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澜笔录

天澜笔录在线阅读

天澜笔录

子慕凌兮

玄幻·王朝争霸·51.97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3-30 16:10

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少女,踏上为家族洗雪冤屈的道路。没想到这条路道阻且长,叶家冤案的背后,竟牵扯出成串的秘密。她不知道,有个人已经等了她很久,身负宿命,却逆流而上。盛世繁华之中,波澜翻涌。英雄和枭雄你方唱罢我便登场,灵术、活尸、禁咒……诡谲的是未知,还是人心?本文男女主双线并行,主要女主视角,世界观庞大。随缘更新,只想讲完这个故事,欢迎收藏,欢迎讨论,欢迎批评指正。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边城

  小酒馆开在街边,来来往往有着形形色色的客人。

  此处地处九州南方,春天来得极早,门口栽种的一棵广玉兰已经开出了洁白无瑕的花朵。

  酒馆的铺面很旧了,上面有不少斑驳的划痕,像是刀剑,又像是枪戟,低处还有一块被修补过的木板,像是被铁蹄踢的,修补得粗糙,又翘起一个角,露出一截格格不入的新木,爬上了经年的青苔。

  阳光灿烂,晕染出一片烟尘的浮华,车马辘辘和行脚吆喝中,少女惊鸿掠影般飘然落在酒馆门前。

  按说这事情是很奇怪的。一个十四岁的少女,眉眼总是柔和而圆润的,还带点婴孩的软糯,就像初春枝头刚刚展开的新芽,嫩绿中还带着点雀跃的黄。

  更不要说眼前这一位,在尚且料峭、旁人都裹着厚棉衣的时节里,穿了一身单薄的鸦青色劲装,柔顺贴身的料子,又兼身量高挑,愈发显得肩背单薄,整个人细细一束,本是很有易摧易折的柔弱感的。

  但她那一双眸子极冷,若非眉梢那一点点温柔的暖意,便该彻底冰冷得如同寸草不生的冰原,似乎将过往一切惊涛骇浪皆都尘封于数尺冰霜之下。

  这裹挟着冰霜的暖阳,便在她周身笼罩,连带着她本身偏柔弱的五官都有了独特的气韵,整个人看起来挺拔傲然。

  饶是阅人无数的酒馆老板都不由讶异了一瞬。

  那少女眉眼忽然舒展,颊边露出两个深深的酒窝。这一笑好似冰雪消融,那暖阳便漫山遍野地播撒下春日的生机,温暖和煦,春风拂面。

  “二两酒。”少女码开几文钱,解下腰间的酒葫芦。

  老板接过那带着温暖的铜钱和那只小巧的酒葫芦,笑意满盈,目光落在她腰间一柄刀鞘通体乌黑的短刀上,微微一错。

  “好嘞,姑娘您稍等。”

  他走到酒缸前,正要打酒,忽然顿住,又换了个方向,新起了一坛,这回没有习惯性地往里掺水,满满打了二两酒,回转身来,脸上的笑意真实了不少。

  “姑娘慢走。”

  少女接过酒葫芦,不怎么仔细地掂了掂,又是一笑。

  这一笑让圆滑惯了的酒馆老板背后一凉,旋即庆幸地抹了把额角的一滴冷汗。

  成名的兵器多半上有铭文,看一眼便知,而没有的,要么是无名之辈,要么是深藏不露。开门做生意的,宁赌一分有,不信九分无。

  小酒馆不时短斤缺两,作假掺水,却能安然无恙地开到现在,便是有这份看人的本事。

  少女一路走,一路喝酒。

  她不拘束,却也不粗鲁,不紧不慢地喝着,走出三里地,那浅浅的二两酒才见了底。

  她将酒葫芦挂回腰间,双颊已经染上了淡淡的晕红。

  这倒不是她酒量小,她酒量大到她自己都不知道。但就是容易上头,一沾就红的厉害。

  时常孤身在外,她不知怎的就迷恋这种烧热的感觉,二两小酒,不影响神志,身上便暖烘烘的。

  至于身后跟着的几个有点蠢的……一年到头总有那么几波人不长眼地跟着她,也许是叶家的旧怨,又或许是不知何处结下的新仇。或者,难道他们这么快便知道了她来这儿是为了那个东西么?

