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言归正传 著

仙侠
类型
2021.02.05
上架
67.9万
连载(字)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少主

  

  ‘唉,太难了。’

  河边的少年看着溪流中倒影的稚嫩面孔,看着那荡起了细微波痕的蔚蓝天空。

  张开双手,少年有些瘦弱的身子缓缓躺倒在浅嫩翠绿的草地上,抬手想去触摸天空,又无力地滑落。

  来到这个蛮荒世界已经十二年了。

  十二年!

  知道他这十二年是怎么过的吗!

  他!

  “少主!”

  侧旁突然传来一声粗犷的吆喝。

  以这少年仰躺的溪边为圆点的百丈范围,大批骑乘冰蓝长毛巨狼的壮汉正来回巡视。

  一位穿着皮甲、魁梧若熊的大叔看少年倒下去,用自己大嗓门关切地问候着:

  “您没事吧少主!?”

  少年无力地摆摆手,有气无力地回了句:

  “没事,让我休息一会儿。”

  刚想卖个惨,无情被拆穿。

  可,他身为单狐山之北十大氏族之一熊抱族拥有唯一族长继承权的少主,就很快乐吗?

  这里没有网,没有电子娱乐,甚至都没有几本纸质书籍!

  他就算身为少主,多得是流着鼻涕、穿着破旧皮甲的小跟班,连几个能晚上谈心放松的漂亮柔软小侍女都没有!

  吴妄完全不知道,老天爷让他带着上辈子那花花世界的记忆再活一次,到底是奖励还是惩罚。

  其实个人娱乐方面的空虚还好,多点时间适应,自己也并非耐不住寂寞。

  更大的折磨,还在男女那点事上。

  虽然氏族中从首领到小兵都是一夫一妻,但因为是上古时代,大家都比较开放,成婚前的年轻男女们,都可以热情奔放的自由恋爱。

  真·自由恋爱。

  河畔的芦苇荡、山边的小树林,游牧地供牧民住宿的小屋、雪山下取暖的冰房,都能轻易找到未成婚男女挥洒青春的现场画面。

  反倒是成婚之后,大家会要求彼此一心一意,毕竟都有较重的生存压力和感情需求。

  生活,无论是上辈子所在的蓝星,还是这辈子所在的大荒,都不是一件容易之事。

  族里每三年会举办一次大昏会,年轻且尚未成家的女人们,会拿出精心准备的木棍、骨棒、石棍、狼牙棒,找到心仪的男子,悄悄地摸上去……

  给他们后脑勺一棍子!

  打出来声音越脆,代表这男子头骨的品质越优等。

  当然,听声不是重点。

  这些女人会把男人扛在肩上扔回自己的住处,经过一晚上的辛苦合作,第二天一早一同走出屋子,就自行结成了夫妻。

  纯粹的结婚,从一棍子开始。

  必须强调的是,他们熊抱族虽普遍憨了点,但也不会强敲强扛。

  这习俗流传了这么多年,现在的男女双方大多是提前有了‘合作伙伴’,等到了大会的时候集体走个流程。

  那种纯粹按照古礼,大会上看顺眼就敲昏扛走的情形虽时有发生,但男方大多会半夜就逃了。

  吴妄严重怀疑,族里婚后男性大都是些四肢发达憨憨的主要原因,就是成婚的时候没挨住自己夫人那一棒!

  当然,他是少主,虽然没有白马只有白狼可以骑,但严格来说也是个王子。

  以后大婚只是象征性地被自己爱侣敲一下,可以直接装昏。

  ——美丽的母亲是这么安慰自己的。

  可、可……

  “唉。”

  少年额头挂满黑线,手背遮挡在额头上,各种提不起精神。

  自己身体明明没问题,心理也没啥毛病,取向也中规中矩,经常还有一些浮想联翩的青春期幻想,怎么就会染上这种怪病?

  是因为三岁那年,听到一群阿姨大妈讨论简易狼牙棒制作方法导致的吗?

  还是因为上辈子玩太嗨了,让自己重活一次的老天爷故意搞自己心态?

  怎么就会这般?

  ‘吴妄啊吴妄,你这到底是造了什么孽!’

