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 很懂生活的赵佶

  兰封县只是京东西路中一个普普通通的县城,非要说特殊的地方就是距离汴京不算远,一百多里地。

  快马的话,不到一天便能一个来回。

  兰封人口不过几万,城墙也较为低矮,如今汴京被金人大军围困。

  若是金兵敢来,那估计就算抵抗也抗不住半天。

  也正是如此,城中上至知县,下至百姓,皆是惶恐不安。

  甚至一些有钱的富户早已拖家带口投奔他处,留下的或是因为家资在此,实在丢弃不了,或是还对这故乡的土地有所眷恋。

  知县伍贵心里也盘算过如果金兵来到兰封,是逃,还是降,犹豫不定。

  但好在,那些金兵保持着打人只打蛋的优良作风,对着大宋的都城玩命的输出,但对于算不上战略要地的兰封县,并没有动手的打算。

  或许这是值得庆幸的,但兰封县的官民一直绷紧着神经,没人能说的清楚金兵到底会不会出现。

  直到赵佶等人到来后,还真是让知县伍贵大为吃惊。

  太上皇驾临兰封,算好事,也算坏事。

  好事是,如果趁机讨好一二,或许对于以后的仕途有所帮助。

  坏处是太上皇到了兰封,那些只想踹蛋的金兵们知道后,会不会直接扑杀过来,那样的话,原本还算安宁的兰封必然会陷入腥风血雨之中。

  伍贵带着复杂的心情向赵佶开门,城中大小官吏,守备乡兵夹道欢迎,他们的心里或许并不欢迎赵佶等人。

  但如果还想在大宋集团混下去的话,那至少在表面上也要表现出对boss的殷勤。

  “下官拜见太上皇。”

  恭恭敬敬的作揖礼已经是给老咸鱼最大的面子了。

  但老咸鱼现在很累,这一路赶过来,身子骨都快散了架了,他现在只想要美食来填饱那受了一路委屈的肚子,他要温床来洗干净全身积累下的疲惫,他要笔墨纸砚来文笔激扬挥洒才华,最好再有几个软萌的妹子来伺候一番……总之,回到了大宋控制的地界,又可以浪起来了,这才是他应该拥有的日子。

  “太上皇一路劳累,还不快腾出个地方给太上皇接风洗尘?”王硕直接对着县令呵斥道。

  赵佶需要什么,王硕自然比其他人更加了解。

  知县和太上皇的等级相差太多,在这样的要求下,也只能照办。

  但区区一个县城,条件终归有限,伍贵给赵佶安排了城中一户富户名下的院子,暂时作为赵佶歇脚的地方。

  县令唯唯诺诺的跟在亲从官的身后,听后吩咐,这些大神都不是他能够招惹的起的,若是得罪了,仕途不顺都是小事,更严重的是很难在大宋底下混下去了。

  但县令还是心里有很多事情想知道。“不知金人可曾退去?”

  伍贵小心翼翼的向陆寒问道。

  陆寒撇了眼伍贵,语气冷淡,似是不屑于回答。“不曾。”

  热脸贴着冷屁股,伍贵也不敢生气。“那官家准备去向何处?”

  “官家去向何处,岂是你能打探的?”这就让陆寒有了厌烦的理由。“莫不是你已降金,替金人打探的?!”

  “下官不敢。”伍贵一脸冷汗,不敢继续接下去,他这么问,只是想从侧面知道赵佶准备在他这兰封县待多久。

  赵佶去哪,他不关心,知县觉得还是让这大神早点走,免得给兰封县带来麻烦,但这样的话肯定不能直接说。

  陆寒的傲慢让他不敢再多说一句。

  而一旁的赵榛默默的注视着这一切。

  大宋高层的薄恩寡义到了失智的地步,从此就可见一般,当初若不是毫无情义的砍了降宋的张觉。

  郭药师也不会害怕因为害怕遭遇同样命运,而降了金人,郭药师一降,那北方失去屏障,金人才能长驱直入,攻克宋京。

  如果说明朝的灭亡是烂到骨子里了,那北宋的灭亡可真是蠢到骨子里了。

  知县的确官小,身份低微,但你这么拽,是生怕人家不记恨,和金兵通风报信么。

  “堂前,屋口,耳房,前井,倒也布置的可以,但内院和外院的地方,山石过多,缺了一份生气,应在这边将石面凿开,种以植被,或芍药,或山茶,添上几分色彩才是怡情别景。”

  当赵佶被带到了安排好的院子里后,那艺术家的细胞再次觉醒。

  这里住过富户,并且是城中少有的大院,但在赵佶这个艺术家的眼里就是垃圾。

  那一砖一瓦看起来都相当别扭,根本没有考虑到建筑布局和美观得体,差评,这是什么玩意?赵佶觉得就算他用脚去设计,也不会设计出这般丑陋的别院。

  “这墙也多年失修了,天井位置过偏,冬天的时候怕是采不到光,主厅不应该这么矮,那是整个院子的脸面。”

  赵佶不亏是顶尖艺术家,连建筑设计都有着想当深厚的天赋和研究。

  但赵榛听着赵佶的话,真想把他按在地上来个千人杀。

  他们这是来旅游得么?不是。他们是来逃难的,有地方住就不错了,还挑挑捡捡的。

  挑挑捡捡?或许这样说有点错怪了赵佶,赵佶并不是打算挑挑捡捡,而是有着更让人无法理解的脑回路。“找些城中的工匠,将这里修缮一番,植被木石都要好好改改。”

  赵佶好像还是认真的,陆寒接旨后并没有反对的意思,直接二话不说,按照赵佶的意思准备去城中寻找工匠。

  “父皇,此地不宜耽搁太久,”赵榛看赵佶竟然打算修缮房屋,实在忍不住了,不得不提醒道。“汴京距我们太近了,若是金人想,随时都可以追到我们,所以还是尽快赶路。”

  “这些寡人知道,但无妨,也不急于一时,先……先休息,休息一两天再说。”

  这是准备休息一两天的么?院子都准备翻修,怕是打算在这里长住的意思么?

  赵榛实在无法看的起赵佶,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搞园林还搞土建,干了。

  想铺张,想任性,不能等到大名府。安全后再说么?

  但赵榛无法说服赵佶,后者对于生活品质有着极高得要求,即使他只是太上皇,即使他只是在逃难。

第二十八章 很懂生活的赵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