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病情好转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超级财富玩家在线阅读

超级财富玩家

都市 / 商战职场

38.92万字|连载

更新时间 2022-01-29 21:58

书籍摘要: 他从商,企业已遍及全国。玩金融,纵横国际金融市场。论财富,22岁大学即将毕业的陈默说:福布斯排行榜上所有神豪加起来都不够我打!这一切皆因高三那年感染病毒康复后觉醒近乎百分百真实度的恐怖直觉开始!(注:本故事纯属虚构,背景为异时空平行世界,请勿对标现实世界!)书友交流群:901658543欢迎加入交流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陌孤阳.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2名:永无止境朋友.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3名:莫言道长.
    书友等级: 舵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商战职场小说推荐

大时代之巅在线阅读
age= int(input(“请输入你重启人生后的年龄:”)) if age=18:print(“重生元年。”) elif age=19:print(“家族分割。”) elif age=20:print(“请把尊严还给大学生。”) elif age=21:print(“耀眼的紫微星。”) elif age=22:print(“家国情怀。”) elif age=23:print(“大国崛起的时代。”) elif age=24:print(“ 我辈当自强。”) else:print(“奋斗,奋斗,奋斗。”) PS:书友说我的简介不好,像是小白文。那就修改吧,这下应该不白了吧?
荒野悲歌
日更千字
商战职场
经济顾问在线阅读
林正因一场变故,离开商场从军了,一段少年传奇故事终结。 退役后,因欠人一段恩情,不得不重回商海。这次,他变得低调,却依然能够搅动商海风云,再次走向商业顶峰。
叶飞秋
日更千字
商战职场
李迪传在线阅读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无机洋葱
日更千字
商战职场
开局资产提升一万倍在线阅读
整个世界的物价下跌了一万倍,习惯了元当单位的陈宇,一时间还无法适应毛、厘、分、豪、丝...... 本书又名《物价贬值一万倍》 讨论群:734085118
我有电瓶车
日更千字
商战职场
长缨与苍龙在线阅读
以某大型房地产开发集团开发项目:江山醉园为主线,商战,波诡云橘,尘埃落定,大隐于朝,沧桑正道…回首来路,几多浮沉,三五知己围坐一号院私房菜馆一壶浊酒解千愁。忽然间,手机铃声响起,幕后大佬邀约新项目开发,是否还将踏入血腥、晦涩的地产江湖逐鹿资本?人生不息,河汊川流裹挟着欲望、理想继续冲向远方。。。。。。
三里庵主.QD
日更千字
商战职场
带着仓库当队长在线阅读
路远重生了,重生到1977年,还带着仓库,本来准备参加高考,结果阴差阳错干上了生产队的队长,离包产到户还有好几年的时间,他能靠着重生和带来的仓库,在那个普遍吃不饱饭的年代,让大家过上好日子吗?在那个火热的年代,前世就是商业精英的他,能书写属于自己的传奇吗?
风中小花
日更千字
商战职场
真情小保安在线阅读
本书对毕业大学生进入职场,对公司白领、部门主管以及公司运营有所启发,教你看问题,解决问题,满满正能量
狼十八
日更千字
商战职场
平行世界的综艺生活在线阅读
综艺只是一种节目形式,怎么做则取决于人,当一个莫名其妙的闯入者进来后,一切都变得好玩起来。
血流三千尺
日更千字
商战职场
重生从1985开始在线阅读
【都市重生,商业纵横】现在是1985年,我叫王多多,回到了这个世界,走南闯北,香江、莫斯科、美利坚,哪里我没去过! 我是一个励志五十岁就退休的二道贩子.别问我为什么,因为我只知道未来三十年的故事~
平安是只狗
日更千字
商战职场
当前位置: 都市 商战职场 超级财富玩家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病情好转

