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修仙我可以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不可名状的道尊在线阅读

不可名状的道尊

仙侠 / 幻想修仙

90.31万字|完本

书籍摘要: 先生,何为修仙?无外乎升格。升格……可得大逍遥否?否也,升格,直面大恐怖。(书友群:1041692026)既如此,诸生灵为何修仙?下者治人,中者求活,上者斩道。何为斩道?夫子轻揉青衣童儿,淡淡扫了眼仙气缭绕的四周,在青衣小童看不到的境地里,这方世界遍布着模糊的血肉与戾煞,耳边怪诞的嘶吼无时无刻不在摧残着神魂,天穹的隙间里,外魔探出了杂乱无章不成形状的指爪。他嘴角抽了抽,福生特么了个天尊,望着头顶不可名状的数万尊仙神,特别是正中间最吓人的那三位,头都要炸了。我叫张清和,这个见鬼的假修仙世界里唯一的真修,我为自己抬棺……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然然160.
    书友等级: 宗师
  • 书友第2名:尘世尊.
    书友等级: 堂主
  • 书友第3名:boy罗.
    书友等级: 堂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幻想修仙小说推荐

我的天赋是复活在线阅读
打落天上仙人。 以此拳。 ———— 这是一个快乐且悲伤的故事。
阿酸呀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在遮天玩穿越在线阅读
不正经版:人族大能,南宫大仙,欲以仙二博一世仙。  南宫大仙,法力无边,千秋万世,一统遮天。  正经版:在遮天穿越诸天,行走万界,集万道,成就至高道。  诸天万界,谁主轮回!我道至高,称霸诸天!
半生苍白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女大三千抱金山在线阅读
岳峥醒来时,惊恐地发现自己被浸猪笼,蒙受不白之冤。 正当他要被淹死时,一副画卷救了他,画中有女子自称被困在画里三千年。 当晚,那女子从画中出来了,是一个绝色美人,两人惊奇地发现:双方之间存在着奇怪的关系... 从那以后,岳峥深深体会到“倒大三千岁”是一种何等奇妙的享受...
懒懒的大熊猫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青芫世家在线阅读
一个王朝的修仙小族,在陈子漠和族人的共同努力下,一步一步向前,最终成为修仙世家,站在修仙界的巅峰。 (家族流修仙,无系统!) 提前告知各位书友,第六到九章可能会让你们觉得幼稚、毒,可以直接跳过,只当是收了一鬼一尸。
一视若莫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我在镇妖司里吃妖怪在线阅读
这是一个妖魔横行,危机四伏的世界。 穿越至此的秦少游,偏偏又是投胎率最高的镇妖司里的一员。 看着一个个诡异的画皮、狡猾的狐妖、可怕的蛇精,以及冒充神佛的邪祟妖鬼…… 秦少游流出了想吃的口水。 关门,烧水,咱们今天吃席了! 读者群:168330720,欢迎进群勾搭~
五志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一品修仙在线阅读
新书《诡道之主》,请多多关注。 --------------------------------- 古老的仙道世界,历久弥新,一代代天骄英豪,你方唱罢我登台。 正是一个大时代沉寂许久之时,一个穿越而来的少年,在曾经闻名天下,现已废弃多时的壶梁,探出自己的罪恶之手。 “我告诉你们,只有一级小号自带的技能,才是最实用的!” “例如,有个技能,官名拾取,诨名摸尸。”
不放心油条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修真门派掌门路在线阅读
本命由天授,同参伴我行  逍遥两相对,一道诵黄庭  在一个由灵根、本命、同参三者合一修行的无垠世界里,  主角齐休偶然得到掌门之位,带领弱小的门派奋斗挣扎。  从一位练气底层的而立中年,到如神般俯瞰众生的睿智老者。  门派在他手中发展、壮大,写下如梦如电,波澜壮阔的一生。
齐可休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造化仙帝在线阅读
这是一个神奇的世界,有强者餐霞食气,有荒兽嘶吼山河,有神通妙法通天,有法宝毁天灭地,有灵丹脱胎换骨,有仙阵笼罩诸天……  少年姜思南自乾元域而出,身怀无上至宝,修炼绝世神通,只为了自己心中那份最初的守护,杀入浩瀚无量的世界之中,开启了一个逆天强者的崛起征程!  …………  新书《苍穹战帝》已发布,一段精彩热血的玄幻征途,请兄弟们多多支持!
暮雨神天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提灯驱邪人在线阅读
红月高悬、灵气复苏,绝灵域沦为诡怪邪物横行之地,许洛神魂有异,遭苍天所厌,拖着残躯苦苦挣扎,直到有一天,他走上了修行路。 自此,提灯阎罗成了安莫山凶兽刻在血脉深处的恐怖记忆,界海的诡怪邪物更是学会了遇车让行的社会新风尚……
沙么刺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当前位置: 仙侠 幻想修仙 不可名状的道尊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修仙我可以

  长安塾里的风日正好,不过三月,枝头就开满了清浅的早樱。

  这东西不媚,粉饰装点得恰到好处,同是太平花,却比牡丹高上一筹,引得不少大修青眼。

  诸学子固然更喜爱梅兰一般的事物,然而等他们到了同大修们一般的眼界与地步,也不得不爱起这唐樱来。

  张清和无心赏花,倒不是说他同摆摊的小贩、吆喝的龟公、卖炭的老翁一般,整日为生计奔命,抬头见不得几丝天日。

  身在长安塾中,本就已成了仙唐既得利益者的一份子,仙唐立国五千六百三十一年,征伐、经营、筹谋者,十有六五是长安塾里的“人上人”。

  “公子,春寒料峭,不得久处,您身子骨才见好转,不若早些回屋吧。”见张清和披着素裘,在长亭间来回踱步,皱眉思虑之间还没来由咳喘几声,长随小五不由得出言关切。

  “不必了。”张清和轻言劝止。

  这些长随是长安塾里雇佣照顾学子起居的专人——来塾中深造的莫不是州府之逸才,虽说夫子们抵制高门大户的浮华习气,不允许私家的仆役与书童,但也不会让士子们生活上受了委屈。

  他又怎么会知道,他服务的对象,一夜之间便换了一个人?

