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倚梦和春

倚梦和春在线阅读

倚梦和春

吴霭

武侠·传统武侠·9.66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0-07-07 08:28

少年探案的一部作品,分为很多个小故事。逐渐头脑清晰,案情扑朔迷离。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惊夜

  相传在十国时期的南平国江陵城中有一户尹姓人家,这一家人也早已记不清是从哪一辈开始就迁徙到了江陵,或许是黄巢起义时他们就是江陵的老住户了。尹老汉是个木匠,平时都在附近帮邻居们打个家具、建个房屋,生活倒是也能过的去,只是年近四旬才偶的一子,尹老汉是若珍宝,十分疼爱。还特意请隔壁的秀才给起了个名字,名叫尹宇轩。

  这孩子倒也争气,年方八岁长的是俊美非凡,就像年画里蹦出来的一样,从六岁开始,尹老汉就倾尽家财把宇轩送到私塾去学《四书》、《五经》。希望能考个秀才,长长自己的脸。可是天不遂人愿,宇轩从小就对《四书》、《五经》不感兴趣,整天就知道和村子里的孩子们舞枪弄棒,今天砸了吴大婶家的窗户,明天打破了李二叔家的水缸。尹老汉是天天去赔礼道歉、补偿损失。但是由于父子两年龄差距大有点老来得子的意思,尹老汉也从来不对小宇轩打骂,因为尹老汉人缘极好,邻居们对小宇轩也不是十分讨厌,日子也一天天的在尹老汉的赔礼道歉中过去。

  记得是乙亥年初春的一个午后,小宇轩从外面给尹老汉带回一个琉璃的酒樽,这酒樽上面雕花刻物,十分的精美,酒樽的左右杯壁上各镶嵌了两枚巨大的蓝宝石,在夜空中闪闪发亮。尹老汉慌忙问小宇轩酒樽的来历,没想到这孩子不管怎么问都是一句话,是一位叔叔趁没人的时候偷偷给自己的,至于那位叔叔的长相、去处、为什么给他他都一概不知。光从外表看也知道这定是一件宝物。尹老汉赶忙将这一件宝物用棉布包了起来,放在了家里的房梁上,并告诉小宇轩不得声张,等待那位叔叔到时来取好还给人家。

  一晃十年过去了,慢慢的,尹家人也逐渐忘记了酒樽的事情,日子过得也十分的惬意,只是尹宇轩还是那样的不务正业,天天走街串巷,基本江陵城中每一个犄角旮旯没有他没去过的地方。虽然即将加冠,可是这样的不务正业的孩子谁家的女儿会看中他呢,尹老汉整日愁眉不展,或许这是尹老汉唯一的烦心事。

  这一日尹宇轩气冲冲的回到家中,嘴角还带着一丝血迹,尹老汉见状慌忙问其原故,虽然这种事情在宇轩身上常有发生,但是今天受的伤明显比平时更重,何况尹宇轩一夜未归,尹老汉更加担心。可是不管怎么问,尹宇轩就是一言不发。尹老汉看着嘴角仍在流血的宇轩心中有没有一点办法,默默的出去拉着自己的大锯,闷不做声。或许老实人就是这个样子,在遇到难以解决的事情的时候永远是默不作声,静静的抽着自己亲手栽种的旱烟。一丝丝苦涩的味道在尹老汉的舌尖冉冉伸起。对,这才是土烟该有的味道,就是这个味道。

  月早已悬挂在天边,由于正直农历的十六,一轮又圆又大的满月照的尹老汉的小院子亮堂堂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是小老百姓过惯了的生活,尹老汉收拾起自己的家具,想回屋里喝口热茶早早的休息。就在他转身的一刻,一道亮光突然一闪晃了一下眼睛。这是什么东西这么亮堂尹老汉心里想着不自觉的慢慢转回身寻找着刚刚亮光的来源,可是尹老汉找遍了四周也没找到那束刺眼的光芒出自何物。乌云已遮住明月,阵阵寒风拂过尹老汉单薄的身躯,尹老汉不自觉的抖了一下,他蜷缩了一下自己的身躯,抬眼望了望被乌云遮住的满月,苦笑了一下向屋中走去。或许是在感叹天有不测风云吧,刚刚还是皓月当空,不想片刻之间已是乌云盖顶,伸手不见五指。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睡梦中的父子两,尹老汉披了一件灰色的单衣向堂屋走来,嘴里念叨着“这么大的风雨,谁啊?”这腔调明显的有些不乐意。

  敲门声并没有因为尹老汉的不乐意而停歇,反而越来越急促,就听门外喊道:“尹老汉,快开门,我们是江陵府的官差,快开门。”

  官差?尹老汉差点摔倒在自己的堂屋当中,活了这么多年,官差只是远远的在街道上见过,最近的也就是隔壁巷子的霍老爷被强盗杀死官差来勘验现场时自己站在人群的后面望了一眼。这风雨交加的大半夜官差到自己家里这是为了什么呢?此时尹宇轩也已起身来到堂屋。父子二人战战兢兢的打开房门。确实是官差,一行六人,个个人高马大,一看就是练家子。众人进到屋中,尹老汉忙请各位官差落座。哆哆嗦嗦的给官差老爷们煮茶。为首的官差看了看尹老汉又看了看尹宇轩道:“想必你就是尹宇轩吧?”

