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奇梦故事集

奇梦故事集在线阅读

奇梦故事集

Tom锴

奇幻·另类幻想·7.39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1-01-20 16:49

十个离奇怪诞、脑洞大开的故事,都是根据梦境的碎片加以改编,一起走进我的梦境吧!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二.猎奇博物馆

  猎奇博物馆

  英国伦敦,有一家博物馆每年都会吸引很多人,在网上的视频和文章也引人入胜,这其中的标本是真是假也有两种极端的支持者,这就是梅瑞林博物馆。

  当然,我今天不是讲梅瑞林博物馆的,而是另一个怪诞的故事。

  那是一个荒诞的时代,为何这么说呢?因为在那个时代,地球上居住着各种各样的生物,是的,没有错,不仅有现在我们了解的动物和人而已,还有传说中的,甚至连传说都没有的那些神秘生物。

  如果放到现在,我们可能会害怕,会好奇,会把它们抓起来做实验,关起来观赏,甚至有些人会把它们作为美食。然而在那个时代,人们敬畏,可是又想捕捉作为观赏品,在小镇著名的一家猎奇博物馆内,就放着这些奇怪的生物。

  猎奇博物馆的主人叫阿诚,他的父亲在一次捕捉美人鱼的行动中,不幸在北海溺水身亡,而年幼的阿诚就负起了家庭的责任,继承了这个博物馆,由于父亲去世,家里没有人能像父亲一样饲养这些生物,这些生物就渐渐生命枯竭,被做成了标本。

  当然,不是谁都能捕猎这些生物,捕猎这些怪诞的生物不仅需要勇气,还需要对这些生物有着很多了解,了解它们的生活习性,了解它们的饮食习惯等等。

  阿诚有一个未婚妻,名字叫瑞雯,瑞雯这个少女,不知道是多少镇上男生的梦中情人,虽然瑞雯有些雀斑,可依旧不影响瑞雯的天生丽质,不仅有气质,关键是瑞雯还很贤惠,几乎所有的菜,瑞雯都会做,而且每天都会给阿诚送便当。

  她像往常一样去找阿诚,他们已经订婚了,很快就要结婚,她很迷恋阿诚,并不是因为阿诚继承的博物馆价值连城的原因,而是迷恋阿诚帅气的面容,迷恋阿诚对工作的执着和生活的热情。

  阿诚14岁就成为了冒险家,他和父亲去北海猎回了人鱼,在洞穴里找到了翼龙的完整骨架,还有三只眼的蛇,长着翅膀的花仙子,侏儒的地精等等,阿诚找到了许多怪奇生物的标本,只可惜没能找到父亲的遗骸,

  瑞雯迈着轻盈的步伐,来到阿诚的私人博物馆,一如既往的听着阿诚给她讲述这些收藏品的来历和那些惊心动魄的冒险故事。

  看着一件件藏品,都是那么不可思议,仿佛人类从来都不是这个世界主要的群体,狼人尖锐的牙仿佛能把这层玻璃咬碎,三只眼睛的蛇仿佛一直在注视着这些人,虽然它们都已经死了,但是每一个生物都向人们展示了这个世界的生命多样性。

  瑞雯一点也不害怕,她从小就来过这里,和阿诚一起偷偷来,久而久之,这些都变得极其平常,除了一件收藏会让瑞雯汗毛竖起,那就是北海的那条人鱼,每次瑞雯看着人鱼的眼睛,仿佛都被它拖入深海一般,无法呼吸。

  瑞雯对阿诚说道:“阿诚,不知道为什么,我每次看到这条人鱼的时候,都会极其害怕。”

  阿诚安慰道:“可能是因为父亲吧,父亲从小一直把你当做亲生女儿,要不是因为我掉进了海里,父亲为了救我,也不会被它咬死。不过没关系,它不会伤害你的,它都已经没有呼吸了。”

  这时,一个老妇人从转角的展示柜走来,想让阿诚讲讲那条被链子栓起来的火龙骨架。

  阿诚对瑞雯说道:“你在这里等我,我马上回来。”

  瑞雯心里发毛,她也想一起去陪着阿诚,可是阿诚不让她跟着,而且现在还是白天,博物馆里也有很多人,瑞雯心里想着:肯定不会出事吧。

  老妇人指着火龙问道:“它已经变成骨架,为什么还用链子拴着四肢?”

