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宇宙

一个人宇宙

杨小渡 著

科幻
类型
2020.03.28
上架
2.29万
完本(字)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零.最终的开始

  宇宙很大,但是,生活更大,分别的人终究会重逢,哪怕相隔亿兆光年。

  ——序

  老人疲惫地垂着脑袋,用沙哑的嗓音慵懒地道:“下一个。”

  老人在写一些东西,用的是一个学生才用的手簿,笔也是老式的粗头钢笔。

  时间缓缓地流淌着,就像老人写字的速度一样慢。漫长的等待过去了,来者没有回应,或者说,刻意没有回应。

  而这是相当反常的。

  老人的眉毛不为觉察地挑了挑,他好像意识到了什么,触动了他的一些回忆。

  对老人来说,生命就是无尽的回忆。只不过一小部分是过去的回忆,而那更大一部分是未来的回忆。

  当老人戴上了早就摘下了的金边老花镜时,来者仍然没有任何反应。

  直到他们的目光相接。

  “你是……”老人的话停在了嗓子眼上,他的眼里闪烁着很多很多的复杂。

  “史蒂芬·霍金。”呆滞的电子音千篇一律地报出了那个名字,坐在轮椅上的那个人也呆滞地对着一个方向。

  “我说过的嘛,我们总会重逢的。”

  ……

  老白不老,今年三十有三岁,最喜在病房里养盆栽,顺带饲养一只可爱的小黄鸭。

  塑胶的,手感相当不错,捏一捏还会叫呢。

  对床那对爱潜水的兄弟已经放弃了练习憋气,他们发现还是划船省时又省力,还能体现团结一心共同奋进的中华民族传统美德。他们很想把那只小黄鸭当做吉祥物,不过介于老白对可爱的小黄鸭爱得实在深沉,他俩也只能用去年家属送来的那只虎皮鹦鹉来顶替吉祥物的重要位置。

  每次划起劲了它还会扯着嗓子喊“加油”呢。

  老白作为中国第七物理学家(自封),以及七号看护院707房的7床,身兼国家大事,思想负担以及707精神领袖的重任,唯一爱好是感慨人生——没办法,大师总是要感慨的,不然咋叫大师呢。

  一个人非要睡三个床的王胖子正在进行激昂的演讲,虽然他旺盛的唾沫星子总是让4、5床的两个老头子略显不满,不过王胖子的兴致依然丝毫不减。噢,他讲的是唯心主义哲学与小罗为什么会秃头的问题。

  “你们两个真是榆木脑袋!是你们的意识觉得小罗头发掉光了,不能说明小罗就是秃了,对不对?!老张,甭流哈喇子了,能不能认真点?把咱们的学术气氛整得浓厚点儿……”

  “可俺就是秃了呀。”花甲有余的小罗摸了摸自个儿锃亮的脑袋。

  “怎么说话呢?是你觉得它秃了你才秃了!”王胖子脸上的肥肉皱在了一起,像极了窗台上耷拉着身子的那盆多肉。王胖子觉得皱得有些紧,于是又松了松。

  “那……怎么整俺才不秃哩?”小罗若有所思地道。

  “哼,多大点儿事!”王胖子摆摆手,觉得小罗同志的境界还有待提升,“只要你自己记住,自己没秃——不就完事儿啦?孺子不可教也!”

  “有道理,”小罗挠挠头,思前想后,好像是那么回事儿。

  过了半晌,欢乐才从他干瘪的脸上绽放出来:“俺有头发咧!俺不是秃子咧!”欢呼声不小,他的脸上洋溢着一兴而起,乃至一成不变的亢奋。这在一张皮肤松垮布满老年斑的脸上,显得有些诡异。

  两个老头子于是憨笑着,老张的哈喇子又流了一地——和上次一样——他起夜时又一定会咒骂一句:“谁这么没公德心!乱洒甚么!”——当然,前提的他得熟练地被再次滑倒——并且被王胖子骂骂咧咧训一顿。

  老白表现出了高层次的不屑——高层次,懂吗?

  直翻白眼儿?啧!精髓!这就叫大师独有的范儿!

  对床两位见状,于是便一边划船,一边翻白眼儿。

  鹦鹉:“加油!加油!加……傻子!傻瓜!傻……”

  看护院办公室:

  冯大夫把数据认认真真敲进档案之后,便开始照例调监控。

  没什么异常,一切都按着原本的轨迹运作。那个姓王的病人似乎症状有所加剧,如果闹出事来,免不了上报。最好还是隔离掉吧,省了床位,也能让他省点儿心。

  需要加班写个申请的吧,那样的话。无所谓的事情,反正家里也没什么要紧呢。

  冯大夫开始写监管记录,这也是个累人的活儿。千篇一律,而且琐碎得要命。没办法,精神病医师这种工作本便是压力极大,搞不好能把自己弄疯。哦,还有交不完的文件……嗯,赶紧码字了。

  一条绵软搭在了冯大夫的肩膀上,近的可以闻到香,软得听得到里面的心跳。

  “又要加班啊……”护士的语气不知道是惋惜还是欣悦。

  “小兰啊,你还是很有前途的……”冯大夫语重心长地道。

  蚊子般细声:“今晚,来办公室?”

