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男人都该死(小道士除外) 【新书求收藏!】

  本来商定好李楚和一众捕快一起守在薛家,等待怨灵现身。

  但衙门里的捕快们都仗义得很,当着薛家残余女眷的面,个个拍着胸脯三吹六哨,号称必然驱除邪祟,还她们一个美丽家园。

  等将薛家女眷都安置到附近客栈以后,天色渐晚,这些捕快们就都来了事情。

  有的家里老娘生病,有的家里老婆偷人,有的家里老娘偷人……总之一下子作鸟兽散。

  最后周大福怒极:“他娘的,老子去个茅厕的功夫,一个不留神就让这帮孙子溜掉了!小李道长你别急,我这就去把他们一个个抓回来!”

  周捕头说完便雄赳赳气昂昂地踏出门去,而后……再也没有回来。

  不过李楚早就知道他们是这副德行了。

  他也乐得驱鬼的时候旁边没有人碍手碍脚。

  ……

  薛家偏院的卧室内。

  李楚坐在屏风后的一张太师椅上,膝间横剑,安静地等待着怨灵出现。

  这间卧室冷冷清清,陈设极为简单,和后院那间装潢华丽的大卧室对比强烈,也难怪薛家大娘子骤然被赶到这里,心中会产生那么浓重的怨气。

  光秃秃的房梁上有一道磨损的白痕,那就是大娘子上吊的地方,她所化成的怨灵也将由这里出现。

  余杭镇的夜静悄悄。

  晚风把柳枝轻轻地摇。

  因为是夏天,卧室里前后的门窗都开着,一股过堂风穿进来,有些清凉。

  这股清凉须臾转化为些许的寒意。

  很快变得越来越冷。

  又一阵风起,突然将屋内本就不亮的灯火吹灭。

  一直闭目养神的李楚陡然睁开双眼,有东西出现了!

  悄无声息间,屏风前面,那房梁上不知何时多出了一道悬挂的身影。

  它的脖子被拉得老长,舌头摇曳,隔着屏风能看见身着厚重的盛装,看样式又像是敛服。

  当李楚睁眼看向她的时候,他感觉到,这挂在上面的身影也在打量自己。

  良久,房间内响起幽幽森冷的声音:“男人都得死——”

  李楚蹙眉,沉吟了下,道:“大娘子,其实你完全不必如此,若是薛大勇辜负了你,你自是也认清了一个负心人,但又何必搭上自己的性命来报复。”

  怨灵残余的灵智不多,他不知道这番交流有没有效,但是觉得该讲的道理还是要讲。

  每个怨灵都是怀着一口怨气而死,他希望它们不要再怀着这一口怨气魂飞魄散。

  但那声音又响起:“男人都得死——”

  这次语调更加凄厉,外面的阴风刮得更急了,直呼呼作响,门窗随之咣当咣当地撞。

  李楚又道:“我知你心中有怨,但人不能用伤害自己的方式消解仇恨。此番纵是薛大勇被你害死,但你自己也不得善终,何必呢?”

  那声音依旧不依不饶:“男人都得死——”

  随着她第三遍喊出这句话,整间房间已经变得寒冷彻骨,甚至有水雾凝成细霜。

  李楚的眼前也开始出现幻觉,外面依稀响着婚礼的喜乐,屋子里却有一个肝肠寸断的女子,在一片黑暗中凄惨自缢。盛夏三伏,却如堕冰窟。

  “就算你化为怨灵报复,也不该迁怒所有的男人。”李楚不管不顾,继续道:“世间若有对立,也只该是好人与坏人对立,无论如何也不该把男人和女人对立。你害了薛大勇还不算完,薛家的那些家丁又何其无辜?”

  李楚说完了自己要讲的最后一句话。

  那悬在房梁上的身影摇晃起来,似乎随时要挣脱颈间长绳的束缚,尖利的声音再次不知如何从那喉咙里发出:“男人都得死——”

  李楚听着这一如既往的叫声,无奈地叹了口气。

  和怨灵讲道理果然行不通啊。

  人类的本质都是复读机。

  怨灵更是。

  嘭!

  一声爆鸣,那长绳被挣断,悬着的身形落地却没有倒,而是稳稳地站在原处!下一秒,便穿越了屏风!

