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化整为零

    “哪个是信王赵榛?”

    此话一出,不仅整个亲从官部队都为之一震。

    就连赵榛自己都有些错愕。

    那些金人肯定知道了他们假扮金人的计划,但问题是他们的关注点不在于地位最为尊崇的赵佶身上,而是他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十八皇子?

    这是为什么?赵榛不知道,但肯定是赵佶那蠢货捅出了消息,不然没有其他人了。

    然而事到如今,已然没有退路。

    当亲从官们刷刷的把眼光投向赵榛之后,只要有点脑子的都能意识到,赵榛到底是哪一个?

    “陆寒!”赵榛呼喊道。

    那原本正缩在队伍中的陆寒抬起了头。

    既然前方的路已经绝了,而他们的身份已经暴露,强行突破没有任何意义。

    “殿下,卑职在。”

    “散了!”

    “明白!”陆寒应道。“所有人散了!按之前交代的行事!”

    在那陆寒的命令之下,数千亲从官以及所裹挟的宫眷开始后退,并向城中涌入。

    原本还算整齐的队列顷刻间碎开,他们奔逃的方向不一,或南或北,或东或西,有两三人一起,也有伍长什长带领所部。

    但无论怎么样,都遵循着一个道理,各凭所能的向城中各处躲藏。

    守卫在新曹门的金将,原本以为被发现的宋朝亲从官们会殊死一搏的强行突围。

    毕竟听说亲从官的战斗力可是精锐中的精锐。

    但是,宋人竟然直接做鸟兽散,有些让金将没有想到。

    “赵榛!”

    这一次金将并没有再通过汉人翻译官传话,而是直接喊道,那声音浑厚,中气十足。

    赵榛将发烧的和福公主重新背起,正准备和其他人一样闪入城中。

    但听到金将的呼喊,还是回头看了眼。

    “我,完颜宗弼,记得。”

    汉语用的还是很生疏,但赵榛大体能够明白。

  完颜宗弼?也就是大名鼎鼎的金兀术。

    但赵榛没时间去仔细打量这个名人,只是勾起嘴角,继而快步而走。

    ……

    “都统,为何不追?”身旁的副将询问着完颜宗弼。

    “追之无用,反而白白给了宋人可乘之机。”完颜宗弼解释道,这里是城内,而不是城外,从城外想要夺取城门非常困难,但城内不一样,城墙无法当做掩护的情况下,只要拥有优势兵力,完全可以轻松夺取。

    所以对于金兀术来说,直接冲过去是不明智的,那只会留出新曹门的兵力空档期,他的精锐战兵有自信可以灭掉亲从官们,但金兀术可不确定剩下的这些守城门的这些汉营军士能不能做到。“只需守住城门,城内自然有宗翰去将那些赵宋的人一个个揪出来。”

    先是伪装成他们的人,再被发现后迅速化整为零将所有的军士分散。

    汉人的战法和辽人,或者他们女真人完全不一样,看起来挺有意思的样子,就是不知道有没有用了。

    金兀术望着一个个逐渐消失的宋人们,心里冷笑着。

    ……

    所有的亲从官在得到命令后迅速分散。

    赵榛也不例外。

    只是他和其他人不一样,其他的亲从官或是三五成群。

    但赵榛便只有一个人,还有背上的和福公主,也许是因为他和亲从官部队的人都不熟,但更重要的原因是,赵榛觉得自己的生存概率要远比带着其他人要高许多。

    最重要的原因是,普通话,只有他会,完全可以高仿的装成金人中的幽燕汉人,而没有任何违和感。

    有几个亲从官,或许是觉得在赵榛身边更安全一些,在分散后一直跟着。

    也被赵榛很迅速的甩掉。

    在绕了几个巷口后,便推开了一个破旧的民房,冲了进去。

    房子里,已经被金人洗劫一空,地面上还有三个宋人百姓的尸体随意的躺倒,无人处理。 

    赵榛把和福公主放在在了那唯一床板之上,被子被抢了,粮食也被抢了,甚至连餐具也没有了。

    整个一空荡荡的陋室,无处可藏。

    但其他地方也是一样,合上大门,等待深夜的降临。

    ……

    另外一边。

    赵佶也不得不依从于赵榛的意思,分散而行。

    只是他的身边跟随的人可不少。

    数十亲从官,加上忠心的陆寒保护左右。

    很显眼,但看起来运气不错,一路上并没有遇到劫掠的军人,反而是找到了一家富户留下的院子躲了起来。

    院子的主人不知道是谁,和大多数城内的宋人一样,院子里都是尸体鲜血。

    “十八儿呢?”赵佶看着周围跟着的众人,不禁问道,他们都是些毫无主见的人,在这种时候,就需要像赵榛这种有勇气掌舵的人,况且这一路的逃亡计划,都由赵榛制定,没了赵榛在身旁,赵佶开始慌了起来。

    “殿下没跟来。”陆寒说道。“兴许是走散了。”

    “就一直在这里躲着么?”赵佶问道。“这样躲到什么时候?”

    “晚上。”陆寒说道。“之前和殿下以及其他诸军士约好了,散入城中自行躲避,等到深夜,于陈桥门集中,突破陈桥门。”

    陆寒压低了声音向赵佶解释道。“军士散入城中的目的,就是让金人把注意力全部放在搜索我们的人身上,他们想要全部抓住我们所有人不费些功夫和时间根本做不到,而这个时候,我们在通过合适的时机,重新聚集兵力,突袭城门金人守军。”

    说不上特别高深莫测的计策,但现在似乎也只有如此。

    “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一试了。”赵佶颓废的面无血色,随着伪装成金人的计划宣告失败,逃出汴京的希望也越来越渺茫,犹豫的赵佶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

    “太上皇,小的以为,万万不可去陈桥门。”这个时候,赵佶的宦官王硕突然说道。

    赵佶和陆寒都有些疑惑。

    陆寒问道。“王硕,你这是什么意思?”

    计划制定的就是这样,不找寻机会全力突袭根本没有其他的机会了。

    “小的寻思,咱们可能被信王利用了,只是被支去送死!信王或有他谋!”

第十六章 化整为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