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梦(求收藏,求推荐,求书单)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拳鬼在线阅读

拳鬼

仙侠 / 幻想修仙

25.26万字|连载

更新时间 2022-06-17 23:48

书籍摘要: 天如樊笼,世如地狱,逢佛杀佛,遇祖斩祖。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李丑大王.
    书友等级: 堂主
  • 书友第2名:TT玩家.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3名:窃国狂徒.
    书友等级: 舵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幻想修仙小说推荐

青云之白衣剑仙在线阅读
那位碧衣少女在诛仙剑下为爱而坠,那位白衣少女在望月台前十年舞剑,那位平凡少年在青云门中化身为魔……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什么是正?什么是魔?身在光明,心已入魔,身处黑暗,心向光明。 这是一位白衣剑仙来到诛仙世界后的迷茫…… PS:诛仙同人,弥补你的遗憾
墨染琉璃冰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两界穿梭的修行者在线阅读
突然出现的随身空间,竟然连通了一个修仙世界。 一心想苟起来发育的李智偶然发现,空间竟然能分解尸体。 将尸体的天赋、功法、神通、甚至是血脉反馈给他。 随后送上门的蛇妖、会炼丹的草木精,还有神秘的护国神兽接踵而至。 本书原名:我真的只想当个倒爷
谢顶怎么治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江湖神话:我真瞧不上仙界在线阅读
百年前,武圣柳玄名震四海,江湖各教称其为武林至尊、神话传说! ...... 百年后,仙武纵横。 原本的小国公主成了圣国炎帝,号令天下万火! 只会使暗器搞偷袭的无耻小辈也成了海洋之神! 全真教尹志平还成了仙界至尊,名传四方天地! 煌煌仙界高居穹顶之上,耀眼圣光普照大地,所有生灵仰望仙界无不神往! 然而柳玄的眉头却微微地皱了起来。 这...就是仙界?
不闻过往只问未来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张氏家族修仙记在线阅读
新书(重生之浮生旧梦 ),有喜欢都市文的朋友可以看看
红尘有仙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修仙死路一条!在线阅读
地球青年孟南因车祸意外死亡,穿越到仙侠世界,然后发现—— 修仙! 死路一条! …… PS:已有完本万订作品《黄庭道主》,高订三万大精品《从道果开始》,有兴趣的小伙伴们可以去看一看。
妖僧花无缺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修仙从一只鸡开始在线阅读
被鸡骨头弄死,醒来变成一只小黄鸡。 从小黄鸡开始进化! 恭喜宿主,成功进化为[异食鸡]! 觉醒天赋能力【肉香】 卢山:??? 恭喜宿主,成功进化为[武斗鸡]! 觉醒天赋技能【鸡血】【补阳】 卢山:!!! 恭喜宿主,成功进化为[覆气鸡]! 觉醒天赋技能……… 数万年没有生物度过的飞升雷劫,被一只小黄鸡轻松度过… 正当整个修真界一众巨佬聚集,恭敬询问渡劫要点的时候。 小黄鸡站上高台,清了清喉咙,深吸一口气: “喔噢喔!!!”   本书是一本不走套路的异兽文,讲述了一个一鸡得道,人犬升天的故事。
一只鸡大腿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神诡修仙,我有人生模拟器在线阅读
穿越到修仙世界的曹宸,获得了人生模拟器。  只要花钱,就可以模拟人生的轨迹。  每次模拟完毕,还能获得拥有各种能力的“人生经历”。  【你被严刑拷打过:你获得了“国家赔偿”……】  【你被妖兽吃过:你获得了“妖兽厌恶体质”……】  【你被活活饿死过:你不需要再吃饭了……】  曹宸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开启了“赚钱”、“模拟”的惬意修仙人生。  顺遍,再欣赏一下自己的各种奇葩死法。  直到有一天。  【模拟开始……】  【你,已经无敌了!】  【模拟结束……】  ……  本书又名,《论修仙的一千种死法》、《我的憋屈死法体验器》、《我的死法很奇葩》、《系统变着花样让我死》……
飞云流雪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迷雾之仙在线阅读
迷雾世界,修行者修行靠瞎蒙乱猜,一本经文,有无数种解释,有无数种修行方式。有的能成功,有的会死亡。 张存道被从现实世界抓到迷雾世界,也觉醒了自己的伴生功法,对佶屈聱牙的功法,他也束手无策。 不过他能回到现实世界,求助于大学教授和网络人才。 一样的功法,不一样的修法。现代人的智慧,迷雾人的修行。 欢迎关注《迷雾之仙》!
多脑鱼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妻子是一周目boss在线阅读
曾经万物湮灭,星海重启,天道人理皆覆灭于恶者一念间。 “最终boss是我老婆?” 徐长安回到家,看着正在做饭的妻子摇头:“系统又抽风了。” …… 家门口的杏树前。 徐长安自身后揽住妻子的腰,说道:“几只小妖,我去去就回。” “路上小心。”女人送他离去后,抬头望着杏枝。 丈夫有出轨的趋势怎么办? 要不……世界重开算了。 ps:【日常】、【高糖】、【仙侠】、【慢热】、【老夫老妻】。
云笈七箓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当前位置: 仙侠 幻想修仙 拳鬼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一、梦(求收藏,求推荐,求书单)

