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刀夜中行在线阅读

持刀夜中行

短篇 / 短篇小说

15.32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0-07-02 16:02

书籍摘要: 我的一生从那一天改变。从那一天开始,我只能叫云苏,只能战战兢兢,隐姓埋名。也许我终其一生都是只敢行走在黑夜里的鬼,无人可知无人可见。隐藏身份行走,因为不甘心和不相信,投入军营走上战场,我想知道当年的真相。这条路上有过很多美好,我很想得到,可是我不敢得到。包括那些故人,同袍,将军。还有那个姑娘。如果有一天,我可以拿回我自己的名字,我想拿回时光里我不得不放下的东西。我会告诉所有人。我叫云夙,我的父亲是云棱。是那个征战草原三百里,西抗梁国十余年,用生命和身躯筑起一座城墙的大将。他没有叛变。我也不是罪臣之子。这是我的夙愿。------云夙记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章节试读
第二章 府中的血

  灵符初年,灵国新君即位,百官表贺,有美人舞于庭。

  三日之前,灵国老皇退位,新君登基,定年号为灵符,并遣旨往芷鹿原,报与正在和梁国交战的南北两军之中。

  灵国与梁国多年鏖战,自灵国立国以来,西部老牌强国梁国便曾多次发兵进犯至灵国疆界贺州处,意图取之。

  在半年之前,梁国再次发兵,老皇忍无可忍,下令镇北将军云棱与镇南将军风侯领北军南军,开往两国边界处芷鹿原与梁军对垒。

  两军交战半年,大大小小战争几十次。各有胜负。军中疲累不堪,云棱与风侯见此时人困马乏,便决议趁着新君登基,定于半月之内整顿人马,班师回京,面见新皇。

  灵安城中夜半,席上赴宴群臣酒至半酣,一封镇南将军的信八百里加急送至宴会之上。

  此信由由镇南将军风侯亲手书写,指控镇北大将军云棱阵前通敌,证据确凿。信中写及,当日在两军对垒之中的偏僻小道,有一布衣人鬼鬼祟祟潜行,被巡逻的南军截住,在此人身上搜出密信一封,呈入南军帅帐。

  风侯阅信大怒,设计假邀云棱于南军帅帐中议论战事,埋伏刀斧手将其擒获,收押于南军之中,次日通报全军,安抚众将。并将此事来龙去脉详细写入信里,和云棱密信一同交付信使,星夜送往京城,等待新君发落。

  新君看罢风侯亲笔,取出信封中的云棱亲笔密信,信上血迹干涸,墨痕微乱。新君眉头一皱,只见信中写道:“灵国老皇退位,新君登基,难以服众,此时灵国正值根基不稳,云棱愿诱杀南军主帅风侯,集两军之力,与梁军一同攻伐灵国,此乃良机,望君早下决断,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新君勃然大怒,将信重重拍在几案上,众臣酒意瞬间散去大半,只听得新君冷声喝道:“传旨御林军,殿前集合!”

  庭下群臣慌张跪伏于地,不敢出声。身边太监战栗领旨退去。

  少倾,殿外御林军已集合完毕,乌泱泱一片军士整齐列队,身上的玄铁重甲在手中火把映照下微闪。

  新君一扫庭间众臣,沉声道:“封锁皇宫,今日宴会有关人等,不许踏出此地半步,如有违抗,杀无赦。其余人等,火速前往镇北将军府,府中有关人等皆以叛国罪论处,一个不留!”

  御林军领旨而去,喝令声不绝,转瞬之间,重甲中分出两道洪流,一股围住皇宫大殿,另一股径直出宫,奔向镇北将军府。

  殿中,众臣惴惴,不敢抬头,耳边听到新君威严的声音响起。“众卿平身,归于原位,待此事结束后再打道回府,今夜之事过于突然,还望众卿海涵。”

  群臣连道不敢,面面相觑,余光瞥见新君面色稍霁,才纷纷起身拱手回座,一时间窸窸窣窣声音不绝。

  新君收回看向众臣的目光,拂袖坐回御座,闭目养神。

  皇城之中,已然宵禁,太安大道上一道道火光刺入夜幕,马蹄声在沉静的夜晚里格外刺耳。

  远处,镇北将军府笼罩在黑夜之中,有一种格外诡异的,风暴来临之前般的宁静。

  ……

  云夙是在睡梦中惊醒的。

  将军府门外,御林军并没有和守门军士废话,而是极为干脆利落的拔刀,将云府军士砍倒,而后破门而入,在将军府前院列队。一道道火光整齐平举,火把毕剥声不绝。

  云夙闻声下床,摸索到窗边,手扶窗棂向外看去。

  院中,一名将军左手持缰,右手抽刀举起,朗声喝道:“吾皇有令,镇北将军云棱于阵前通敌叛国,已被擒获,镇北将军府中上下人等,皆以叛国罪论处。”

  “杀无赦!”

