习得)”

  属性:

  根骨:3

  力道:2

  气劲:1

  洞察:2

  身法:1

  “我好像得到了一个了不得的金手指了呢,不过……为毛是亚索啊?为毛是这个垃圾英雄啊?来个剑圣多好?来个劫多好?偏偏是这个垃圾英雄?!”

  在李赢的认知里亚索是个很垃圾很没用的英雄,或许他以后会改变这个看法,来一句真香,也可能不会,并且继续快乐行事。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相关标签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武侠小说武侠幻想小说

江湖中的疾风剑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