  “额……是,……老爷,小人……正是尹宇轩。”虽说从小不务正业打架斗殴,可是遇到官差,尹宇轩只觉得两腿不住的哆嗦。

  官差看了看两股战战的尹宇轩,眉头一皱道:“下午你是不是到过银通赌坊?见没见过西城当铺的少东家?”

  听到官差问这事,尹宇轩心头一惊,忙哆哆嗦嗦的回答道:“回老爷的话,小人午后确实到过银通赌坊,与西城当铺的王公子确实在里边赌过,不过小的因为钱输光了就回来了。”

  官差两眼直勾勾的盯着尹宇轩“你输光了就回来了?哼,你可曾给王公子压过什么物件作为赌资的吗?”

  “这……”尹宇轩一时语塞。尹老汉见官差这么问,而尹宇轩又吞吞吐吐的,知道其中必然有事,忙过来道:“宇轩啊!官差老爷在这,你有什么就说什么?莫要吞吞吐吐的。别害怕,爹在这呢。”或许这就是父爱的力量。之前见到官差恨不得尿裤子的尹老汉看到儿子吞吞吐吐的害怕极了,硬是硬着头皮过来安慰儿子。

  尹宇轩抬头看了看目光犀利的官差老爷,又转回身看了看早已蜷缩成一团的尹老汉,定了定神缓缓道:“我将家中的一枚酒樽抵押给他,本想着回本,没想到连酒樽也输给了他,我本想要回酒樽,可是他不仅没给我,反而将我乱帮打出,说不想再看到我。”说到此尹宇轩不自觉的摸了摸自己红肿的嘴角。

  “然后呢?”官差的声音有些阴冷,听着都那么的渗人。

  “回官差大老爷,然后我就回到家中躺在床上就睡着了,直到刚才你们敲门才被惊醒。”

  “是吗?”官差的声音似乎有些恼怒。

  “是啊老爷,宇轩回来就一直在睡觉,晚饭熟了我叫他他都没起来,晚饭现在还在锅中给他热着呢,不信您看嘛。”尹老汉壮着胆子答道。“酒樽?什么酒樽?”尹老汉扭回头看了看身旁的尹宇轩。

  “就是……我小时候……别人送我那个酒樽嘛。”尹宇轩战战兢兢的回答道。

  “什么?”尹老汉似乎才反应过来,忙抬头看了看房梁,果然,包酒樽的破布早已不见踪影,酒樽自然也一起不见了。

  尹老汉憋得满脸通红,一把拉住尹宇轩的衣领,面色因为过于生气已经由红变紫。“我告诫过你多少回,这东西不能动,是要还给人家的,你怎么能干出这样的事情来呢?我平时的话你都当耳旁风了是吗?”尹老汉越说越气,眼角竟然滚下了几滴热泪。

  看着尹老汉这样,年近二十的尹宇轩心里也不是滋味,“爹,您别生气,孩儿想办法把它赎回来就是了嘛。您别着急。”

  “哈哈哈哈”一阵笑声夹杂着不怎么有节奏的击掌的声音响了起来,“好故事、好设计啊!”父子两扭头齐刷刷的盯着拍手的官差头。

  “你父子两不去演双簧真是可惜了啊!还赎回来?你不是已经把东西拿回来了吗?还用得着赎吗?”

  父子俩惊愕的看着官差头,竟一时想不起该如何回答官差的话。

  只见官差头慢悠悠的抿了一口茶斜着眼道:“西城当铺的王公子傍晚已经被人杀了,而他身上的酒樽也已不见了踪影,你父子俩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吗?”

  “死了?……死了”尹宇轩嘴里默默的念叨着,眼神里面满是虚无的空洞。

  “对,死了。是被人用钝器击中后脑而死的。”官差厉声道。王公子怎么会死了呢?尹宇轩脑子中不断地盘算着。

  尹老汉见状忙到:“老爷,这王公子死了与我们父子有什么关系啊?老汉听不懂老爷的意思啊。”

  官差不耐烦的道:“尹老汉,你儿子在赌场与王公子不断地争夺酒樽,扬言不还给他就要打死王公子,现在王公子尸横小巷,我们不拿他拿谁啊?好了,尹老汉,我们只管捕拿人犯,至于其他的,你留着在大堂上说吧,来人,将尹宇轩拿下。”一声令下,随行的官差三下五除二的就将尹宇轩锁了起来。容不得尹老汉插上半句嘴。

  “爹,救我……爹,我没有杀人啊,爹”尹宇轩的凄惨、恐惧的声音在尹老汉的耳边不断地回荡。

  尹老汉还想解释什么,可是如狼似虎的官差根本没有给尹老汉说话的机会,一把将尹老汉推到在地,扬长而去。

  尹老汉几乎是趴着追出院中,暴雨早已将院子洗刷的充满泥泞,泪水、雨水、泥浆,尹老汉也分不清是什么了,透过迷离的雨线,看到宇轩一步一踉跄的被官差拖着消失在雨夜之中。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相关标签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武侠小说传统武侠小说

倚梦和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