贞观秘史在线阅读

贞观秘史

武侠 / 传统武侠

16.51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0-07-15 23:44

凡人流 坚毅 技术流 轻松
书籍摘要: 公元前221年,秦始皇与丞相李斯一月不朝,一位老者潜入咸阳,探寻到了一个惊世秘密。公元前209年,一个神秘的江湖组织在暗中成立,名曰“天府”。公元618年,大唐贞观二年,惊世秘密逐渐浮出水面。背叛,屠杀,战争,接踵而来;家,国,天下,孰先孰后?这是一本硬核武侠小说。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章节试读
第一章 日食

  三月戊申朔,日有食之。

  ——《新唐书太宗本纪》

  -------------------------------------------------------------------------------------

  唐王朝的官道修的十分漂亮,尤其是在这关中平原上修建的条条大路。官道的两旁栽着树,郁郁葱葱,总有鸟儿出没在其中,沿途洒下几声欢鸣,特别是春天,伴随着温暖的太阳,这样的场景总是能消除那些往来于官道上的行人客商们一身的疲惫。

  京兆往西三百五十里,有一个唤做雍县的城池,雍县是岐州的治所,自然也是方圆百里之内最繁华的地界,长久以来,最让庸县百姓引以为傲的莫过于门口的那条官道,这是在大秦驰道的基础上修起来的路,说起来也有800年的历史。一直东走便能直通长安,而一直往西便是河西走廊。换言之,如果想从京兆去往西域,雍县往往是许多人的第一个落脚处。

  这条路上从来不缺行人车马。

  跟所有人一样,庸县的守卫队长王耳也爱极了这条路。每一个从城外官道上进城的人,无论是生面孔还是熟面孔,他们进城前总是一脸的赞叹——倒不是赞叹城有多漂亮,见识过京兆长安万年的风光,庸县自然是不值一晒。只是这条路!在大唐的其他地方,你见不到这样的路,出了大唐那就更见不到。所以王耳平日里,以看守城门为荣,而且他最喜欢看的,就是那些必经此地的西域商客们充满羡慕和崇敬的眼神。

  但就在那一天,一切都变了。王耳无法忘记那一天,很多雍县的百姓也都无法忘记那一天。

  那一天,是贞观二年的三月初一。

  当天卯时一过,王耳开了东城门,便守卫在了门口。眼看着太阳慢慢升高,温暖的阳光洒在面前的官道上,零零散散的人陆续抵达雍县。一如既往的是,他面前的道路依旧宽阔,树木也抽出了新芽——

  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鸟却不叫了。

  不仅如此,待得辰时将过,接近午时的时候,本应是日头最盛的时候。可那一天,辰时的太阳却像是酉时的太阳,无比昏暗。而这其中最让人觉得奇怪的就是,在平日里,这本该是行人最多的点儿,可大约从半个时辰之前开始,宽阔的官道上就一个人都没有了。事实上,就连半个时辰之前零散的几个入城行人,也并没有表现出来任何的惊喜或是赞叹,他们只是慌慌张张的跑进了城。

  不得不承认,“人”其实是最重要的自然装扮。若是一个地方没有人,那么任何一个场景都会显得空旷、冷清,若是配上逐渐昏暗的阳光,那么这种空旷和冷清就会演变成恐怖。

  是的,这条往日里让所有人心旷神怡的路,在今天显得有些恐怖。

  虽然感觉到不舒服,可王耳还是继续站在城门口,这是他的工作,只是他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平常像这般看太阳是不太可能的,毕竟人的眼睛受不了阳光的直射。但今天王耳看向太阳的时候,并没有一点儿的不适。这是王耳第一次看到完整的太阳,以前他一直以为太阳是个黄色的光团,今天他才发现,太阳的颜色原来是红的。有点儿像鲜血的颜色。

  他就那样看着太阳,一时间竟看的痴了。

  “王哥,今日官道是锁了吗?”

  “王哥,这是怎么一回事儿啊?”

