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书籍摘要: 新书《掉马后,满级大佬被迫在热搜上开挂》上线咯~*《夫人》的有声剧已在连载中,欢迎收听。*小娇娘能打仗,能破案,家世好,模样佳,就是身体不好,人人传她天岁难永,求娶的门户越走越底。年轻战神无妻缘无子女缘,偏就不信邪,机关算尽把小娇娘扛回了家。婚后两人开了挂,生娃又升级,小日子鸡飞狗跳却又清甜如蜜!…听说:白侯爷的嫡女钟情于雍亲王。听说:雍亲王对华阳郡主情有独钟。听说:淑妃为给白家女铺路,给华阳郡主下红花,许以侧妃位。阿宁:殿下钟情于我?这碗红花,烦劳殿下亲自给姐姐送去!…听说:魏国公府世子徐悦是克妻命,连死了三任未婚妻。听说:定国公府的华阳郡主战后重损,天命难永。听说:徐世子无妻缘无子女缘。听说:华阳郡主战后伤了根基,汤药难离,命不长久!众人:命里之数,难逃!难逃!神医一捋长须:来,生几个给他们看看!病娇腹黑后知后觉小娇妻VS温润如玉宠妻如命老铁树双强,甜宠,虐渣不留情(PS:李彧和白凤仪没有早就勾搭,没有,没有!李彧也不喜欢白凤仪,不喜欢,不喜欢!)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shuhsing.
    书友等级: 执事
  • 书友第2名:书友20200406192951382.
    书友等级: 执事
  • 书友第3名:筷子勺子君.
    书友等级: 执事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古典架空小说推荐

