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四目观里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道长,时代变了在线阅读

道长,时代变了

暂无评分/0人评过

仙侠 / 修真文明

137.84万字|完本

书籍摘要: 一枚得宝银钱将云松带到了一个风起云涌的大时代。在这里,有洋人坚船利炮、军阀派系四起,朱门纸醉金迷、百姓流离失所。在这里,也有怪、邪,蟒仙、蛟尸,活人坟、死人玉,纸人偷命、石佛买运,老猫夜拜月、野狐盗群棺,古镇阴差日行、旧都阴兵借道,大江断流现老村、十里洋场遍凶宅,万人坑中藏白骨庙、无名城频现千年妖。在这里,得宝银钱有两面,银钱人用、阴钱鬼用。云松亦有两面,是穿道袍的道长,是孤魂是恶鬼是僵尸是邪佛是野城隍……PS:本书又名《我以为我是个道士,结果是个鬼?》《你以为我是一个鬼,结果我是一群鬼!》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粉丝榜

我的头像

  • 粉丝第1名:不管不顧不理.
    粉丝等级: 盟主
  • 粉丝第2名:我问问密码.
    粉丝等级: 盟主
  • 粉丝第3名:不是荣小荣.
    粉丝等级: 盟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修真文明小说推荐

一剑飞仙在线阅读
千锤百炼烈火雷霆,十年换得一剑光寒。  潜牙伏爪百般忍受,只为今朝一飞冲霄!
流浪的蛤蟆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一只骷髅的修仙游戏在线阅读
重生成一只骷髅的赵兴,发现自己竟然获得了一个破损的面板,别人的请求要求,甚至是不经意的一句话被他听到,都能转化为任务,而完成任务,就能强行掠夺对方的宝物、修为、道法....等等作为任务奖励。 于是,修仙界出现了一只‘乐于助人’的‘好’骷髅。
树上狐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我能无限悟道在线阅读
大夏末年,天下大乱,各地群雄并起,争相抢夺地盘,民不聊生,百姓食不果腹,多地甚至十室九空。 动荡不安之际,苏哲携七彩悟道珠穿越而来,拥有无限悟道能力,开创属于自己的世界!
顽小石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从成为山神开始在线阅读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土豆鸡腿堡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遮天之无始之子在线阅读
仙路尽头谁为峰?一看帝子道成空。 无始大帝为何会背对众生? 实在是因为他的儿子过于优秀…… 一门三帝的神话将在他手上续写…… 万古,上苍,皆在一念之间!
仙子别走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搬山在线阅读
梁辛本是罪户出身,以为今生再无出头之日,不料八岁那年,曾经侍奉在梁家先祖身边的鬼仆,赶来向他效忠……  修天悟道便要斩灭凡情,修士眼中只有天道,不为外物所动,没有世间宠辱。  道心,不是人心。  梁辛却是个例外,他有修为,却没有道心。  看到亲人享福,他便笑逐颜开;看到朋友生气,他也愤愤不平;看到美貌女子从身边经过,他更忍不住要用力嗅一嗅飘过的香风袅袅……  因为这一颗凡心,所以梁辛是人,天下人间就是他的幸福家园。  如果必须在‘仙’与‘人’之间做一个选择的话,他毫不犹豫的决定:搬山!
豆子惹的祸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在线阅读
半神之躯,比肩凡人! 正经人仙,山海薅神! (正经版简介) 天高九万里,地有无尽国。 人道多不易,山海尽荒泽。 【普一群:1071059242,普二群:1041155628,全订V群已开,在普群找管理就可。 继续仙侠轻喜剧,非洪荒体系,取材《山海经》、《九歌》、《天问》,勿代入三清、道祖等人物,努力发掘更原生态的中国古典神话!】
言归正传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猛兽博物馆在线阅读
新书《末日从噩梦开始》已经发布,大家多多支持。 ------------- 林尽没想到自己会穿越,更没想到会穿越到一个这么古怪的世界,这里,居然以猛兽为尊,幸好,他有猛兽博物馆。 “大师,这就是一只半死的小乌龟啊……” “什么乌龟,这是拥有玄武血脉,将来会晋升到7阶的珍奇兽宠。” “那这只掉毛的土狗又是什么名堂?” “土狗?没眼光,这是吞天犬的分支后裔,还有一丝麒麟血脉,听我的,赶紧签了血契,保你将来飞黄腾达,无敌天下!”
暗黑茄子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拔魔在线阅读
道火不熄,魔种永传。  逆天之修,顺天成丹。  这是一个被魔种入侵过的少年、在视魔为生死大敌的道门里修行成长的故事。  他被打上“需要警惕”的标签,注定他的人生轨迹与众不同。  拔魔月票群344496575,订阅用户可加入  冰临神下读者群481462,主要面向贴吧读者  拔魔读者群459959247,面向所有对拔魔和死人经感兴趣的读者。
冰临神下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当前位置: 仙侠 修真文明 道长,时代变了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1.四目观里