  早春。

  刚下过一场急雨的老城。

  略显破旧的公交碾过泥泞的街道,融进了路口拥挤的车流,半开的车窗外,是飘进来的烟火气。

  唐斩紧了紧衣领,睡眼惺忪的坐在角落里打着盹儿,可在看见并排的一辆轿车里有个虎头虎脑的小孩正对自己做着鬼脸时,不由呲牙一笑。

  他不笑还好,这一笑,原本活蹦乱跳的孩子猛的一个激灵,接着嘴一瘪,小脸煞白,呜哇一声就哭了出来。

  “谁呀,谁这么缺德吓唬小孩儿?”

  就在驾驶位上的女人骂骂咧咧往外探头的时候,车流动了。

  听着后方渐渐远去的哭声,唐斩坐在座位上伸了个懒腰,只是那双眸子里多出一丝恍惚。

  又做梦了。

  这世上的每个人都会做梦,可最虚无缥缈的也是梦。

  往往梦醒过后梦里的一切就会如云烟散去,记个依稀大概,乃至全然忘记,谁又能记得清清楚楚,不会忘记?

  他就可以。

  他不但能将梦中的一切记得清清楚楚,甚至还能感同身受,并且从中学到某些东西。

  譬如,杀人技。

  就仿佛梦中的一切是他亲身经历过一样,或者说那就是他自己,与各类高手的厮杀。

  这种厮杀并非是武侠小说里的绝世高手那般,而是近身搏杀,拳脚之争,杀人技。

  又或者,那根本就不是梦。

  看着模糊的玻璃,听着耳机里的老歌,唐斩呢喃道:“这次的梦似乎又不同了。”

  这些年他做过很多梦。

  有的梦,打个盹儿的功夫就能结束,而有的梦却是残缺的,需要无数梦境来一点点拼凑完整。

  “平行世界?还是前世?”

  看着车窗上属于自己的影子,唐斩有些魂不守舍。

  仔细想想,似乎这些想法都不无可能。

  “鼓楼区到了!”

