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就这?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我只想自力更生在线阅读

我只想自力更生

都市 / 青春校园

334.73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1-09-16 07:52

书籍摘要: 赵德柱重生了。他不知道炒国库券,不知道炒股票,不记得中奖彩票号,也不懂怎么做生意赚钱……他只有一个念头:我要自力更生!书友新群:1083657061,欢迎吹水V群1158160683不喜欢追更的,可以先看完本美术职业文《大美时代》、佣兵枪战文《我是个么得感情的杀手》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完整设定请至起点读书APP体验
收起 展开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古大叔叔叔叔.
    书友等级:
  • 书友第2名:杰克学院院长.
    书友等级:
  • 书友第3名:37天下无双.
    书友等级:

书友还看过

青春校园小说推荐

记录过去的事在线阅读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白色相簿籍
日更千字
青春校园
善良的穿越者在线阅读
美女多如狗,修真满地走。想见识传说的眼神电系功法吗,想看失传已久的石化之术吗,想知道主角如何摆脱美女吗,来吧,见证主角的重生后穿越火影之路吧
药师锤子
日更千字
青春校园
来生愿做比翼鸟在线阅读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秦春雷
日更千字
青春校园
穿越风犬追安然在线阅读
我等了十六集,就是想等一颗糖,写这部番外,不是要证明我有多了不起,只是想告诉编剧,你欠我们的糖,我一定要亲手拿回来!
阿波罗罗罗
日更千字
青春校园
臭班长,你真的要气死我了在线阅读
“班长,我有个事儿不理解。”  “说呗。”  “我离你老远讲话都能听到,为什么讲台下面那四位讲话你就听不到呢?这算什么,灯下黑吗?”
wuli檀君
日更千字
青春校园
从十七开始在线阅读
我是一个慢热的人,但我很长情。 你要允许一些人有安静的青春。 嗯~这是老掉牙的故事,单女(很平淡,小众,写自己喜欢的,平时工作能温饱,小说是梦想,活在热爱里。) 群:994846829
无情的吞币器
日更千字
青春校园
重生从一次不成功的分手开始在线阅读
原以为重生人士熟知每个选项的正确答案,必然能做出对的选择。 但方严真的重生了才知道,其实重生了也很难搞。 A、永不投降的白月光:誓死不做你衣服上的饭黏子! B、勇往直前的朱砂痣:反正墙上那抹蚊子血不是我! 方严化身袁华跪在雪地里仰天慨叹:“不!这道选择题我不会作啊!” 书友QQ群号:752043321
娘子息怒
日更千字
青春校园
末路之诗在线阅读
这是一部关于理想的小说。诗人?艺术家?或是平庸的人。走到穷途末路也会峰回路转。勇气会给人无尽的力量。 所谓传奇,或许是一个不断承受伤痛的过程。如果每个人都把自己的生命当做一场传奇,那么所有的磨难和苦痛就只是为了成就自己的壮烈。所以,决不能放弃自己的梦想。
正版尘漠
日更千字
青春校园
花开的时候在线阅读
当木棉花开的时候,漫天粉红挂在枝头,一个女孩拉错了一个男孩,究竟是第一次见面,还是之前就见过。
水利清
日更千字
青春校园
当前位置: 都市 青春校园 我只想自力更生在线阅读

听书

章节试读
1、就这?

  2020年6月20RB报讯,晚6时50分许,本市东大街一高档小区发生意外。

  事发时,该区法院经济庭强制执行现场,正对被执行人赵某柱宣布房产查封,拒不接受处理的赵某柱,试图翻越阳台护栏到隔壁无人清水房时脚下一滑,从38楼阳台径直摔至小区绿化带,送医抢救无效,不幸身亡。

  据知情者爆料,赵某柱年仅36岁,家中曾三次拆迁获得过亿资产,却沉迷于吃喝玩乐、嗜赌如命,导致父母双亡,资不抵债,到发稿之时,其妻仍未见露面。

  现场视频链接如下……

  公众号发布的新闻里,慌乱而模糊的手机拍摄视频中,除了看见高楼上有坠落物正在急速滑落。

  就是撕心裂肺的:“要……自力更生啊……”

  戛然而止的声音让人印象深刻。

  分明就是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拆二代,败光家产的喜闻乐见故事。

  虽然人人都向往成为这种幸运儿,却对这种结局感到很舒适。

  哪怕他最后才悔恨万分的要自力更生,可谁又不想成为这样坐享其成的幸运儿呢。

  活该!

  然后这则新闻很快就在市民们的鸡毛蒜皮、家长里短中消失。

  连浪花都没有溅起来半分,被人遗忘了。

  ……

  时空跳转到2003年,相距上千公里之外的江州,一个干瘦的年轻人,岔开腿蹲在明晃晃的太阳树荫下,看着眼前的一切。

  忍不住发出十七八年以后才流行的那句:“就这……?”

  施工刚完成的塑胶跑道体育场气味难闻,周围的校舍楼房看似崭新,却遮不住仓促完工的痕迹。

  也就是个中学规模。

  耳中除了呱噪的蝉鸣声,就是校区外,百分之百荒野山村风。

  尘土飞扬的渣土车接二连三从眼前经过。

  说周围是个大工地都多于是教育区。

  这就是大学?

  是自己不顾父母非留在家里的溺爱,发誓要来学习知识,改变命运,走上自力更生道路的高等学府?