  真是,不想见血啊……

  她低头看了眼腰间那把刀鞘通体漆黑的刀,喃喃叹息道,一面揣紧了怀里的包袱。

  边城的热闹繁华与她想的全然不同。

  她以为这里该是全线戒备,因为一墙之隔就是尚未收复的陇西千里沃地,虽然新筑的城墙看起来十分高不可破。

  自从当朝女帝结束魏末割据混战的局面,收归中原,再次建立一统王朝之后,朝廷曾经多次西进,却屡屡失败,眼见陇西万民除了不肯归顺以外吃饱喝足,便只好由着这一块游荡在版图之外。

  毕竟再往南一点,就是千年屹立抵挡南疆的镇南关,若是把陇西逼急了,闹不好两边连成一片一起乱。

  历经四五十年前的藩镇割据、十年前的陈梁兵乱,这小小的镇子在岁月洗礼中如顽强不息的野草,最终开出了娇艳欲滴的花朵。

  它发展成像模像样的一座城池,成为了东西南北通商的枢纽,来来往往中原和异域的车马。连路边最普通的小贩都会说好几种语言,富商的肚子越来越大,妻妾儿女多到要再买个别院,县官成了有头有脸的人物,出入都有人前呼后应。

  今日二月初一,正赶上国师庙里祭天地。

  这国师庙乍一看和京中那座外貌相似,仔细看那庑殿顶矮了十寸不止,外墙更是缩小了一大半,只有大雄宝殿里那香炉袅袅,颇有气势。不过无妨,这国师庙的名头是大家自己封的,朝廷没拦着,大概也管不着犄角旮旯里的庙叫什么名字。

  这天地祭得像模像样,脖子上挂着圆润的迦南木珠的得道高僧用洪钟一样的声音念着祷词,每个人手中都捏着三炷香,不时便要俯首贴地大礼参拜。能不能祭到天地不知道,但每个人都求着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老人们都还记得战火洗礼中永无止境的黑暗,合上枯瘦的眼皮和手掌,诚心诚意地祈求;战后出生的年轻孩子们在蒲团上跪得东倒西歪,虽被周围气氛感染也诚心诚意地磕了几个响头,但到底还是在闭目祝颂之时忍不住颤抖眼皮,悄悄睁开一条缝,又连忙闭上。

  若从九州千万年的传承来看,这十年光景实在算不做什么要紧,但对于人来说,十年,足够一个人记住一切,也足够一个人忘记一切。

  今日的阳光与十年前的今天当然是不同的,就算同,应该也没人记得。

  他们的注意力,都在手中的线香上,在高僧徐徐的诵经声中。

  氤氲的香火缭绕中,无人注意到一个小沙弥疾步走过的身影。

  他绕过大半座庙宇,进入被战火烧毁了一半的后配殿,走到一尊角落里的佛像前,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响头,喉咙里发出的是与年纪不相符合的低沉声音:“第三碎片已经出世,请神尊示下。”

  “不急。”虚空中传来男人悠然的声音,“无妄塔上的老东西们都不急呢。”

  虚空中刹那展开一面巨大的镜子,一双眼睛透过虚无的空间看到了大陆某处正在极速奔走的青年,微微眯了起来,“光华后人,竟在为蓝斓做事,真是有意思啊。”

  小沙弥踮着脚也去看镜子,看到那青年容貌的瞬间却是一惊。光华后人?说的是沧渊玄都一代明君光华大帝的后人么?可是镜子里那个青年,分明就是……

  齐国的镇北侯,张辰!

  那个战功赫赫的、少年封侯的神策军统帅!

  男人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关闭了水镜,慵懒道:“行了,你回去吧。”

  他的视线,忽地穿过边城千万的屋宇楼舍车水马龙,落在了那已微显醉意的少女身上,黑得漂亮的凤眸中划过捕食到猎物的兴味。

  她的力量,已经到了快要觉醒的时候了吧?不过,她自己好像还不知道呢。

  然而下一瞬,他秀丽得有几分女气的眉忽地一皱。

  小沙弥眼前刮起一阵劲风,方才还在眼前的人忽然就消失无形了。

  一道红光闪过,小沙弥面前忽然出现了另一个人。

  那人穿一身幽深的黑袍,看不清面容。他腰间挂着一把长剑,那剑没有剑鞘,剑身又窄又长,闪着冷冽的银光;剑柄锁着一截银链,坠下一枚精致的剑佩。

  小沙弥从未见过他,却被他的气势吓得不由自主地发颤,连忙凝聚灵力,想要防卫。

  “你见过他?”这个人的声音十分沙哑,带着显见的杀意。

  “我……见过谁?”小沙弥的声音染上了哭腔,“我……我谁也没见过!”

