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到处都是老鼠

  狭窄的巷口内,三个亲从官一脸懵逼的看到他们的皇城使赵榛从他们面前跑过。

  又一脸懵逼的看到身后杀气腾腾的宋兵紧追不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他们,还没等反应过来,那已经冲过来的宋将便一刀将一个亲从官砍翻在地。

  “我……”其他的亲从官想说些什么,但那些刚刚经历过战斗的宋兵显然杀红了眼,如此明显的金人甲胄,没人会去下意识的想会不会是自己人。

  搏杀就是绝对不能有丝毫留情,生死存亡的时候,对待敌人心慈手软,就等于将自己送入坟墓。

  尤其是这些经历过战争的,拥有经验的宋兵们更是深知这一点,远非这些养尊处优,靠着颜值上位的亲从官可以相提并论的。

  顷刻之间,亲从官,两死一伤,只有那卑微的贤褔公主因为非常明显的宋人穿着,幸免于难,但也是缩在墙角瑟瑟发抖。

  “十八哥,那是十五姐。”被扛着的和福公主注意到了贤褔公主,对赵榛说道。

  但赵榛更早之前就看到贤褔了,只是自己的小命要紧,根本没功夫过问。

  三个亲从官的生命替赵榛争取了时间。

  而此时的赵榛,已经精疲力尽,实在也跑不动了,喘着粗气,对着不远处,正在屠戮亲从官的宋兵喊道。“我……我是信王赵榛!”

  和福公主从赵榛身上跳了下来,怯生生的躲在赵榛身后看着这一切。

  杀红眼的宋兵,终于是泄了点火,进入了贤者时间,听清了赵榛的解释,有些疑惑的盯着赵榛看,手里的刀捏的很紧,显然即使如此解释,仍然不能打消他们的戒备。

  “信王?有何凭证?”

  赵榛在胸口里摸了摸,把腰牌丢了过去,仍然半屈着身子,不停地喘气。

  腰牌,就相当于身份证的存在,玉质的腰牌就足以见得身份的尊崇。

  宋将甩掉手中湿漉漉的鲜血,暗淡的光线下确认腰牌的内容。

  【大宋庆阳节度使,昭化节度使,检校太傅,信王赵榛】

  每个皇子的名头都很多,但其实只是为了好看的虚衔,屁用没有。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要让这群宋人相信他不是金人,这就够了。

  “爹,你看。”

  拿到腰牌的宋将在确认了之后,便将腰牌交给了随后跟来的一个身着战甲的老者。

  那老者受了不小的伤,被人掺着走了过来,接过腰牌后,打量了一翻,略有些古怪的看了赵榛一眼。

  “信王?”虽说腰牌看起来不像赝品,但一个赵家皇子穿着金人的甲胄总觉得有点不太正常。

  “小王着金人甲胄,只为蒙混金人耳目。”

  赵榛的解释让老者相信了,拱手向赵榛简单施礼。“下官知枢密事张叔夜,多有得罪。”

  张叔夜!

  这名字可是如雷贯耳。

  古有云,为将不识张叔夜,不如回家搂小妾,足以见得张叔夜此人的人格魅力。

  如果说孙傅,何崇之流虽然忠诚,但很智障,那么张叔夜就是忠诚和能力兼备的那类人。

  剿灭宋江且是不说,单论率领不到万人的乡兵突入汴京勤王,那就不是一般人能干的出来的事情。

  忠臣良将,无论是敌是友都是值得敬佩的一类人,哪怕是赵榛这样的现代人,对于张叔夜岳飞这种舍命保家卫国的英雄,也有着打心眼里的敬重。

  若是大宋的能够重用这些人,也不至于沦落到任人鱼肉的下场。

  “这是吾儿张伯奋,张仲熊。”张叔夜指着刚才,跟疯狗一样追着赵榛不放的宋将介绍给赵榛。

  相互施礼,自是不提。

  张叔夜是在城南和完颜宗翰硬刚,失败后便带着残兵城内乱窜。

  赵榛则是在亲从官原地解散之后,随便找个地方躲起来。

  双方都有不了解的地方,但他们都明白,现在形势万分严峻,可没时间促膝长谈。

  简明扼要的说明了情况,交换了信息。

  张叔夜没想到的是,太上皇和亲从官们已经扮做金人准备混出城,赵榛也没想到张叔夜就算被打败了,就算只有十几个残部,仍然能坚持和金人继续做着抗争。

  “你说,这些是亲从官?”张叔夜指着地上,已经被砍的半死不活的三个“金人”问道。

  “嗯,城里应该还有其他的扮成金人的亲从官。”赵榛点头,查看了一下那三个可怜虫,还有一个没死透。

  “怪不得,刚才遇到的金人好生奇怪,见到我们还向我们挥手……但……”

  但什么但,八成像现在这样也给砍了吧。张叔夜有些懊恼,这砍了友军让他觉得浑身不舒服,并且这些友军可是皇帝的亲兵,亲从官部队。

  攻击亲从官部队,那就和谋反没什么区别了,张叔夜不怕死,怕的是他那执着的忠心蒙上一层污水,那比死了还难受。

  “嗯。”赵榛并不在意,他只是捡起刀,很随意的把那个没死透的亲从官一刀给补死了。“你们把他们的金人甲胄脱了换上,或许能骗过金人。”

  “……”张叔夜惊愕的说不出话,这可是亲从官啊,就算已经半死不活了,但这弄死的也太随意了。“信王,你这是……”

  似乎看出了张叔夜的疑惑,赵榛指着那在墙角缩着哭泣的贤褔公主。

   身上的衣服被撕毁了大半,漏出白嫩的皮肤,加上那惶恐的样子,任谁都能看出这女孩之前经历过怎样的遭遇。“她是吾妹贤褔帝姬。”

  “那他们确实该死。”张叔夜明白了,对于不小心干死了亲从官的愧疚,也释然了。

  大难临头,连公主都敢欺负,死的不冤。

  ……

  天色渐渐暗淡了下来。

  时间已经推进到了傍晚。

  城中的金兵和打扮成金兵的亲从官在玩猫和老鼠的游戏。

  当然还有那些卷入游戏中的百姓,依然遭受着金人的蹂躏。

  随着一个个亲从官的落网。

  只有极个别的宁死不屈,大部分的人惜命如金,家伙还没上,就全招了。

  完颜宗翰把开封府衙当做自己的临时行营,等着各处的军校把城内的消息告知于他。

  放在完颜宗翰面前的便是一个被抓亲从官的供词。

  “皇城使命我等午夜时分汇于陈桥门外,以待突围。”

第二十章 到处都是老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