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长生不老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修仙从长生不老开始在线阅读

修仙从长生不老开始

仙侠 / 古典仙侠

201.76万字|完本

书籍摘要: 作为一条咸鱼,玩游戏从不氪金,总是靠白嫖对抗神豪玩家的云苏,颤抖着双手在笔记本上写下了自己二十岁的生日愿望:长生不老。一觉醒来美梦成真,只是差点被冻哭,修行世界这么冷吗?======警告!!2022年新书《修仙从不死不灭开始》已经上传啦,不好看不要钱,是兄弟就来打我。书友群:Q-908973919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完整设定请至起点读书APP体验
收起 展开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丶丿卩.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2名:封非位.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3名:晚安GoodNight.
    书友等级: 掌门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古典仙侠小说推荐

大秦祝巫师在线阅读
我是秦宇,大秦帝国最后的祝巫师。 从一间残破的药庐走出,以妖魔为药,以精怪为引,以仙神为火,炼自身为巫。 杀生的山中恶妖,夺魂的世间大魔,吃人的虚伪菩萨,无良的伪善天尊…… 祝巫者,以天地万物之恶铸造自身,遂,顶天立地!
洛水熊猫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仙子万岁在线阅读
本书又名《穿越到武侠世界的我怎么会那么漂亮》、《教主你的路走的太广了》! 资深游戏设计师楚璃穿越到了自己主导开发的游戏《侠客江湖》当中,成为了游戏中还没成长起来的魔教教主,若干年后祸乱天下的红衣女魔头。 《侠客江湖》,无边无际。有儒生一生守一国,只言可镇天下;有僧人游历红尘俗世,三步可成佛;有道人养一口气,一剑可让日月无光;有武者一戟刺穿天地,震慑世间五百载。 重生一世,楚璃表示,要练最厉害的功法、收最厉害(可爱)的徒弟、喝最好的酒、睡最好的——床! 总而言之,这是一部女魔头(大雾)的成长史!
今宵明夕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生而为神像在线阅读
醒转之后,他发觉自己竟变成小庙里的神像,而陪伴他的,只有一位护像的少女。 庇佑众生、接纳香火,周苏本想平淡地经营小庙,但诡异的事件接踵不断,直至将他引向漩涡的核心。 从边陲到国都,从人界到神境。 这是一个妖魔横行、仙神斗法的世界,作为一尊神像,他该何去何从?
神奇之海螺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开局聊斋打铁十五年在线阅读
国之将亡,必有妖孽。 大唐天佑四年时,本应该覆灭的唐朝却不知为何得以续了两百年余年,可自此之后直到宋朝,妖魔纵生,天下大乱。 自乱世而来的秦白能够通过打铁、垂钓、烹饪、刺绣、行医等获得各类神通,即修行诡异法门纸人、赶尸、符咒、蛊虫…… 又历经一个个熟悉但诡异的故事,板桥客栈、倩女幽魂、画皮、河神、青蛇、画中仙,西游降魔……
实属弟中之弟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蜀山魔门正宗在线阅读
蜀山有玄门正宗,一家独大。  主角修炼的是魔门正宗。  …………  群号:紫云宫22117110。
紫青都帅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西游之悟空是我师弟在线阅读
现代人穿越西游世界,竟然来到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的山脚渔村,与悟空一起拜入菩提老祖门下,成为师兄弟,修道法,战满天神佛。
老树昏鸭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术修大巫在线阅读
大道为根,神通为干,法理为枝,术法为叶,以叶及枝,以枝达干,由干入根,追溯本源,可成道否?
乌泥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巡天妖捕在线阅读
人鬼殊途,阴木配婚,鹄女报恩,百鬼夜行,还有爱吃肝肾美其名曰水木相生、别有风味的狐妖...... 在这个有妖魔鬼怪也有权谋相争的世界,林季表示,作为妖捕我压力好大啊! ------ 本作品无系统,有节操,智商在线。已有五百万字精品老书,人品保证,各位老铁们请放心收藏品阅!
寂寞我独走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青云仙族在线阅读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 抱团取暖,民其者强! 看一个家族如何不断向前,青云直上!
南极胖熊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当前位置: 仙侠 古典仙侠 修仙从长生不老开始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长生不老

  “山中无甲子,寒岁不知年,啊,阿嚏……”

