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握住满州灯火

握住满州灯火在线阅读

握住满州灯火

命求

古代言情·古代情缘·2.05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3-11-13 13:46

铢累寸积,山海可驱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湍流

  悲莫悲兮生别离,乐莫乐兮新相知

  朝日未出,却先下起小雨,城外山野一片伶清。

  前面就是献都城,上安。上安周地,钟灵毓秀,才俊济济。城中繁荣似锦,暮冬飞雪,春花夏露。都内有九衢三市,王气之浩荡照华四方。城中才子、鹃美,多如星斗,商人贩旅络绎不绝。

  去往上安都的车马,长如河江,炽末之阳在雨后照在了这条繁闹的路上。

  时值初秋,残叶渐落,瑰菊始新,偶有南归的雁阵,在空中嘶鸣。

  不经意间一行车马驶入了入城的川流中。“公子——公子——咱马上就要进城了。”马车徐徐向前,车厢里的人似在酣睡,沿途的车马纷至沓来,前面就是南献都城了——上安都。当今世尘,各国连连交战,败的一方只有怯退,胜的一方便兵据一城又一城。南献的建立到现在只用了三朝时间便肃清了周围各个小国,冕帝时期便将都城长沙府迁至上安。上安都据这天下之中,都邻河地,春播夏种,秋收冬藏。物产丰饶,民之盛极。

  “到了吗。”“是的,公子,待会儿的进都文书还要劳烦公子。”车家回头眯着眼很有礼貌回答这位坐在这红釉青称车厢里的的人,车家对着这个这车厢里的的人唯唯诺诺,想必应该就是这马夫的雇主了,车厢里的人似听到了车家的哗告,便连忙做出回应。

  “劳烦车家提醒,先前实在犯困,歇着了,车家只管向前开就是了,我这里有进都文书的。”

  车厢里的人微作的轻舒了一下身段,只见这人的手倚着车窗,不得见其相容。但从声音便可以辨识,这是一个二十余岁的年轻男子,这名车厢里的男子应了车家的话后,便不在作声了,他很累,很乏倦。

  “公子哪里话,这一路过来路途是远,道路坎坷公子整宿没睡,到了这宽阔地儿,睡着,那也是没办法的事,不像我们这走南闯北的卖命人,靠车马为生,早已习惯。”

  荡南走北的马夫唯唯声连,衣着朴素的身形,脸上确挂着春风得意的表情,想来应该是这单拉客的买卖赚了不少钱两

  听到此话车厢里的人淡然一笑,仍然看不清楚他的脸。

  除了这名岁男子所乘的车马,后面还有两辆马车紧随其后。但最后面的那辆马车和前面两辆明显不一样,后面那辆马车明显是用来装载货物的,用的是青黑的的木柜,到显了几分典雅,想必里面装的也是一些特别的物件,中间那辆马车,也在载客的,虽然与之同行,但在行驶的过程中,车内之人,并未开口说话,皆是由第一辆马车里的人招呼。

  这辆马车也由青黑木漆所饰,玄圆车顶,淡青色轩窗,车门的木栏被红漆染的透光,车的宽度也是非常宽长,租此车马者,想来也是非官即富了,在这从后面拉的货物可以看出,那是商贩特征,租此家车马的人,应是一个商人,进这洛都城想必是为了做买卖。

  车马缓缓,俨然已近驶到了城门下边,城墙的被染的如朱砂那般鲜红,城门上边刻着“上安”两个鎏金大字。

  这时一个青黑色的甲胄铁骑,寒剑直指着,拦下了他们。

  “站住,你们都是些干什么的,下车待鉴吧。”

  城门前的这位守将厉语呵斥,绝非软类,此人乃都北门护将。在这都北门待了应该有些年月了,岁月在此人脸上也留下了痕迹,但他看起来仍似飒爽英姿,胸膛傲然挺立,充满刚阳之气,手中的寒剑,劚玉如泥,迸发着森森的杀气。从他身上似乎看不到任何怜悯的情绪,眼盲直勾的看着这个马夫。

  这车前的马夫,有几分慌神,黑色铁骑果不是善茬,且说这气场便能吓腿一帮人,还有那腰间的那把剑早就出了鞘,任谁不慌神?

  马夫不敢懈怠,赶紧向这镇门士将解释,这万一要是误认你是东陵的贼人,可当真会一见劈过来,到时候怕是身首异处,痛都没有时间来得及去感觉。

  “我们公子可是有文书的,将军不要着急,不要着急。”

  就在这车夫准备又要开口说话时,镇门将的那把利剑已然架在这位马车夫的脖子上,距离把控的相当的微妙,这怕是这个车夫稍微动这么一下,怕是已经,朱红满地了。

  “汝可要和我在这里浪费时间?我不管你是谁,有没有文书,都要给我下车听鉴。”

  这都北门护将,表情严肃,神情坚定,没有一丝惘然。这把剑也好似耐不住的凶蛇,随时准备给猎物一个致命的撕咬。“公子~唔~公子”。车夫已经被吓得不敢动弹。瞬刻,这辆红釉青称的马车布幔被人掀起,里边儿走下来了一个人。

