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金人使者很淡定在赵佶头上拉屎

  很显然,假扮金人的计划,无论是谁都看起来很不行,这让赵佶心里的非常的不舒服。

  但是自己的儿子赵榛提到了时机的问题,又似乎有那么一点合理。

  赵佶还记得,赵榛说的时机是金人索要他这个太上皇亲去金营的时候?

  “那么你说,金人还会要寡人再去金营为质么?”赵佶问道。

  和赵桓被扣下来相比,赵佶更关心自己的小命,白天赵榛说金人还会要他,着实让他的小心肝扑通扑通乱跳,一提此事,都会觉得有点瘆恐慌。

  虽然安慰着自己,自己都当太上皇了,金人没必要要他。

  但谁又能说的准呢?

  “金人已得圣上,再索要太上皇无义。”孙傅想了想说道。

  宰相的话总归有点分量,赵佶这才有些安心,但冷汗扔然不时的冒出。“对对,寡人已然退位让贤,金人不会邀寡人做质。”

  两人不知商议许久。

  赵榛也不知道孙傅入宫商议的什么。

  要是让他知道赵佶这坑货随随便便的就把准备假扮金人逃出城的计划到处乱说。

  心里肯定要骂这咸鱼脑残了。

  赵榛没工夫想赵佶在干什么。

  他现在被眼前的事情烦恼着。

  “十八哥,可让我抓住你了!嘻,好久不回宫,好不容易回来一次,又不见人,真是讨厌。”

  回到住处,就遇到一个十一二岁的小萝莉,兴许是许久不见,兴奋的已经手舞足蹈。

  这个萝莉不是别人,而是赵榛同父异母的妹妹,和福帝姬赵珠儿。

  赵榛生母很早就去世了,赵榛从小便是由和福帝姬的生母明节皇后养大,所以相比于其他兄弟姐妹,与和福帝姬的关系是非常亲昵的。

  每每兄妹俩在夕阳下奔跑,那是他们逝去的童年。

  “等好久了?”

  “嗯。”

  原本的赵榛已经成年有了自己的王府,要不是赵桓需要他,也不会进宫里来。

  小萝莉听说赵榛回宫后开心坏了,之前来看过赵榛,只是赵榛受伤昏迷没醒,再次来看,便是听说赵榛已经被亲从官带走,足足失望了许久。

  现在终于看到自己的十八哥,好好的站在面前,那真是激动极了。

  “好了,已经很晚了,快去睡觉吧。”赵榛轻柔的摇了摇小萝莉的脑袋。

  “十八哥,能不能在你这睡。”

  “不行,你已经大了,应该明白男女授受不亲的道理,就算是哥哥也不除外。”

  “可……没人陪我说话了,姐姐们都不在,还有婢女们也不在了,她们出去玩也不带我。”

  “十八哥也好久不来看我,真的好想你了。”

  这个时间段,已经有大量的女子被当做货物送给了金人,包括成年的公主帝姬,还有一些宫女嫔妃。

  和福帝姬只是因为年龄尚小,暂时成为为数不多的没有被送去金营的女眷,但即使如此。

  命运如果不被改写,她也逃不过金人的魔爪,那怕她只是个孩子。

  甚至因为是未成年,她将要遭遇的痛苦会比成人更加难以忍受,无论是什么年代,都不缺少恶心的炼铜术士,而金人如此没有人性,更不会有任何道德的束缚。

  只是懵懂的小姑娘似乎还没有品尝过世间的邪恶,天真稚嫩的理解这个世界。

  赵榛有些怜悯的抚摸着和福的发梢,心里却有些无力感。

  如果可以,真的想拯救一些无辜的人,但赵榛清楚自己很难有这个力量,他能不能拯救自己都是一个未知数。

  ……

  “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在给小和尚讲故事。”

  “然后呢?”

  “然后……故事内容是,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

  “然后呢?”

  “……”

  和福闹着赵榛讲故事,赵榛心思根本不在逗小孩上,随便敷衍着讲了个无脑的故事,然而即使如此,小萝莉也很满意的听的津津有味,每每说道然后呢,都会咯咯直笑。

  那似乎是压抑的皇宫中,最后的快乐。

  也不知道套了几百次的娃,小萝莉终于精力耗尽的睡着了。

  而赵榛则给她盖好被子,提着油灯准备去另一处厢房休息。

  推开厢房的门,油灯的光芒撒满了屋子。

  赵榛看到,那两个赵佶派来的亲从官已经在床上抱在一起睡着了。

  ……

  第二天太阳照常升起。

  历史的车轴正一点点碾过了大宋的老脸。

  金人派来时骏作为使者,入了汴京城,直奔皇宫而来。

  胡服裘帽的穿着下。

  宫人见之莫不避让,哪怕是被称为绝对精锐的亲从官,看到金人的出现也稍显惧色。

  对于金人的恐惧,已经潜移默化的传染了大部分的宋人。

  皇帝亦是如此。

  赵佶看到金人的使者后,好像生了痔疮一样,坐立难安。

  心态上的怯懦早已写在脸上,这让金人使者时俊嗤之以鼻,对于大宋的轻蔑更是强烈了许多。

  “赐座!”

  赵佶有点发抖的说出两个字,额头上的冷汗痒痒的,但考虑到礼节的问题,硬是忍住没擦。

  时俊毫不客气的坐在了下来,更是翘起来了二郎腿,用轻蔑的眼神看着赵佶,这个曾经的大宋最高统治者。

  局面已经到了金人完全把宋人的命运掌握在手中的时刻,哪怕是他这个小小的使者,都敢在任何一个宋人头上拉屎的地步……当然也包括赵佶。

  “不知使者此番前来,所为何事?”

  “三件事。”时俊冷哼道。“第一件,大元帅问了,你们的金银何时可准备齐备?”

  “下面的人已经去办了,相信……相信很快。很快……”赵佶有些说不下去了,那狮子大开口的数量,真不是他们能拿的出来的,但赵佶胆子小,生怕金人不高兴,不敢拒绝。

  “大元帅说了,一两都不能少,如果金银不够,可以拿年轻女子抵扣。”时俊说道。

  “公主帝姬嫔妃可抵金千两,王姬王妾可抵五百,其余女子,以身份抵扣各有高低,具体数额,你的那些大臣都已经知道了。”

  赵佶听后,并没有太多动容,或许对于他来说拿女人换和平,并不是难以接受的事情。

  对于时俊的说辞连连点头,不敢有半分异议。“此事好说,好说,一定去办。”

  “第二件事情,是……”时俊又继续说道。

  而接下来的话,也让原本就已经恐惧到极点的赵佶,心都跳到了喉咙里。

第五章 金人使者很淡定在赵佶头上拉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