  行吧,大荒世界无奇不有,他刚好就是一个小‘奇’点。

  七八岁之前的吴妄,只想自己做个普普通通健壮的熊抱族的少主,不用什么出众的才华,也没啥膨胀的野心,觉得能平平稳稳活过几百年的枯燥人生,这就够了。

  ——大荒人族寿命为三到五百岁。

  那时候的吴妄,一直都很快乐,也很注意保养自己的后脑壳,以便它能承受生活更多的毒打。

  等到七八岁时,一切都发生了变化。

  那个怪病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了自己身……

  呜——

  远处天边突然传来了低沉的号角声。

  吴妄心底停下吐槽,一个激灵翻身跳了起来,朝着号角声传来之处眺望,远远见到了一束笔直的狼烟。

  这个大荒并不太平,人族也不是什么天地主宰。

  相反,被先天大神女娲造化出的人族,在这个名为大荒的天地间立足较晚;苍山之北的这片广阔草原上,十大氏族只有两家是以人族为主导。

  百族混杂生存,启灵智后多为人形。

  熊抱族总体实力虽强,但草原上的凶险无时无刻不在威胁族人性命,兽群的威胁一直存在。

  号角、狼烟,都是较为常见的预警手段。

  此刻号角声较为舒缓,狼烟也只是一缕,应是巡逻的探哨发现了什么不算严重的异状。

  “还以为是有大凶之兽。”

  吴妄打了个哈欠,有些无趣地咂咂嘴,就要继续躺回草地享受此刻的安逸,象征性地道了句:

  “三将军,派人去探探发生了何事。”

  “少主!咱已经用苍鹰的眼睛看到了!”

  刚才喊话的那位壮汉大叔挥舞着比吴妄还粗的胳膊,满是热切地招呼着:

  “您要不要去练练手?

  一群也就几百年年份的褚犍兽不知被谁惊动了,在百里外追着什么,咱们的人已经从两侧跟上去了。”

  “不去,”吴妄打了个哈欠,“无趣。”

  熊三将军挠挠头,从那丈高的巨狼背上跳了下来,几个踏步冲到了吴妄身旁,搓搓大手,用粗狂的嗓音尽量小声提醒着:

  “少主,您以后是大族的首领,这个年纪就该适时的炫耀下武力,不然以后容易出乱子。

  咱知道少主您的厉害,可那些熊崽子们不知道啊,您也要多出手,镇住那些熊崽子才行!”

  吴妄:……

  如果是为了氏族稳定那就没办法了,他虽然对管理氏族提不起精神,但也不想给这辈子的爹娘丢人。

  “拉我车架过来。”

  “哎,是!”

  熊三将军兴奋地答应一声,锤了锤胸口,扭头发出一阵吼叫。

  就听嗖嗖的破空声不绝于耳,河畔附近的巨狼骑同时动了起来,快若幻影。

  于是,半个时辰后。

  一只铺了三层纯白雪熊皮子的车架,被四只冰蓝纯毛巨狼拉着,四只锈迹斑斑的车轮碾过有些泥泞的草地,压坏了花花草草、溅起一路的泥点。

  吴妄披上珍贵凶兽皮缝制成的斗篷,头上戴着幼兽上颚做成的帽子,歪在柔软的熊皮中,身形伴随着车架在微微摇晃。

  他正托着一张旧羊皮,琢磨着上面弯弯扭扭的符号,倒也是颇为专注。

  在车架前后左右,一名名身披精甲、全副武装的巨狼铁骑紧紧相随,他们的目光甚至比身下的巨狼还要凶狠,粗壮的身躯蕴含着惊人的力量。

  熊三将军驾着巨狼自前方疾驰而来,迂回半圈,熟练地凑到了车架旁,扯着嗓子吆喝:

  “少主!那些褚犍在追三个人域来的修士!

  错不了,他们穿的花花绿绿的,女的打架还穿裙子,用的还是那种花架子法术!拿几根牙签扔来扔去。

  他们实力都不怎么样,飞空的法器好像被毁了,在地上跑的比大耗子还快,不过看样子已经快坚持不住了。

  咱要救他们吗?”

  “父亲说过,见到落难的人族,能救就救。”

  吴妄头也不抬地道了句:“三将军安排就行。”

  “哎!瞧好吧您!”

