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做人留一线

  “好久不见了,大和队长。”

  荒凉的岩壁后面,鸣人对着明显变老的大和说道,在旁边有几名木叶忍者警惕地注视着前方大蛇丸的研究所。

  “快别这样,我可不想被火影叫队长。”

  传说中柱间木遁打天下,大和木遁搞绿化的大和说道。

  鸣人没有在意地说道:“习惯这么称呼了,毕竟对我来说,你就是大和队长啊,对了,这一位是哈士奇,跟我们一起去找大蛇丸。”

  大和说道:“不好意思,我现在正在执行任务,所以不能亲自带领你去找大蛇丸了。”

  大家都知道,在领导视察的时候,最应该做的事情不是上去拍马屁,而是装出一副努力工作,沉迷于工作的样子。

  “没关系,让佐助带我们去就好了,我们只是来向你打声招呼。”

  尊重正在执行任务的忍者,不能因为自己是火影就搞特权,既然找大蛇丸,那么该向大和报备就应该向大和报备。

  “跟我来。”

  ......

  “走这边。”

  ......

  “走左边。”

  ......

  “走右边。”

  ......

  “快到了。”

  ......

  “喂,佐助,这又不是经常光顾的小店,多少也该警惕一些吧。”

  跟在佐助后面的鸣人说道,从进来大蛇丸的研究所之后,他就一直保持着警惕。

  “好久不见了,佐助。”突然出现的有着尖牙的白头男人说道。

  在快到大蛇丸的研究实验室的时候,遇到了佐助曾经鹰小队的成员,重吾和水月。

  “火影也来了吗。”

  重吾注视着鸣人说道。

  “你们来的正好,带我们去找大蛇丸。”佐助莫得感情地说道。

  “哈?你有什么资格命令我。”

  “我带你去吧。”

  “......”

  水月和重吾同时说道,场面一时间陷入了尴尬。

  “哼,那就让重吾带你们去吧。”

  虽然水月曾经和佐助是鹰小队的同伴,但是自从鹰小队解散之后,佐助就再也没有来找过他,这点让水月非常不爽,况且在刚才见面的时候,佐助还用命令的语气对水月说话,这就更加让水月不爽了。

  “佐助,看样子不需要让人带路了。”

  站在佐助身后的鸣人突然说道,他的目光紧盯着站在自己面前的重吾和水月的后面。

  “稀客呢,而且,还有一个我不认识的家伙。”

  只是瞥了佐助和鸣人一眼,大蛇丸的注意力就集中在了瞬火的身上。

  “喂,你怎么变得比以前还年轻了。”

  鸣人对大蛇丸说道。

  自从第四次忍界大战结束后,收编了大蛇丸的鸣人就已经下令禁止大蛇丸再做伤天害理的试验了。

  “只是使用了自己的克隆体而已,不用这么紧张。”

  过去这么久了,大蛇丸依然显得非常年轻,皮肤也显得非常水嫩,这让死了好久,尸体都凉了的三代火影到哪说理去。

  “还是把话题转回到这个陌生的人身上吧。”

  “鸣人,这里可不是什么陌生人该来的地方,而且我居然看不透这个人使用的变身术,是这些年忍界出现了新的奇怪忍术吗,还是说你原本就长这幅模样。”

  大蛇丸对瞬火说道。

  看着自己眼前的这个中性,不知道是男是女的人,瞬火总觉得对方既像大蛇丸,又不像大蛇丸。

  “我是哈士奇,我们来这里找你,是想要了解一些事情。”

  瞬火一边说道一边想着:原来如此,是没有吐舌头舔脸啊,难怪觉得不对劲,大蛇丸什么时候戒掉的这个癖好。

  不过戒掉也好,毕竟太恶心了,还不卫生。

  “有个貌似你手下的男人,抓走了我的女儿和哈士奇的手下,要是你有什么阴谋,就趁现在全部说出来吧。”

  佐助的双手做出细微的提前释放忍术的举动,如果情况不对,他可以瞬间结印释放忍术。

  “没错,大蛇丸,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瞬火也在一旁附和说道。

  “咦,这句话好像有点道理啊,嗯,回去跟鹿丸说一下,把这句话贴在拷问部的墙上。”

  在这种战斗一触即发的时候,鸣人反而是在走神的自言自语。

  “我做了什么可疑的举动吗,外面的监视难道是摆设?”

  虽然大蛇丸表面上一点都不慌,但实际上他的心里慌得一批。

  大蛇丸心理活动如下:

  怎么回事,我最近干了什么吗?

  没有啊,我最近什么都没干啊,一直遵纪守法,现在都学会过马路都看红绿灯了。

  不对,难道,佐助和鸣人是想要找个借口干掉我!!!