  御林军听令,齐齐抽刀出鞘向院中奔来。

  “什,什么?”

  云夙木立原地,脑中仿佛被重锤击中一般,呆呆睁大眼睛,不敢相信。

  “不可能,这不可能。”

  这是不可能的!云夙回过神来,一把拉开门,就想要冲出去争辩,不料刚冲出门就被几个慌忙逃窜的仆人撞倒。

  生死逃亡之际,谁还管他是什么少爷,更没人有闲心去搀扶他起来,不到片刻,云夙身上就多出了好几个鞋印子。

  云夙蜷缩在地上,挨了不轻不重的几下踩踏,待众人跑远后,挣扎着好不容易爬起身,揉着发痛的腰,看向人群远去的方向。

  侧向处,一名妇人从阴影里慌慌张张跑过来,拽起正发愣的云夙就跑,云夙猝不及防,一个趔趄差点又摔倒在地。

  云夙看着急匆匆的母亲,顾不得身上疼痛,急问道:“母亲,这是怎么回事……”

  云夫人鬓发散乱,刚刚从熟睡中惊醒的她来不及套外衣,就赶紧来到隔壁的云夙房间,而此时听到云夙的问话,也来不及多说什么,拽着云夙拼命跑。

  在凌乱的人群中,云夙被母亲拉着混在人群里向后门跑去,身边都是逃窜的仆人和丫鬟。

  云夙被母亲拉着,手腕都像是要脱臼一般。一脚低一脚高跟着母亲的步伐。

  母亲跑向的方向并不是后门,而是柴房方向,云夙一句跌跌撞撞,也不敢多问,只是跟紧母亲的步伐。

  云夫人拽着云夙挤出人群到柴房门前,一把推开房门进去,放开云夙,扑到柴堆前拼命拨拉柴垛。

  “夙儿,我去找你姐姐,你先躲在这里等会我们一起跑。”云夫人手中动作不停,不过一会,柴堆便出现了一个空荡。

  云夙流泪,拼命点头:“母亲,您快去找姐姐。她。。。”

  云夫人咬牙拉起云夙放进柴草的空洞处,替云夙擦了擦眼泪:“娘知道,娘这就去,夙儿,你一定要听话,不要乱跑,不要出声,无论出了什么事,都不要出来。”

  云夙擦泪点头道:“母亲,我记下了。”

  云夫人抓起拨在一旁的柴草,将云夙埋在里面。

  “娘,好黑……”云夙被尘土呛到,轻咳几声。

  “娘马上就回来,你先忍耐一下,千万记住不要出声,不要乱动,乖乖等娘回来。”

  “嗯……”

  云夫人一擦眼泪,将柴草匆匆铺好,转身拉开屋门冲了出去。

  外面人影纷乱,众人乱作一团,在死亡的威胁之下,众人已经什么都顾不得了,看着后门越来越近,脚步也越发凌乱仓促。

  此时,冲在最前面的仆人已经到了后门处,拽开门栓便开门闯出。

  几名仆人刚出门,便顿在原地,脸上刚刚升起的庆幸瞬间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惊恐与慌乱。

  门外有几十名御林军齐齐拔刀,为首黑甲将军抽刀斩出,打头的仆人来不及躲闪,咽喉处便出现一道极深的血痕。

  呲!

  血液喷在黑甲将军的盔甲于火把之上,火光微微跳动,仆人已捂着咽喉应声倒地。

  “杀!”

  正慌张冲出的仆人丫鬟惊呼一片,急忙转身,慌乱中有几人被撞倒绊倒,刚想起身,就被上前而来的几名御林军砍翻在血泊之中。

  持刀的黑甲将军将一名慌张想爬起来的瘦弱仆役砍倒,粗犷脸上冷笑,手中刀指向逃窜的众人说道:“留六人把守此地,其余人随我分头去追,叛逆人等一个不留!”

