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家屯的变迁在线阅读

苏家屯的变迁

现实 / 人间百态

75.6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1-05-14 19:52

老师
书籍摘要: 《苏家屯的变迁》,70万字左右。60年代初,山村苏家屯,出身卑微,人单势薄的苏老二,与队长的千金康素贞同年同月同日生,在推荐上高中的时代,他没有资格上高中,而上了高中的康素贞却因对苏老二的暗恋中途辍学。两人恋爱的过程,极具凄美,终因“改革开放”的春风,怒放了两人爱情的花朵。在“改革开放”年代新旧两种思想的碰撞中,作品用事实证明了农村宗族势力的野蛮和强大,同时也证明了人的主观能动性在改变命运中的强大动力。作品通过康苏两家不同社会背景所产生的矛盾,从苏家屯风物的变迁等,反映了中华民族每前进一步的艰辛,反映了任何社会都需要不断地“改革”才能进步的道理,更反映了那个年代各色人等的处世哲学,以及“改革开放”的重要性,必然性和不完美性。康素贞和苏老二等人从“童年、少年”到“青年、中老年”的过程,反映了康素贞的善良纯洁和苏老二的刚正不阿。故事情节一波三折,悲喜交加,笑中有泪,泪中含笑,弘扬了真善美,有鲜明的思想导向。主人公的人生,同时也是那个时代芸芸众生的人生缩影,清晰地再现了50、60、70后丰富的苦乐年华和奋斗历程。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章节试读
第一章, 苏家屯的变迁

  八百里伏牛山在山脉整体东西走向的某个位置,突然有三条支脉从山顶开始呈南北走向,向北伸展开来,当地人把东面的一条叫“金岭”,中间的一条叫“银岭”,西面的一条叫“铜岭”。

  “金岭”象一条乌青的长蛇,头朝下向山北匍匐着。到山底时,它身子的前半部分实然朝西七十度的转向便停了下来,那青蛇的头骤然停在那里形成了一个堆积状的山丘,这山丘正好阻止了“银岭”的往下延伸,两个岭便合而为一,这便形成了“风水”上的“聚”。这种“聚”从风水学的角度上讲,是“力”和“劲儿”的意思,预示着受这个“聚”的“力”和“劲儿”的哺育,附近相关的某个地方会出“大人”。

  山丘的北缘,大概一公里的地方,有一个小村——苏家屯。

  苏家屯自古钟灵毓秀,人杰地灵。从风水上讲,自然是得力于这“金岭”和“银岭”合力滋养的。

  苏家屯原是苏姓人家居多。清朝年间苏其麟是当年朝廷的武秀才,他在京城做官,娶邻村丁家街丁氏为妻。

  其人在外呕心沥血,卧薪尝胆,尽保国安邦之责;居家升堂拜母,必恭必敬,践寸草春晖之行。他孝顺双亲,把其接到京城颐养天年,每年春节前,他总是亲自回家看望丁家的亲戚。

  丁家街在堰县的东南边缘,在历史、文化、人口等方面都是闻名省内外的大村落,与登县有一山之隔。

  苏其麟回丁家街探亲总是把八抬大轿放置在村西三里以外的小路边,然后步行回丁家,用他的一句话讲:老百姓都是衣食父母,来不得半点的傲气和慢待。

  有一年回丁家,正遇丁家街年关大会。六里长街置办年货的乡亲人山人海,听得武秀才回家乡探亲,街上的大商小贩倾刻间把他围得里三层外三层,都以一睹大清国武秀才的面貌为荣,更因为当地有“耍女婿”的风俗,要点心的,包子的,油条,糖糕的人络绎不绝。

  武秀才自然是一一地打发,尽量地满足。

  耍着耍着,有些小辈分的人可闹开了,一个个嘴里喊着“姐夫、姑夫、姨夫、姑爷……”的人可在后面动上了手,有的抹捋(旅)长(1),有的抹脸(连)长(2),有的拉衣襟,有的攀膀子……,秀才始终是一脸的笑,边笑边往前面走。

  六里的丁家街,从早上八点到下午的一点还没走到头儿。

  一边的随从着急,催秀才快走,他总是笑哈哈地吩咐:“轻易不回来,我看也怪亲热······”。

  快到夫人家门口时,也许后面闹事的后生觉得就要结束闹剧了,突然一个壮小伙儿用自己的食指往武秀才的液窝里戳,大概是要操痒痒的,秀才猛的一个转身,挣脱了那小伙子的手指,那小伙子不甘心,用另一只手的食指往秀才的另一个液窝里戳,也许秀才就那么一紧张,那小伙子的食指可断里面了。