鬼眼农女团宠日常在线阅读
几代全男丁的祈家千盼万盼终于盼来了个女娃娃,女娃娃身份还貌似特别牛,祈老头大手一扬,全家都必须给我铆劲儿宠。 家中吃了上顿没下顿,还把祈宝儿养得奶胖奶胖的。 小宝儿捏了捏自己胖呼呼的小脸,再看一屋子人全面黄肌瘦,突然觉得碗里的鸡蛋羹都不香了。 想她鬼眼能识魂,小胖爪能打魂,貌似身世还有那么点玄幻,又怎么能让一屋子疼她宠她的过得这么惨兮兮的? 可谁特嘛的能不能告诉她,被全村人都叫福娃娃的她,为毛醒来后没几天,刚准备要发家致富呢,竟然就要开始逃难?
凕梦
日更千字
古典架空
我的母亲是现代人在线阅读
【开新书了,书名《农女神探》,孤独症天才男主和抠门美强飒女主的故事~】 “为什么你会说番邦语?” “我姨娘教的。” “为什么你的乐器与别人的不一样?” “我姨娘给我做的。” “为什么你的羽毛能写字?” “我姨娘给我做的。” 这是温小六与别人的日常。 ........... 后来温小六遇到了谢金科。 “这是我姨娘做的糖,可好吃了,哥哥要吃吗?” “.......”把糖放进玉盒里珍藏起来。 “这是我姨娘教我的曲子,哥哥要听吗?” “........”将谱子写下来收藏起来。 “这是我姨娘给我攒的嫁妆,哥哥你要吗?” “....要。” 【本文女主为穿越者的女儿!是女儿!女儿!】
StrayS
日更千字
古典架空
神医娘亲之腹黑小萌宝在线阅读
她是帝国第一神(兽)医,一朝穿越,竟成了家徒四壁的小农女。  上有弱不禁风的娘亲,下有嗷嗷待哺的幼弟,更要命的是,她还被渣男退了亲——  NND!老虎不发威,当她是HelloKitty啊?!  虐渣男,斗极品,治愈病弱阿娘,养大瘦小阿弟。  开荒田,种白地,坐拥良田万顷,自此走上人生巅峰。  小日子越过越惬意时,传闻中令人闻风丧胆的活阎王竟然逼上门来,扬言要娶她?  虽然她喜欢美男没错,可听说这王爷……  “王爷,咱俩不熟!”某女一脸认真地说。  “呵呵。”某王爷意味深长地勾了勾唇角,从身后刷刷刷地拎出三个肉嘟嘟的小奶包,“叫娘。”  某女风中凌乱……  (古风暖文,先苦后甜,欢迎跳坑O(∩_∩)O~)  男主九朝,朝代的朝。
偏方方
日更千字
古典架空
吉卦在线阅读
新书《爱妃救命》  【1对1宠文,爆宠】  上山看见一帅哥,出尘如谪仙。  玉珩:若皇位与你只可选一样,那么季云流,我只选你。  万人之上,不及你一目光。  有个书友群:4-2-1-1-5-6-9-1-6进群打猪脚名字哦(⊙o⊙)
白小贞
日更千字
古典架空
逍遥章在线阅读
新书《花千变》开坑,欢迎阅读! 华大小姐很烦恼,她做梦也没有想到,英明神武的她被一个傻子赖上了! 这一切还要从一块石头说起……
姚颖怡
日更千字
古典架空
盛嫁无双之废柴王爷神医妃在线阅读
作为南诏国最废柴的皇子,苏默被送到东明国为质多年。 东明皇帝特善良,不仅给苏默封王,到年纪,还惦记上给他指婚。 挑来选去,定下镇国公府嫡出小姐,出身尊贵。 但并非自小在京城长大,惊才绝艳的沐家大小姐,而是刚从乡野之地寻回的沐家二小姐。 人人皆道:村姑配废柴,天作之合! 倒有些渊源,苏默记得。初次见面,那小村姑从天而降,砸到了他身上。 大婚之夜,友好协商,一起愉快地当咸鱼呗! 可渐渐的,事情有点不对劲儿…… 苏默:说好一起当咸鱼,你却背着我成神医! 沐元秋:哼,你有多少马甲,统统亮出来! 【女主真神医vs男主伪废柴】 【先婚后爱】 【身心双洁】 【无误会无虐】 【搞事情是认真的,搞笑也是认真的】
三木游游
日更千字
古典架空
盛世妖颜在线阅读
重生在大夏皇朝的盛思颜看上去是人畜无害小白兔,岂知内里是一只从不吃亏的腹黑多智小狐狸。  小狐狸择夫,自然慧眼独具。  于是盛思颜发现自己千挑万选,捡到一只自带宅斗不死光环的夫君……  O(∩_∩)O哈哈~,这下日子爽了。——夫君,宅斗你去,享福我来!  夫君:=_=。宅斗乃是女人的战场啊,娘子,你不厚道……  ——*——*——*——*——  某寒另有完结文古言系列三部曲:《烟水寒》、《重生空间守则》、《与子偕行》。完结玄幻仙侠悬疑文《补天记》。完结长篇情有独钟古言《原配宝典》。坑品保证,欢迎跳坑。O(∩_∩)O
寒武记
日更千字
古典架空
农女福妃别太甜在线阅读
新书《重生九零甜心崽》已开,欢迎围观! 杏花村出了个福娃娃,家人疼,村人夸,福气无边乐哈哈。 强势偏心奶:我就是偏心囡囡,你们不满那也得忍着! 炫孙狂魔爷:你问这是什么?我家囡囡给我泡的人参灵芝茶! 温柔溺宠娘:女娃儿要娇养,囡囡别动,这活让你哥哥做! 实力争宠爹:囡囡,爹带你玩飞飞,骑马马,快到爹爹这来! 柳玉笙在家人身后笑得像朵花。一支金针医天下,空间灵泉百病消,陪伴家人红红火火,可是有个男人。 “笙笙,今天还没给我治病。” “……那个王爷,虽然我是神医,可是我真的不懂治精神病。” “我不是精神病。” “你是。” “我不是。” “……” 他是权势滔天的南陵王,世人都说南陵王风光霁月君子谦谦,如天上明月圣洁。 可是当他有了柳玉笙,他就变成了疯子。为她,不疯魔不成活。 (男女双洁,护短,绝宠,治愈!甜甜甜!一路甜到底,全程无虐,欢迎入坑!)
橙子澄澄
日更千字
古典架空
皇贵妃她持美行凶在线阅读
她出身名门望族,娇生娇养,十三岁以美貌冠绝上京,国色天香,十五岁嫁新帝为贵妃,无上荣华、贵不可言。 可惜,不过是皇权的棋子罢了。 一碗绝子汤,断了红尘梦,半幅残躯,受尽屈辱,心如死灰,最后还被那无良渣帝推出去挡箭横死,至亲之人却说她死得其所? 滚! 重生一次,她依旧没能改变之前的命运,不过既然活着,总不能继续憋屈,左右一死,何必委屈自己? 从此,祸乱后宫,兴风作浪,结交天下美男,把酒言欢、潇洒恣意。 然而还没等她玩够,身边的人却一个个对她避如蛇蝎。 那个随手捡来的小太监不知何时手握大权、翻手云雨,不但把控朝局,还爬上她的凤榻,步步紧逼…….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总之就是…….很后悔! 娘娘,奴才是你的人! 贵妃娘娘:“……”这跟她理解的意思不一样啊,一时大意,竟然把自己搭进去了!摔! 1V1,爽文,女主狠、飒、毒舌,蛇蝎美人。男主腹黑、心机、痴情,奶狗与狼狗无缝切换,(^-^)V 作者随心之作,不要太考究,希望各位小仙女们喜欢。
妖殊
日更千字
古典架空
当前位置: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夫人她不是善茬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楔子