  天朗气清未必惠风和畅。

  晴空之上一轮弱化版的太阳高高悬在空中,照射而来的阳光却是没有多少温度,反倒是一阵风吹过,给人一种寒冷刺骨的感觉。

  此时是2020年1月24日下午15点27分。

  农历12月30,正是一年一度的除夕当天。

  阵阵噼里啪啦的鞭炮声,把陈默从沉睡中炸醒。

  “哎!过年了啊!”。

  陈默突然想起来今天好像过年了。

  这是一间十几平米的卧室,房间的灯是关着的,因为只有一扇窗户,而窗户外是一道斜坭陂,杂草丛生,所以房间里面的光线不是很好。

  昏暗之中隐约可以看见四面墙壁是用细砂拌水泥粉刷而成的,墙面粗糙并没有经过特别的装修,看起来已经有些年头了,靠东边的那头摆着一张木床,木床有些陈旧。床上没有蚊帐,床头紧靠着墙壁,床尾的横栏上挂着一串衣物,这是当地农村乡下,大多数人家一贯的作风,原因是因为没有衣柜或者家里衣柜不够用,所以大多数都在房间里拉一根线挂衣服或者直接挂在床尾的横栏上。

  被子也是不知道盖了多少年的棉被,被面上打了许多补丁,颜色略显发黄,由此可见这是一户不怎么富裕的人家。

  陈默摇晃着沉甸甸的脑袋,一边用手揉捏着眼睛,缩着身子,寻找要穿的衣服。

  要不是村里村外有人家陆陆续续开始放鞭炮吃年夜饭了,那铺天盖地的鞭炮声一阵接着一阵地传来,估计陈默也不会想起今天是大年三十。

  自从月初感染了XG病毒以后,经历长达15天的隔离治疗,康复回家后便一直头疼脑热,整个人整天都是昏沉沉的,去医院检查也检查不出是什么问题。根据医生的建议,先回家修养一段时间。

  从那时回家休养以后,由于持续不断的头疼,发热使得整个人总是昏昏欲睡的,毫无精神!所以每天除了吃喝拉撒,基本都是在床上度过,这一不留神的就过年了。

  不过今天感觉好了许多,脑袋好像不疼了,也不晕乎了,看来应该可以过个好年。

  走下床来,陈默忽然间打了个哆嗦,感觉身上还是冷飕飕的,衣服穿在身上,好像没有么温度。

  其实这是冬天里长见的一种现象,由于天气寒冷,衣服刚穿在身上会有一种冰冷的感觉,需要穿在身上,被捂热之后才会慢慢变得暖和。

  从卧室里面出来,穿过一间偏房,然后穿过堂屋,从堂屋的大门走出来,这时陈默发现别人家都是炮火连天,硝烟弥漫,但是自家却是冷冷清清的。

  门前是一个稍大的院坝,没有篱笆和围墙的那种,不过边上是一道四五米高的落差,下面是一块水田,此时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正蹲在院坝的边沿上,一耸一耸地在忙碌着,好像是在拔鸡毛,一阵阵的水雾从少年身前的盆里面升腾起来。

  听到身后的动静,少年回过头来,露出一张青涩的脸,张嘴一笑:“哥,你起来了,头疼好些了吗?”

  陈默脚下穿着一双毛茸茸的拖鞋,双手插在口袋里面,缩着脖子慢悠悠的往厨房里走,一边随口道:“感觉好多了,都差点忘记今天过年了,老爸老妈呢?”

  “老爸一早进城里去买年货估计快回来了,老妈刚刚拿衣服去河边清洗可能要半个小时左右才回来。”

  陈默的弟弟名字叫陈景刚,15岁,已经读初三了,不过学习成绩很差,完全没有考高中的希望,不过目前他们学校开办了职高班,职高班也叫中专班,是跟江浙省宁浪市的一所中专学校合作开办的,初中毕业后如果没考上高中就可以读中专班,在学校里面的中专班读一年后就需要到宁浪那边的学校读两年,政府每年补贴一半的学费。