  于是小兰咯咯一笑。

  冯大夫也无声地会心一笑。

  当晚:

  这真的是一个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夜晚,无论是从历史的长河上守望,还是从文明的高塔上远眺,全地球都显得无比正常。就比如每晚七点半都要放新闻联播,再比如王胖子每晚到这个点儿都要打鼾。

  七号看护院外,依旧响着聒噪的虫鸣,王胖子依旧打着震天响的呼噜。两个老头子叠在一张床上,对床的两兄弟早就累得趴着床上,对着梦里的暗号,连鹦鹉都有些困乏了。

  小罗一直辗转反侧,折腾了好久才沉沉睡去,一只手还搭在自己的光头上。

  老白没睡。

  他本来是在躺着闭目养神,现在却起身坐在床头,朝着放在窗台上的小黄鸭出神。月光重重地砸在了老白头上。

  老白有些头晕。

  老白在回忆。

  那就讲讲老白的故事吧,老白不计较这种小事。

  ……

  那是圪峁村一个凛冽的冬,不晓得是白天还是黑夜,老白的爷爷下水,一个猛子扎下去,再没回来。

  然后,老白就这热腾腾的土炕上出生了。

  老天爷恰如其分地演绎了一场生与死的黑白默片。

  老白满月那天,一名信客风尘仆仆叩开了老白家的门。说:

  “老白遇难了。”

  那时候老白还不叫老白,老白的老子才被乡里称作老白。老白就这么白白没了,才有了后来的老白。

  老白的娘就哭,哭红了眼睛还不止,洗尿布时哭,熬稀饭时哭,歇脚时哭……

  后来娘不哭了,也不是什么泪水流干了淌血。是因为邻居王大妈有心无心醒了句:“乳娘淌泪疙蛋,娃儿奶水坏。”

  娘只剩老白了,老白也只剩娘了。老白出生没多久就不哭了,娘也渐渐不哭了。

  哦,还有个在床上搁了三十多年的老白奶奶。不是那种身残志坚,还能逗逗孙子谝谝老掉牙的鸡毛蒜皮的老太婆,是身体臃肿,早不记得哪儿是哪儿谁是谁,啥叫家人啥叫孙子,饿了就鬼哭狼嚎,渴了照样瞎喊胡叫,安生些了就拿发皱的眼窝直直瞪着一家人看的,“老东西”。

  不过,信客那句话说完之后,她其实已经两眼一翻咽了气。

  老白才想起,自己之所以才想到这里,是因为她安生了太久的缘故,这些事都是娘给他说的。直到娘停止了哭泣,才注意到这件事。至于为什么知道她是翻了眼才咽了气,或许是因为死不瞑目这种事总让人记忆深刻。

  数九寒冬,葬礼就是对着几坨雪堆(土?那是冰坨子,娘试着挖过,被冰碴子冻裂了手),烧了几炷香,磕了几个头。

  完事儿了。

  香没坚持到他们磕头这个动作结束就灭了,娘的头有些疼。

  老白是后来才知道这些事的,当时的他还在襁褓里啃手指头。

  娘一把屎一把尿把老白供大。算命的吕半仙掐指算过了,是用他那双很别具一格的昏肿双眼直勾勾盯着年幼的老白,咽了口唾沫才说出的话:“这伢子五行缺金哟。”

  娘就让吕半仙给老白起了个响当当的名字——白钰鑫。白是老白的白,钰……自己查字典去,鑫就是三个金堆起来了。娘这下满意了,这么多金,我家娃儿的卦象该圆满了罢。

  老白打小显得老成,其他娃娃还在成天没命地玩闹时,老白就趴在桌子上看书,其他娃娃还流着哈喇子算十一加二十七时,老白已经在津津有味解着方程了。

  娘想让老白帮她种田,这是个很简单实际的愿望。妇人家,体力总有不济的时候,养儿不就图个盼头吗。撑起整儿家的顶梁柱,不就是自己一天天长大了的玉玉吗。(娘不认得“钰”,只当是自个儿玉镯子的玉)

  可老白想要念书。

  还想到县城里念书。

  老白的老师也让老白去念书。

  “玉玉,你不听娘的话了。”老白有些胆战心惊。娘的话,腔调是平淡的,可他听出了娘的愠怒。

  “娘,老师说了,念书才有出息,能挣大钱。”老白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对着一瞬间显得单薄的娘,响当当地应道。

  “你……”娘的眼神是惊恐吗,不,更像是……“你学会顶嘴了……玉玉。”

  娘的神情,像是阴晴不定的老天爷,恍惚不定。

  “玉玉,你不听娘的话了,你学成了,玉玉。”

  “玉玉,你大了,你什么都懂了,玉玉。”

  “什么”两个字一出来,老白的心就一颤。

  “娘不要你有出息,娘不要你挣大钱。”娘哭了,老白打记事以来,头一次见娘哭。

  “你也不要娘了,是不是?”娘捧着老白的脸颊,出神地望着他的眼眸。好像把一瞬能看成无限的永恒。

  “大嫂,钰鑫的前途一片光明,可不能一时疏忽就耽误了孩子的未来啊!”老白的老师语重心长地道,老白一个人是没有胆量和娘谈的,老师早早候在了门外,见情况有变,忙是赶了进来。

  老白心里在犯嘀咕,不就是念个书么,娘难不成怕自己挣下钱了不去伺候她?

  是啊,待在个小小的圪峁村,这辈子又能有什么出息。

  娘不说话了。

  娘怎么回答。

  老白连行李都收拾好了,几件衣裤,几支笔,一沓发皱的毛票,以及,一只小黄鸭。

  娘沉默着,直到老白的身影彻底消失在了茫茫雪海中,她声嘶力竭的喊声才传出来。

  “你走了,娘可怎么活啊?……啊?……”

  “玉玉诶!你这一走,谁陪娘啊?!……娘不要你有什么出息,你别走好不好……”

  不得不对雪强大的消音效果表示赞许,娘的呼喊,也只有她自己听得到。

零.最终的开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