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引子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历史的屋檐在线阅读

历史的屋檐

现实 / 人间百态

135.16万字|完本

书籍摘要: 贵州有句古话中“屋檐水滴落旧窝坑”,意思是总有旧事发生,也表示一种传承的惯性,亦或者一种家族或者民族精神等等,在其中有些传承是手艺,有些传承是脾气,而有的传承则是命运;有的在传承中死亡,有的在传承中辉煌,可总有人在历史的水坑中跳出来,活成自己的样子。也有的,只是在水坑当中争扎,再次上演一些旧事。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麦子3501.
    书友等级: 弟子
  • 书友第2名:爱乌sh.
    书友等级: 弟子
  • 书友第3名:晓猪在此.
    书友等级: 弟子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人间百态小说推荐

大大怪的英雄之旅在线阅读
大大!
定上九天揽月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创业祭在线阅读
这是一个搞笑又辛酸的现实创业故事。 主角老马,武校毕业,一身武艺。但是文化水平低微,除了打架,只会吹牛。 在创办武术培训学校失败之后,老马又伙同一群奇奇怪怪的人,进入了传媒行业...... 老马不懂传媒,也没有任何对这个行业的情感。他选择做这个,仅仅是因为“传媒”这两个字在他心里就意味着忽悠......
把鱼扔地上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旭日东升之涅槃重生在线阅读
荆东市最大的出口创汇企业——旭东化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终身荣誉董事长江朝东跳江自杀的那一天(不过,媒体的报道有出入,认为江朝东不是跳江自杀,而是在江边矶头晨练时不慎落水,下落不明),正好是农历的七月十五日,也就是荆江流域风俗中的中元节。荆江流域人们把中元节叫过七月半。七月半原本是上古时代的祭祖节,而被称为中元节则源自于东汉时期道教兴起后的说法。至于江朝东为什么要选在七月半这天跳江自杀,亦或是意外落水,其实没有多少人关心,人们真正关心的是江朝东撒手人寰追随彭祖而去,对正处在风口浪尖上风雨飘摇的旭东公司的命运,人们在村头街尾议论纷纷:这回旭东公司怕是真的要关门大吉了吧……
荆楚子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经城之雁子谷在线阅读
《经城之雁子谷》又名《风险投资》(Venture Capital)。  不是所有人都适合一线城市的你追我赶与昼夜不分,有人喜欢小地方安逸闲散的日子,有人觉得有烟火气息的厨房才是生活。  但这些人不知道,儿辈孙辈往下还有人,只要同辈人有一个人出来了,就足以在其他同辈心中造成一片骚动。  如果想要收获一个想都不敢想的自己,就要去做一些自己曾经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本书从创业者、投资人、打工族等多重视角讲述当代青年大城市奋斗历程,深刻剖析创业与投资的关系,展现中国现代商业发展史。  上雪微信读者群:LYSX6989
离月上雪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厚土微路在线阅读
在中国70年代中期到90年代中期的时代背景下,此书展示了以李启平为代表的普通人的逐梦历程;看世间百态,品人生悲欢,且行且珍惜。
温庸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快递王国快递王在线阅读
杜迟出身于农村,初中毕业后来到深圳打工,从保安员再到快递员,一步一步地,几起几落,在命运眷顾和捉弄中成长,在人生竞争之路上艰难前行。有喜有乐,有悲有哭,爱憎分明,个性泾渭。 但从快递员成为快递之王,不能一言可尽,如何成王?道理奇灵却也符合常理。。。。
骥晚焰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薄纸谈在线阅读
一些自己生活经验,通过自我勉励,没有过度的“心灵鸡汤式”的表达方式,更没有虚情假意之成分,是自己的真切感受。
六画先生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峰子三十年回忆录在线阅读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奇点后的一秒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手机被收走以后在线阅读
一个高中男手机被收走以后的真实生活。
我不是圣母.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当前位置: 现实 人间百态 历史的屋檐在线阅读

听书

章节试读
第一章 引子

  历史总会出现一些惊人的相似性,不论是否处于一个历史背景下。有些旧事依然会重新衍生,并诞生出一个符合新历史规则的结局。但是,其实这些结局本身的大方向是没有差异的。

  “什么都是我买的,你说说结婚这么多年,你有什么!什么都是给别人了!”

  又吵架了,对于一个90年代初的家庭来说,这种吵架似乎很正常。历史的进步,男女之间的争端似乎没有太多的进步,依然是财、米、油、盐。

  五毛钱就能够买到一碗肉末粉的时代中,看起来似乎很不错。可是这些所谓的不错中又有许多不切实际的想法,比如拿着现在的工资,回到90年代消费之类的。蒋征是这个家中的第四代,当然是家庭中现有的族谱上的第四代。至于之前的,族谱中没有记载。

  甚至后辈中没有人知道因为什么。蒋征还小,躺在床上,小眼睛提溜的看着,几个月的小孩子正是好奇的时候。父母在那边因为钱的事情在指手画脚,蒋征却笑呵呵的,觉得似乎很有意思。