  家里有安排陈景刚去读中专的打算。

  陈默哦了一声便往厨房里走,刚走进厨房就闻到一股浓浓的腊肉味,味道是从一米高的灶台上的大铁锅里飘出来的。

  陈默走到灶台边便看到大铁锅里正翻滚着热汤,锅里煮着一块块切成碗口大小的腊肉块,劈成两半的猪头,还有切成一节一节的猪脚,看起来差不多熟了,忙取了双筷子扒拉了一大块瘦肉出来呼呼呼地咬了几口感觉有点烫,不过味道很正宗。

  嘴里一边嚼着肉,一边走到墙角边把温水壶提起来往门外走,到厨房的台阶处拿了脸盆开始洗脸。

  正洗着脸,陈默的父亲陈应昌便回来了,他肩膀上挑着一根扁担,扁担两头挂着两个大蛇皮袋子,里面有瓜果饮料,酒水,对联,香火纸钱等。

  陈应昌是一个四十出头的中年汉子,国字脸,板寸头,看起来忠厚老实的样子,不过他的眼角上好像被针缝了一条线,应该是刚做过手术不久的样子。

  看到陈默在洗脸,陈应昌带着浑厚却略显沧桑的声音关切地道:“小默,你起来啦,身体好些了么?”

  陈默一边用洗脸帕擦着脸上的水一边笑呵呵回答说:“刚刚起来后感觉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估计是过年了老祖宗保佑哈。”

  听着陈默有些嬉皮笑脸的样子,陈应昌也是放心了不少,把袋子放下后,许是发现陈默的母亲没在家里于是问道:“你妈呢,怎么没看到在家,别人家都吃饭了,咱们家还没开始做吗?”

  “饭还没开始煮的,肉已经煮的差不多了。”陈默说话的同时一边把陈应昌挑回来的袋子抬往偏房。

  “鱼还没煮吧,小默你会杀鱼不?”

  “应该会吧!”

  “那好吧,你去把鱼杀了。”

  陈应昌去接手陈景刚手里的活,这时候鸡毛已经拔干净了,只要用火烧一下表面的绒毛,用水洗干净就可以开膛破肚了,然后拿去锅里跟那些肉一起煮。

  陈景刚被安排去贴对联,陈默则是先去架起小锅,准备烧水煮酸汤鱼。

  鱼一共有五条,都是今天从田里捉来的正宗稻花鱼,巴掌大小,每条鱼一斤左右。

  陈默先是把锅架到火坑的三角铁架上,往锅里倒上三分之二的水,然后从灶底取了数根熊熊燃烧的木材放到水锅底下,接下来便是放配料。

  所谓的酸汤鱼其实并不需要酸汤,主要配料是自家自制的糟辣椒也就是俗称的剁椒,从密封的陶罐里舀出一小碗鲜红的剁椒放入到锅里面,然后放入切好的姜片,少量的食盐。

  等水烧开了之后就把鱼杀了洗干净整条放入到锅里面去煮,同时放入七八片生花椒叶,一小撮鱼草叶,适量的木桨果,还有一种杆状的一米来长比大拇指粗一些,叶子有盘子大甚至脸盆大的叫不出名字的菜,主要是把它的叶子和皮撕开,取主干折成一小节一小节的放进鱼锅里同煮。

  没一会,陈默的母亲张英也回来了,看见陈默在烧水煮鱼,不由问道:“小默,你起来啦,头还疼吗,身体舒服些了没?”

  陈默笑着道:“差不多都好了,就是还有一点点晕,没什么影响了。”接着说:“妈,你看我煮这鱼怎么样?”

  张英看着锅里翻滚的鲜红色汤水,一阵阵带着特有酸味的香气扑面而来,忙用小勺子取了一小勺汤水哈着气尝了一口,然后咂吧着嘴巴连连道:“嗯,不错不错,非常可以哦,不过再煮几分钟你就端下来放凉了等会更好吃!”

  陈默道了一声“好!”

  就这样,一家人各自忙碌,大约五点半的时候,堂屋的大厅里摆满了一桌丰盛的美食,陈默家的院子里也响起了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一股浓浓的年味扑面而来。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