  日薄西山,火云烧天。

  浊气下降,阴气上升。

  四面漏风、上下漏水的道观中殿里,一身靛蓝粗布道袍的云松用秃噜毛的扫帚扫过地面后,又屏息静气点燃三柱清香——

  倒不是他觉得贡香这事多神圣,而是点火工具为火折子,这玩意儿焰火太弱,稍微喘个大气就能吹灭。

  火折子上红光隐现,香头上红光亮起。

  烟起渺渺。

  他先将香放于额头弓腰行礼,再愁眉苦脸的插入供桌香炉上。

  供桌之后是石台,石台之上有道君。

  泥塑道君面目肃穆、不怒自威,端坐石台上渊渟岳峙,俯瞰着身前的供桌和桌前的云松。

  云松觉得祖师爷这是不满。

  因为供桌下面的功德箱空空荡荡,供桌上的小香炉缺角碎口。

  贼寒碜!

  可是他更不满,他现在的处境更寒碜!

  他本来是一个没什么前途的好青年,作为一名九零后,他出生在一个光荣的家庭,父母都是工农联盟的成员:一个是农民工,另一个也是农民工。

  二老一辈子先务农再务工,踏踏实实、平平淡淡。

  后来家庭里有了他,他的生活也是平淡而踏实:

  上学时成绩不好不坏,大学念了个生物技术的专业不好不坏,毕业后找了个兽药化验的工作不坏不好……

  平时上班有心爱的迈锐宝代步,下班回家有肥宅快乐餐等待,吃完饭还可以与电脑手冲一把……

  可穿越这件事跟爱情一样,来的时候让人措不及防!

  那天他没招谁没惹谁,就是下班后在家门口看到一枚银币,他捡起了银币,一切就变了——

  都市好青年云松穿越成了云上山四目观的年轻道士云松!

  回忆着过去的遭遇,他从怀里掏出这枚银币。

  这就是随着他一起穿越而来的东西。

  银币粗看与民国时期流通的银元相仿,但细看就不一样了。

  它只有一面是银白色,上有‘得宝银钱’四个字。

  另一面是灰黑色,上面也有字,有一圈的字,但云松不认识。

  他没见过这种文字。

  云松能猜测出,自己会穿越到四目观跟这枚银钱有关。

  但它具体是什么东西?

  怎么起穿越作用的?

  自己又该怎么做才能穿回去?

  他想了几天几夜,也没有想明白这些问题。

  这一刻他实在茫然,都想要问道君了。

  但道君不言不语,照例用不满的样子看着寒碜的供桌。

  一人一神。

  一个没头脑,一个不高兴。

  见此云松忍不住叹起了气:“唉,祖师爷,做神呢,最重要的就是开心。”

  “您好歹还有三柱清香可以享用,弟子我呢?我可是从早上一直饿肚子到现在啊!”