  争吵之中,蒋征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陌生的环境中。四周有些灰暗的味道。不再是那个光明的屋子,四周没有妈妈的身影。

  屋子是一个单间的大屋子,分上下两层。上层是一竹子铺成的楼板,楼板下又用一些木板铺上当作了下层单间的屋顶。楼板上是一层玉米核,也就是玉米棒子,去掉玉米粒剩下的那部分。在往上就是搭建屋子的主梁以及一些横梁了。这是一个大的瓦面房子,在贵州农村是常见的结构。汉族和苗族都会用这样的结构搭建屋子。

  若是从山顶往下看,一溜溜的都是青色带黑的瓦片,以及一些过胸的院墙,别有一种古老的韵味。蒋家的小屋在村落中并不算大,院子外就是一片几分的菜地。按照平方米计算也就在500平方不到的菜园子,园子的旁边有两个孤坟,一个在左侧一个狭小的竹林中,另一个则是在屋子左上方猪圈后面的李子(一种小而圆的水果,皮青色。熟了之后比较口感生脆)树下方。

  “你一天是到处去找脚迹窝!家里面什么你都不管,你以为你一个月拿点退休工资回来,你就可以享福了是吧!什么东西不是老娘一手一脚慢慢攒起来的。”一个老妇的声音在屋外说着。

  没有人回话,但是脚步声却进了屋子。

  “醒了安!你爹你妈哪去了?”一个声音在蒋征耳边响起。小家伙提溜着眼珠子看了看。一个带着短白胡子的脸庞就映入了眼帘。

  貌似他也知道这个人,伸着小手咯噔咯噔的叫着,还踢着腿。看着小家伙不认生,老人也是很高兴,把将征抱了起来。

  “儿咯,醒了也不闹,一个人就在那玩。”额头抵着小脑袋晃了晃,听见愉快的笑声才满意的抱着蒋征出来。

  “我说你这个老狗,一进来就躲在屋子里去了。”老妇人有些不满意。“拿来,你会带什么孩子。”说着就伸手要抱走。老人也无奈,就递了过去。

  “你爹也是,你妈也是这种。丢你一个人在家就跑了。一个个的都没点出息。”老妇人说着,轮着手就看看尿布。看着挺干净的才满意的给合上,“去煮饭,我去看看他爹回家来又去那去找死人的球吃去了。”

  呼喝着,就抱着蒋征出了门。老人是蒋征的爷爷,一个年老的退伍军人,入伍那年新中国建国3年多了。一直在云南服役,后面退伍后安排到城里工作,直到退休才回来。

  老人看看出门的老妇人,就转头到厨房烧火做饭,不过那个时间没有厨房这么一说,都喜欢叫灶房。

  老妇人抱着孩子出门就沿着小路去村口几家看看,大路都从几家门口过,人去那都躲不过哪里。

  “你爷是那种,一出门几年不知道问个死活。你爹大了也是这样,没个顾家的。”老妇人嘀咕着就到了村子大路口。

  “胡嬢嬢!胡嬢嬢!”老妇人在院子外边叫着。

  “那个!进来坐!”还没看到人,声音就从屋子中传出来。

  小院子不大,但是青石垒砌好的院墙看起来比较精致。院子旁边就是一个硕大的梨树,此刻正是梨子结果的时候,树上挂着一个个的梨子,也只有小蒋征的拳头大小。

  “我说是那个,来屋头玩。”出来的妇人有些矮,也就比院墙略微高出了一个头。圆润的脸庞预示着小日子还过得不错。

  “我是来问一哈,你看到我儿子和儿媳妇没有。人回来了,娃儿丢在屋头,人就不见。我这刚从地里面回来。”

  “哎哟,没注意到起。我是一直在屋头,淘金豆。这个是你家孙孙哈,长胖完了。”胡嬢嬢打趣道。

  “啊,大儿子家的。长得像他妈。”老妇人回道“我去水塘河那边看看,回家来也不着屋。”

  “像妈好,像妈的娃儿有福气。”胡嬢嬢说着“你去嘛,我去把金豆淘干净,后天赶场了,拿点去卖。”说完就回屋去了。

  老妇人接着抱着孩子沿着路往水塘河边走去,道路的左侧都是一些水田,里面都是一些绿油油的稻子。右侧都是一些零星的住家户,也参杂着一些菜园子。

  路途不远也就几百米的样子,就是道路有些不好走。黄泥参杂着石头造的路,有些石头还凸出了地面。小布鞋走在路上还是会膈应脚底,一个不留神就有摔倒的危险。因此在这个路面上走的人,总会在路上拐来拐去,或者步子大小不一,其实都是不想踩到石头。

  这水塘河,其实也不算是河,只是贵州这个地方水多、且浅。只有过于狭窄的地方才会叫沟,其他的有个2米宽以上的都会被叫做河,而这水塘河是人力用石头和水泥围栏拦起来的水塘子。

  单一的叫水塘或者水沟就有些难听,因此才加上了一个河字,而这个村子也因此得名叫做水塘村,但是在政府的登记上却不是这个名字。只是村民之间一种互相认可的叫法。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