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浑水摸鱼,计出汴京

  使者的尸体就摆在金营众将的面前。

  脾气最不好的完颜宗翰,当时就火了,直接站起身,腰间的剑也刷的一声拔了出来。

  “真是好大的胆子!”

  “踏平宋城!”

  “把宋人都活埋了!”

  其他的将领跟着叫嚣,整个大帐之中几乎彻底沸腾了。

  “区区宋人,竟敢如此!”完颜宗翰踢翻了自己面前的桌子,直接向着大帐外而去。

  “宗翰,你要去哪?”东路军右副元帅完颜宗望急忙问道。

  “还用问!当然是宰了那群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南人!让他们知道激怒我们大金的后果!”宗翰怒不可遏,在他看来,现在这样一点点的和谈,温水煮青蛙般的刮取利益,完全是浪费时间。

  直接攻进东京,男为奴来女为娼,赵宋全家死光光,这才能让完颜宗翰觉得爽到歪头。

  “你现在还想着放赵宋的人回去?”完颜宗翰冷艳瞪着完颜宗望。

  两人一个是左副元帅,一个是右副元帅,但对待宋朝的理念上完全不同。

  完颜宗望较为温和,主张迫使宋朝称臣就行了,这样可以源源不断的从弱宋身上得到利益。

  但宗翰不同,宗翰更热衷于直接灭掉宋朝,将宋朝宗室全部屠戮殆尽。

  原本两个人都是各退一步,妥协的结果将打算将汴京城毁掉之后,把赵家宗亲全部带走由金太宗处置。

  但现在宋廷虐使的行为,让完颜宗翰完全有理由贯彻他的主张……屠灭赵宋!

  “随你吧……”宗望意识到随着使者被杀带来的结果,现在已经无法劝说住宗翰的想法,更无法平息整个金营内那些将领的愤怒,也就不做徒劳的事情了。

  但心里在想着,为何原本软趴趴的赵宋突然硬了起来?干出此等失智的行为?

  汴京城外的金营,因为使者被杀事件的发酵,激起了所有人的亢奋。

  完颜宗翰立于点将台上,威风凛凛的发表着鼓动士气的讲话。

  “宋人斩我来使,辱我大金无将,我们应该怎么做!”

  “杀了他们!”

  “杀了他们!”

  滔天的声浪裹着金军的怒火,在完颜宗翰的领导下,很快完成了对于整个金营的调动。

  步兵,骑兵,战争器具,有条不紊的开始准备。

  而那完颜宗翰沉着发黑的面容,捏紧了拳头。

  ……

  完颜宗翰的怒火,并没有影响宗望的冷静。

  他的东路军按兵不动。

  默默地看着完颜宗翰的调度,仍然在思考着如此令他觉得纳闷的事情。

  忽而一名亲兵静悄悄的走进了完颜宗望的大帐,默默地把手中的密信送到完颜宗望的手中,而后便退了下去。

  “使者为信王所斩,欲激怒贵军,趁机假扮金军携眷出城。”

  信中如此写道,让老谋深算的完颜宗望眉头为之一皱。

  随后起身,走出帐外,周围不断有来回穿梭的金人士兵。

  信王,似乎是赵佶的一个皇子,完颜宗望对其印象并不深。

  但如果真如同信上所报的那样。

  这个信王倒也有点胆识,如不除之以后必为祸患!

  “把先锋官宗弼找来。”完颜宗望思考完,立刻有了打算。

  ……

  金军的调动非常迅速,当他们进入战争状态时,几乎是所向披靡的。

  大军很快如同潮水一般向汴京城涌来,那是绝对无法阻止的力量。

  哪怕是汴京城高大的城墙。

  城墙阻挡不住金军,不仅仅是金军战斗力强。

  更重要的是,城中的守城力量早已经投降,城门完全掌握在金人手里。

  这也是他们可以肆意宰割宋人的凭证,这也是宋人只能跪地乞降的原因。

  城门被守门的金兵完全打开。

  完颜宗翰率先踏入城中,在他背后是整个西路军的怒火,在这一刻,开始提前向整个汴京城倾泻。

  “儿郎们!狂欢吧!”

  嗷嗷叫的金人们,进入了罪的大门。

  ……

  “金人入城了!”

  一个亲从官返回宫内向陆寒禀报。

  作为皇城使的赵榛也在一旁,和陆寒一起在府库清点着物资。

  “金人入城做了什么?”赵榛问道。

  “不知。”

  “再探,速回。”亲从官没有动,而是看向陆寒,显然,赵榛的命令似乎不太好使。

  陆寒额头微点,那亲从官才立刻领命而去。

  “把能召集来的亲从官全部召集过来!立刻换上金人装束!”

  时机远比计策本身更加重要。

  而现在正是所等待的时机。

  调集来的亲从官约有二千多人,府库中的金人甲衣也完全够用。

  包括赵榛和陆寒在内,所有的亲从官一个个套上伪装,抗起金人的旗帜,若是不细看加盘查,只从表面上是应该是可以蒙混过去的。

  在这之后,伪装完毕的亲从官部队,向着后宫而去。

  远远的便看到赵佶和他的心腹官宦换上了常服,等候着赵榛的到来,看起来对于逃跑,早就已经急不可耐了。

  只是除了赵佶之外,赵榛没有看到其他的宫眷,包括和福公主,亦或者是其他的嫔妃,宫女。

  “金人已经入城了,来不及的话,直接从东华门出吧。”形势迫在眉睫,赵佶撕去了伪装,暴露了自私怕死的本性。

  他的意思是,如果可以不要宫眷独自逃命也能接受。

  但赵榛不接受。

  “去将还在的宫妃嫔眷都接来,能接来多少,接多少,两刻钟内在这里集合。”赵榛并没有直接搭理赵佶,或者说现在的局面让他没有闲工夫去数落赵佶所干的白痴举动。

  “快!”赵榛看到陆寒反应迟钝的没有立刻回应,立刻呵斥道。

  陆寒在和赵佶对视一眼后,便率人按照赵榛的意思去接女眷。

  “我们扮的是金人,如今金人在城内四处劫掠,若是我们双手空空,岂不是让人怀疑?!”带走宫人,并不是心血来潮,而是深思熟虑后的结果,不仅仅是怜悯她们的命运,更是因为带上她们,更容易让其他人相信他们是金人的军队。

  赵佶有些蒙圈,但也认可了赵榛的想法。

  赵榛在说完之后,直接快步赶向和福公主的寝宫,以确保和福公主必须被带走。

  后宫之中已经非常冷清,很多人被送到金营再没回来,若不是亲从官的出现,怕是连个生气也没有。

  一个个被亲从官带出来的宫人,从赵榛身边经过,或有认识的弟妹,也只是对个眼神,便是擦肩而过。

第十一章 浑水摸鱼,计出汴京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