  熊三将军攥拳猛力锤了锤胸口,仰头发出一声熊之咆哮:

  “少主要出手了!都瞪大眼看着!回去都给老子详细描述,见谁都说个一百遍!”

  周围巨狼骑顿时兴奋异常,嗷嗷叫个不停。

  接下来,车队均速向前,前方的大草原上已爆发了一阵密集的声响。

  狼嚎声、吆喝声、兽吼声、弓弦震动之声,漫天大火凭空而现。

  古语有云:达则火力覆盖,穷则战术穿插。

  当吴妄的车架抵达,那数十头褚犍已被巨狼骑团团围住。

  这种兽未成气候时,长相就很奇特,体大如牛、状如花豹,但脑袋样式接近于人族,独目、牛耳,尾巴占了一半身长。

  它们生性凶猛,大多是三五成群,口中能发出音浪,在北域算是较为常见的兽群。

  就是……

  肉不怎么好吃。

  兽的实力一看种族、二看寿岁,抛开年份讨论战力那纯属瞎扯淡。

  活到千年的褚犍能将豹身进化为类人的四肢,三千年份的褚犍已算是凶兽级别,一声怒咤能震死百里外的兽群。

  他们熊抱族就曾围猎过凶兽级的褚犍,死伤颇重,但收获也不少,一颗兽丹换了大批粮食,养活了更多人。

  且说眼前。

  离着巨狼骑的包围圈越近,那些褚犍兽的吼声就越震耳。

  吴妄抬头看了眼,见到了被狼骑隔开的三道身影,那是两女一男,女的都是修身长裙装扮,男的也穿着青蓝长袍,各自都已负伤。

  这打扮,多见于人域之中的人族修行者。

  他们正紧张地盯着周围不断兜圈的黑影,那男人也算有些担当,抓着一把长剑将两名年轻女人护在身后。

  啊,应该称之为女子。

  按人域的规矩,都是称男子和女子。

  大荒分九野,人域居其南,是人族聚集之地,也是人族在天地间最大的聚集地。

  他们熊抱族在大荒的东北方向,离着人域颇远,能在这里见到人域的修行者,也算是稀罕事。

  吴妄忍不住多看了那两个女修几眼。

  嗯——

  果然,修行对皮肤美白、柔滑和光泽颇有帮助,他们熊抱族的少女大多是健康的亚麻色,这俩女修就特别白。

  这两个人域来的女修胜在体态纤瘦,有柳弱扶风质感,但都缺了点斤两,他们熊抱族的妹子就不一样了,大都……

  “少主!几十只这玩意,您一个人行不行?”

  熊三将军在旁边又凑了过来,小声嘀咕一句:“要不我安排几个祭祀旁边念咒,跟您一起出手?”

  “不用。”

  吴妄自车架站起身来,扶着前排扶手。

  四头霜白巨狼仰头长嚎,前方一层层交错行进的巨狼骑如潮水般退去,将数十头困兽展露在吴妄视线。

  车架前冲,吴妄面色淡漠,兽骨头盔下的长发迎风飘舞。

  他抬起左手,掌心对准了那群褚犍。

  褚犍兽群敏锐地察觉到了危险,对吴妄张嘴怒吼,一层层声浪宛若透明墙壁对吴妄压来。

  吴妄表情丝毫不变,掌心浮现出十二颗星辰,其上光芒互相勾连。

  这是北野流传的祈星术,北野各族祭祀们代代相传的技法,也是他们熊抱族能在北野立足的一大支柱。

  天空中,十二颗星辰闪耀在方圆百里的天空。

  褚犍们的叫声弱了下去,它们的独目中带着疑惑、带着恐惧,却在朝中间汇聚。

  也懂畏惧吗?

  是了,这个大荒中,兽都是灵智的,大荒大部分区域中,人族的地位并不如兽。

  人理之光尚且微弱;

  人族的足迹尚未抵达这个世界的巅峰;

  聚集在人域的人族,与散落在大荒九野的人族,已走上了截然不同的发展之路。

  法则,道则;

  祈星,术法。

  吴妄视线瞥向被巨狼骑包围的三道身影,抬起的左掌用力攥紧,兽群周遭突然出现一根根冰棱,朵朵冰莲瞬息绽放,接连成片。

  祈星术,大冰泽!

言归正传说
新书开张,求支持,求票票!

第一章 少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