  四目观建于荒山之上,没有良田耕种没有信徒供养,物资匮乏。

  本来这道观里不止他一人,他还有个师傅来着。

  可是在他穿越过来之前,他那便宜师傅似乎刚刚下山去了。

  走的时候还把粮食都带走了。

  就给他留了一封信。

  信封上的留言倒是郑重:

  ‘吾徒小道亲启。

  若遇绝境,能以此信救命一次。未至绝境,万勿取出。

  师者四目留。’

  这留言把云松唬住了,他没敢随意打开这封信,穿越过来这几天他全靠院里果子充饥和道祖保佑才没饿死。

  然而今天熟果都吃光了,只剩下几个青涩货。

  老话说的好,青涩的伙子好玩、青涩的果子不好吃,又酸又苦他是真下不去嘴。

  抱怨过后云松还是得琢磨怎么填饱肚子。

  可是他扭头看四周,四周只有破败的泥石墙壁和几扇窗纸破乱的木窗……

  那么窗棱软软的,是不是可以闭着眼睛当焖软了的骨头啃一啃?

  夕阳的光芒穿过窗纸缺口照进来,光线恍恍惚惚、微尘飘飘荡荡……

  怎么有点像做炒面时候翻锅铲带动飘起来的熟面粉?

  这个联想让他抹了把嘴巴。

  实在没辙。

  他将银钱放入怀里口袋,将便宜师傅留的这封信给拿了出来。

  说起来这封信很有逼格。

  信封触感柔软滑腻,像是什么兽皮精心制成,四边描绘了许多云纹花纹之类的纹理。

  很好看。

  就是上面的字挺唬人:未至绝境,万勿取出。

  他考虑到自己如今已经饿到想要啃窗棱、吸灰尘填肚子的地步了,这应该算是绝境。

  那么现在打开完全没问题——吧?

  他琢磨一番,最终扛不过肚子咕噜咕噜的哀嚎,索性将信封拆开。

  一张写满密密麻麻小字的草纸出现在他面前。

  纸上写的都是繁体字,云松连猜带蒙的看了起来。

  上面是他那便宜师傅的留言。

  信上说他待在如此荒山野岭本是信守承诺要等待一个天机。

  结果天机迟迟未现而如今九州大地遭遇千年未有之劫难,他的师弟又在赶尸途中遇上生死危机,他决定下山救世。

  越看越失望。

  但看到信纸最后面,云松终于眼睛一亮。

  信纸最后一句写明:徒儿当知,本观门楼下之牌匾为紫檀木,牌匾后藏有为师精心晒至的风干肉,甚能顶饥。

  这个信息让他猛的一拍大腿!

  难怪他这几天把道观里头上下翻遍了,只差没去茅房翻一圈,最终却连一粒米都没翻出来,敢情道观仅存的粮食被存在了外头!

  调皮!

  他兴冲冲的推开大门跑出去,一声“吱嘎”声音酸涩,老木门垂垂欲坠。

  看着这两扇破门,云松一时之间不知道这玩意儿是用来保护道观的还是让以前的道士盘着玩的。

  木板子都起包浆了。

  再盘下去怕是能出水。

  大门打开,绿草红花白石映入他的眼帘。

  小道观处在一座山峦顶上。

  轻嗅是花香耳听有鸟语。

  抬头是蓝天白云、环顾有树影婆娑。

  近看峰峦叠嶂、云雾缭绕,远观山下依稀阡陌纵横、房屋错落。

  倒是风景秀丽。

  但他毫无兴趣。

  他现在就一个念头:干饭喽!

  道观门上牌匾距离地面得有三米,上有门楼,能挡雨而不能遮风,着实是个做风干肉的好地方。

  云松美滋滋的拖了张桌子过来踩着上去往牌匾后头摸,他还没有吃过带檀木味儿的肉呢。

  然后一摸一个空。

  只有手指沾了点油。

  可是,肉呢?