  阿诚耐心地回答道:“婆婆,您别看它已经变成了骨架,倘若遇到火源,它的血肉,它的皮肤都会立即生长,从而复活。”

  老妇人说道:“怎么可能?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阿诚说道:“所以要防患于未然,我们这里都不允许抽烟的。”

  突然老妇人邪魅的一笑,拿着火柴,火柴的火焰是蓝色的,她把蓝色的火焰放在火龙的骨骼上,

  不到一秒的时间,火龙立刻生长血肉,生长皮肤,活了过来。

  阿诚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火龙吐出的蓝色火焰吞噬,整个人立刻消失在了蓝色的火海之中。

  众人纷纷尖叫逃窜,瑞雯立刻跑了过来,惊恐地说道:“不!”然后昏迷了过去。

  老妇人带着瑞雯消失了,博物馆也变成了一片废墟。

  当瑞雯再次醒来,已经身处一个破旧的木屋之中,瑞雯看见仅有的一扇门,立刻开门,可是眼前的场景让她惊呆了。

  原来门的外面,只有一个断了的短木桥,而桥下面是万丈悬崖,这个木屋建立在寒风凛冽的雪山石柱之上,而木屋恰好严丝合缝的贴着石柱。前方,后面,左面,右面都已经没有了可通行的路。

  瑞雯进入屋里,顺手拿起火炉边的劈柴刀,砍向老妇人,可是老妇人安然无恙,而且变成了她原来的面目,褶皱的皮肤,尖尖向下的长鼻子,还有一口槽牙,这个样子把瑞雯吓得哭出了声。

  那个老妇人原来是个巫婆,她杀了阿诚,并把她带回了悬崖边上的破屋子里囚禁了起来。

  瑞雯并不知道她为什么杀阿诚,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囚禁自己,老巫婆总是骑着扫帚出去,偶尔回来给瑞雯带点吃的,甚至居然还教给瑞雯功夫和巫术。

  瑞雯也趁巫婆不在的时候,偷偷练习功夫和巫术,想着有朝一日能给阿诚报仇。

  就这样十年过去了,她也从少女变成了成熟的女人,尽管她变成熟了,唯有一件事没有改变,那就是替死去的未婚夫报仇,老巫婆也日渐衰弱。

  有一日,巫婆带回来了一个东方男孩,说是让瑞雯杀了他然后煮熟了吃,瑞雯绝对不会做这种事。

  老巫婆笑了笑,说道:“我要离开一个月,这一个月之内不会有吃的,不会有喝的,你们就这样待在一起,我就不相信你们不会自相残食。哈哈哈!”

  说完了,巫婆飞出门外,木屋里只剩下瑞雯和这个小男孩。

  瑞雯抱着这个发抖的男孩,说道:“放心吧,我绝对不会吃了你,我们可不能就这样随她的心愿,任她摆布!”

