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不南渡

北宋不南渡

那日十月十 著

历史
类型
2020.04.15
上架
47.61万
连载(字)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还不如去死

  在华夏的历史上,中央王朝最为屈辱的时刻,莫过于靖康之难。

  宋朝首都东京被打的稀烂,两条咸鱼被剥个精光,套上了羊皮对着金人咩咩叫。官宦皇家的女子被抓去为奴,被迫和金人做一些羞羞的事情,还有无数的百姓,财产生命自由都被彻底掠夺。

  还有没有比这更大的屈辱么?

  这是多少仁人志士心中永恒的痛。

  靖康之难,不仅仅是一个历史,更深远的影响着整个华夏的未来。

  靖康之难后。

  宋朝的士大夫们意识到,在面对外族时,他们没有勇气和力量保护自己的女人。

  于是给中华的女性们安装了自毁程序--贞洁,让女性把贞洁看的比生命还重要。

  这些都是靖康之难造成的结果。

  直到现在,对于女性的贞洁要求虽然已经淡化,但传承下来的观念依然深入人心,这也是东亚文化圈的女人普遍比西方女人更加保守的主要原因。

  如果没靖康之难的话,或许现在的女孩子还延续着唐朝留下来的奔放风格,那么,现在的男孩子出门在外,可是相当的不安全,他们才需要好好保护自己。

  啊,可恶的靖康之难,夺走了我保护自己的机会,我不需要这么安全,恐怕你们也不需要……

  ……

  赵榛在知道自己穿越到了宋朝之后,心里还算平静。

  赵榛在知道自己穿越的身份是同名同姓的赵家皇子时,心里依然十分平静。

  赵榛在知道外面已经被金人围的水泄不通,靖康之难即将出现在眼前时。心里就有一万个mmp不知道该对谁说了。

  “殿下……”

  身旁男不男女不女的官宦在耳边吹口气都觉得心烦意乱。

  赵榛在房间里踱步,思考着这该怎么办,那还能怎么办呢?

  他只是一个社会都没踏入的大学生,只不过喝多点酒,就被丢到这种地方,这上哪去说理去?没法说理。

  青春还没有享受,马上就要被金人抓走,后半生沦为任人宰割的奴隶。

  这不是赵榛想要看到的,哪怕是死,赵榛也不希望被折磨。

  留在宫里,等待金人破城而入,无异于等死,这一点赵榛非常的确信。

  史书记载的靖康之难,太宗皇帝一脉的赵家皇族可是被一锅端的,整整齐齐,一个都没跑掉。

  什么?你说赵构?他不是姓完颜么?

  所以对于赵榛来说,他必须跑,绝不能继续留在宫里。

  然而,这似乎并不容易,金人的大军已然将东京包围,怕是一个苍蝇都飞不出去。

  靠他一个人的力量根本无法改变历史的大势。

  眼下唯一的出路就是逃出宫里,逃到没人的地方狗上几个月,等到金人自然退去,以他皇子的出身,出来后又是一条好汉。

  但这种办法也只是理论上的办法,仔细一想却是漏洞百出,比如藏的地方不对,可能很快就被人找到,或者食物不足,藏着藏着就饿死了。

  并且太过于被动,把自己的命运交给老天爷,就是不知道老天爷能给他活路么。

  但是,虽然跑出去躲起来,大概率还是要歇菜,可留在宫里百分之百是要歇菜,所以赵榛只能跑了再说。

  必要的行李必须先准备好。

  赵榛在房里翻箱倒柜。

  匕首?看起来有用,可以防身,带着。

  翡翠瓷器?看起来挺值钱的,带着看可不可以去外面换钱。

  糕点?嗯,肚子有点饿,带着填填肚子。

  就在赵榛忙着收拾东西脚底抹油的时候。

  一旁的官宦看的一脸懵逼,这王爷刚醒来这是闹哪样?

  “殿下,官家说了,等你醒来,要护送你去外面金营,好向金人显示出我大宋求和的诚意。”

  吧嗒一声,赵榛手中的瓷碗碎了一地,听到官宦那话,赵榛更蛋疼了。

  说起来,他也是继承了之前那个赵榛的记忆,所以对于目前的状况还是非常了解的。

  昨天赵桓那厮,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亲自去金营送人头,送也就送吧,反正这厮也没啥卵用。

  但还要拉上几个皇家子弟一起去送。

  赵榛就是很不幸的被选中的其中一个,幸好昨天脚底一滑,头着地晕倒了。

  错过了为国捐躯的机会,被安置在宫里疗养,这之后赵榛才魂穿附体在这个皇子身上。

  但是逃不过的还是逃不过,赵桓这厮都去送人头了,还惦记着他这个陪葬的?是不是有病?

  搞笑,老子才不陪你们赵家人去死呢,爱谁去谁去,老子要逃命,老子要过好日子。

  赵榛心里想着,并不打算接受赵桓的安排。

  “嗯,我知道了。”给了官宦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赵榛继续收拾。

  直到把看起来有用的东西,用布裹成行囊,赵榛往肩膀上一抗,踏上了快乐的逃跑之路。

  只是刚出门,迎面就来了四个人模狗样的军士。

  “听闻殿下苏醒,吾等奉太上皇旨意,护送殿下出使金营。”

  军士向赵榛行礼,说话诚恳,一点也不像把人往火堆里推的模样。

  哈!

  赵榛的脸抖的不停,仙人板板的,这是一点都不给他活路是么?

  太上皇?那也就是赵佶么,两条咸鱼合伙要弄死他的节奏了。

  了解宋代历史的赵榛对这俩咸鱼没啥好印象,现在更是完全没有任何好感,心里早已把他俩的老脸抽个稀巴烂,但表面上还要保持着笑容。

  “哦,小王省的。”

  省的个屁,那能怎么办呢?

  “殿下,请!”

  四个军士,也就是皇帝直属的亲从官,一左一右,一前一后的夹着赵榛。

  恐怕就是刚抬脚想跑,马上就被按在地上摩擦,赵榛虽然非常不情愿,但也知道就算是闹,就算是死皮赖脸的要留下来,也不会有人在意他的想法。

  至少需要一个富丽堂皇,道貌岸然的理由,才行。

  赵榛跟着军士的脚步,心里在不断酝酿着脱身的办法。

  而在不远处,马车已经备好,只等着赵榛上车,便如同货物一般被送到金营。

  到了金人的地盘,那可就一点操作空间都没了,任人宰割的绵羊,这不是赵榛想要的结果。

  绝不能去金营!

  绝不能!

   赵榛停下了脚步,在走到马车的地方停下了脚步。

  “殿下?!”

  “上了马车就直接去金营了吧?”

  “是的。”

  “小王还不能去金营。”赵榛理直气壮的说道。

第一章,还不如去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