  ·······

  到了苏其麟的孩子苏继绳这一辈儿,已到了民国,苏继绳在伊市的行署当警察队长。

  1928年11月,南京政府一个院长的千金出嫁,其外婆家就是伊市当地的一个望族。那天,千金的三亲六戚带着足够的礼品从丁家街村翻山过登县去南京,山上一条路叫“二十盘”,意思是因山势太陡,要绕10个“s“型的山路,盘二十个弯儿才能上到山顶翻过这一架相隔两县的大山。

  待那一班人马到半山腰,忽然出来一群人,不有分说就搂腰抱腿,把他们弄翻在地上各个击破了。

  结果,那些礼品被抢了个一光二净,人被捆在半山腰的大石头后面,待有路过的人给官府报了信儿,才被接回伊市行署。

  事情立刻惊动了南京政府,责令省里十五天破案,不然就要对省里相关人员革职查办。

  省里认为做这事的人都是穷山避壤的小毛贼,很容易查个水落石出,就一级一级往下委派,最后还是有当地堰县政府破案。

  堰县政府动用了一切可以利用的力量,但十天了,连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发现。为此,省里撒了县政府警察局长的职。

  省里不敢再委派什么人了,就组织了一个十人组成的“案件侦破小组”亲自驻在丁家街。眼看着一天天过去了,这个案子还是没有任何地进展。

  第十三天,高官也赶来了,当时破案小组的组长是省警察局的局长,那高官带着南京政府的一纸命令,一是亲自督查办案;二是现场革省警察局长的职。

  晚上,沮丧的警察局长一个人来到高官的住处,他对高官说:“······,没想到我为党国出了这么大的力,最后会栽到这桩案子上,你说吧,咋办都中,只要不叫我坐牢……”,说完一声长叹。

  那高官大概也起了测隐之心,毕竟是同事一场,他沉思良久,问道:“真的没有任何线索”?

  “这地方老百姓一心的狠,打死都说不知道,我是没有办法了”,那警察局长失望地说。

  “没办法向‘朝廷’交待呀,我会忍心叫你坐牢?不过你看看,这白纸黑字写着的,就是要让你坐五年呀”,高官说着递给那警察局长一张纸。

  那局长看完,一下子瘫在椅子上,良久说不出一句话。

  “不过,这样吧”,高官转了一下身子,面对那局长又说:“你现在速派人连夜赶往伊市行署,让他们速派人来协助破案。这样,这五年刑可以分开判给两个人,你会少坐几年的牢,只有这样了,别无他法”。

  ······

  第二天凌晨,果然跟随着省里的传令兵,伊市行署来了三个办案的人,他们那里知道自己是来替人坐牢的呢?

  拴好马,伊市行署的人见了高官,简单地说了几句话就单独行动了。

  伊市行署那个领头的,就是苏其麟的孩子苏继绳。

  苏继绳三人先去案发地看了看地形,然后徒步回到紧邻丁家街南面的一个村子里。三个人走了一段街路,苏继绳让两个护兵中其中的一个站在原地不动,吩咐了注意事项,又走一段又留下一个,还是那样地吩咐······。

  苏继绳独自一人把两手背在腰后又继续往前走,一直走到街的尽头又拐了回来,两个护兵又尾随他回到了驻地。

  一直到晚上喝了汤,苏继绳没事人一样吩咐两个护兵,搬出来一张方桌和三把椅子,三人围桌而坐。

  与此同时,那高官和办公人员正在研究处理苏继绳等人的文书资料。

  苏继绳三人刚刚坐定,就听得院子的大门“吱”的一声响,随着大门洞开走进来了两个人。

  苏继绳对两个护兵说:“上前迎住,投案的来了”。

  那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到桌子前面,月光下瞅了瞅苏继绳的脸,“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平静地说:“事儿是我哥俩做的,你看着办吧”。

  “起来吧,我知道了,为啥前几天不投案?”苏继绳问。

  “前几天不会投,因为他们都不是合格的办案人,门缝里一看见你的长相,心里都怯了,顶不住了”,哥哥说。

  原来这哥俩的老表也在南京做官,是早早地得了些消息盯在路上多日了。

  案子就这样破了,但怎么样平衡南京大员与大员之间的关系,手里沒有金钢钻还是不敢揽这瓷器活儿的。省里的大员们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下了个文书:

  “·········,一切善后事宜,有伊市行署警察队长苏继绳全权处理”。

  当然,苏继绳没有辜负省里的期望,把事情处理的圆圆满满,天衣无缝。

  ······

  到了1940年代后期,苏家人在苏家屯附近种的地就有一百多亩了,苏继绳的弟弟在家里领着全家老少十几口人辛勤劳作,但毕竟一百多亩的土地十几个人是种不过来的,就雇有短工长工十多人。