  由于语言不通,两个人根本没法交流,不过通过拥抱,小男孩知道瑞雯和巫婆不一样,并没有恶意。

  原来这个小男孩那天和父亲一起出海打鱼,途中被海里巨大的漩涡拉入水中,父亲在海里溺死,而当时巫婆恰巧正路过看见,于是将小男孩一把拉住,带了回来。

  这一个月里,瑞雯想尽办法寻找食物,可是屋子的四周下面都是悬崖,只要一出去就会被摔得粉身碎骨。

  当一筹莫展之际,瑞雯发现屋里又张渔网,于是把仅有的面包屑都放在渔网上,等待那些雪鹰飞来觅食,就套住雪鹰来吃,把雪融化成水来喝,就这样过了一个月。

  一个月之后,巫婆飞回来了,小男孩通过缝隙看见了巫婆的身影,紧张的抓住瑞雯的衣袖,瑞雯朝着小男孩用手指做出了个“嘘”的手势,示意他不要出声。

  瑞雯躺下,假装饿的一点力气都没有。

  巫婆进来了,准备看看瑞雯有没有死,正当巫婆用手掰开瑞雯的时候,瑞雯用劈柴刀一刀劈向巫婆的胸口,巫婆疼得大声乱叫,胸口的血不停地涌了出来。

  瑞雯推开了屋子的门,把老巫婆拎了出来,扔在木板下,木板下是万丈深渊,当年巫婆也是这么吓唬她的。

  “今时不同往日了,巫婆,你今天必死!”瑞雯边说边拿出了施过巫术的镰刀。

  巫婆只是笑着,什么都没说。

  “为什么杀他?!还有,为什么不杀了我,还把你的巫术传授给我?”瑞雯愤怒地问。

  “你以为你的未婚夫杀了那么多精灵,他不会收到天谴吗?我只是让他少受点痛苦罢了。”巫婆说道。

  瑞雯不相信这套言辞,继续问道:“凭你这样恶心的面容也配替天行道?说!为什么造成了这一切!”

  巫婆吐了一口血,说道:“是那条蓝焰火龙,我们家世世代代都是保护它的,也是它的仆人,所以火龙的意志我不敢违抗,火龙叫我杀了他,并把它解救出来,每天心如刀绞的折磨,我也只好动手去做了。”

  “而且,我一直不仅替火龙杀人,还自己杀了很多人,我早就知道命不久矣,只是让你们两个见面罢了。”巫婆说道。

  瑞雯问道:“为什么抓小孩?我们有什么联系?”

  巫婆说道:“天机不可泄露,不过你们两个,是以后会留下现在这个时代奇形物种的纪录人。”

  瑞雯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是心中的恨意还没有消灭,瑞雯抓住巫婆的头发,把巫婆扔下了悬崖,然后骑着飞天扫帚带着小男孩飞向她曾经住的镇子上。

  找了三天路,终于回到了久违的镇子上,这个小镇比以前更加繁华,然而让瑞雯没想到的是,猎奇博物馆还在,只是博物馆从阿诚死后一直被认为是不祥之地,没有人敢动这片废墟,打开尘封的门,这里一幕一幕都是她曾经和阿诚的回忆,看到熟悉的场景让瑞雯潸然泪下。

  当瑞雯想踏进博物馆的时候,后面一个妇人叫住了她,问道:“是瑞雯吗?”

  听到这似曾相识的声音,瑞雯回过头,果然是母亲,瑞雯一把抱住母亲,哭着说道:“妈,我回来了。”

  母亲问道:“十几年了,你去哪儿了?我和你爸到处找你找不到,以为你已经死了。”

  瑞雯带着小男孩,和母亲回到了家,她把自己这十几年的经历都讲给了母亲和父亲,没想到还会一家团聚。

  当父母问瑞雯接下来有何打算时,瑞雯坚定的说:“我要去把阿诚博物馆的各种生物带回属于它们的地方安葬,顺便也看看阿诚曾经冒险的世界!”

  父母自然心里不同意,但是既然孩子还活着,又有什么比这更重要的事呢?