  身后传来的声音把王耳的神儿唤了回来。他扭过头去,原来那些靠近城门的小摊贩们,也觉得今日有些古怪。日光逐渐昏暗,城里的人们大都回了家,路上也没什么人,也没有外来人,谈不上做什么生意。那些个小贩遂一个个离了摊子,围到了王耳身边,跟他搭话。

  王耳摇头说不知。

  突然,有人发出了一声惊呼,众人一起抬头看天,只见那血色太阳的旁边,竟出现了一个黑影,接着,就仿佛传说中的天狗食月一样,太阳旁边那团黑影的面积越来越大!慢慢的,一点一点的,遮住了阳光。人们只觉得周围越来越暗,像是突然到了夜晚。

  王耳皱起了眉头,虽然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景,可他很早就听老人们讲过,有些老人曾经也看到过这样的画面。他们把这个叫‘日食’。所谓日食,就是“日有食之”,看起来就像是太阳被吃掉了一样。但饶是王耳听过这样的话,他心里还是有一种烦躁的危机感。可能是因为那条让他喜爱的官道上没有行人,可能是因为身后小摊贩们的窃窃私语饶人心神,也有可能就是眼前的这幅画面让人太不舒服了。

  太阳、阳光,从来都代表着希望和力量,而现在那不断扩张的黑影,就像是一只恶毒的蝮蛇,正想要一点一点的吞噬这种希望和力量,可他只能看着那希望和力量被蚕食,他什么都做不了。

  终于,太阳被整个的吞没了。所有人都屏息凝神,一句话都不敢说。好像这时候发出一点儿声响,都会被那黑暗中的蝮蛇一并吃掉。

  一阵短暂而漫长的黑暗和沉静之后,太阳终于还是压过了那毒蛇一头,一缕光芒从天空之上漏了出来。那光芒洒下来的时候,王耳烦躁的心情舒缓了一些。他从来没有如此的感受过阳光的珍贵。

  就在这时!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从城内传来。随后只听一声大喝:“前面的人让开!王公出城了!”

  围在王耳身边的人下意识的站到两旁,借着那还是有些昏暗的阳光回头看去。但见一百骑兵飞也似的朝城门口奔来,片刻间就到了城门口。五十名披甲轻骑在前开路,后四十骑押阵,中间十名亲兵护着一骑白马,马上坐了一个浓眉大眼,胡须颇长的紫衫男人,这人眉目之间跟王耳长得有六七分像。众人一眼认出,此人就是雍县方圆百里之内最大的官,岐州太守王仁表。王耳也侧身让开,恭恭敬敬的一抱拳鞠了一躬,然后朗声说了一句:“族叔好!”。

  王仁表是王耳的族叔,这个差事也是王仁表为他谋的,平日里,王仁表每每出入都会专门停下来问问他的长短。可今天王仁表完全没有搭理他,留给王耳的只有一百零一匹马掀起的尘土。

  “咳,咳”王耳把手做成蒲扇,在面前扇了扇。此时周围已然亮了许多,他再抬头,天空中那团黑影已经被太阳驱逐到了一旁,阳光又有些刺眼了。而他身后,那些先前让到两边的摊贩们又聚拢了过来。七嘴八舌的开始讨论。

  “诶,刚刚那可是传说中的,妖星蔽日?”

  “谁说不是呢!妖星蔽日,天降灾祸啊!咱们最近要小心啦!”

  “对对对,你们可曾注意到,刚才王太守出去带的队伍,是背着刀的。”

  “是啊,莫不是出去剿灭贼人?”

  王耳本来就被那些小摊贩们的窃窃私语弄的心神不宁,此时听到这一句,忍不住回头提醒道:“天子脚下,哪儿来的贼人。”

  谁知,一名摊贩却正儿八经的回他道:诶,王大哥有所不知。这贼人可能真的是有的,前两日,小安村和八庄,好像遭遇了什么变故,据说,一个活人的音信都没了。

  王耳眉头一皱,不满的说:别再听这些街头巷尾胡传的话了。怎么可能,此去京兆也就几百里路。哪个贼人想不开了?

  另一名摊贩小心翼翼的接过话茬:“王大哥,其实,这事儿我也听说了。我邻居家那男的就是小安村的人,五天前回村里取东西,按理说怎么都该回来了,但是就是没回来。他那口子去找他,回来就一直哭,而且还去报官了,据说是整个村子糟了瘟神,全死光了,一个活人都没留下来。”

  未等王耳再说,旁边几名摊贩都开始附和起来。

  “是啊,你看这好端端的太阳突然都不见了,肯定是妖星下凡,不久瘟疫就要起来了啊!”