  云苏哆哆嗦嗦地放下手中的《通玄经》,靠坐在床上,望着窗外的皑皑白雪,玄木派仅存的三室一殿四间破屋和四周的残垣断壁一起,在冰天雪地中是如此的寂寥。

  太冷了,全身发僵,翻书的动作都不利索了。

  他捡起地上的短木棍,伸进包裹着下半身的棉被里,摸索到了那个土陶罐暖宝宝,颤抖着手撩拨出了灰烬中的两块火炭,才觉得寒气没那么重了。

  冻伤的腿也仿佛恢复了一些知觉,重新振作,继续看书。

  这次玩大了,懒怂宅白嫖了一个修仙世界。

  出事前一晚,是云苏的二十岁生日,刚刚在一个神话手游里白嫖抽到了一张五星神卡,一时兴起,先沐浴更衣,然后郑重其事地在笔记本上写下了一个更宏大的白嫖愿望。

  “长生不老!”

  一觉醒来就睡在了冰天雪地里,不知道躺了多久,几天过去了,蜷缩在被子里依然觉得冷,要不是遇到玄木派掌门王木玄,也许就喂了山中的野狼了。

  王掌门雪夜重伤归来,在大限之前,把他带回了玄木派。

  云苏只剩半条命,躺在床上,王木玄为他疗伤,耗费也很大,靠在窗户一侧的墙上,气喘如牛,脸色惨白如纸,

  “野,野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咳,咳咳,云,云苏。”

  “云苏啊,老子马上就要死了,玄木派也完了。等你好了,就把孩子们带下山,想想办法,安置一下吧……”

  王木玄说到这里,微微一顿,云苏心想,这是要托孤了,却见他闭上眼睛,似是沉思,又像是小憩恢复力气,等了片刻也不见继续说话。

  一股阴风无端袭来,烛光一阵狂跳,吹得人身上鸡皮疙瘩皱起一层。

  云苏暗道不好,挣扎起身,伸手探了一下王木玄的鼻息和脖颈。

  人,已经没了。

  就这样,在一个没有狗叫,没有狼嚎的夜晚,只存在了短短十七年的玄木派没了,开派祖师王木玄留下五个娃,撒手走了。

  ……

  “笃笃笃~”

  敲门声响起,云苏合上通玄经,轻咳一声唤进来人。

  “云大哥,你好些了吗?”

  推门而入的是一个十一二岁光景的少女,一身斜襟小棉衣透出一股淡淡干桂花香,棉衣面子很干净,一头青丝已经不短了,用一根细布带束拢,微微抬头是一张颇为精致,略显羞涩,洗的很干净,又冻得通红,此刻正带着一丝关切的小脸蛋。

  她手中端着一个火提子,里面盛放着几块用热灰盖着的猩红火炭,每日都会来给云苏更换几次火罐中的火炭。

  云苏不禁暗道,在地球,这样的小丫头才差不多小学毕业,但现在却暂时张罗着六个人的生活。

  小丫头天生丽质,也不知道那位英年早逝的王掌门从哪里捡来的。

  “云大哥?”

  十二岁的王玄机,望着似是癔症了的云大哥,俯身下来,伸出小手连晃了几下,才把云苏的注意力拉回来。

  她小手中攥着一个烤热的烙饼,散发的香气,隔着门都能听到外面几个小家伙趴在门缝上吞口水的声音。

  烙饼是王木玄拼死带回来的,十二个烙饼上面都沾着他的血,浸入了面中。

  在他时而昏迷时而苏醒的这五天,小丫头把整件事和他说了一遍。

  大雪封山前的一些日子,几个师兄相约下山去办事,一去不回。

  直到某日清晨,有人在殿前空地上丢了几个东西,王玄机听到动静后,趴在窗户缝看到师父在和一个人打斗,院中洒落的是几个师兄的头颅,脸上伤痕累累,死不瞑目。

  吓晕过去的她,醒来时师父和敌人都不见了,只好一边哭着,一边简单埋葬了六位师兄。

  大雪封山三月,师父三月未归。

  王玄机终于等到了师父归来,还有雪地里捡来的云大哥,以及十二个带血的烙饼。

  这五天,云苏和五个小孩一起,靠着十二个烙饼活了下来。

  “玄机,还有几个烙饼?”