  大蛇丸一边说道,一边随时释放自己擅长的逃跑忍术。

  “那么,那个自称宇智波信的家伙是怎么回事。”

  佐助上前一步说道,这么近的距离,完全可以在大蛇丸释放忍术的一瞬间杀死他。

  “原来如此,是宇智波信啊。”

  大蛇丸松了一口气,看样子鸣人和佐助不是故意寻找借口干掉自己。

  “信,可真是一个让人怀念的名字啊,他是我曾经的实验体之一,早就离开我了,那条曾经与你们作战的志村团藏的右臂,原本是属于信的。”

  “但是,信的体质特殊,无论移植什么细胞组织,都不会出现排异反应,是最适合克隆的实验体了。”

  “这么说鸣人可能不明白,让我换个容易让鸣人理解的说法。”

  “信,他就是那种相当于不会消失的影分身之术,你明白吧。”

  知道自己不会被杀死的大蛇丸也逐渐飘了起来,但他并不是那种没有智商的飘起来。

  没有对会毫不犹豫的杀死自己的佐助和不知道底细的瞬火开玩笑,而是选择对不会轻易杀人的鸣人开玩笑。

  不会消失的影分身之术,瞬火表示想要。

  只要有了这个不会消失的影分身之术,即使不给分身道具填充记忆也没有关系,完全可以由不会消失的影分身进行控制。

  到时候,就不会出现像鼬这种错解自己,想得太多的二五仔了。

  “那么用完了之后,怎么处理他们。”

  鸣人说道,即使是敌人,他也不想杀死对方,而是希望能够从大蛇丸这里得到可以控制对方的方法。

  大蛇丸说道:“希望他们消失的话,就只能杀掉了。”

  “为什么他会自称宇智波信。”

  佐助紧接着问道。

  “这只是他的自称罢了,实际上,信和宇智波之间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虽然他的写轮眼只是复制品,但他毕竟是持有者,所以他对于宇智波的名号有着强烈的执着,尤其是,对于你死去的哥哥,宇智波鼬。”

  大蛇丸盯着佐助说道,想要看到当佐助在听见自己哥哥的名字的时候,他的脸上会出现什么样的表情。

  但是他失望了,佐助的表情根本没有变化。

  “唉,居然是宇智波鼬的脑残粉吗。”

  瞬火这个时候插嘴说道,老实说他也很惊讶,早知道这样,就应该直接让宇智波鼬透露自己的身份,把写轮眼复制技术拿回来了,就不用搞这些有的没的骚操作了。

  “哈士奇,脑残粉是什么意思?”

  听到自己不知道的词汇,鸣人完全没有火影的架子,向瞬火不耻下问。

  “脑残粉就是疯狂迷恋某个人,从而做出给大家惹麻烦的笨蛋行为。”

  瞬火简单的解释说道。

  “嗯嗯,这么说来,小樱就是佐助的脑残粉了。”

  “但是,哈士奇,你知道吗,当年在忍者学校,除了小樱是佐助的脑残粉之外,其他的女生全部都是我的脑残粉哦。”

  鸣人摸着自己的下巴确信地说道。

  “......信的身份我已经大概明白了,那么你应该知道信在哪里吧。”

  没有理会自己身后的鸣人的笨蛋发言,佐助面不改色的继续说道。

  虽然旁边自称是哈士奇的神秘人知道佐良娜的位置,但是为了防止哈士奇将自己和鸣人带到青青草原那个奇怪组织布置的陷阱之中,佐助还是要亲自询问一遍大蛇丸,确定宇智波信的位置。

  “哎呀,净是你单方面的发问呢,这么久不见,脸皮变厚了不少嘛。”

  在知道佐助有求于自己之后,大蛇丸也变得随意起来。

  准备想要在占点嘴上便宜的大蛇丸在看到佐助逐渐变成的不耐烦的表情之后,还是认真说出了信的位置:“也罢,如果木叶能够抓住那个棘手的信,对我也有好处,况且,我还欠鸣人一个小小的人情。”

  “那个孩子最近怎么样,还好吗?”

  大蛇丸说道,实际上,只是他嘴硬而已,不想承认自己屈服于鸣人和佐助的实力之下。

  “嗯,貌似挺顺利的。”

  大蛇丸麻烦鸣人的事情,是和自己的人造人巳月有关。

  目前,巳月已经成功和博人搭上了关系。

  看样子大蛇丸也学乖了,知道跟着主角团混了。

  “跟我去另一个房间吧,再怎么说,他曾经也是我的东西,虽然他离开了我,但我还是对他的身体动了一点手脚,可以轻松确定他的位置。”

第九章 做人留一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