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二章 脊背发凉

  确定了赵榛和赵佶所在的地方。

  完颜宗翰整顿了军务,开始向赵榛的所在地进发。

  “一定要看好那群宋人,盯住他们的一举一动,诸军不要擅自行动,务必等到本帅抵达,再做计较。”

  完颜宗翰特意叮嘱道,他倒不是担心自己的部下擅自进攻会出现折损,仅仅是像看看那所谓的代皇帝垂死挣扎的样子。

  说出来,就是个笑话。

  这个叫做赵榛的皇子,猴急猴急的登上了帝位,怕是屁股没坐热,后宫还没享受到,就得凉凉。

  这在史书里该怎么记载?估计连被记载的资格都没有。

  想到此,完颜宗翰不觉间冷笑起来。

  数万大军即将抵达。

  赵榛所在的山头,孤零零的有些凄凉。

  山头之上。

  金人的军队已经退去,赵榛和众人得到了非常重要的喘息机会。

  许多人围坐在一起生活做饭。

  由于从金人手里截获了大量的面粉,所以食物也以各种饼子为主。

  土家酱香饼,鸡蛋灌饼,葱香饼,手抓饼……这些都没有,没那个条件

  条件很艰苦,仅仅是将一个个面团,用树枝插起来,放在火上烤一烤,熟了便直接下嘴。

  最后的成品是一团乌漆嘛黑的东西,拍掉了上面碳化的黑色物质,剩下的如同馒头一般,冒着热气。

  脆蹦蹦的外壳,加上软软的面肉,嚼在嘴里,享受着淀粉分解出来的葡萄糖的甜味,还是挺好吃的?

  至少对于那些许久没吃饭的人来说,能够填饱肚子,已经足够值得庆幸。

  缴获来的面粉数量比较可观,几百辆辆车,以一辆车装载六石粮食来算,几千石的面粉肯定有了。

  几千石的粮草不算很多,还不够十万金人大军吃上三五天的。

  丢了这些粮草,损伤不了金军的根本。

  但对于赵榛这些人来说,这些面粉至关重要。

  面粉首先是食物,几千石的面粉,如果没有金人的打扰,在这里野餐露营,撑上几个月都没有任何问题。

  其次,面粉是他们突围的唯一希望。

  ……

  生火造饭,自然会有浓烟升天。

  丘庚有些担忧的对赵榛说道。“这会告诉金人我们的所在吧。”

  他们东躲西藏至今,就生怕遇到金人。

  丘庚虽然打仗打的少,但也知道一些常识。

  “现在就是要让金人知道我们在哪里。”赵榛不动声色的说道,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再试图躲藏,那只是毫无意义的掩耳盗铃。

  还不如放开手该做什么就做什么,至于最后能不能成功,那也只能事在人为,听天由命了。

  丘庚不知道赵榛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现在何去何从,也只能和代皇帝闷头走到黑了。

  “陛下,您怎么只让我们抢面啊,刚才在下面还看到有几车腊肉哩。”听起来像是抱怨,但从说完话就忍不住笑起来的样子,感觉是在开玩笑而已。

  毕竟他们也不敢抱怨圣上,只是有些好奇于赵榛要求他们做的事情。

  “腊肉只能吃,但面却可以做其他的事情。”赵榛和普通的乡兵相处了许久了,根本没有任何架子,他们敢问,赵榛也就敢说。

  亲民和善,与士兵同甘共苦,这是让军士能够保证足够忠诚度的最好办法。

  “面还能做什么事情啊?”他们并不了解。

  但赵榛却无法和他们继续解释了。“等,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现在说出来传到金人耳朵里,法子就不灵了。”

  赵榛卖了关子。

  不仅仅是害怕有人走路了风声,让金人有所防备。

  还有就是即使向他们解释,估计也解释不通,这涉及到化学知识。

  “陛下可是有破敌之法?”

  一些人有些急切的问道。

  赵榛只是笑笑,并没有再说下去。“好了,金人怕是很快就过来了,去山下多取些水,还有……”

  赵榛凝视些那被堆放在一起的面粉。

  “把面粉堆到高处。”

  高处,指的是山顶,那里的表层土壤已经被风吹干,裸露的岩石,光秃秃的,鲜有植被。

  金人不日而至,随时可能攻击,在此之前的准备工作必须要做好。

  剩下的就是需要上天爸爸赐于的那么一丁点得运气。

  ……

  留给赵榛的喘息时间少的可怜。

  金人的大军,在第二天的时候就已经集结于面前。

  整齐的阵容,瑟瑟的杀气,任谁看着都觉得……好强。

  “那些就是金兵么?”

  许多人在山头上,指指点点,望着那些金兵发出了由衷的赞叹。

  却忘了那些人可都是来索命的煞星,随时会攻过来,取了他们的性命。

  金人不断增多,从四面八方围拢而来。

  他们并没有立刻进攻。

  实际上,在任何时候,打仗前都需要派一下使者交谈一番。

  就算是刚从原始社会步入封建社会的金人也是如此。

  金人之所以直接一部到胃的直接干到了汴京,也是因为大宋在第一时间没有跪在地上唱征服罢了。

  并且在攻城拔寨的过程中,大部分城池都是以先劝降,后发兵的政策进行。

  不然要是每个城池都死磕一遍,金人就是有百万大军都磕不到汴京。

  保存有生力量,这是任何一个合格的将领都需要拥有的思想。

  完颜宗翰也是如此,赵榛居高临下的守着山头,强攻肯定能攻下,但己方也一定会有伤亡。

  用语言诱导赵榛屈服,即使不能成功,也能在一定程度上瓦解他们的抵抗意志,在进攻的过程中减少阻力。

  使者沿着山路,被守备的乡兵带到赵榛面前。

  使者整理了番言语,就代完颜宗翰传话。

  “今我大军以至,足以踏平这小小的山丘,你们抵抗又有何意义?若是还执迷不悟,元帅一令之下,你等皆为亡下鬼!”

  使者是汉人,准确的说是北汉人,借着金人的靠山,哪怕在一众的宋人面前,也是桀骜不驯的样子。

  连赵榛这个穿着皇袍的骚包,也丝毫不放在眼里。

  “这位仁兄,你知道朕在汴京做过什么事情么?”

  “什么?”使者不知道赵榛的意思。

  “朕在汴京……可是亲手砍死过你们的一个使者。”赵榛对着使者笑道。

  后者突然觉得有点脊背发凉。

第六十二章 脊背发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