  突然响起的提示音让唐斩眨了眨眼。

  到站了。

  相比于早早就面试实习的同学来说,唐斩有些不太喜欢受约束,他性子洒脱,所以毕业后就在一家搏击俱乐部找了份陪练的工作。

  尽管没什么过人耀眼的资历,但惊人的体能再加上自身深藏不露的手段,也算混的可以。

  咬着路边买来的包子,唐斩掀下了兜帽,露出来的是一头雪白浓密的短发,还有一副阴柔冷冽的五官。

  他身上发生的怪事也并非生来就开始的,九岁那年有过一场大病,人差点没了,侥幸活下来后便一直怪梦不断。

  也许是因为那些梦的缘故,没到十六岁之前他的头发就全白了,医生说是心力损耗过度,所以除了工作,他大部分的时间都在睡觉。

  天色阴晦,雨氛笼罩着这座北方的小城。

  可走到工作地点的时候,唐斩却意外发现俱乐部的门前围满了人,不少人议论纷纷,还拉起了警戒线,有警察正进进出出。

  唐斩一挑眉梢,诧异的朝里张望。

  出命案了。

  一个蒙着白布的担架被抬了出来,还有一条筋络贲张纹着刺青的粗壮手臂从白布里耷拉出来一截。

  让唐斩眼神变化的是,那手臂的关节处竟然有五个乌青发紫的指印,整条小臂更像是被大车碾压了一样,从前往后扭转了一圈,骨头脱节,错骨分筋,看起来十分的骇人。

  不用看脸他已经把这人认出来了。

  正是这俱乐部的总教练,同时也是老板之一的陈文雄。

  这人曾是省级散打冠军,早些年出战过泰国、日本,在不少世界级顶尖格斗大赛上拿过名次,但是这几年一直打理俱乐部的生意,还成了网红。

  平常自诩精通柔道、摔跤、泰拳、综合格斗,身边经常带着两个肤白貌美的女助理,在俱乐部里拍视频。还喜欢以“打假”的噱头制造人气,今天约战这个大师,明天约战那个拳王,真比赛唐斩倒是没看见过几场,但那戴的大金链子倒是越来越粗,赚的盆满钵满。

  没想到今天居然死了。

  “唐斩,你过来下。”

  警戒线里忽然有人喊他。

  唐斩回神一看,那人已经走了过来。

  短发国字脸,脸上露着刚冒出头的胡茬,三四十的岁数,穿着黑色体恤,戴了副眼睛,文质彬彬,这是俱乐部的经理,也是另一个老板,平时负责策划运营,姓李,叫李泰。

  “经理。”

  他走了进去。

  “俱乐部发生了点事儿,这些警察同志要是问什么你如实说就行了。”

  听到李泰的话唐斩没有半点意外,他是陪练,因为要整理器械,加上还要引导一些刚来的新会员,所以基本每天都是最后一个走,肯定要被问话。

  一个女警官走了过来。

  “你昨晚是最后离开的?”

  唐斩点头。

  “八点多的时候,因为昨天有两个新会员要体验课程,就晚了一点。”

  “最后一次看到陈文雄是什么时候?”

  “好像是七点半到八点吧,他喝了酒,当时还叫了代驾,然后我走之前他一直在休息室睡觉。”

  “除了他还有别人么?”

  “还有他的女助理,昨晚雨太大了,其他的我就没怎么注意到。”

  简单的问话结束,唐斩才知道原来是死了两个人,连同那个女助理也死了,死的时候光着身子。

  等现场检查完外面已经下起了大雨,围观的人转眼散去,就剩李泰坐在吧台前失魂落魄的抽着烟,像是余悸未消,脸色煞白,拿烟的手都有些哆嗦。

  见唐斩还在外面等着,他才记起什么,脸颊颤了颤,用手机转过来三万块钱,苦笑道:“这店估计要关门了,你小子换个地方吧,要我看你还不如自己打拳,你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料,可别在这种小地方埋没了!”

  见他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唐斩点点头,也没多问,转身走了出去。

  雨更大了。

  掀起兜帽,唐斩出了俱乐部,看似埋头冒雨在赶路,实则脑海中一直回想着陈文雄手臂上的伤势。

  “嗯?”

  可眼看就快到公交站亭的时候,他手臂上的汗毛却在雨中悄然一颤,毛孔像是感受到一丝彻骨寒意,自发的齐齐收缩,一个激灵。

  与此同时,迎面方向,十几步外,一个身穿墨绿色雨衣的魁梧身影正往这边走来。

  二人擦身而过,但又在某一刻齐齐顿了顿脚步,接着各自头也不回的消失在雨中。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