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章 石灰吟

  金人大军一点点迫近。

  兰封城中因为赵佶的出现,带来了不少的破事。

  赵榛进了牢房。

  算不上不光彩的事情。

  许多英雄都经历过这样的事情。

  譬如无数被抓捕的烈士,那在牢房里走过一圈的经历,足以在他的履历加上一份传奇色彩。

  况且赵榛进了牢房,也不算亏,狱卒和知县伍贵对待赵榛都是客客气气的。

  “殿下,等太上皇把气消了,这事情也就过去了,下官虽知您怜惜百姓,但莫要再做此等冲动之事。”知县伍贵领略过了赵佶和他的亲从官的傲慢,在面对“善良”的赵榛的时候,打心眼里有好感。

  在不违反原则的情况下加以照顾,那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殿下之名,我等早已耳闻,今殿下至此,若有所需,我等尽力而为。”狱卒一个个向赵榛表达着善意。

  “多谢诸位了。”赵榛感谢道。

  牢房有些潮湿和不太好的味道。

  单人的牢房之中,本应该稻草铺成的床位,换上了厚实的被褥,这是知县和狱卒能想到让赵榛感到舒服一种的方式。

  就这样赵榛住了进去。

  时间一点点流过,也不知道多久。

  那被封死的隔墙看不到外界的阳光。

  或是几个时辰,或是半天。

  直到狱卒把饭菜送来,赵榛才发现自己有些饿了。

  送来的食物略显丰富,禽肉蛋汤,让牢房中其他的囚犯垂涎三尺。

  只是狱卒脸色有点奇怪,让无聊的赵榛很快注意到。

  赵榛接过装满了食物的饭盒,有点奇怪的望向狱卒。“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想说?”

  那一句话,似乎是让纠结的狱卒,彻底下定了决心,一把抢回赵榛手里的饭菜,继而咬着牙道。“殿下,这是一个宦官送来的。还给小的几两银子……”

  “……”

  一个宦官?这兰封里似乎也只有一个阉货……那边便是王硕。

  王硕给他送饭菜,并且还给狱卒塞银子。

  只要不傻,都能品出里面的味道。

  这饭菜里必然有毒。

  赵榛和赵佶的关系已经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了……只是赵佶对赵榛不仁,赵榛也不能表现出对于赵佶的不义。

  “这菜里有毒吧。”

  狱卒点了点头,把碎银子塞到菜里,硫化氢和银反应,生成黑色的硫化银,覆盖在银子的表面。

  好毒。

  “这必然是歹人王硕所为。”赵榛说道。

  狱卒觉得赵榛太过于单纯,但也不变说什么,只是把饭菜收了起来,待会找个地方丢掉。

  “殿下,待会我让我媳妇亲自给你烧个菜送来。”狱卒想了想,差不多也到饭点了,但牢房的伙食水平可真不敢恭维,那犯人吃的东西比喂猪的好不了多少。

  就算是他们狱卒的工作餐也是简简单单,拿来给身份尊贵的皇子吃,实在拿不出手。

   “不用这么麻烦,小王并不挑食,囚犯吃什么,小王便吃什么好了。”

  赵榛从农村长大,长大了虽然没什么成就,但也是能吃苦的,小的时候国家经济尚且不好,食物也不够充足。

  像那种将树皮捻碎混在面里煮熟的饼都是吃过的,在那之后,就没发现更难以入口的食物。

  当狱卒先把牢饭带来准备给犯人分食的时候,赵榛很装逼的要了一份。

  有时候去当白莲花,会当上瘾的,赵榛想用这种办法来展现他吃苦耐劳,平易近人的高尚品格。

  只是,当那牢饭放在面前的时候,赵榛确实有点后悔。

  稀的不能再稀的稀饭,还带着一种馊掉的味道。

  水泡过的馒头,还有没有洗干净的霉斑,也只有腌过的白菜,看起来正常一点。

  赵榛夸下的海口,有点后悔,不得不哭着吃完。

  还需要装作一副非常喜欢吃的样子……赵榛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有时候应该适可而止了,装逼真的遭罪。

  “殿下,您真的是王爷么……”

  赵榛笑了笑。“你说呢?”

  “小的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觉得很难想象王爷能像您这样,连这种饭菜都吃的下去……”哪怕是狱卒们,也不会有吃馊饭的想法,若不是饿的别无选择,谁会忍受这样的折磨?

  赵榛爽朗的大笑。

  千锤万凿出深山,

  烈火焚烧若等闲。

  粉身碎骨浑不怕,

  要留清白在人间。

  作者……赵榛。

  赵榛灵感乍现,拿着木棍在墙上洋洋洒洒赋诗一首。

  此时读起来朗朗上口,即使文化不高的人,也能品出诗中的意境。

  狱卒们看到后无不拍手叫好,对于赵榛的崇拜更上了一层。

  ……

  赵榛被下狱的时候。

  兰封城外,终究迎来了审判之日。

  三五百金人先锋骑兵抵达兰封城下,这意味着战争即将来临。

  “快快开城受降,要不然破城之日,就是你能断头之时!”

  金人的骑兵对着城墙之上大喊道。

  金人的甲胄和北地的腔调,让守备城门的乡兵个个恐惧不已。

  他们如同猛兽般席卷中原的恶名早已传遍天下,破城之日全城遭难,没人会怀疑。

  兰封只是个小城。

  不比汴京有高大城墙的保护,甚至连护城河都没有。

  土制的低矮城墙,怕是金人一人撒泡尿就足以呲塌,防些盗贼还是可以,但想要防住精锐的金国正规军,怕是根本不可能。

  若是平常的时候,面对如此的大军,城内的守军估计早投降了。

  但金人会屠城的事情,早已深入人心,哪怕汴京自己脱了衣服去迎合金人,也没有逃过被屠灭的命运。

  以至于兰封的守兵没有人敢于直接投降。

  而是慌忙间立刻通知兰封知县伍贵。

  金人的出现,并不出乎意料,当赵佶以太上皇的身份来到兰封后,伍贵就意识到金人很有可能会追来。

  只是早晚的事情。

  现在去埋怨赵佶,那是没有必要,伍贵不得不去考虑现在该怎么办!

  似乎只能……

  整个兰封因为金人的出现,开始慌乱起来。

  许多人开始收拾金银细软,准备逃去别的地方。

  “太上皇,快快快,再不走就来不及了,这是百姓的衣服,城里的百姓都准备从东城门出,我们装作百姓或可以骗过金人。”王硕早已准备好了该准备东西,只差逃跑了。

  赵佶在兰封什么也没享受到,就要再次陷入流亡之路。

  这让他实在不甘心,但生命确实很重要,不甘心也只能逃跑。

  “信王怎么办?”

  “还管什么信王,来不及了。”

  信王还在大牢之中,赵佶并没有将他提出来的意思,或许就让他留在兰封,被金人抓住,反而用不着自己动手,一举两得。

第四十章 石灰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