  夕阳西坠,碎金色、橘红、绛色的雾霭纠缠在天际,时卷时舒的变幻莫测,浓墨重彩的肆意流淌着,似要将天空烧穿了一般。

  那样明艳的色彩仿若浴火的凤凰翱翔,拖曳着长长的美丽的尾羽,旖旎了一片热烈。

  光芒落在重重琉璃瓦上,流光如火如霞,耀眼的叫人几乎睁不开眼。落在庭院中棕色的深口缸子里微皱的水面,波纹中粼粼色彩相撞,似要上演一出血色的刀光剑影。

  桐荫曳地,瘦竹婆娑,灰尘和光飞扬,叫人无端生了一股随波逐流的无力感。

  偌大的庭院,不见一人来回,角落里却若有似无的传来呻吟和低泣,萦绕耳边久久不去。

  窗棂蒙尘,杂草丛生,碎金的光芒好似落不进此处。本该在这里伺候洒扫的宫婢早已不见踪影,明明是最落魄的所在,却偏偏围绕在巍峨无比的红瓦高墙之中,相形之下,内在的破败显得无比讽刺。

  这里是历代犯了错误的宫嫔最后的去处,凭她那时何等的风光,凭她母家拥有何等如天盛势,只要进了这里,那便再无出去的可能,等待她们的只有岁月无尽的折磨,伴随着容颜衰败,然后,慢慢绝望的死去。

  人人皆知冷宫的破败和阴冷,却只有进来的人才知它真正可怕的不是破败,而是它的静谧、它的太平。

  权利、宠爱本就是争斗和死亡的衍生词,你拥有权利,拥有宠爱,你处在风口浪尖,可你却也能在宫中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可一旦被丢弃在此处,那说明你已经没有了任何价值,注定了远离权势的中心,这叫那些汲汲营营一辈子的女人,怎么能甘心?又如何不被心底对权势的欲望折磨至疯?

  清细整齐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打破了冷宫多年的沉寂,带来一阵叫人窒息的兴奋。这里可是冷宫,最不该来的便是人啊!

  来人迈着细碎的步子穿过小路,为首者在最为破败的屋前顿了顿脚步,身后的人立马绕过上前,伸手缓缓地推开了那沉厚的朱红色门扉.

  老旧门扉发出绵长的“吱呀”声,细细的,长长的,那样的刺耳,让人心惊肉跳。

  突然而至的流扰乱了一室的宁静,尘埃漫天飞舞,悬在梁上的轻纱浮动,历经年岁的洗礼,早已瞧不出它原本的美丽,描金刻画的床柱上全是指甲抓过的痕迹,富丽不在,斑驳丑陋。

  为首者掀开轻纱缓步走向床榻。他知的,一旦进了冷宫就注定了落魄凄凉,可他还是被眼前所见震,跨出的步子生生给顿住了。

  阴暗微黄的烛火下,咋一眼看去叫人觉着害怕。

  榻上的女子笔挺挺的躺着,双目紧闭,青丝枯黄,颧骨凸起,面色蜡黄,眼眶深陷,嘴唇干裂,身上的衣物仿佛盖住了一具躯干,瘦骨嶙峋已不足以形容她的破败,哪里还能从那张脸上寻出当年的一丝清艳风华?