  银光闪过,小沙弥瞪大眼睛,无声息地倒在了地上。

  那人将黑色的兜帽掀了下来,露出一张干净白皙的脸。

  他蹲下身,手中凝聚起金色光芒,覆在小沙弥的脸上,低声道:“金曰从革。转世投胎去罢。”

  小沙弥的身体逐渐变为透明,消散在空中。

  那人抬起头来,四下环顾,忽在一处停住,伸出白皙的手指,捻住了一线尘埃。

  那尘埃旋即化作黑烟,他指尖一阵灼痛,竟是被这尘埃中残余的一丝灵力所伤!

  “究竟……是谁?”他喃喃道。

  *

  离开国师庙几里地的地方,却是另一番景象。

  南方多山林,此处也不例外。这座山是随云山脉的一支,不同于其在南疆境内的险峻,在镇南关以北齐国的土地上,随云山脉显得格外温柔,与西南丘陵纠缠在一起,漾起几个浅浅的弧度。

  但即便是在这样不高的海拔上连续奔波,还是会让人筋疲力尽。

  被追杀的只有一个人,动作很快,灵巧地躲避着追赶而至的箭矢,应当是足上功夫一流,穿梭间甚至没有带起树梢的灰尘,只看得出他身量尚小,裹着件满是泥污的布袍。

  但若是近距离看便会发现他已是强弩之末,气喘如牛,热汗如雨,不知已经用这样的速度跑了多远。

  大约二三十个黑衣人正从不同方向包抄而来。密集的箭矢冲着他各处要害凌厉杀去,密林中的树叶被刮起的风扫的原地哗哗作响,让原本就处于高度紧张中的人心头又是猛烈一跳,已经绷到极致的心脏已经听不见短促的停顿,几乎要从胸口爆出来。

  忽然他脚步猛地一顿,急急刹住。

  原来他面前也有二三十人围堵过来!

  他面上露出瞬间的恐惧之色,就这么一犹豫,一支箭嗖地穿透了他的大腿,猛地将他钉在了树上。

  他咬住牙,唇角却还是溢出了一丝痛呼,那声音细柔,原来竟是个少女!

  她痛得眼泪都下来了,目光却还死死盯着那领头的黑衣人。

  “小姐,跟我们回去吧。”他面无表情地说。

  “大哥的人,还是二哥的人?”阿玖满是脏污的脸上露出淡淡的嘲讽,嘴一撇说,“算了,不重要。我不会跟你们回去,你们杀了我吧。”她一口气说完这话,脸已经憋得青紫,细瘦的胸膛一起一伏,拼命汲取着氧气。眼前一阵阵发黑,她悄悄背过手去,握住了一把比头发丝还细的针。

  虽然肯定是杀不了这么多人的,但比直接引颈就死体面多了。

  领头的黑衣人静默,似乎在思考是该强行带她回去还是就地处决。

  就在四方砍刀落下,她的一把暗器发出去的同时,密林深处突然有什么破空而来。离得近了也看不清是什么东西,只看到极快的一线光影,所过之处空气中细小的水滴都凝成尖锐的冰芒,炸裂开去,看起来以卵击石般不自量力,却是四两拨千斤地挑开了所有砍刀!

  那一把暗器却仍旧精准地没入几个黑衣人的身体。他们晃悠几下,仰面跌倒,没了声息。

  “多管闲事。”痛得龇牙咧嘴的阿玖嘀咕一声,却颇有些感激多管闲事的人。

  黑衣人的砍刀被挑开的瞬间,虎口都有明显的撕裂之感,他们朝四方看去,却不见半个人影,顿时如临大敌。

  就在他们背后,一个人影翩然落地。鸦青色在这密林幽暗的光线之下看起来就像诡异噬魂的黑色,纤纤素手握着一把长约一尺半的短刀。正是这把其貌不扬的刀,以无可阻挡之势,凝冰四方,一连挑开了十五把厚重的砍刀!

  那人幽幽转过身来,露出一张尚有一分稚嫩的脸,极冷的眼睛里露出与年纪不相符合的冷酷与冷漠。

  黑衣人见是一个比他们的追杀对象大不了一点的女孩子,本是轻蔑的,转念却想起方才那把快得无影的刀,轻蔑的微笑还未浮起就已自行消散了,不由自主地握紧了刀,吞了口唾沫。

  少女却没有动。

  她目光清亮如辉,隔着远远的距离望向困境中的阿玖。阿玖也抬起头来,一双眼睛在脏污的脸上显得格外明亮。一种奇异的感应在空中交错,她们忽然就看懂了对方眼中的意思。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玄幻小说王朝争霸小说

天澜笔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