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八章 不好的预感

  鲜血从陆寒的脖颈喷薄而出,呲在了赵榛的帅脸上,略显狰狞。

  力度不够,还不足以枭首,但那大动脉被割裂,就已经代表着死亡。

  正在死亡着的陆寒眼神中尽是不可思议之色,他到死都不明白赵榛为何敢于杀死自己。

  或许永远也不明白了,直到死亡的尽头,想要说什么,但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

  黑暗侵略了他全部的世界。

  陆寒死了。

  其他的亲从官顿时不知所措,陆寒的死并不能让他们有任何动作,赵榛连他们的长官都敢杀,小卒子没有勇气去找赵榛复仇。

  当他们看到赵榛那浑身是血得模样,胆小亲从官便是撒腿就跑。

  短时间内亲从官就已经不见人影,兴许是去给赵佶报信,但这已经无所谓了。

  翠玉楼下,便只剩下当地的官绅百姓,以及被留下来的那几个女子。

   “好了,现在他们都走了,你们可以放心回家了。”

  女孩子们似是被赵榛的行为感动,纷纷跪在地上感念赵榛的恩情。“殿下大恩大德,妾不知如何报答。”

  “殿下之恩,没齿难忘。”

  等等说辞,赵榛听到了,也只是点点头,似乎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但凡有人欺男霸女,戕害百姓,小王必会为汝等做主。”

  汉人的百姓大多朴实,就是那么容易被感动,那些压榨他们的人见多了,如今遇到一个异类,一个愿意为他们做主的王子,对于赵榛的好感,已经充斥内心无法形容。

  “殿下……您这杀了陆寒,万一……”伍贵有些忧虑。

  “伍知县,你觉得陆寒不该死么?”

  “这……”

  按理说,强抢民女,又当街杀人的确该死,但毕竟是官家的亲从官,即使有罪,也不应该如此莽撞的杀死。

  杀死一了百了,但后果是什么,想过么?

  “陆寒所作所为,的确为士人所不齿,但毕竟是亲军的人……”

  “无妨……只要能护的住百姓乡民,小王又有何惧。”凛然的笑容,让一些泪点低的百姓忍不住哭了起来。

  “殿下真当世圣贤。”

  “殿下!”

  那呼声在这兰封城周围回荡,久久不能平息。

  这是名声的力量,陶醉的让人无法自拔。

  ……

  汴京城外。

  金人大帐。

  金人依然沉迷于肆意凌辱宋人百姓之中。

  但完颜宗翰并不觉得快乐。

  赵佶和赵佶的逃跑,让他大为光火,并且还要忍受东路军的冷嘲热讽,那就不是屠杀宋人能够弥补的事情。

  这感觉糟透了。

  而当一名亲信将领来到他的大帐,俯身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之后,那原本死了妈的脸上不禁多了一份诧异。

   “你是说……赵佶和赵榛现在在不足百里的兰封?”

  “千真万确。线人是当地的豪绅,他们给我们来信,是希望得到赏赐,并且保证不要伤害他们的家人。”

  赏赐和保证都是小事情,关键这两天消失的赵佶竟然还在兰封确实不太对劲。

  按理说这么长时间,逃也能逃到山东了,更不会给他们追上的机会。

  这才是他们最终放弃追杀赵佶的原因,徒劳无益。

  “赵佶在兰封遍索民财,因此于兰封止步不前。”

  手中的酒杯,被完颜宗翰大力捏碎,他没有多想,他只想爆掉赵佶,好稳固他在金人之中的地位。

  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点兵,出发,就算是逃到天涯海角,也必杀赵宋一家。”完颜宗翰恶狠狠的道。

  西路军动了,完颜宗翰点兵点将,准备直扑兰封。

  并没有告知东路军的完颜宗望,但也不需要告诉,这样重大的军事动作自然瞒不过东路军。

  “元帅,宗翰准备去兰封了。”金兀术望着远处西路军的调动,不知何种想法。

  “他们知道了赵佶还在兰封是吧。”实际上完颜宗望更早之前便已经得到消息,但宗望和宗翰相比是没有任何动力去非要把赵佶弄死。

  本来完颜宗望的政见便和完颜宗翰不一样,他是倾向于留下宋朝皇帝一命,跪在地上叫声爸爸就行了。

  所以当初赵佶逃跑,完颜宗望实际上是放了水的,在得知赵佶杀人夺马之后,简单的搜索无功后,便没有继续下去。

  要不然还真不知道那赵佶到底能不能逃出东路军的防线。

  “应该是的。”金兀术道。“只是……我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金兀术望向完颜宗望,眼神清澈,却异常坚定。

  “什么预感?”

  “宗翰有可能回不来了……”

  “回不来?”宗望诧异,似乎完全没想到,但很快就当成了金兀术讲的笑话。“回不来?你在说笑么?宗翰手下精兵强将数万,宋人早已胆寒,谁能让宗翰回不来?赵佶?赵构?呵……”

  哪怕是异常谨慎的宗望也不会认为完颜宗翰有任何可能遇到危险。

  金兀术本就是个思维天马行空的人,有时候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荒谬且可笑的念头。他没有解释什么。

  “嗯,兴许只是我想多了。”

  西路军,按照宗翰的部属,开始向兰封移动,先锋,侧翼,等等陆续展开战争的獠牙。

  东路军按兵不动,在汴京巩固自己胜利的果实。

  他们的行动,兰封并不知情。

  赵佶正处于勃然大怒和重度背悲伤之中。

  大怒和悲伤的原因,也很明显,他最得力的亲信,他最挚爱的男生,他最信赖的小伙伴,陆寒……这个集中了他所有宠爱为一身的男孩子……被赵榛砍了。

  并且砍死了。

  “你可知罪!”

  “儿臣并不知罪。陆寒强抢民女,又当街行凶,儿臣只不过替天行道,斩奸除恶,仅此而已。”赵榛在返回面对赵佶时,已经想好了说辞。

  陆寒的所作所为都是在赵佶的默许之下,赵佶又怎会不知?“就算他有罪,他也是寡人的亲军,大宋的亲从官,你擅自斩之,与谋反何异?!”

  “伍贵,你作为知县,也应该知道,谋反该如何处置?!”

  “回太上皇……”一旁被叫来一起调查此事的伍贵吞吞吐吐不敢说下去。

  “说!”赵佶少有的厉色。

  “回太上皇……按律当斩。”其实是应该诛九族,但是……诛九族怎么能用在皇子身上,那不是连太上皇一起诛了,伍贵还没那么蠢。

那日十月十说
今天有事,一更,哈,抱歉。

第三十八章 不好的预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