  我的!风、干、肉、呢!

  它哪里去了?

  让牌匾给造了?

  云松茫然的掏出信纸又看了看,阳光照耀下才发现它反面还有字。

  于是他接着往下看,当头第一句便是:滋味甚美,为防风干肉之存在影响汝之道心,师傅便全数带走了,你无需再去挂念,只消专心功课便好……

  心死了!

  云松失魂落魄的抬起头。

  一座破落道观落进了他的眼帘。

  四目观很小,有一个小院,有三间一字并肩分布的小房间,有一条从大门口通到中殿的青石小径。

  小院被小径居中分了两半,一半种着几株桃树,一半堆积着些破烂杂物。

  简陋古旧的令人发指!

  他无语的扭头看向西天。

  残阳逐渐西下、漫天红霞遍洒、山雾如橘纱般的飘荡……

  他的心灵被入目的美景给震撼了,以至于忍不住发出一声感叹:“夕阳产业!穿越一通最终还是入了个夕阳产业!”

  意兴阑珊的返回道观中殿,一时之间,他感觉悲从中来。

  傍晚山风森寒,中殿四处漏风。

  山风从窗棱缝中钻出发出‘呜呜’声,吹动破碎的白窗纸摇曳,有窗纸薄脆被吹的飞起。

  像撕碎的纸钱。

  信封被吹的在地上乱滚,他懒洋洋的上去捡起来用香炉压住,这时候一阵叩门声从他身后响起:

  “梆梆梆、梆梆梆!”

  他猛的看向大门。

  一个大胖中年人背着个头发干白的瘦削老人站在门口。

  两人穿着古怪,竟然都是云松从未在现实中见过的立领长衫。

  两件长衫同色同样式,袖口、衣襟款式相同,领子上的布纽扣样子也相同,一看便是出自同人之手。

  中年人拄着根拐杖、扶着门板,气喘吁吁,面泛黑气。

  老人趴在他背上,脑袋瘫下,手臂耷拉,手皮皱巴枯燥如鸡皮,泛青泛白毫无血色。

  夕阳渐下。

  余晖却盛。

  残芒赤红,撒在两人身上头发上竟然像溅上了一层血水。

  敲门的正是大胖中年人,他扶着门吃力的抬起身往道观里头看,一下子与云松打了个照面。

  云松下意识有些紧张。

  这是他穿越以来第一次看到人。

  而且他本能的感觉两人的到来有点问题。

  他正要仔细寻思问题所在,白胖中年人已经跟他打起了招呼:“太乙救苦天尊,在下王有德见过小哥!”

  “敢问小哥,四目道长在哪里?在下有要事找他。”

  听到对方提到自家师傅,云松下意识联想到被带走的粮食。

  这让他顿时郁闷又忧伤。

  他便闷闷不乐的说道:“施主你来的不巧,我师傅前几天走了。”

  看着他的情绪转变,王有德顿时面色惨淡:“什么?四目道长走了?他是什么时候走的?我们上次见面还是一年前,没想到那次分别竟是永别……”

  水泡眼一挤咕,眼圈顿时红了。

  “不是永别,王施主你误会小道的话了!”云松赶忙解释,“我师傅是走了、跑路了、下山云游救世了,不是没了、死了、挂了、扑街了。”

  他相信这一番解释,足够把他便宜师傅的去路安排的明明白白。

  既然是对方是自家道观的旧相识,那他没有让人家等在门外的道理。

  于是云松迎上去说道:“王施主您先请进,您背上这位老先生是怎么了?来来来,小道给您搭把手,您先进来坐下歇歇。”

  看着他上前冲自己背上伸手,王有德面露惊诧:“什、什么背上老先生?在下是自己一个人来的呀。”

  随着他说话。

  趴在他背上的干瘦老人缓缓抬头看向云松。

  一张连老人斑都是惨白色的老脸!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