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兄弟,自己人!

  “不会的,我是你十八哥。”赵榛紧紧的捏着和福公主的小手。

  而那外面的动静也越来越近。

  还是一伙金人,三男一女。

  但这伙金人,肯定是亲从官假扮的,这一点赵榛足够确信。

  三个亲从官带着贤褔公主在跑。

  几个人气喘吁吁的,显然是累坏了。

  赵榛似乎能听到他们轻微的谈话。

  “甩掉了么?”

  “这会儿应该安全了。”

  “先找地方躲起来么?”

  “要不直接投降算了,把这公主交给金人,那些大官也不管咱们死活了。”

  “还是别废话了,这边也不安全,谁知道投降了金人能有好果子吃?”

  声音也很轻微,赵榛不能完全听的清。

  但却看到那几个亲从官在说了几句后发生了争执。

  贤褔公主似乎很不乐意和这些亲从官们在一起,试图想要趁着亲从官们争执的时候逃跑,但却很快被拉住。

  争执中的三个亲从官似乎达成了什么共识,拖着挣扎中的贤褔公主从外面走过。

  这些赵榛都看在眼里,但却没有任何想要和他们打声招呼的想法。

  在整个亲从官部队散掉之后,那便如同携去包袱一样轻松。

  无论他们是按照约定齐聚于陈桥门也好,还是投降金人也罢,都不是赵榛需要考虑的问题。

  那些亲从官包括赵佶在内,只要能完成他们作为诱饵的使命,吸引金人大部分的精力,那就足够了。

  贤褔公主会有如何的命运,赵榛也顾及不了,这个世道,人是活不下去的,只有非人才能生存。

  “十八哥,我饿。”

  身后和福公主小声的道。

  赵榛从怀里,摸出一块皱巴巴的饼子,撕了一块递给和福公主。

  身上的空间有限,能够准备的粮食根本不多,但也没法考虑太多,毕竟逃出去才是最关键的。

  饼子凉了许久,有点硬,和福公主吃的很不舒服,想要吐槽几句,却看到赵榛却很自然的嚼着饼子,便是咽了回去。

  赵榛穿越前就是农村出来的娃,像这样吃一点的苦,对他来说早已习以为常。

  赵榛一直盯着屋子外面看。

  在对面的民居地上,赵榛看到了一块腊肉,那似乎是金兵抢劫之后掉落下来的东西。

  食物在古代是非常重要的物资,尤其是现在没机会带上很多粮食逃亡的赵榛,更是不能忽略任何能够得到食物的机会。

  况且是一块肉。

  “你在这这里等着,我出去一下。”赵榛起了身,就准备去对面捡腊肉。

  但和福公主就如同八爪鱼一样,抱着赵榛的腰不放。“不要丢下我。”

  “不是丢下你。”赵榛很无奈。“外面有坏人,我出去一下就回来。”

  “不要!”和福公主像无助的小鹿,需要安全感。“十八哥去哪我就去哪。”

  “外面有坏人啊。”赵榛颇有些无奈。“遇到坏人,可就要像三十弟一样了。”

  赵榛吓唬着和福公主,那长枪贯穿惨死的样子,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接受的了的。

  “有十八哥在,就不怕,遇到坏人了,只要这样不就好了吗?”和福公主说完后,转到赵榛的正面。

  学着赵榛之前对待她的样子,亲着赵榛,搂着赵榛的同时,做着上下摩擦的动作。

  赵榛真想找个石头缝钻进去,妈妈啊,仿佛看到了之前自己的龌龊模样,好端端的一个小萝莉被教育成这般样子。

  再这样下去可是要404的。

  一脸尴尬的赵榛赶紧阻止了和福公主继续如此有伤风化的举动。

  便是直接把她抗在了肩膀上走出了门外。

  周围并没有什么人,但为了稳妥起见,赵榛没有表现出畏首畏尾的样子,就像散步一样扛着和福公主晃晃悠悠的向着那块腊肉走去。

  很顺利,随意的看着周围没什么状况。

  只是在捡起腊肉的那一刻,道路的拐角那边还是钻出了一伙人。

  整个汴京城都是大乱,随时随地会出现人并不奇怪。

   可能是金人,也可能是伪装成金人的亲从官们,赵榛都见过。

  但这一次出现的人,却有些不同。

  一群穿着宋朝制式甲胄的宋兵。

  一二三……十。

  十几个人,浑身是血,似乎经历过一场恶战。

  当这伙宋兵出现后,赵榛原本以为靠着自己的金人装束可以轻易的将他们吓走。

  但是……似乎有点不对劲。

  “都总,这有个落单的金狗!”

  还没等话说完,便有一个宋将带人直接向赵榛扑了过来。

  我勒个去了。

  这是什么情况,这么暴躁的么?一言不合就开干?

  如果宋人都像这伙人一样暴躁生猛,哪里还会有靖康之难?

  看到这几个宋兵像遇到杀父仇人一样准备砍死自己,赵榛赶紧急呼。“等等,自己人。”

  但似乎对方并不相信,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赵榛也顾不得了,背着和福公主撒腿就跑。

  那伙宋兵不依不饶,直接追杀了过来,赵榛这身金人的甲胄拯救了他无数次,难道结局是栽在宋兵的手里么?

  呼哧呼哧的跑着,这时候似乎也只有遇到一群金兵,才有可能得救,造化弄人。

  也就跑了不远的距离,赵榛就觉得体力跟不上了,肩膀上的和福公主,以及身上的锁子甲胄,加上那养尊处优的身体,都不允许他做非常剧烈的运动。

  “追上他,不能让他给金狗报信。”

  我报你奶奶个腿。

  赵榛没法停下来,看那气势汹汹的样子,不硬吃几刀,是没法跟这些宋兵解释清楚的。

  那不是赵榛想要的结果,但力气越来越小,实在有些跑不动的感觉。

  前面有个狭窄的巷口,赵榛管不了这么多直接钻了进去。

  这一钻进去,赵榛觉得得救了。

  那巷口里,恰好有三个金兵正在欺负一个女人。

  “后面有宋兵。”赵榛一喜,赶紧向那三个金兵求救。

  三个人抬起头,一副错愕的样子,似乎还没反应过来什么事情。

  “信王殿下?”那其中一个金兵认出赵榛。

  赵榛也反应过来了,这三个人是亲从官,正和贤褔公主躲在此处。

  地上的贤褔公主哭哭啼啼的有些凄惨,赵榛也只是看一眼,并没有多做停留。

  “挡一下追兵。”赵榛拍了其中一个亲从官的肩膀,在他们懵逼的表情中继续逃命。

第十九章 兄弟,自己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