  第二天,瑞雯收拾好行李,首先把那些小的三条腿的青蛙,四只眼的蛇等等小体型的生物遗体开始运送,而那个男孩表示自己也想去。瑞雯也就带上了他。

  就这样,他们两个人开始了送还遗体的旅程。

  找这些生物的故乡,并不是一件易事,虽然有阿诚以前的笔记和地图,可是也很容易迷路,毕竟这个世界这么大,而瑞雯也是第一次出来。

  经过一番思量之后,还是先觉得去往雨林,听说那里白天有危险的生物,夜晚还有精灵和仙子。

  骑着扫帚,瑞雯和小男孩来到了雨林,把将近一半的属于这里的奇特物种安葬,两个人在一颗大树上准备休息,结果一觉醒来,都已经是晚上了。

  这里的夜晚格外静谧,明明白天有动物的叫声,到了晚上,似乎连流水的声音都没有了。

  瑞雯和小男孩下了树,准备吃点干粮,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了微弱的蓝光,两个人悄悄地跟上去,发现了一群发着蓝光的小精灵,它们只有手掌大小,和普通人长的一模一样,只是多了一对发光的触角,和一双类似蜻蜓的翅膀。

  相处的时间长了,两个人也一点一点能听懂彼此的语言,瑞雯也渐渐的把他当亲弟弟来看待。

  他们姐弟两个,从猎奇博物馆拿着生物的遗体,飞往世界各个角落,小男孩也用笔和纸记载着这些生物。

  在一次送还侏儒地精的过程中,晨曦,一天之中的第一缕阳关射进森林,小男孩揉了揉眼睛,看到眼前的一幕,立刻小声叫醒了瑞雯,两个人看着这温馨奇幻的一幕:一群侏儒地精围着那一个地精的尸体,它们穿着绿色的衣服,白皙的皮肤,留着长长的白胡子,长的像个小老头。

  它们围着这个久违的家人,唱起了舒缓轻盈的曲调,那个死去的地精渐渐地升起,然后变成一片绿光,缓缓的散落在泥土里,所到之处,都长出了鲜花和嫩草。

  瑞雯和小男孩看到这一幕,只有对大自然的神奇感叹和对于生命的敬畏。

  其实这更像是一场旅行,看着这个世界原来有这么多神奇的物种,它们也像人一样,有亲情,有爱情,会生气,会开心。瑞雯渐渐意识到,保护它们更重要。

  渐渐的,瑞雯不仅交还博物馆中的遗体,还在所到之处倡议人们去保护它们,有时会引来人们的嘲笑,甚至暴力相对,但瑞雯从来没有放弃过。

  博物馆里的展品陆陆续续都快被送回了它们的老家,只剩几件,其中有的实在找不到它们居住的地方,有的则太过于恐怖,擅自前去恐怕会有性命之忧。

  于是只剩下一件可以送回的遗骨,就是北海的人鱼。

  瑞雯鼓起勇气,把人鱼装进箱子里,曾经最害怕的一件展品,如今看来仍旧心有余悸。

  收拾好行囊,瑞雯叫小男孩启程,正巧看见小男孩在画着他们这一路以来的各种物种。

  瑞雯问道:“画这些干嘛?”

  小男孩说道:“也没什么,就是当个日记记录一下罢了。”

  两个人骑着扫帚,按照阿诚以前的笔记,往北海的方向飞去。

  越到目地的时,温度就越发的下降,不过好在提前准备了厚实的衣服,经过几天的行程,终于到达了北海。

  瑞雯把这条人鱼的尸骨放在岸边,等待着它们族人的认领,然后和小男孩走到远处,找到了一个隐蔽的地方,驻扎在这里。

  已经过了三天,始终没有见到人鱼的踪影,夜晚,正当他们放弃的时候,忽然见到了人鱼的身影,它们并不像传说中的妖艳美丽,而是尖嘴獠牙,绿色稀疏的头发,其中的一个抱起骸骨,往大海游去。