  一天中午,苏家主人犁地后回家,到村口看见三个要饭人沿街乞讨,两个大人一男一女,一个男孩子大概有十来岁。

  讨饭的两个大人显然是看出来,朝面前走来的这个人是个“大家儿”的人,他们走上前一把拉住苏家主人的腿,“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哀求道:“爷,行行好,行行好吧,俺一家三口两天都没吃饭了,求你赏一口饭吃,以后你就是俺爷……”。

  话说到这份上,苏家主人低头看了一下地上跪着的两个男女,吩咐后面跟着的人回家端出饭来,让他们三个人吃了个饱。

  苏家主人吃了饭,又领着长短工们走出大门,见大门前直挺挺地跪着那乞讨的三口人,又是一句一个“爷”地喊,说是非留在苏家当雇工不中,要钱不要钱都是小事,只要叫一天吃三顿饭就可以了,不答应就跪在地上不起来。

  当时苏家已经收留了好几个这样的人了,尽管有一百多亩的土地,农闲时十几个人已足能经营,那时社会生产力很低,单位面积的产量也很低,苏家再多一个这样人都会成为负担。但那一家人就是跪着不起来,说到痛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苏家主人无奈,只好把他们三人留了下来,被留下来的这家人姓薛。

  苏家的房子并不宽裕,薛家被苏家主人暂时安置在村东“黑眼儿沟”半崖的一个土窑里。

  苏家屯村两边有两条深沟,分别叫东“黑眼儿沟”和西“黑眼儿沟”,意思是那两条沟很深,从上面往下面看,或者是从下面往上面看,眼就会发黑。也不知道是从哪一代人流传下来的,说是这两条沟就是两根轿杆,苏家屯村就是一顶大轿,村里的人都是坐在轿里的贵人······。

  住在沟半崖土窑里,生活和交通极不便。在苏家的扶持下,薛家人先是在村子里又盖了两间草房,一家三口便从那沟半崖土窑里挪了上来。

  又过了几年,薛家男孩子已经长大了。一天,那孩子外出到张沟担煤,煤场上碰见一个同样担煤的男人,生活环境地熏陶,使薛家孩子的嘴象蜜一样的甜,他一句一个“叔”,不笑不开口,那人见他五大三粗的,嘴又甜丝丝的,就问:“你这孩子,家是那里的”?

  “苏家屯的”,他答。

  苏家屯是因为有苏其麟和苏继绳而闻名四乡八里的。

  那人一听一惊,又问:“你是谁家孩子”?

  薛家孩子没说是谁家的孩子,他脱口说:“俺老爷就是苏其麟”。

  那人惊呆了,好长时间沒说话,他大概在感叹苏家的家法严,这样一个大家族的孩子还得干这样重的活。

  “给你说个媳妇吧”?那人问。

  “可是中……”,薛家孩子答。

  ……。

  两个人就这样说着话一直到分离。

  说者有心,听者是无意的。

  几天后,苏家便来了一个外乡的熟人。

  “你家那重孙儿没有婚配吧”?来人开门见山地问苏家主人。

  “那个重孙儿”?苏家的主人问。

  “就前几天去张沟担煤那个”,那人说。

  苏家主人一听都知道这熟人是来保媒的,再者,薛家孩子前几天就是去担煤了,并且他非常清楚薛家那孩子是很巧妙的与苏家攀上亲了。

  苏家主人片刻的冷静,说:“还没有,有合适的人家?”

  那人说:“我本家的一个孙女,年龄也合适,咱两家做个亲戚也乖好······”。

  就这样,薛家就订下了这门亲戚,因为薛家孩子那一句话,苏家更是无法摆脱那份亲情了。后来,在苏家的帮扶下,薛家男孩子成了亲。再后来,生活中大大小小的事情,薛家自然是受着这种“亲情”的温暖,更是以这种亲情自居,依赖苏家撑腰补台,渐渐的,薛家似乎都成了苏家在苏家屯的代言人了。

  薛家孩子很快生了子,子又生了子。1930年代,薛家又有了下一代,取名叫薛喜喜。那时,薛家才算是在苏家屯有了真正意义的立足之地。

  又一年的农忙,苏家需要雇一个短工。这种事在一般的情况下,苏家都是托给薛家人去办的,那薛家男人到苏家那里第一个推荐自己的康姓外甥,自然得到了苏家主人满口的答应。

  后来,由于这个康姓外甥身强力壮,又是单身,没爹没娘没牵挂,农忙过后就留在了苏家当起了长工。

  再后来,在苏家的扶持下,薛家那康姓外甥也娶了媳妇,又生了孩子,最后也在苏家屯安了家。

  又过了几年,苏家也有了新一代,并且是老弟兄三个熬了一个男丁,取名苏小钟。

  薛家当年的老气丐己经都死去了,原来担煤那小伙子接连生了三男一女。

  那康家算得上人丁兴旺,原来当长工的薛家那外甥生,连着生了四男三女。

  ········

  解放后,此时的苏家屯早已不是昔日的主子关系了。康家老大康大功是苏家屯生产队的队长,老二康二功在生产队里当保管和林业队长,老三康三功部队转业以后在省城里干事业,老四康四功是县政府的局长,康大姐是学校的教师兼村里的妇女主任·······。