  众军士领命,举火闯入后宅,凄惨的屠杀正式开始,到处都在死人,流血,刀锋入肉声,哭喊求饶声,此起彼伏,在夜色中飘出很远。

  ……

  “抓住她!”

  后院处,几名军士快步将一名女子砍倒,女子惨叫一声摔倒于地。紧紧拉住女子手掌的妇人只觉手中一重,一个趔趄摔倒,回身才看到倒下的女子。

  她正是折返回身寻找女儿的云夫人,云夫人见女儿倒下,顾不得逃命,回身扑倒于女儿身旁。

  “清儿……”

  一声痛呼。

  后院军士围了过来,将云夫人拉开按在地上,夫人徒劳看着已经毙命的女儿,拼命伸手想要抓住女儿的手,却被军士拉开。

  云夫人挣扎无果,手掌颓然落在地面蜿蜒的血痕中。凌乱头发与泪水披散在脸上,哪还有平日里的端庄温婉。

  一名军士长刀刀尖拨开夫人头发,火把凑近地面,待看清夫人面容后起身向一旁拱手一礼。

  “副将军,叛将云棱的夫人抓到了。”

  那边执刀的黑甲将军走了过来,军士提刀拨开夫人长发,示意将军去看。

  黑甲将军眼皮微垂,看清夫人面容后点了点头,淡然说道:“云将军叛逆一事,云夫人或许也知晓内情,押回去。”

  “是!”

  

书友还看过

短篇小说小说推荐

迟吉在线阅读
【“万物俱有形,甲骨会说话”主题征文】优秀奖 ---- 吉为坚实,无往而不利 一个有关“吉”的故事
茶暖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至愚:前鉴不远,覆车继轨在线阅读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弑神帝国兴亡史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天媒地聘在线阅读
田多金,自末世穿越到古代,自带好运手指,看谁顺眼,只要动动手指就能让人得到好运!上官俊,自出生起,便有霉神瘟君的雅号,看谁不顺眼,只要动动右脚就能让人倒霉!有意算计无心,胖妞PK美男,好运手指遇上霉气右脚,谁赢谁输?又会擦出怎样的火花呢?
方乐远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龙珠之未来崛起在线阅读
如果未来发生改变,如果当时悟饭没有战死,那么未来会发生不一样的故事吗?
黑白锋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大漠燕歌行在线阅读
公元前139年,张骞奉汉武帝之命出使西域,开启了举世闻名的丝绸之路……  但这条路上并不太平。  匈奴帝国虎视眈眈,一直有吞并西域各国控制丝绸之路的野心。  公元前44年,北匈奴郅支单于残忍杀害汉使谷吉。谷吉义子汉中游侠燕幕城剑出阳关,远赴万里去行刺郅支单于。  风沙无情人有情,西出阳关有故人。  孔雀河畔他与蓝铃古丽一见倾心。  公元前36年,为彻底歼灭北匈奴残暴政权、保障丝绸之路贸易安全,西域都护府都护甘延寿、名将陈汤联合西域十五国,在燕幕城协助下,对北匈奴发动了史上著名的郅支城之战!  楼兰城外,古道夕阳,一个牧羊女倔强地守候心上人的凯旋……
虞龙泽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最后一部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昔日鹣鲽情深,今日却已皓然白首,独自倚楼。 素知时光难以追回,唯借拙笔自慰,重现良人美眷。
谦和为上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咱家天帝要修仙在线阅读
天帝误入轮回台后,在凡间现身,失去仙法的他,如何在茫茫人海,找到那个为祸三界的神界叛徒? 他何时才能恢复法力? 失踪许久的师兄究竟在哪里? 他何时才能记起曾经的自己,忆起真爱呢?
甜甜的甜糕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龙车爷爷奇遇记在线阅读
龙车爷爷是中国铁路史上第一台火车——龙号机车的拟人。故事中,已逾百龄的龙车爷爷,通过过神奇的时间轨道,一路上先后遇上了各个时代、各式各样的火车,蒸汽机车,内燃机车,电力机车,动车组,磁悬浮列车,管道胶囊高铁……发生了许多惊险而有趣的故事。一部中国铁路发展历史,以及高铁未来发展的梦想,你都可以在龙车爷爷的这一番奇遇中找到……
高铁侠客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小租屋在线阅读
而生活还得继续,爱情选择背叛。  非得用生命换来炽热的爱情。  才发现,不是最近的相拥才是爱情。
肖力明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当前位置: 短篇 短篇小说 持刀夜中行在线阅读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