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五章 酒宴

  知县伍贵看到赵榛主动要求下轿步行,体恤轿夫,对于赵榛的观感更进了一步。

  “下官久闻殿下贤名,今日一见,果然非是虚传。”

  久闻他的贤名?赵榛听着都想笑,在他穿越来之前,赵榛这个躯体的原主人可是赵佶无数个儿子中最微不足道的一个,和大多数皇子一样,声色犬马,享受荣华富贵。

  哪里来的贤名?根本没有。

  不过是伍贵的恭维之词,当然没放在心上。

  但现在,赵榛必须要快速的建立起自己的名声,贤名是必须得。

  实际上,赵榛不坐轿子,并不一定会获得轿夫的好感,轿夫本来就是干出力活的,没人坐轿子,反而会没了生活来源。

  但这并不妨碍赵榛刻意的沽名钓誉,至少这一次得到了知县的赞赏。

  名声就要聚少成多,直到形成改变一切的洪流。

  翠玉楼早已集满了宾客,兰封虽小,当地也有着不少的豪强贵富,他们是这兰封最有影响力的一群人,每个家族盘根错节,或多或少的都有一定的特权。

  但相比于大宋皇家,那当然是一个天,一个地。

  主动向赵家人示好,不仅仅是因为这些豪强们想趁机攀附权贵,更是因为赵家人作为天下共主,流落至此,若不表示一二,恐为外界耻笑。

  无论多么复杂的原因,无论是不是心甘情愿,他们最终商议的结果,就是摆宴款待。

  至少表现出他们作为臣民对于宋廷的忠心。

  但赵佶没来,来的是赵佶的儿子,信王赵榛。

  在赵榛和伍贵来到翠玉楼之前,就已经通知过了这些地主们。

  赵佶没来,是有些可惜,但一个皇子能亲自出面,也不算寒颤,终究是有了可以恭维的主客。

  一众的豪强,排成队的欢迎赵榛的到来。

  “这是城西马员外。”

  “这是这是卢员外,他那小儿子去年进士及第,不知殿下是否有印象。”

  “还有这是刘员外,本就是汴梁人。”

  伍贵一个个的给赵榛介绍起这次前来的宾客,当然,赵榛都不认识,但也客套的一个个问好。

  整个翠玉楼已经被包场,虽然天色已暗,但那烧钱的大灯,一个个被挂在楼内的各个角落,让酒楼灯火通明。

  楼内二层五桌,一层七桌,几乎已满。

  赵榛带着和福公主上了二楼,坐于正北的位置,居于首席之上。地位较高的能和赵榛一桌,那些不入流的小地主,大抵只能在次席安坐。

  “兰封虽小,亦知礼义,百姓不多,亦明父君,今,天之贵胄不避蓬漏,光临兰封,实乃我兰封之福,百姓之幸,我等蒙天子之恩久矣,亦有报偿天子之心,奈何其力有限,所尽之事或有不全,还望殿下和太上皇见谅,莫怪我等招待不周。”伍贵代表众人,先是行礼向赵榛说道。

  “小王与父皇本在汴京之内,适逢金人祸乱京师,无奈出巡此地,本应蓬头垢面,饮露食土,幸得诸位奉养,苟的存续,他日若得回汴京,重振社稷,必不忘诸位雪中送炭之恩。”

  “吾代父皇,谢过!”赵榛也起身向众人抱拳回礼。

  “岂敢,岂敢。”

  “哪里,哪里。”

  场面上的官话还是要说的,大家都不是小孩子,能够坐在这里的哪个又没念过几年书呢。

  官话之后,便是宴席的正式开始。

  坐罢之后,伍贵拍了拍手,店家便是开始逐一上菜。

  除此之外,若仅仅是吃,那还完全不够,哪怕是这些土豪们也会觉得乏味。

  在那翠玉楼的里面,亦有搭好的台子,几个妙龄女子,在同意下登台献艺。

  古曲,舞蹈,在这不大的翠玉楼中,似乎是这些土豪们最高档的享受。

  时有豪强,接二连三的前来敬酒,赵榛并无推脱,基本上都应下一饮而尽,虽然大多是故意从嘴角吐出来,但偶尔咽下去的酒精,还是让赵榛略有醉意。

  这是必要的社交,至于能让这些乡绅对自己的印象有多深,赵榛并不确定。

  酒席仍然在进行,喝酒吃肉,还有聊天。

  “不知汴京现在如何?”有人问道,这也是许多人关心的问题。

  “汴京已被金人占去,百姓尽遭屠戮,官家亦不能幸免,只有小王和父皇侥幸逃生。”赵榛也不会保留,还尽可能的添油加醋,描绘出汴京被金人屠戮的惨样,让这些乡绅们断绝投降金人的念头。

  “陛下呢?”陛下指的赵桓,那是当今皇帝,赵佶毕竟只是前任皇帝,虽有威信,但天下名义上是皇帝的。

  “陷于贼手之中,怕是众多吉少。”

  片刻的沉默,或是这其中聪明人的思考,国不可一日无君,这是深入人心的道理,如今赵桓被金人抓了去,那么大宋该怎么办?

  大宋的臣民都知道,赵光义一脉的所有子孙都是宅男,全部都居住在汴京二环以内,如今皇上没了,他们都没逃出来,那么接下来谁来当皇帝?

  赵佶是太上皇,大概率是不会继续当皇帝了,那就只能在幸存的儿子中选择。

  信王赵榛,康王赵构?

  有人知道赵构在大名府还活着,也有人不知道的,知道的人或许会觉得康王大概率继位,不知道的觉得眼前的赵榛可能就是下一任皇帝,但无论怎么想,没人会自讨没趣问这个问题。

  但对于赵榛的殷勤,要比刚见面更甚。

  当地的土豪最关心的除了汴京的情况外,还有是赵佶和赵榛准备在兰封待多久。

  如今金人还在汴京,指不定因为赵佶在这里,派兵打过来,那到时候他们该何去何从?

  但这个问题直接提出来会有撵人的嫌疑,实在不好出口。

  只能旁敲侧击的问道。“兰封距离汴京不足百里,只怕金人若来,吾等就算粉身碎骨也无法护的太上皇和殿下的周全。”

  “这我知道。”赵榛说道。“兰封小城不可坚守,金人若来,诸位便献出小王来保护城中百姓安全。”

  赵榛继续丧心病狂的收敛人心。

  “这可怎么能行?”

  就在赵榛和土豪们聊天喝酒的时候。

  突然一道尖锐的声音,打破了嘈杂的聊天。

  “救命啊!啊!”

  那是女人的呼救声,还有哭声。

第三十五章 酒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