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九章 姐弟

  康王之乱,以康王赵构被捕获宣告平息。

  因为二帝被掳走所导致的帝位争夺,也等于有了结果。

  大宋的主力军队已经都处于赵榛的控制之下,那么上到文武百官,下到儒林士子,都不会觉得除了赵榛之外,还有其他人更适合那天子之位。

  赵榛早已在汴京城等候,紧闭的城门大开,迎接凯旋而归的将士。

  首先归来的便是岳飞。

  原本离京之时,只带了一万多人,在汴东之战后,顺利的将赵构的河北禁军消化掉。

  他的招降政策也很成功,恩威并施,加上张俊的协助,王孝忠和尚功绪都是不战而降。

  赵榛和城内的文武百官等候在新宋门外,迎接得胜之师的凯旋。

  “臣参见陛下!”

  岳飞和所部诸将,以及众多降将一起,在新宋门外一里的地方便已经下马步行前来。

  在来到赵榛面前时,便一个个单膝跪拜。

  岳飞终究是幸不辱命的完成了守护汴京的重任。

  这一点,赵榛没有失望,s级的橙卡武将……怎么输?

  “诸位辛苦了,平身吧。”赵榛说道。

  “谢陛下。”

  一众的将官起身。

  赵榛扫视着众人,既有岳飞张宪等面熟的旧将,也有新归降的赵构部将。

  林林总总,赵榛都带着笑容的面对,丝毫没有给任何一个人脸色。

  早在他们归来之前,赵榛就已经从岳飞那里得到了军报。

  张俊,王孝忠等人如何收服的,岳飞又如何处理的。

  既然已经给了岳飞断事之权,赵榛便不会去质疑岳飞做的对不对。

  让降将们官职不变也好,还是不去追究他们的罪过也好,只要能胜利,这些都是小事情。

  “这位是张俊张统制,臣能够令众军俯首,张统制出力颇多,当记大功。且张统制颇有统兵之才,前几日大战,臣能胜也实属侥幸。”

  岳飞就比较厚道,一直记得答应过张俊的事情,那就是在赵榛面前提他说好话,美言等等。

  只不过一旁的张俊听到前半句还心里乐呵着,但听到后半句脸上就有点苦逼了,前几天的大战就不要提了好么?既不光彩,也不可能算功劳。

  张俊非常喜欢观察别人的表情,来推断一个人的性格喜好,尤其是自己的上司,通过上司的喜好,来拍合理的马屁,从而为自己争取到最大的利益。

   他知道岳飞想要什么,于是在收编降兵上出了狠力。现在岳飞对他赞不绝口,也是张俊这几天跪舔的结果。

  张俊第一次见赵榛,这个可能在未来很长时间内都将是他boss的存在。

  那么第一件事情,就是摸清楚赵榛的性格喜好。

  偷偷的打量赵榛一眼,却发现赵榛的目光似乎也在他身上。

  四目相对,张俊立刻收回目光,和上位者对视是非常不敬的行为。

  但也正因为这不到一秒的对视,张俊仿佛从赵榛脸上看出,他似乎并不怎么喜欢自己?

  幻觉么?

  并非是幻觉。

  赵榛当然不喜欢张俊。

  赵榛了解的历史记载中,张俊可不是什么正面角色。

  虽然有能力,但为人狡诈,并且……岳飞之死,张俊可是从犯。

  如果让岳飞知道在另一个平行时空里,他会被张俊害死……不知道还会不会对张俊赞不绝口了。

  当然,历史已经不会向原本的轨迹上运转。

  赵榛不是赵构,秦桧也不会当宰相。

  张俊只是为了跪舔秦桧和赵构才参与了谋害岳飞。现在没了这俩人,张俊自然翻不起浪来。

  “臣当初不得已委身于康王之下,幸得岳都统大度,允臣所请,倾心归附,若有所用,粉身碎骨义不容辞。”张俊为了稳妥起见,先想赵榛表达了下忠心。

  “张统制之功,朕已记心中,晚些时候的庆功宴上,必论功行赏。”

  “谢陛下恩典。”

  和张俊算是认识了,岳飞又向赵榛举见了其他几个降将之后,赵榛便让他们歇息去了。

  这几天行军打仗,许多人都累坏了,赵榛体谅他们,但在体谅的同时还有一件更大的事情。

  在新宋门,迎接另一群人。

  赵榛的名义上的亲姐姐,赵构……

  中兴四将可真的名不虚传,老大岳飞几乎无敌,老三张俊是个小机灵鬼,这老四刘光世也就是人狠话不多的小钢炮,打人先打蛋,骂人先骂娘的存在。

  在岳飞和赵构的主力硬怼的时候,追了几百里直接把赵构给拿了回来。

  在迎接了岳飞后又过了几个时辰,刘光世和他的部曲就压着赵构和他的一众幕僚回到了汴京,向赵榛交差。

  “康王已经被微臣带来,请陛下检视。”

  刘光世指着身后的车撵向赵榛说道。

  那车撵微微晃动,似乎还能听到奇怪的声音。

  “有劳将军了,吾兄没伤到吧。”赵榛很关切的问道。

  虽然巴不得赵构直接挂掉,但在这极为重视亲情的古代,还是要惺惺作态一番,免得坏了他好不容易构建起来的好名声。

  刘光世也是个心情写在脸上的直男,面有苦涩的说道。“伤到是没伤到……但……似乎害了癔病。”

  癔病就是疯了的意思。

  赵榛似乎不太相信,让身旁的亲随打开车撵的帘子。

  只看到其中一个身着单衣的男子,被绳子绑住了收脚,坐在里面嘿嘿的怪笑。

  之前穿上的皇袍已经被扒了下来,至于身上绑着的绳子也是无奈之举,赵构和其他的叛臣不同,毕竟是皇亲国戚,就算是阶下囚,刘光世也得礼遇有加,不敢怠慢。

  但从被捕获的时候开始,赵构已经疯掉了,说不出任何正常逻辑的话语,并且还很难控制。

  怕出问题的刘光世只能将其绑住,带回汴京。

  赵榛看到赵构的时候,就确定了他的身份,只是精神状态有点不太好。

  “哈哈,十八弟!十八弟!”

  “信王……赵榛!哈哈!”

  看到赵榛的赵构又开始说一些疯疯癫癫的话出来。“你知道吗!父皇和赵桓被金人抓走啦!哈哈,那我就是皇帝了!”

   甚至连这种悖逆纲常,会被口诛笔伐的事情都能轻易的说出来,足以见得癔病已深。

  但赵榛并不敢确定赵构是真疯假疯。

第九十九章 姐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