  “这是最后一个了。”

  “我不饿,你把它熬成糊糊,给大家分一点。”

  云苏掰了一小小块,剩下一个几乎完整的饼递给小丫头。

  小丫头接过烙饼又掰了一小块下来,递回给他:“云大哥,我的这一块给你吃。”

  “我不饿,还要减肥,你吃。”

  王玄机点点头,只听过施肥,减肥应该是相反的意思吧,小心给云苏换了炭,这才出去熬稀糊糊。

  云苏裹了裹道袍,这几日又冷又饿,幸好烤了一下土法暖宝宝,有了一些力气,看着窗外初晴的景象,心头有了一个笨办法。

  这里地处山腰,下山的路早就被大雪阻断了。

  即使山路没有断绝,十里之外就是村落,他也不能贸然离开。

  大雪封山,不仅仅是人饿,虎豹豺狼也饿。

  答应王木玄的事情,还不到时候,怎么也要捱过这段日子。

  他从偏房中找来了一个晾晒朱砂的深底儿大簸箕,一根绳子,又到枯树下摸了几把不能吃的枯烂果子,揉烂了,从里面抖出来一堆籽儿。

  一张破布垫在雪地上,洒了好大一把果籽儿,又把那一小块饼揉碎小心铺在最上面,支好了簸箕,套上了麻绳。

  做完这些,他扶树而立,长叹息道:“千山鸟不绝,诸位捧个场吧。”

  门窗后面,几个小家伙看的兴致勃勃,都搞不懂云大哥要做什么。

  “云大哥要变戏法了,你们小声点。”

  王玄机一边烧水,一边叮嘱道,看热闹的三个小屁孩儿急忙点头。

  当云苏回到屋里,一手抱着火陶罐,一手拽着麻绳,向各路神仙祈祷了许多遍,又向脑海中那个神秘的存在祷告了一番,再静候一盏茶功夫后,一只笨拙的山鸟,就那么嚣张地落下雪地来。

  山鸟太嚣张了,就那么无视防御,无视灾难,无视死亡地走进了简易陷阱里。

  嗖的一声,中招。

  一只,又一只……

  大雪初晴,百鸟出动,云苏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次露出了丰收老农一般的傻笑。

  “玄机,交给你了。”

  云苏指着用绳子捆成一团的十几只山鸟,甚至有两只很肥的野雉。

  今晚,大家不用饿肚子了。

  王玄机看着这些能救命的山鸟,眼泪一时间止不住了,紧抿着小小嘴唇,眼泪淌满了脸颊,一边忙不迭地擦,一边使劲点头,让云苏看的心酸不已。

  玄木派虽然立派不久,但王木玄一身功夫了得,即便是重伤濒死,还能挣扎着回山,顺便救了自己。

  云苏此时既不懂修仙,也不懂武学,但那一夜王木玄身上强劲的真气涌入体内时,那种温暖热乎的感觉,记忆犹新。

  王玄机说他擅长剑法,轻功颇为了得,飞檐走壁如履平地。就连那几位横死的师兄,也曾联手剿灭了一支过路的流匪。

  然而,江湖险恶,祸福难料。

  玄木派,先是中坚力量全军覆没,快意恩仇的王木玄又和敌人拼的几乎同归于尽,门派近乎全毁,最后就剩下他这些年收养的五个小孩。

  在他看来,玄木派的悲剧,原因有很多,说到底还是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实力太弱了,别说抗风险的能力了,稍有风吹草动,连自保之力都没有。

  多少江湖仇杀,一夜之间灭人满门,玄木派能保存下来五个小家伙,已经是侥幸了。

  敌人来袭的时候,库房毁坏,残存的粮食,五个小家伙吃了三个月也终于耗光了,门中剩下的一点银子,在大雪封山面前,也买不到任何东西。

  人有旦夕祸福,玄木派的悲剧虽然有许多巧合,究其根本还是这个世界太危险,玄木派太弱了。

  云苏不禁暗道,如果还是像以前在地球时那么懒惰,那么宅,也许会死得很快,就算身负奇宝,也会死无数次吧。

  偏房中已经升起了袅袅炊烟,还有小孩打闹逗趣的声音,云苏站在玄木派门口的大枯树下,负手而立,眺望茫茫雪原。

  这几日,除了脑海中多了个神奇之物,就是头发长了,疯长到了腰部,玄机用一根麻绳替他捆扎了。

  千山暮雪,最是宁静。

  山下的世界都被白雪盖住了,偶有山风卷起雪粒,拉出一阵阵呼啸声,腹中一阵阵剧烈的饥饿感传来,云苏不禁喃喃道:

  “虽然长生不老了,但还是会饿啊。”

  肚皮的问题暂时解决了,伤势也基本痊愈,云苏目前依旧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凡人,前几日时而昏迷时而清醒,进入那一处神秘空间屡屡失败,稍后吃饱了,是时候好好研究一下身体里那个神秘的长生云台,先把长生不老的白嫖大奖领了。

  余生漫漫,要对得起这场长生不老。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