  康大功皮肤黝黑,平时不苟言笑。村里谁家孩子闹人了,打针、吃药哭闹不止了,只要有谁说上一句:“大功来了”!那孩子便立刻便鸦雀无声。

  不要说苏家屯,就是四乡八里的人,都以和康家有亲戚或者有关系而自豪着。

  那薛家虽然有时也仗自己是康家的亲戚,但天生人的质量使他们自觉不自觉的矮人三分,再加上康家财大气粗,从心底里看不起他们老舅后代那种低三下四的性格,尽管让他们在村里占很大的便宜,但“狗肉”总是不上桌的。

  康大功根据需要,把苏家屯的人进行了严格的分工,除了教师、医生、电工、拖拉机手、磨房等一些专业人士以外,在苏家屯又成立了民兵队、木业组、林业队、棉花队、饲养队、水利队、“鞭把儿”队·····。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人间百态小说推荐

守山匠在线阅读
在人类漫长的演进历程中,留下了无数优秀的文化遗产。本文介绍的便是有着“北京人”故乡之称的周口店遗址。
拽哥哥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樱启在线阅读
当疫情来临时,林淼的剧组面临解散的结局,这是他的创业希望,也是他屡败屡战的关键之战,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林淼相时而动,迎难而上,带着团队另辟蹊径,以抗疫群英中的90后普通人为关注点,制作了一个微纪录片,引发社会关注,尝到了流量的红利,他们趁胜追击,乘着短视频风口,他们以乔村脱贫攻坚为主阵地,用电商的方式,走出了一条具有乔村特色的新时代IP经济之路。这是一个男人一步一步走向辉煌的故事,有着滚烫的时代脉搏。故事里,有着恋爱婚姻家庭的纠葛、有着职场纷争的利益角逐、有着亲情友情爱情的动人,以及人是如何通过信仰来实现自我的历程。集社会热点与小人物命运于一体,融正能量与爽文完美结合,关于80、90后的成长,关于创业人的平凡之路。大自然是至善的存在,万物周而复始,希望就在其间。一部创业人心法之书,感悟之书,创想之书,徜徉时代,畅想未来。
木沐王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咸鱼俱乐部在线阅读
免费从事咸鱼翻身策划十年,二十余位阅历丰富的顶级导师驻店,为你开启不一样的人生。我们的宗旨是:你若翻身,便是晴天!  咸鱼,你还在为翻不了身而苦恼吗?你还在为苦逼的人生而迷茫吗?赶快入群吧! 翻身群:795175067。非诚勿扰! 新书《重生咨询所》求关注
西门浮夸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十年青春交给谁在线阅读
儿行千里母担忧。本书改编至我十年南方的打工经历,记录我毕业后,与家人分别,同好友到南方打工的点点滴滴。 有失落、有欢笑、有无奈、有坚韧,平凡人的工作也会有一些趣事,平凡人的生活一样充满精彩! 在打工的经历中,又上演了那些情感纠葛,那些明争暗斗,主人公是怎样一一化解,最后这十年青春到底交给了谁?准备好了吗?我们一起走进故事中,你要的答案容我细细道来。 人生没有彩排,我们能做的就是面对问题,解决问题,对自己负责,只要你想明白了,这一刻永远不会晚。
冰羽飞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复婚交响曲在线阅读
这本书,是一首家族的成长史诗. 透过家庭婚姻的故事,描述了百年里四代五位女性的成长经历。 从二十年代出生的我奶奶吴片儿,到九零后村官杨阳,揭示出女性的成长过程中,身体的成长点点滴滴,可心灵的成长却是一曰千里!
晓芳格格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四十有道坎在线阅读
孩子上了重点中学,自己却被公司裁员了,四十岁的赵鸿明觉得自己就像是在坐过山车一样,兴奋的冲上顶端,但却发现自己恐高...... 妻子的更年期,孩子的青春期,自己的低谷期!赵鸿明觉得四十岁就是自己的坎。 他能不能在“三期”的夹击中,跨过这道坎?
麦田里的奋斗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茧!在线阅读
与荒诞抗争。
MIPR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山不转哪水在转在线阅读
山中无老虎傻子称霸王,在山峦重叠的柳湾村,男人是与生俱来的彪悍,女人则是如花似玉的漂亮,因为交通不便,这里的人长久以往,真有点穷山恶水泼妇刁民的形象。
紫薯芋头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无处寄托忧愁在线阅读
那时候,如梦幻一般空灵,充满着活力和纯真
红樱在手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当前位置: 现实 人间百态 苏家屯的变迁在线阅读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