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八章 布下的棋子

  绳子还是剑摆在张邦昌面前,那都是在逼迫他自杀。

  张邦昌想自杀么?肯定不想。

  无论是投降金人也好,怂恿赵桓和议也好,亦或者到现在第一时间还政于赵榛也好。

  他所做的一切,那只有一个目的……保命。

  留在汴京继续当伪楚皇帝肯定活不下来,他可不觉得自己能征服整个大宋,第一时间投降兴许还能获得宽恕。

  只是现在看起来,这条路也已经走不通。

  已经被吓坏的张邦昌,屎尿都崩了出来,臭烘烘的一片。

  让周围的所有人都觉得很难受。

  绳子依然摆在张邦昌的面前,所有人似乎都没说话,似乎等着看张邦昌该如何自杀。

  但时间一点点过去了。

  张邦昌的哭声依然回荡在营帐之中,没有消停,伸出的老手想要触及绳子,又很快胆怯的缩了回去。

  然后又试图鼓起勇气去拿起绳子,但求生的欲望又再次迫使他缩回老手。

  不断地摇摆着意志,耽误了很久的时间,许多人沉不住气了,觉得既然是陛下赐死那就干净利索的,婆婆妈妈的像个娘们一般。

  “贼臣不愿速死,臣等愿意代劳。”有人自告奋勇的想帮张邦昌一把。

  张邦昌真想谢他全家。

  赵榛没有说话,而是继续看着张邦昌,原本只是听说张邦昌是个胆小如鼠的可怜虫。

  当看到他因为死亡而害怕到极点的样子,却是印证了以前的传言。

  大宋缺少骨气,也是因为这样的臣子还是太多了,无论是大臣还是皇帝,都软的让人发指。

  张邦昌可杀,可不杀,其实不影响大局。

  赵榛只是在这个时候,确认一些他胆小如鼠的特性,思索着是不是还有利用价值。

  有,肯定有,并且可能会成为北伐金国的一枚至关重要的棋子!

  嗯……

  赵榛抬起手,示意那个准备自告奋勇的将领不必出手。

  “张邦昌,你觉得你是不是死罪?朕该不该杀你?”

  “臣死……死罪……臣该死……只是……”张邦昌哭着想要为自己寻找一分能为自己开脱的理由,但是似乎任何理由都不足够充分的让他的死罪得以豁免。

  称帝这种事情,历史上都是皇家的大忌,尤其原本是臣子的人当了皇帝,再被抓到,那就没有一个不被杀的例子。

  按理说被杀都是轻的,大多是凌迟和诛九族双重套餐。

  赵榛打算给他留个全尸,看起来已经是比较给他面子了,张邦昌不知道该怎么说才能让他自己活命。

  但内心的求生欲望依然在挣扎,他真的不想死。

  “你知道就好。”赵榛说道。“只给你一次机会,听好,今后若你出现在大宋之中,被朕抓住,朕必杀你,记住了么?”

  此话一出,那原本啼哭不止的张邦昌,加上周围的大臣将领都是一楞。

  出现在大宋之中,抓住就被杀?

  那言下之意已经很明显了,代皇帝在迫使张邦昌去投金人。

  这是什么操作?不杀张邦昌也就罢了,哪有皇帝明目张胆的怂恿自己的大臣投降敌人的?

  “陛下,陛下!臣身为大宋之臣,又怎能有二心!陛下!臣委身降贼,也处于无奈,如今倾心归附陛下,又怎能去投金人!”

  张邦昌只道赵榛在试探他对于大宋的忠心,跪着朝赵榛爬了过去。

  但此时的赵榛面无表情,更无半分松动。“张邦昌,你也是聪明人,不用朕再重复第二次了!”

  赵榛厉声喝道。

  “丘庚!”

  “属下在!”

  “三息之内,这张邦昌还在这营帐中,就立刻砍死!”

  “是!”得令的丘庚,直接拔出剑来。

  一

  二

  张邦昌一溜烟跑走了。

  ……

  等到张邦昌离开。

  那些宋将和还留在营帐内的大臣,仍然还处于疑惑之中。

  “为何陛下让那贼臣去事金人呢?”

  为何让张邦昌降金?

  很显然,因为赵榛知道,等到金兵北返,很快就要再立一个伪齐皇帝了。

  张邦昌不在,金人才立的刘豫当的伪齐皇帝。

  如果张邦昌在,不知道金人会不会考虑让他当这伪齐皇帝?那将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赵榛只是未卜先知的了解局面的走向。

  其他的将领当然不会明白。

  “以后你们就知道了。”

  神秘的样子,让人琢磨不透,他人不明白赵榛的用意,但有鉴于赵榛曾以三千乡兵灭杀完颜宗翰的战绩,他人也不敢说赵榛这是愚蠢的决定。

  ……

  差点没命的张邦昌,不得不从宋营中逃出。

  张邦昌不想投金人,在他眼里金人毕竟是蛮夷,对待士大夫也没有大宋那么推崇,但他现在别无他处可去,只能北去追逐正在北还的金军。

  幸好赵榛并没有授意扣押他从汴京带来的马匹,这让他节省了不少的时间。

  张邦昌也在想,赵榛到底为何逼迫他去投金人?

  莫非是考虑到,就算不杀他,以后也会被其他的仁人志士所记恨,难以活下去?

  又或者是想要派他去金营当细作?

  这两种可能性最大,但都不是非常充足的理由。

  第一,代皇帝没必要这么仁慈吧。第二,让他当细作也没必要拿杀他吓唬他吧。

  百思不得其解。

  张邦昌转眼到了金营。

  那些都是老熟人了,几个金营中的高级将领对于张邦昌再熟悉不过了。

  “你这厮不在汴京当好你的皇帝,怎么到这里来了?”

  张邦昌被带到了完颜希伊的面前。

  张邦昌能够活到现在,绝不仅仅只是因为胆小,自身拥有的才干,也是他能够成为金人最信任的南人重要原因。

  他并没有把在宋营发生的一切都和盘托出,因为他觉得实话实话,可能会让金人对他产生猜忌,以及怀疑他前来投奔的目的。

  “自天军离去,宋人引一军至汴京城下,臣不敌,不得不弃城逃来。”

  “真是个废物。”完颜希伊不禁嘲讽道,说完之后也就把这个糟老头子撵了出去,不再过问。

  但基本上默许了张邦昌可以跟着他们北撤。

  ……

  金人小心翼翼的度过黄河。

  一直持续了整整三天。

  当大部分金人业已经坐船去了北边。

  留在南岸的金兵数量,已经让岳飞觉得是时候伸出獠牙了。

第七十八章 布下的棋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