  尽管站在榻前,也几乎已经感受不到她的气息。

  屋子里除了冲鼻的霉味,混着一个行将就木的女子散发出来的颓败气息,那样的味道就好似开败了的花落进泥里,慢慢腐烂的气味。

  剖腹取子,若是有太医照料,好好养着不出三月便也能痊愈了,偏偏她在这个时候被打入了冷宫,哪还有太医敢来为她医治?

  加上时日渐暖,冷宫是何地方,脏乱不堪,到处是蚊虫在爬,伤口在腹上,连翻都不可能,就只能这样一动不动的躺着,由着那些蚊虫啃咬她的伤口,然后不断的恶化溃烂。

  如今,黄色的脓水混着暗红的血水,浸透了被褥,潮湿阴冷,长时间的捂着,骨头也连着受了潮气,恐怕就连完好的背部如今也是腐烂不堪了。

  这条命,已经到了极限了呀!

  “娘娘。”

  天光被彻底隔在屋外,烛火跳跃,光线摇曳,有些目眩,瞧不清来者脸目。

  只觉那声音是温柔至极的,又小心翼翼,半是阴柔半是清朗,甚是好听,“娘娘,陛下有旨……”

  那被唤作娘娘的人轻吟了一声,缓缓睁开双目。

  那是一双极美的眸子,乌黑晶亮,好似一汪蔚蓝深海蓄了一湃汹涌,仿佛随时都会迸发。

  盯着床柱半响,她缓慢的艰难转首,昏黄的光线下,小太监手中托举着的那一抹黄、一抹红,是那样的刺目,枯黄的面上毫无血色,唇角僵硬的勾起,带着嘲讽,她道:“替我准备热水,一件干净的衣裳,留下东西,去吧。”

  声音那样轻,几乎只是在吐气而已。

  秦宵看了那红色小瓷瓶一眼,转而又瞧了瞧那如豆烛火,仿若随时就要熄灭,就如她的生命一般,一眼可见尽头。

  想到此处,只觉喉间一阵刺痛。

  小太监手脚伶俐,不多时,热水和衣物便送去房中,秦宵将她扶起后,便带着人离去,走到门口,却又忍不住再回头再瞧她一眼,“娘娘……”

  浴桶中不断的冒着热气,却冲不去一丝阴冷。

  女子只是低头盯着水波,对着水面中的脸笑了笑,慢慢的,似乎自语一般的慢慢呢喃着,“去吧……”

  秦宵看着她,张口欲言,却最终没再说出半句话来,退出屋子,带上门扉,看着光线被渐渐隔绝,然后大门被砰然合上,那抹如骨消瘦的身影消失在眼前。

  她已经多日未进米水,身上的伤也已经腐烂。

  太医得了命令不给她医治,却总是拿药吊着她的性命,让她日日受着苦,只能恨着,却无反击之力。

  说起残忍,可再无人及得上他们了!

  也是她不甘心啊,没有为她可怜的孩儿和族人报仇,没有看到那些人得到报应,她怎甘心死去!

  怒火冲上心头,她只觉一阵的头晕眼花。

  如柴的双腿早已经没有力气支撑住她了。

  她趴在浴桶边缘,向着水面望着,哪里还见往日的风华正茂。

  只剩下一层松垮的皮囊覆盖在脑骨之上,脱下衣物,是令人作呕的腐坏烂肉,血水顺着小腹不断的躺下。

  颤巍巍的手掬起一把热水,泼向身子,冲刷着身上的污秽。

  可是此刻,她却感觉不到任何一丝的疼痛,这意味着什么呢?

  她知道的,就算再不甘心啊,她的命也走到了尽头。

  那时,他与姑母总说她清丽无双,八面玲珑,可在那锦绣河山面前,她又算得了什么呢。

  不过只是他和姑母手中的一颗棋子罢了!