  此人一袭长衣,黑紫兼白,束发环佩,银虚发带,面如深冬之雪,目泛秋波皓月,眉如河川墨画,行若知非之年。

  都北门护将看着人下了马车也就收了他的剑,马夫被吓得发悚,不时便在一旁长舒了一口气。下车的这名男子缓缓走到后面的车厢面前。

  “婶娘,洛阳到了,叫小姐下车吧。”

  “是,公子。”

  这车厢里头的人答了这男子。便看向了坐在旁边的这个孩子。这孩子头枕着这名妇阿的腿睡的酣甜,“小姐,小姐该醒了,到了,白公子叫咱们下去呢。”车马星夜驰于峻岭坡路,车厢来回颠簸,这个状态下人是歇作不了的。可累坏了这红釉马车里的孩子,一入洛阳周地,道路平坦,也难怪她会酣然入梦。

  “嗯?”这小丫头慢慢的睁开了眼,似困意难消,她举着她的小手,放眼睛边儿,揉了几个圈儿。

  车外这名俊美男子又复道,“知婉,快下车吧,可不能在贪睡了。”

  这时城门外的后方出现了骚乱。后面有一行人也等着进这洛阳都呢。“怎么回事儿啊,前面的你到是快点儿啊。”一个公鸭嗓的人吆喝着。“就是呀,快点儿行不行,我还等着进都做买卖呢。”一个肥硕略显颓态的商人嚷道,“耽误了时辰,买卖都要黄了。”一时间嘈杂声四起,洛都城外,过路的车马渐渐杂乱。

  “安静——”

  此刻这都北门护将拔出了腰间那把利剑,寒剑瞬息出鞘,似有“嗡嗡”剑鸣,“本将奉命查守这都北门多年,也未见何乱像,今日本将算是见识到了。”甲胄将军骑着铁骑目光咄咄坚定的注视着前方。“此刻起,在有人一哄而上,不守纪律者。本将手上的刀刃可要见血了。”倏瞬,城门外的喧闹戛然而止。

  “多谢将军。”这名男子微低头,双手给这都北门李护将作了一个礼。随后便再次开口微笑着对这里面的小孩儿说到,“洛都城里,有好吃的糖葫芦,小姐在不出来便没得吃了。”

  此话一出,车厢里的小丫头,应了这名男子,也只有糖葫芦能勾起这孩子的注意了。

  “糖葫芦!糖葫芦!我要吃。”

  顷刻小女孩便弛下车厢。车厢中的那名婶娘,也跟着出来。这婶娘约莫三十有五了,干净利索。

  这名男子走到李护将面前,先做了一个揖。然后取出手中文书,交于了李护将。

  “先前有劳将军了,既以下车,将军可以检查车马了。”

  眼前这个衣着黑甲的北门士帅接过那进都文书,随后便打开文书,查验真假。翻了几翻,点了一下头。看来文书不假。

  “嗯……你们两个去检查,仔细点儿。”李护将头转向了后边儿看了看后面,叫了两个佩剑的甲卒。便又复看了眼下的这个年轻人。“进都为何啊。”

  面对这黑甲将领的质疑,这名白衣男子面不改色。淡笑着回应道。

  “回将军,在下有些磋商之事,情需解决。”

  这俊是一个商人,如此,身后的那个马车上拉的也必定是从商的物件了,

  黑甲铁骑,眼神突然微妙,微皱了一下眉头。

  “磋商之事?你们这些商人就是想着赚钱。”李护将拿着的文书在翻了翻,看完文书,随即便交还了白玚。

  白玚是从青州的江瑜城那边而来,那边是献国的北境州地,江瑜城也算的上是青州数一数二的州郡了,虽不及江南繁华,但也差之不多。白玚这几车人马便是一路从北,经过了数十天,这才到了洛阳。

  “在下也只是为了求的温饱,不饥不寒罢了。”白玚又作了一揖。

  “那些盒子里装的都是些什么?”李护将双眼明亮直勾勾的盯着白玚。

  “回将军,盒子里装的都是些书画。”白林闭眼神情自若,没有一丝紧张的样子。眼下去搜查的士卒似乎已经把马车搜了个遍。“大人,没发现什么异样,只是一些书籍,和一些画卷。”李护将向他们摆了摆手。应该是示意放行让路罢,这里已经堵了不少车马。人群在不流动,只怕车马越积越多。

  “婶娘,把小姐带回车上罢。”说罢白玚便上了车厢。

  “是,公子。”

  “糖葫芦,是没有了吗这是。”

  “哎唉,小姐不急,这洛阳都城里边糖葫芦有的是,好玩儿的也多着呢,小姐上车罢。”

  “真哒!那行,我上车,那你可要叫先生给我买。”

  “好好!只要小姐你上车,白公子什么都给你买”

  话了,二人便上了车厢。“放行!”一个甲卒喊着。“吁嘿嘿——架!”车马驶进了京都。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古代言情小说古代情缘小说

握住满州灯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