  “对对对,你不说我都忘了,古语有云,日有食之,瘟疫必生。咱们也得小心呐。”

  “但是你们说说,是什么样的瘟疫能让两个村子的人一夜全死光了?”

  听着周围人们的窃窃私语,王耳不由得看向王仁表消失的方向。阳光重新撒向了那条雍县人民引以为豪的路。而那里,马蹄扬起的尘土浮在空中还没有消散,王仁表和一百骑兵的背影正慢慢变小。

  “难道,真的出了什么事儿吗?”

书友还看过

传统武侠小说推荐

凛风怒剑在线阅读
这是高武世界,全身经脉贯通的五品高手其实也仅仅是开始。 林斜来到这世界,因长的像靖安侯之子,被囚禁当替身。 机缘巧合之下由替身转正,从此走上了迈向剑圣之路。
隐剑迟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向山神许愿,我得到绝世轻功在线阅读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晓龙师叔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霸,刀在线阅读
人间的喜乐向来与杀手无缘,生存即他们最大的奢侈。 一把风骨刀,成为了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听过弱者的哭嘹,也见过强者的落,那一眼寒冰,看惯了生死离别,也看尽了世间冷暖。 人间的悲欢离合,不过是瀚海人生中的沧海一粟,渺小且无力。它们,终会被历史的洪流,流没进一浪浪史海之中。 此间,唯有那永恒不柠的实力,才是他生命里最耀眼的明灯,引领他一路成神。
晏洵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青锋在线阅读
枪如林,刀似海。 九州乱世,人人拔剑以立旦夕生死。
白崇羽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何为正义,何为邪恶在线阅读
什么是正义?什么是邪恶?只不过在一念之间,而我,只不过想要保护,想要保护的人,难道就一定是错的吗?
叫我木琴就好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大宦官之只手遮天在线阅读
“吾本一文士,只手遮龙庭。观天下鼠辈!谁堪伯仲间。。。”  普普通通秀才身份的王振,无意间翻到了一本古书。于是:  自宫的他,成为了阉人,左右朝堂,陷害忠良。树立党羽,独霸朝纲。  灭天山,剿五毒。烧少林,屠武当。。。。。。  本书前面铺垫,耐心看完十章。  主角性格阴暗,冷血自私。不好这口的可以走人了。
寐长生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人在综武,拒绝摆烂在线阅读
[无系统,天才流,轻松搞笑] “九阴真经(残篇) 地点:终南山活死人墓 获取方法:可潜水进入 建议:注意规避全真教弟子,直接潜水进入或者用演技哄骗古墓中人进入古墓” 苏黎穿越综武世界,拒绝摆烂苟活,开始统计这个世界可能存在的机缘,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实在是太难。 想要九阴残篇,苏黎压根游不过去。 想找九阳神功,昆仑山那么大,他压根不知道在哪个山头。 想要北冥神功和凌波微步,大理太远,他怕还没过去就死在路上。 想要无崖子的功力,他还不会下棋。 没有系统,没有深蓝加点。 就在苏黎迷茫之际,一道金光闪闪的人影从天而降,改变了苏黎的命运…… 苏黎:国师,你想要九阴真经不要? 鸠摩智:小僧愿意拿少林绝技交换! 苏黎:国师,武当的纯阳无极功不错,咱们混进去学两手? 鸠摩智:小僧乃是吐蕃国师,佛门高僧,怎可如此行事! 武当山中,身穿道袍易容成武当弟子的鸠摩智目光灼灼地翻看着手中的纯阳无极功,口中吐出两个字:真香! 本书又名《别人都摆烂我偏偏内卷》《身为穿越者的我有点收集癖》《国师带我搞秘籍》《带国师易容伪装,潜伏进各大派搞秘籍》
东木成森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贞观秘史在线阅读
公元前221年,秦始皇与丞相李斯一月不朝,一位老者潜入咸阳,探寻到了一个惊世秘密。  公元前209年,一个神秘的江湖组织在暗中成立,名曰“天府”。  公元618年,大唐贞观二年,惊世秘密逐渐浮出水面。  背叛,屠杀,战争,接踵而来;  家,国,天下,孰先孰后?  这是一本硬核武侠小说。
王度崖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长夜三部曲在线阅读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林碧川20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当前位置: 武侠 传统武侠 贞观秘史在线阅读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