  她信任的亲人只当她是棋子,他们谋夺江山、平定天下的棋子。

  他们宠爱她的样子,也不过是做戏,欺瞒了世人的双眼。

  将她推到风口浪尖。

  一切来得突然,仔细想来却也并非无迹可寻,是她太愚蠢,看不透。

  犹记那日,她的表姐,视为亲姐的柔婉楚楚的女子,带着新帝身边的禁军深夜闯进她的椒房殿,劈头盖脸便是一顿的砍杀。

  哭泣、求饶、尖叫徘徊在椒房殿的每一个角落。

  那样尖锐,那样撕心裂肺,直至身旁的人一个个倒下,一切才归于平静。

  满地尸体,血腥冲天,她的凤冠在兵荒马乱中被摔在地上,青丝凌乱。

  白凤仪那样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仿佛在看一件惹人厌弃的物什,一字一句的与她道:“表妹,这椒房殿,你怕是住不得了。”

  直到那时,她还未曾想到,自己最信任的人竟这样明目张胆的对自己下手。

  “表妹如此聪慧,怎会不知,一颗棋子的价值没有了就是要丢弃的。百年的姜家啊,就这样没落了。”

  “真是可惜了,那可是表妹所有的价值呢,不过你放心定国公府好歹是陛下的外家,必然保沈家荣耀太平!”

  她在白凤仪的眼中看到了鄙夷,嘲讽,看到了妒忌和怨恨。

  从不知这个永远表现的那么温柔善良、楚楚动人的表姐,竟也会露出这样狰狞的表情。

  可笑她日日面对着这个女子,竟一点都没有察觉出来,她竟是这么的恨她呀。

  然后,她拿着匕首划开她的腹,将她尚不足月的孩儿取出。

  她看着她的孩儿动了动,可是还没来得及哭上一声,就被白凤仪身边的宫人狠狠掷于冰凉的地上。

  (不足月,是指胎儿在腹中发育不足37周哦~不是怀孕没有一个月哈~)

  她听到了骨骼断裂的声音,那样小声,却是无比的尖锐,一分分的刺进她的心口。

  她可怜的孩儿,那样娇弱那样瘦小,浑身带着血,像是奶猫儿一样,可她连看一眼都来不及,他便没了性命!

  妖孽!于父不容,于母相克,于天下乃大害!

  这就是他让钦天监给她孩子编排的罪名!

  她的神色那样的尖刻,眉心是浓浓的阴翳,“不过话说回来,要是你不得先帝偏爱,又有姜氏做外家,谁看得上你这蠢货!没你去说服姜王爷,云南如何肯出兵打下南晋,何来我们今日受万人敬仰的光景?”

  灼华窒住,无法反驳,她怀疑身边的任何人,可从未怀疑过她们,因为姑母姓沈,同她一样是沈家女。

  她以为、至亲是最可靠的!

  而姜家世代镇守云南,与之相对的南晋是心腹大患,伺机挑衅、征战连年,除掉势在必行。

  却不想也是陷阱!

  是了,异姓王族,战乱的时候是捧在手里的功臣,天下大定之时便是眼中钉了。

  难怪南方之战的最后一役,粮草艰难不至,援军难以前行,原是如此!

  想来在暗中偷笑的何止她白凤仪。

  那对母子又何尝不得意!

  “姨娘示好郡主娘娘,想让她说服姜家为表哥所用,她不肯!后来竟病死了!她死了没关系,她还有女儿呢!”她说着突然笑起来,十分尖锐,“不妨告诉你,你母亲可不是病死的呢,她是被苏氏一点一点杀死的!怎么样,喊着杀母仇人叫母亲,感觉如何?”

  她太震惊,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彼时正是盛夏时节,最后一茬梧桐花凋零在花草丛中,而凤凰花却正开到荼蘼。

  那样热烈的艳色在微红碎金的光线下拢起了一片凄迷的红晕,拢得人的眼一片朦胧血色。

  那个将自己视如己出的继母,所有的关怀疼惜,原来都是假的!

  竟也是假的!

  可笑自己竟一直将仇人视为长辈!

  可笑至极!

  她笑的那么畅快:“不过也是,八岁就没了母亲的可怜虫,可怜兮兮祈求一点子亲情也是正常。却也可笑你这人天真,亲情,身处权利之中,哪有什么亲情可言!”

  好似被一卷冰浪兜头湃下,震惊和痛苦使她爆瞪着双目,灰暗的眸子因为愤怒而闪亮了起来。“你们是一伙儿的!”

  白凤仪仰头大笑,那笑意仿佛霜雪覆于冰湖之上,彻骨的冰冷:“当然不是。不过,我们还是非常感谢她下的手,否则你的价值怎么能发挥的这么极致呢!”

