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毁坏的沙雕如何重来

  “蝶蝶,这里的拉面真有你说的那么好吃吗?”

  博人跟在秋道蝶蝶的身后说道,在他的旁边,还有佐良娜和巳月,以及紧跟在博人身旁的日向花火。

  “当然了,那可是和薯片,汉堡一样好吃的美食。”

  秋道蝶蝶,是瞬火店里的大金主,也是木叶十二小强之一的秋道丁次的女儿。

  “我是不觉得笨蛋老爸喜欢吃的东西会比汉堡还要好吃。”

  博人不以为然的说道。

  “唉?七代也喜欢吃拉面吗?”

  佐良娜奇怪地问道,自从经历了宇智波信的事件之后,佐良娜对自己的父亲和鸣人产生了更多的兴趣。

  “对啊,那个笨蛋,晚上经常不回家吃饭而是去吃拉面。”

  博人点了点头。

  “博人,不能这么说姐夫哦。”

  这是花火,在老一辈人老去的老去,身材变形的变形之后,花火就成为了博人传里的美女担当。

  “什么嘛,我是没觉得那个笨蛋是什么强大的忍者,经常犯迷糊,会睡懒觉,甚至还会穿错鞋,要我说,佐助叔叔才是真正强大的忍者。”

  比起自己的父亲,博人还是更憧憬佐助。

  神秘。

  强大。

  帅气。

  秋道蝶蝶在前面领路,幻想着美味的拉面,巳月则是跟在最后面笑着注视博人。

  “唉?火影大人居然也在这里。”

  走进木叶一乐拉面第二分店的店里,看到鸣人之后,秋道蝶蝶惊讶地说道。

  “笨蛋老爸!”

  这是博人。

  “爸爸。”

  这是佐良娜。

  “姐夫。”

  这是花火。

  “......”

  这是巳月。

  “喂,我说你呐,就不能跟佐良娜好好学学,好好的称呼我一句爸爸吗。”鸣人转过身,看着自己的儿子说道,然后又看向花火,“花火,你也来了。”

  “笨蛋老爸,你怎么会在这里。”

  博人依旧称呼鸣人为笨蛋老爸。

  看着自己眼前的儿子,鸣人只能无奈的叹息:“我们是来找瞬火大叔问些事情的,顺便吃拉面。”

  “瞬火大叔?这不是宇智波家族的写轮眼吗!”

  秋道蝶蝶奇怪的望向瞬火,正好看见瞬火眼中的一勾玉写轮眼,听到秋道蝶蝶的声音之后,佐良娜也立刻把目光转向了瞬火身上。

  “爸爸,难道他也是......”

  佐良娜立刻向佐助问道。

  “嗯,他是宇智波一族的幸存者。”

  确定瞬火只是一勾玉写轮眼,不是万花筒写轮眼之后,就已经可以排除瞬火是神盾局的火云邪神的可能性了。

  “原来,宇智波一族还有其他的族人。”

  佐良娜感叹道。

  在佐良娜很小的时候,就被告知宇智波一族只有她和父亲两个人了。

  对于宇智波一族只剩下她和父亲两个人的原因,佐良娜一直都很好奇。

  “我也不算是宇智波人,我早就舍弃自己的宇智波的姓氏了。”

  不管什么时候,宇智波都是一个麻烦的姓氏,瞬火自然不想和宇智波牵扯上关系,虽然现在的忍界很和平,但也不不知道从哪个疙瘩角落里就会蹦出一个大BOSS。

  “姓氏可以随便舍弃,但是血脉是无法舍弃,你的写轮眼,就是最好的证明。”

  “宇智波的姓氏,如果你想用的话,可以继续使用。”

  佐助紧跟着说道,能够找到宇智波一族的幸存者,他也非常高兴,况且现在宇智波一族,佐助也算是宇智波一族的族长,虽然宇智波一族算上瞬火也只有三个人,但是没关系。

  既然佐助说了瞬火可以继续使用宇智波的姓氏,那么瞬火就算是继续使用宇智波的姓氏也没有关系。

  “等一下,姐夫,屋子里还有一个人。”

  花火突然说道,有着白眼的日向家族,对于查克拉的感应是非常敏锐的。

  虽然很多人对日向家的白眼都有着透视之眼,流氓之眼的误解,但实际上白眼只能看到人体的穴位和查克拉的流动。

  例如,鸣人在平常的时候,他体内的查克拉是平局分布在身体的各处,当鸣人准备使用螺旋丸的时候,查克拉就会朝着手的方向流动。

  白眼的作用,就是可以预知敌人下一步准备释放忍术的途径,做好提前应付的措施。

  在花火的白眼中,自然能看到躲在后面瞬火卧室里的宇智波鼬的查克拉。

  听到花火的声音之后,佐助,鹿丸和卡卡西瞬间做好战斗的准备,隐隐约约将瞬火包围起来。

  既然瞬火是宇智波人,那么他也可能认识疑似宇智波人的火云邪神。

  “......唉,还是被你们发现了,出来吧。”

  瞬火叹气说道。

  13岁的宇智波鼬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的样子......”

  卡卡西看着13岁的宇智波鼬的脸喃喃自语。

  “没错,和我小时候很像吧,他就是我的儿子,鼠由。”

  瞬火这么说着,同时小心地看了一眼佐助。

  造孽哦,他这不仅占了宇智波鼬的便宜,就连佐助的便宜也一起占了,这种事情绝对不能被佐助知道。

  “瞬火,这是你的儿子吗,你的儿子居然都这么大了,我都不知道你有儿子了这种事情,对了,你的妻子呢,我也没见过你的妻子。”

  看见出来的是一个小孩子之后,做好战斗准备的几个人也放松下来。

  “我的妻子在生下鼠由的时候就死了,而且自从你成为忍者之后,可是很久都没有和我联系了,当然不可能会知道我有儿子这种事情。”

  “说起来,今天是我儿子的生日,你们有什么表示没有?”

  瞬火顺势说道。

  看到和自己同龄的宇智波人后,佐良娜高兴地来到宇智波鼬的身旁。

  “真的吗,瞬火,这不会是你乱说的吧,不然我们刚发现你儿子的存在,你儿子就开始过生日,这也太巧了吧。”

  卡卡西眯着眼睛。

  “那么,卡卡西,你可以把这几年欠我儿子的压岁钱补上吗?”

  “放心,等你有儿子的时候,我也会给你儿子压岁钱的。”

  听到瞬火的话,卡卡西的眼睛瞥向远处。

  儿子?

  老婆都没有,哪来的儿子。

  “鸣人,我有件事情需要拜托你们,我的儿子鼠由,也到上学的年纪了......”

  瞬火说道,准备将宇智波鼬安排进忍者学校里,只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卡卡西打断了。

  “瞬火,这件事情就交给我吧。”

  卡卡西急忙说道,同时也是堵住瞬火再找自己要这几年欠下的压岁钱,况且,这也算是卡卡西对自己遗忘的同学的补偿。

  毕竟安排学生进入忍者学校对于六代火影而言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那么,安排进我们班怎么样。”

  佐良娜提议说道。

  “嗯,当然可以了,佐良娜。”

  对于佐良娜的提议,鸣人是同意的。

  “只是,暂时凑不齐忍者小队了呢。”

  花火说道。

  “没关系,我一个人也可以。”

  这个时候,一直沉默的宇智波鼬说道,他自然也明白瞬火借着这个机会把自己安排进忍者学校的目的,而且,对于瞬火占自己便宜的事情,他并没有多在意。

第十五章 毁坏的沙雕如何重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