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淬火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剑冢兵仙在线阅读

剑冢兵仙

仙侠 / 古典仙侠

134.99万字|连载

更新时间 2023-01-11 12:19

书籍摘要: 太叔京是先古铸剑师的后人,历代铸造灵剑,镇了无数妖邪。他在寻访祖先所立下的那一座座剑冢的过程中逐渐明白,原来祖先们斩的是邪欲,镇的是人心。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古典仙侠小说推荐

人在聊斋,只想当人在线阅读
重生成虎,是守着山君庙混吃等死,还是跟着一帮妖怪割据一方,陆虎感觉这些都不是他自己想要的,凭借他未来的知识储备,想要赚钱的机会不是没有,什么酿酒炒菜算账背尸他都门清,之后弄点良田娶几房媳妇,怎么也比在这破庙里强。 至于那些除魔卫道的修士,只要自己不作,他们就发现不了我。 至于那些欺压自己的豪门,是佛也有火,真当我这化形大妖是泥捏的啊! 威胁我没用,大不了换个地方,继续当我的富家翁。
愿归来仍是少年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游走在聊斋世界在线阅读
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 意外穿越聊斋世界的肖云毅并没有太大的追求。 他只想到处走走,看看这不一样的世界。 兰若寺、画壁、陆判、画皮、辛十四娘…… 随着一段段经历,肖云毅发现这个世界似乎不太正常……
小小小演义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仙府问道在线阅读
弱肉强食的修仙世界,从浮光宗的一名小小记名弟子开始摸爬滚打。 云上仙府画中仙,修仙种田两不误。
完美先生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我在大魏永生在线阅读
中央皇朝崩坏,天灾连连,天下大乱,各门各派纷纷出世。 有野心者试图席卷天下,建立王朝,也有大义者,意图挽救苍生,重建家园。 一位位武道极限强者,在传说中获得了彷如仙佛名号。 秦庚以微末之身,永生道果,一步步开创属于自己的传奇。
古夏扬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我在凡人的修仙日记在线阅读
吴风:来到凡人世界第三年八个月七天,前不久韩老魔向我请教三样灵药的事情,我知道筑基的机会来了,打算潜伏在太岳山脉等待陆云风夺取筑基丹。  做足准备的你,成功得到筑基丹,事后虽然成功筑基,但在陈家的逼迫下不得已成为赘婿,数年后,魔道入侵与陈巧倩陨落在黄枫谷撤离的路上……
书荒动手写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白云生处有仙楼在线阅读
一个普通的书院少年白云楼,得遇机缘踏上修真之路。 闲坐小楼观云卷云舒,游走人间品红尘烟火,是白云楼平生所愿。 然而大劫将至,唯有拔剑而起,为心中之念,为这人间众生,斩出一道生机。 天性少年,不忘初心,于凡尘中感悟大道。 一步步走上仙路之巅,探寻诸天万界的真相…… 「诸位道友,红尘闲暇,来小楼慢饮一杯清茶~」
一池闲云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新白蛇问仙在线阅读
回首一瞬,浮云霎那间。 死亡是结束也是新的开始,花开花落周而复始轮回不断,芸芸众生能做的只有放下执念顺其自然。 人生失意绝症身死,带着记忆转世重生为白蛇,岁月流逝,属于人类的那部分记忆逐渐被兽性压制,蛇就是蛇,永远都不是真正人类。 变身女蛇妖寻求仙道。
舒楠泽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我提剑上青天在线阅读
魂游异世三十载,归来屠神可登天。 这个世界,西方极乐,东方蓬莱,北方大妖,南方仙墟,只有中土三朝六国,人族之地。 有人要成仙,以苍生为药;有人要证帝,以苍生为棋;有人要破局,借苍生之力...... 楚云自镇魔狱中醒来,本只愿逍遥一生,却无奈被卷入一系列争端,百年之后,蓦然回首,才发现一切原来早在一开始就已经注定。 炸天牢,祭巫蛊,仙人花,道元会...... 他只得拿起手中的剑,去杀出一条康庄大道!
我真的会写书吗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道缘修仙在线阅读
江明打破胎中之谜,觉悟前世今生,本以为平淡一生,却不想,这世间竟有龙,且看他从结识玄龙江江神开始,一步一步踏上成仙之路!得道长生!
菩提葫芦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当前位置: 仙侠 古典仙侠 剑冢兵仙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淬火