  连头上的树荫都是刚栽的道旁树,脚下人行道砖上红土痕迹都没洗干净。

  前后两世活了五十多年,没读过大学,也泡过大学妹子,起码也到大学城里给车顶上摆过饮料瓶。

  这绝对不是自己想象中的大学。

  可旁边那金光闪闪的“西南城市学院”招牌确实又镶嵌在劣质褐色斯米克墙砖上。

  和自己得到的录取通知书一模一样。

  赵德柱有一点点怀疑自己的选择是不是正确了。

  难道灰溜溜的回去?

  嘎吱,又一辆大巴车停在校门口,当先跳下来的眼镜男人唾沫横飞不遗余力:“同学们!这就是西南城市学院!基础设施建设和师资力量雄厚、环境优美、空气清新,绝对是你们人生成长道路上的一道成功的重要台阶!”

  顺着车门下来的年轻学生们无一例外同样满脸懵逼。

  通通都写着:就!这!?

  肯定和他们想象的大学也有巨大差距。

  赵德柱居然乐得笑起来。

  不锈钢轨道滑门里,马上涌出来七八位老师学生。

  满脸看到红军那样的热情激动:“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欢迎来到西南城市学院,同学,欢迎来参观我们的学校!”

  “同学!我是舞蹈演艺专业的老师,我可以带你们了解我们这座充满活力的崭新学堂!”

  “这位同学,一看你就是专心好学的栋梁之才,欢迎来到山清水秀的江州,来到这座魅力之城,来到我们的魅力校园,我是电梯系学生会的学长……”

  刚点燃一支烟的赵德柱,被这所学校激(不)情(要)式(脸)校风惊住了,而且以他前后五十多年的阅历,明显听出些重点。

  难免开始艰难回忆自己那张录取通知书上写的是什么专业,国际能源管理!

  卧槽,听起来好高大上。

  但哪怕是十八九岁的年轻人,也有人本能的抗拒这种接近于传销的哄骗。

  “不,妈妈说我只是先来看看,不一定要读这里。”

  “我觉得……我还是去打工吧,这跟我们中学有什么区别呢。”

  “谢谢,谢谢,不急,不急,我再看看,我先抽根烟。”

  说抽烟的这个男生五大三粗,黑脸膛毛发茂盛得可以直接去演张飞,估计是看见蹲在校门边树荫下抽烟的赵德柱。

  找了这个借口躲过来。

  赵德柱还笑嘻嘻的抬手示意自己手里的555香烟。

  从这一刻起,刘江涛就决定,这个瘦瘦的朋友交定了,这辈子都还从来没人拿这么贵的烟给他抽。

  这一车大概有三四十名学生还有少数家长,所以七八个老师学长全都鼓足了劲在尽量拉扯招呼,不会单独集中到某个人身上。

  反倒给了树荫下两个年轻人交流的机会。

  “嘶……这外烟真是带劲啊!”

  “你也是根本没填过这个志愿,就收到了这里的录取通知书?”

  “啊,你怎么知道,我爸专门卖了几头猪给我凑学费,我考了三百来分,本来打算在家养猪了,谁知道还能读大学,你多少分。”

  赵德柱高考时候根本就是陪校花走过场。

  整个中学都没好好读过书的他,瞎蒙个一两百分看有没有。

  但他不说话,无声的拿烟头示意那个眼镜男人。

  刘江涛还学了学这个潇洒娴熟的动作,才跟着看。

  刚刚清点完下车人数的这个男人,马上跟校门内比划了人数手势,又跳上空车,和司机风驰电掣的跑了。

  顺着他比划的方向,才能发现有空调的保安室门口,站着位中年男人。

  远远的看着校门外热闹的一切。

  从这么热的天还穿着西装衬衫,特别是抹了发油的大背头,中年人赵德柱判断,这不是校长就是什么校领导。

  可真正十八岁的刘江涛就看不出来这些信息,立刻着急的跳起来:“车怎么跑了!我咋走呢,咋回去呢?!”

  他这不起身还好,一跳起来,立刻再被注意到。

  有个女老师一把拉住刘江涛:“同学,来都来了,先了解参观下我们的校园,再考虑选择怎么样?”

  明明身强力壮的男生,被风韵犹存的女老师这么接触下,居然马上红了脸,有些嚅嚅的说不出话来!

  旁边的同学老师,再动手推着张罗下,就半推半就跟着往校园里面走了。

  还好记得自己的新朋友:“同学,你……你不一起进去看看?你不也有通知书吗?”

  瞬间看向赵德柱的所有目光都产生了光芒,可能都有点奇怪,刚才怎么就没注意到这个男生呢。

  可能来自粤东地区的干瘦黝黑体形,穿着带了汗渍的皱巴巴白T恤,蓬乱着头发,外加趿着夹趾拖鞋的潇(邋)洒(遢)造型。

  怎么都让人想不到他也是来报到的大学生吧。

  更像旁边工地上的农民工!

  而且一件行李都没有,和刘江涛他们好歹也要背个牛仔包的区别太大了。

  当然最奇特的地方,还在于明明刚才大家进进出出,都没注意到这个路人脸的年轻人,现在等他站起来仔细一看,高高瘦瘦的双眼还挺有神。

  气定神闲的那种神采,懒洋洋应声站起来说好。

  却在经过校门,走过那位默不作声看着眼前这些年轻人的校领导时候,随手潇洒的弹掉烟头:“刚才听见有舞蹈演艺专业,如果找几个美女来迎接新生,是不是吸引力会大得多呢?”

  肉眼可见,那位梳着油亮大背头的校领导,眼睛都亮了:“同学!你叫什么名字,学什么专业的?!”

  赵德柱却笑了:“就跟着你学怎么做生意的啊。”

  所有人都以为他是在开玩笑。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