  霎时间,李楚见到了这位大娘子的真面目。

  她穿着厚重的白色敛服,满脸可怖的铁青色,已然看不出生前的五官了,最醒目的自然是那摇曳的红色长舌。

  她来到李楚面前,张起双手,做势前扑,指甲暴涨的十指就欲挥出,伴随着她的唯一台词:“男人都……”

  李楚双目一凝,右手已然握在剑鞘。

  仗剑杀鬼就在瞬息之间!

  但大娘子的声音与动作却同时滞住!

  她长长的脖颈忽然间变得僵硬,身子弓着,却没扑上来,反而踟蹰着退后了两步。

  因为双手恰好高举,本来是要出爪攻击,现在看起来倒像是要投降的架势。

  “男人……男人……”她嗓子里呜咽着,半晌,吭出一声:“好英俊的男人。”

  嗯?

  李楚额头浮起迷惑的黑线。

  这突然一句夸奖怎么回事?虽然这句话他每天都要听许多遍,但在这种场景下听还是蛮新奇的体验。

  “男人……男人都……”大娘子眼中的猩红血光聚而复散,似乎内心正在经历痛苦地挣扎。

  李楚放任她天人交战,没有趁机出手。

  她僵硬地摇晃了半天,最后,似乎是深邃的黑色占据了上风。

  周遭的阴风忽然停下了。

  “如果薛大勇长得如此英俊,我可能也不会恨他了。”她的声音平静下来,不再是那种凄厉的语调。

  虽然感觉怪怪的,但是……

  怨气似乎没有那般浓郁了。

  “大娘子……可是已经放下了心中怨念?”李楚手握着剑柄,一时犹豫着要不要出剑。

  “呵呵,哪有那么容易。”大娘子摇头冷笑,红色长舌甩来甩去。

  明明是一个简单的动作,由她做出来也分外骇人。

  李楚闻言,又欲拔剑出鞘。

  他的力道已经递到了手腕,忽然见大娘子抬起头,一张恐怖的铁青面孔看向他。

  “但是,若小道长你肯抱我一下,那我大概就能放下了。”

  哈?

  李楚头顶瞬间冒出一圈问号。

  他见过的世面确实不多,还真不知道,驱鬼……有这个流程吗?

  “我这辈子还没抱过这么俊的男人呢。”大娘子又道。

  听语气似乎还有些娇羞?

  李楚怔了怔,盯着大娘子的脸,这张脸实在有些不入眼。

  更何况,让怨灵欺近己身,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

  但是……

  如果这样能够消解她的怨气的话……

  李楚右手松开剑鞘,面无表情地,缓缓张开怀抱。

  大娘子的脸上似乎是露出了笑容,她飞扑上来,却没有伸出双爪,她说的是真心话。

  事实上,她并没有抱到李楚。

  鬼物是虚体,人类是实体,二者可以靠灵力互相攻击,但是彼此无法接触。

  在飞向李楚的过程中,她的身躯就开始消弭。

  一点点回忆在脑海中涌现出来。

  在她年轻时,也有过英俊的年轻人提亲,虽然不及这小道士一半,但也是十里八乡有名的俊后生了。

  但她却属意了相貌丑陋的薛大勇,因为她觉得长得丑的人更踏实。

  正因如此,之后的日子里,她对薛大勇常怀一份怨气。

  老娘放弃了俊小伙,跟了你这个丑人,你自然要对我好。

  怀着这样的心态,即使是再恩爱的夫妻,也会生出间隙。

  薛大勇纳妾,实则是压倒她的最后一根稻草。

  她没想到那个一直怂包一样的薛大勇敢不顾自己的反对纳妾,还敢为了那小妾将自己赶到偏院来。

  在她心中怨气冲天的时候,恰好那个人出现了……

  对了!

  大娘子猛然睁开眼,她有话想告诉这小道士!

  但已然说不出口了,当怨灵失去了最后一口怨气,便会就此烟消云散。

  李楚看着大娘子在朝自己飞来的过程中消散,眨了眨眼,松了一口气。

  然后,他摸了摸自己的脸。

  虽然经常听旁人说自己英俊,但其实他心里并没有太明确的概念。

  甚至于,他一直觉得自己的长相平平无奇。

  因为他脸盲。

  

第六章 男人都该死(小道士除外) 【新书求收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