  先古当年诸物有灵,「天崩」千年后人族乃兴,又数千年,赢王一统神陆,其时方士奇人遍布天下,赢王野心极大,又将天下名匠异人尽数擒来囚在王城,强命众人为其铸造「妖刀·血魂刃」欲修不死长生。

  「血魂刃」是赢氏王家传说中的妖刀,失传已久,被擒一干人等莫说铸造,甚至根本不知这妖刀的存在,而此时人群中出来一个少年却称懂得铸剑之法,只有一个条件,就是放走众人,赢王思虑再三,终于答应少年的条件,放走了其余人,并同时警告若是铸不出刀来,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王宫内剑炉一起,数月不熄,那少年依王族秘录得知「血魂刃」乃祸岳之精所制,邪祟无比,且每过半个时辰要将一人投入剑炉溶血养剑,长达百日不能中断,只等新月之刻聚万灵生魂祭成「血魂刃」。

  眨眼间百日过半,王宫突起大火,剑炉意外捣毁,而那名铸剑少年带着妖刀图录一起失踪,自此不知去向。

  那少年逃出神陆来到天绝山前,见其山势四面万丈高峰巍峨耸立,千仞绝壁围成一圈,上空云烟升腾,奇景变幻,看来酷似铸铁熔炉,少年被奇景吸引,又在周围探寻数日,终于找到一道隐秘山隙可以过人,进到山中更是一惊,原来万丈山腹之内是一个大天坑,谷中有一大湖,水面波光粼粼,烟气生华,真如明镜透心。

  镜祖(太叔镜)大有所感【天地为炉,造化为工】从此以湖为名,在此定居下来,又到崖边湖畔的沉碧窟中凿了一道风口起炉,取来镜湖灵水淬火铸剑,所出均非凡品。

  镜祖死后,其子,巡祖得了镜祖真传,又将冶炼锻铁之术与血剑录中魂淬之法合而为一,创出一门剑体同铸,以兵炼神的独门功法「千钰诀」。

  数十年后,赢王寻镜祖无果死于急病,天下崩乱,妖异四起。

  巡祖认为血剑录中所载「魂淬法」虽然伤天害理,但人有善恶,法无正邪,以镜湖水为引铸成灵剑,其内中空,配以血剑录之记载的「魂淬法」正可用以镇杀邪魂,巡祖此后携带所铸灵剑出山游历,世人称为天绝剑师。

  刃斩孽身,剑封邪魂的名头,逐渐流传开来,从此天绝山太叔族世代以斩妖除恶为业赚取情报以及生活所需。

  数百年弹指一挥间,太叔族到今时今日已历十三世。

  此时沉碧窟中红光照壁,炙焰生息,只听“叮当”锤打之声响彻,铜铁相击回荡。

  太叔京被他酒鬼老爹(太叔德)押在洞内观摩他铸剑炼铁已有十日,老爹口中絮絮叨叨,说什么祖传家业不能败在他的手里,洞内本就闷得透不过气,升起炉火铸剑更是酷热难忍,太叔京活生生在这吸了七天的灰,按照老爹的说法这是锻体铸气。

  之所以还在这里,那是因为三天前,太叔京看他爹一昧锤锤打打太过枯燥,‘一不小心’撒泡尿给剑淬了个火。

  “个天杀的小鬼,一泡尿把老子铸了七天的剑胎浇成了铁渣!”太叔德心疼剑胎,破口大骂。

  这后果嘛,就是原本吸七天的灰改为吸十天,当真撒泡尿湿了自己的脚。

  他骂归骂,立时动手把废铁削去重新回炉,虽然进程受了一些影响,勉强还是补上了,至于成品怎么样又是两说。

  看火侯差不多了,往炉子里又扔了一把熔石进去,这是极为难得的燃料,凡俗铁匠冶炼所用无非良木黑炭,火力终究有限,而熔石能让炉火短时间内爆起升温,对于铸造兵刃来说大有益处,也只有太叔族人才懂得如何使用,换一般的工匠还没来得及冷却就已经化得无影无踪了。