  小时候她常入宫,与他朝夕玩耍,自有几分青梅竹马的情意。

  难怪了,她随父亲外放之时,总有那么多他的消息传去北燕。

  而她的好姐姐,总是一边又一边的同她讲着他的好、他的出色。

  让她对他印象永远那么的深刻。

  原来,从那么早以前,她们就联手开始算计她了。

  白凤仪吃吃的笑,“哦!知道为什么那么多名医都查不出来你母亲的死因吗?因为那严格来说不是毒药,它只会让人越来越虚弱,一点一点的熬干她的身体,然后,慢慢的死去。”

  “你们不得好死!不得好死!”她血红了双眼,目光疯狂,恨不得撕碎眼前这个蛇蝎女子。

  “我们会不会不得好死我不知道,不过你一定不会死的痛快。”她温软的指尖划过她苍白冰冷的脸颊,然后又那帕子用力擦了擦,似在擦去什么脏东西一般,“行了,椒房殿娘娘,您就在这冷宫中好好颐养天年吧!”

  她八岁便没了母亲,父亲又那么忙,后院里的姐姐妹妹没有一个好相与的。

  她想要依靠,而她们利用她对亲情的渴望,算计她,欺骗她,利用她。

  可笑她跌进了那些人给她编织的温柔陷进还不自知,珍惜她们给的亲情。

  拼了性命的为他们筹谋着、奔走着。

  可恨,他们就是这般无情。

  半点夫妻情分、姑侄亲情都不顾!

  登基后第一件事就是罗织了莫须有的罪名,将她打入冷宫,杀死她的孩子!

  却还讽刺的保留她除了皇后封号以外的所有名号。

  椒房殿娘娘!

  好一个椒房殿娘娘!

  好一个帝王啊!好一个李彧啊!

  果真无情最是帝王家!

  好啊,好极了啊!

  换上干净的衣裳,她已是出气多进气少了,身体的伤口就似漏洞一般,一点一滴的将她的性命遗漏殆尽。

  抓起桌上的那抹明黄,打开,她赤红着双目,低语戚戚:“朕少时登基,历经皇位之争,可感上苍。念国中良嗣、俊才辈出,固特立储君,以固国本。皇四子俊秀笃学,颖才具备。事国军,甚恭;事父母,甚孝;事手足,甚亲;事臣仆,甚威。大有乃父之风范,朕之夕影。今册封皇四子李启为太子,以固朝纲。众必视之如朕!”

  一个襁褓中的婴儿,事手足、事父母、事臣仆……

  他李彧将她当做傻瓜,也将天下人当成了傻瓜了不成!

  “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不得於飞兮,使我沦亡。”

  “笑话,都是笑话……”

  她低低切切的笑了起来,那样的欢畅,那样的凄厉。

  笑声在冷宫的每个角落飘荡着,那样清晰,泣血一般,蓦地,笑声戛然停止,眼角的泪却是停不住。

  她对天大喊,声嘶力竭,那般恨,那般痛,又是那般的不甘。

  瞪着圣旨上右下角的落款,如枯木般的手颤抖的握起烛台,燃起那抹黄,温暖的活照亮了她的脸,眸光灼灼,怨恨、不甘冲破心脉。

  灼华眼中满是丝丝血红,异常的晶亮,火烧到了她的手,却似无所觉。

  缓缓回身,奋力将火扔向那浮动的轻纱,火焰沾了轻纱火势瞬间随着满屋的轻纱蔓延开。

  一时间阴暗无光的室内一片明亮,听着噼啪作响的木质断裂声。

  她抬眼,望着屋顶的主梁朝着她倒塌,轰然一声,将她压在下面。

  生命渐渐消逝,火势吞噬她的身躯。

  她却感觉不到半点痛苦,双手抚着那凶猛的火势,双目直直瞪着那被火势渲染艳红的天空,火焰在她眸底跳跃。

  薄薄夜色如同无声的潮水扑来,迅速而沉寂的吞没了天边的最后一缕霞色,只余了火光冲天将复将夜色点燃。

  【PS:李彧和白凤仪没有早就勾搭,没有,没有!李彧也不喜欢白凤仪,不喜欢,不喜欢!!!】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