  张清和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有朝一日,穿越这种荒唐事竟然会发生在他身上。

  他虽然平日里也阅览网文作为消遣,但早已过了中二的年纪,生活平淡且充实,任是如何也升不起一丝穿越的念头。

  怎么一个小感冒,自己就从天朝来了这么一个似是而非,夸张玄奇的修行大世。

  况且长安塾乃国之心腑,自对夺舍有一套处理筛查,就算是继承了前身的记忆,可若是被人发现他性情大变,保不齐就得送往不良人一通严刑拷打。

  好在张清和平日里性格孤僻,既没有广结好友,也并未亲近良师。于亲情上,则是起点主角式的父母双亡,父亲身为前宫正,领一方兰台,遭奸人暗害,其母抑郁成疾,不消几年便随之而去。

  随着党争落幕和安抚式的平反,他便成了有名的清流之后,被引荐入了长安塾,能坐享着父母拿命搏来的好大家业。

  在外人看来,听起来还不够惨。

  不过只有张清和知道,这位刚刚入学的张公子,昨日夜半,在长安塾室内运转不休、冬暖夏凉的恒春阵里,因为“偶感风寒“,便已撒手人寰。

  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不仅仅是有人不希望他继续活着,并且这个人胆子还得很大,同时,这个胆子很大的人,能量也必须不小。

  他当然不曾得罪人,那么杀身之祸只可能是来自于便宜父母。

  这便宜父母还给我招来相当麻烦的便宜仇家啊。

  张清和苦笑。

  他身在地处长安城内的文院,和坐落在太浩天的真院不同,文院并无大修坐镇,除了极其有限的几个夫子,日常安保全仰赖长安城中的不良人与执金吾。

  就算是这样,敢在长安塾文院里动手的人,这座城里也不超过十掌之数。因为在塾中动手,就得拥有和长安塾间接对话,息事宁人的底气。

  或者,干脆就是长安塾中的某一位大修的亲故。

  张清和暂时没法关心这人究竟是谁,要说他现在心里最在乎什么,他最在乎能否活下来。

  这是个光怪陆离的修仙大界,长生自在、逍遥不拘的大能端坐天外,或许还有御风凭虚、搏龙乘鸾的天骄一争果位。

  天朝人久未动容的血液逐渐从清冷到激荡,既然来到了这个世界,他不想还没好好看看,就折戟在这小小的文院之中。

  “想要活下去,就得提高自身的关注度,彰显自己的价值,得到长安塾内夫子与教习们的青眼。”

  张清和默默在心中合计。

  “还有便宜父亲的门生故旧,是不容忽视的一股力量。虽说政敌已经拔除,封赏和补偿早就到了我手里,我作为一种风标已经对当今官家毫无用处,但这些父辈的老友中,多少有念旧情的存在。“

  “更重要的,是修行。“

  不是每个人都有修行天赋。

  本朝虽说号称仙唐,可朝堂诸公也不过小半有修为在身,倒是皇族李氏一脉生来就具备修仙之资。这是祖辈连出圣人,乃至有近仙者证得果位的余荫,这样的家族,号称仙裔,有不足为外人道的玄奇。

  张清和是有修行资质的,这也是他以平庸文才进入这所最高学府的原因之一。虽然他从未尝试感悟修行法,但事实上,拥有了天赋的他已经半只脚踏入了修行的大门。

  ——有些人一辈子都迈不出这样的半步,他们是不幸的,他们也是幸福的。

  张清和也不知道为什么,冥冥之中想起一种鱼来。

  这辈子的张清和在渭水边见过那种小鱼,细鳞,长一掌,生于渭灞之阳,善鸣,唤作浮涂,它们躬身之间拥有惊人的弹跳力与轻盈的骨骼,仿佛生来就是为了跃出水面。

  每当浮涂见到水面倒映出人、或是飞禽走兽的影子时,就摒不住内心的好奇,纵身而跃,意欲一探究竟。这一跃,就到了水面之上的半空中。

  于是多被飞禽捕食,或者受渔父所获。就算是不受制于他物,飞上岸的浮涂也活不了多时,它们的鳃与眼睛极其脆弱,甚至接触不了空气中的灰尘,其中有强壮者,不消半刻也会流血而亡。

  偏偏浮涂这蠢物,在水中生存繁殖能力极其强大,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是走兽飞禽,乃至于捕鱼人喜闻乐见的韭菜,在长安的市井之中物价最贱,味道最鲜。

  浮涂是自以为能博鹰鸟,可胜人兽吗?

  不是的,它们只是见到了那些幻影,以为飞出去,就到了另外一方世界。

  事实上这想法也果真没错。

  ——但浮涂的错误可能在于,飞出了自己的世界,便以为能等同于存在于另外一方世界的造物,而忘记了自身的局限。

  然而这是万物共享的盲区,浮涂一族只是将这个缺点放到了显而易见的位置罢了。

  张清和莫名想起了这鱼,有些摸不着头脑。他不过细细理了理思绪,打算尝试引气修行了。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