  洞中二人聚精会神盯着炉火,等着新剑开炉,这对铸剑师来说是最关键的时刻,造出的究竟是宝剑还是废铁终于要见分晓。

  太叔京探头过来贼兮兮笑道:“嘿嘿嘿~小爷可能是以尿铸剑第一人咧,肯定是不同凡响!”心里倒真对即将出炉的剑有些期待,用尿浇过的剑胎到底能不能成剑还是个问号。

  “兔崽子闪一边儿去!要真坏了老子的剑,就把你融了!”他骂骂咧咧抬起一脚将太叔京踹到一旁,缓把炉门抬起,见到炉火中剑身已成,连忙把剑钳了出来浇上镜湖水。

  淬剑过后,太叔德拿着出炉的剑左看右看,稍微耍了一个剑花,运使如常,只是前端有些偏重还得增减打磨一番。

  “去把老子之前造的废剑取来,试上一试。”

  却见这不肖子靠在岩壁上正打哈欠,懒懒道:“废剑取来干嘛?要试剑您往墙上砍一剑不就知道了么?”

  太叔德哼了一声:“连废剑都不如,也就不必费那事了。”

  “麻烦……”太叔京啧了一声。

  从旁取来一柄已经铸好的剑,父子二人摆好架势预备各自持剑相击,这不需要什么技巧,只是单纯地两把剑正面交锋罢了。

  二人同时向前踏步挥斩,琅琅一声,各自弹开。

  站稳后,太叔德看了看这新剑,刃口没有卷曲,剑身也没有裂纹,剑音如风低鸣,终究是成了。

  而太叔京那边的剑没等得及放回去,竟隐隐传出龟裂的沙沙声,先是几条小缝,不到片刻忽然“嘣”一声断成几节,碎了一地,新剑丝毫无损。

  看到一地碎剑,太叔德皱眉摇头道:“这可奇了,这些剑都是老子平日所铸来专门试剑,就算不是什么上品绝品,好歹也算利刃,以往试剑或损或缺,可从未有过这种一剑断成几节的事情!”何况中途还被这小子撒了泡尿!

  “这……爹你到底做了什么?”太叔京瞪大眼睛看着地上的碎剑。

  他没见过这种事情,别看他平时吊儿郎当,平日里铸剑练功一样没落下多少,起码知道若非材质技艺超过许多,一剑砍缺口是不稀奇,却从没有这种当时无事,片刻自断的。

  “不知。

  方才挥砍相击,剑锋有些偏重,手感倒似铁锤。”

  太叔德亦惊异不解,但毕竟剑非铁锤,哪有震断之事?

  “难道是我的童子尿有什么神妙~~”太叔京贼笑。

  “滚滚滚!用尿就能铸成宝剑,那三岁小孩岂不是最擅铸剑之人!?”

  太叔德一恼,说着就把不肖子赶出洞,自个儿回去琢磨去了。

  原本就在这闷死人的洞里呆了快十天,早已不耐烦,被赶出来其实正合他意。

  他刚一出洞便猛吸几大口新鲜空气。好把肺里的灰尘净一净。

  “哎~享受啊…………。”

  此时湖畔起了一阵凉风,他刚从洞里出来,凉飕飕的,吹在身上说不出的凉爽舒适。

  展开双臂享受了一会儿清爽,正要回自己房间睡个好觉,刚打个哈欠,远远看见太奶奶正从湖边走来。

  太叔京开心地叫道:“太奶奶!”

  他年幼时,除了练功学图便是满山嬉戏,天绝山中几乎没有一处他没去过,其余时间都跑到湖边找太奶奶玩,起初对他不理不睬,后来冷不丁也会说那么几句,想办法让太奶奶开尊口倒成了他的乐趣。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