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为师替你兜底 【新书求收藏!】

  “小李道长,散步啊。”

  “是啊。”

  “小李道长,吃了嘛?一起啊!”

  “吃过了,谢谢。”

  返回的一路上,有吃过晚饭的村民同他热情地打招呼,也有刚刚起炊烟的人家邀请他上桌,李楚都一一微笑回应。

  德云观在这里多年,周边村子对师徒俩都非常熟稔了,李楚也向来很受欢迎——谁会不喜欢一个英俊、谦虚、有礼貌的小道士呢。

  尤其是村子里的年轻姑娘们。

  英不英俊倒无所谓,主要是喜欢道士。

  谁也不会想到,这个一脸人畜无害的小道士,片刻之前才在河边帅杀了一波水鬼。

  李楚也懒得炫耀。

  在他看来,一剑截江算不得什么厉害手段。

  他在余杭镇的说书摊上听过,昆仑白玉京有一个姓童的,号称天下无敌。西域有两个国家的国主对白玉京不敬,他直接从昆仑山脉上拔下了两座峰头,飞过去一手一个,生生将两个国家全部镇压。

  东海有一族养龙为生,河洛皇室曾想要强征他们为朝廷效力,其族人便驭使九条天龙,掀起滔天海啸,水淹四洲之地,生灵涂炭。当时的皇帝亲自登坛认错,划出十二座海岛给他们建国,这才罢休。

  这些才叫大神通、大场面。

  远的不提,近处就有师傅这样一尊大神,让他怎么能升起骄矜之心?

  之后又是兢兢业业的刷怪时间,暂且不表。

  入夜,李楚做了一个怪梦。

  在梦里,他又来到了黑水江畔,还看见了一条浑身金鳞带着六条白须的鲤鱼从江里钻上来,它将身一闪,忽地化作一位白胡子老头。

  老头朝他作揖道:“小老儿是黑水江中锦鲤一族,这些年那水鬼霸占我们家乡兴风作浪,我们又无力驱赶他,始终敢怒不敢言。今日小道长剑斩了那水鬼,实乃是帮我们一族圆了多年夙愿,特地来此道谢。”

  李楚道:“老人家不必多礼,除魔卫道本就是我辈修行中人的职责。”

  “哈哈。”老头笑了两声:“小道长如此秉持正道,来日必定气运亨通、福寿绵长!”

  说着,他转过身,又重新化作一道流光投入水中,掀起一阵大浪。

  李楚蓦然惊醒,发现天已经亮了。

  “还特地跑来托梦道谢吗?何必呢。不过是小小的举手之劳罢了,我也不是很在意。”

  李楚自言自语着,嘴角却不自觉翘得老高。

  锦鲤通灵,在水族之中是极为罕有的智慧族群,据说还能帮人转运,常有大户人家养锦鲤做风水鱼,就是出于此因。

  得到它的祝福,或许自己真要走运了也说不定。

  吃过早饭,来到前殿,重复着那一套流程。

  不同以往的是,今早外面很快响起脚步声。

  脚步声听来很急促,李楚忙坐正身子,神情严肃。

  来道观上香的人有两种,一种是日常信仰,这种人的香火钱大多细水长流,虽然经常上供,但是不会太多。另一种就是平时不烧香、临时抱大腿,这种来得急的人,多是有求于神明,出手就大方多了。

  这种急促的脚步,往往是条大鱼。

  进门的还果然是条大鱼。

  来人穿一身缀锦玄衣,戴着缁帽,腰间挎一口黑鞘长刀,足蹬亮牛皮官靴。虽然身材略有些走样,相貌也没甚出奇,但靠着这一身行头和多年积攒的气势,倒也有几分威风凛凛的味道。

  这人李楚熟悉,是余杭镇的捕快班头,周大福。

  他来找李楚,肯定是镇上又发生事涉鬼神的案子了。不然他这种人,去春满楼上百八十次钟,也不会来德云观上一次香。

  “小道长,嘿嘿,多日不见,甚是想念啊。”周大福脸上堆起笑,坐到李楚对面的蒲团上。

  “多谢周捕头挂念。”李楚平静回答:“周捕头来找我,莫不是镇上又有棘手的案子?”

  “我本来就打算来观里拜一拜的。”周大福道,顿了顿,又说:“只不过昨晚恰好发生了一起案子。”

  他的套话李楚都快背下来了,也懒得回应,只是颔首道:“请讲。”

  周大福也不多废话,直接道:“说起来这也着实是一件怪事!开绸缎庄的薛掌柜家里遭了命案,他连带着几位下人被害,且死状极为凄惨!但奇怪的是,死的全都是男人!他家里主人带家丁,男性一个不留,女性却毫发无损。包括薛掌柜新纳的小妾,和他睡一张床上都没事。”

  “咦?”

  李楚也有些纳闷,这种事他倒是没见过。不过他的见识也确实不多,世上邪物千奇百怪,有些新鲜的很正常。

  “调查走访之后,我怀疑此事与怨灵有关。”周大福继续道:“所以想请小道长随我走一趟。”

  “可以。”李楚点头。

  “可能今晚还要住在那边。”周大福又道。

  李楚眉峰微蹙。

  如果晚上住在镇里的话,那就代表今天的修行没法做了,自己坚持了许多天的刷怪记录也要断掉。

  周大福忙道:“可以加钱。”

  他与李楚打的交道多,很清楚他的习性,知道包夜是另外的价钱。

  官府中人如果请修行中人出手相助,是可以领一笔赏金的,按案子的难办程度,赏金高低不等,但总体来说相当可观。

  其实周大福还可以去杭州城向上峰求助,杭州城里有朝天阙的驻所,可以请到隶属朝廷的修者帮忙。只不过朝天阙人手繁忙,另外总是求助也会给人一种办案无能的印象,功劳还会被分薄。如此一来,镇上的捕头们就更愿意找周边的修者。

  虽然多了一笔赏金支出,但赏金是朝廷出。公家的钱,能叫钱吗?

  这样操作下来,李楚领赏金,他领功劳。或许你有的赚,我也绝对不亏……

  闻言,李楚的眉头立刻舒展开:“周捕头说的哪里话,为了本镇的安宁,此事我当然责无旁贷!我这就去和师傅打个招呼。”

  “小道长高义。”周大福道。

  李楚起身去后院,走了几步还不忘回头强调一遍:“这不是钱的事儿。”

  “自然。”

  周大福笑容满面地附和,同时心中暗道一句,我信你个鬼。

  李楚来到后院。

  余七安还在石桌旁,手捧经卷诵读,衣袂飘飘,仙气飘飘。

  “师傅。”李楚开口道:“镇上周捕头唤我去帮忙处理一起可能与怨灵相关的案子,可能今晚不会回来。”

  余七安抬眼,关切道:“万事小心,一定要注意安全。如果有对付不了的邪祟,千万留得性命,回来告诉为师,为师替你兜底。”

  “弟子明白!”

  闻听此言,李楚略为振奋,这就是他每次出去办事都信心满满的原因。

  有师傅兜底!

  得了余七安这一句话,天下大可去得。遇见什么对付不了的妖魔鬼怪,回来找师傅就好,多么令人心安。

  ……

  看着李楚背上铁剑离开良久,余七安才把视线重新落回到手中的画册上。

  只听他隐约喃喃道:“如果余杭镇出了你都打不过的邪物,可千万要回来告诉为师……到时候咱们师徒俩一起跑路……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微风拂过,翻动着画册的封面,依稀是三个大字,九、尾、龟。

  

第四章 为师替你兜底 【新书求收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