  这简单的一幕,在小男孩眼里平淡无奇,可是却触动了瑞雯,因为瑞雯之前一直以为,它不过就是简单的一具骇人的尸骨,可能它的族人早就忘了它,没想到,它们一直在等它回家。

  见到了这么多奇怪的物种,它们形态各异,但却都有和人类一样的亲情。想想之前巫婆说的话,还真是有道理,虽然阿诚是瑞雯心爱的人,可是阿诚和阿诚父亲做的事情,也何尝不是一种罪过,他们父子两个人为了获得这些怪奇物种,当做自己博物馆里的展品,实在是自私,残忍的行为。

  这一刻,瑞雯想做的,只有抹去这些物种的记录,让它们在它们的家园繁衍生息,不打扰,是瑞雯最后一件能为它们做的事情。

  瑞雯带着小男孩回到了家,来到了阿诚的博物馆,把里面的笔记,地图,画本,全部找了出来,然后放在一起烧掉。

  瑞雯找人拆了这间博物馆,从此,最出名的猎奇博物馆,就这样渐渐被人所遗忘在岁月的长河里。

  里面的几件藏品也被英国商人买走,商人买走之前问瑞雯:“这些都是真的吗?”

  瑞雯只是淡淡说了一句:“并不是,它们只是艺术品罢了。”

  卖掉藏品的钱,瑞雯开了个学校,学校的大门挂着一个巨大的牌子,上面只写了四个字“众生平等”。

  晚上,瑞雯来到小男孩的卧室,问他:“你想回家了吗?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小男孩点了点头,说道:“姐姐你看,我已经把我的日记都经过改编,真实的地方都被改了,即便有人看到,也找不到它们了。”

  瑞雯欣慰地笑了,说道:“真是好弟弟。”

  瑞雯带着小男孩飞到了遥远的东方大陆,把小男孩送回了家,然后回到了自己的镇子上,把这把飞天扫帚用柴刀砍断了,用火烧了。

  小男孩回到了家乡,家乡的人问他去了哪里,小男孩把自己的经历改编成了故事,人们听的很是惊讶,而他的日记本也被人抄录下来,作为茶余饭后的消遣,后来这本日记经过整理,取名为《山海经》。

  瑞雯自从回到了镇子,也过上了平凡人的生活,她每天放羊,做衣服,和父母一起过着普通人的生活,没过几年,她也遇到了一个踏实的男人,两个人结了婚,生了孩子。而曾经的阿诚和瑞雯也被镇子上的人淡淡遗忘。

  其实像阿诚这样的猎人不在少数,几个世纪以来,都有很多人不停地寻找那些怪奇物种,有的是为了获得长生不老的秘密,有的是听说吃了它们可以延年益寿,包治百病,还有的人单纯是为了收藏,再花高价卖出,获得巨大的利润。

  而那些生物,不幸的整个族群都遭到了灭顶之灾,已经灭绝。幸运的演化成了普通的动物。有些还逃到了没有人的地方,像深深的洞穴,高耸的悬崖,极寒的山脉,或者是深深的海底。几千年里,它们变成了传说,再也没有人见过。

  几千年以后,一个夏日的午后,一个小男孩正在家里玩耍,忽然想起家里尘封多年的地下室,于是他准备去探险。

  地下室的门都是土,推开门,里面漆黑一片,小男孩打开灯,摸索着前进,里面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直到小男孩看到了很久很久以前,他的祖先从一个小镇上买回来的那些遗骨。

  这些遗骨和目前已知的动物都不一样,小男孩告诉了父亲,父亲把这些遗骨搬了出来,然后看了看,发现居然是传说中的生物,于是父亲开始致力于研究它们。

  父亲越发的入迷,到城市各处寻找这些奇特的标本,有的人拿出了家里珍藏的标本,而有的人造假,获得了不少的收入。

  这个父亲收集的标本和遗骨越来越多,后来因为战争的关系,不得不离开家乡,直到被人重新打开的一霎那,这些传奇才有一次被人所知道,后来,人们用那个父亲的名字,把这个博物馆命名为“梅瑞林博物馆”。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奇幻小说另类幻想小说

奇梦故事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