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到底谁倒霉? 【新书求收藏!】

  八臂人走得很安详。

  ……

  当他冲李楚露出自己有八颗眼珠的狞笑面孔,李楚着实被他惊到了一下。

  “能死在本大爷的千蛛妖毒之下,也是你这蝼蚁的福气!你的魂魄将化为我千蛛妖毒的一份子,随着本大爷继续杀戮!嘿嘿嘿,趁你还活着尽情的恐惧吧,你的恐惧越多,炼化出来的魂毒就越纯粹!”

  八臂人残忍地叫道,恐怖的面容、恐怖的嗓音、恐怖的话语,心智稍微脆弱些的人可能已经被吓得腿软了。

  或许他就是要猎物恐惧。

  他也确实如愿了。

  李楚越听越觉得这妖物实力不俗,若让他再放出妖法攻击,自己恐怕难以抵挡!

  怀着这样的恐惧,李楚选择了先下手为强。

  呛啷啷一声。

  拔剑,出剑,一气呵成。

  那一秒,台词还没说完的八臂人,忽然看到了自己此生所见过最绚烂的画面。

  脑海里忽然蹦出了他听过的为数不多的诗词中的一句。

  一剑光寒……多少州来着?

  宛若游龙天降,恰似匹练行空,人间竟有如此浩荡的剑气吗?

  他那张有八颗眼珠的脸庞疯狂扭曲起来,八枚瞳孔瞬间放大。

  那一瞬间,他心底忽然产生了一个有些离谱的念头。

  我不过是一只百余年道行的小小蜘蛛精……

  究竟是何德何能……

  可以死在这样的剑下……

  我配吗?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深深的迷惑。

  比如一个没有真气波动的人类是怎样斩出这样一剑的?

  为什么在一个不起眼小镇外的路边都能随随便便碰到这种人?

  就算这是自己作恶多端的报应,那是不是也来得太夸张了一些?

  今晚出现在这……到底是谁倒霉?

  但是他都没机会知道答案了,甚至连问题都来不及想完。

  千言万语,只化成两个字从他口中喊出。

  “误会——”

  确实是误会……本以为是个可以随手收拾的凡人,要知道是这种角色,傻子才会跳出来找死。

  好像有一道惊雷划过,林间的天空被白芒耀亮了一瞬。

  那八臂挥舞的黑色身影被瞬间吞没。

  李楚眨了眨眼。

  刚才……是不是有人喊了误会。

  算了。

  假装没听到好了。

  反正听他竟然要收割生魂来炼化毒液,决计不是什么良善的好妖。

  一大团浓郁的经验值汇聚到他身上,李楚颇为满意。虽然耽搁了一些时间,不过这一剑的收获已经可以顶平时几天了。

  但……

  实在太过凶险了。

  这种事情还是少遇到为好。

  打怪升级虽然会自己体内灵力增加、精神也变得强大,但是外在的体魄却没有得到太大的提升。

  现在自己就像是游戏里高攻低防的输出位,纵使可以一剑秒杀一些“弱小”的邪物,可稍有不慎,也还是会丢掉性命。

  刚才那八臂妖物若没有那么多废话,自己说不定已经被他炼成毒液了。

  如果下次遇到个哑巴怎么办?

  想到此处,李楚不禁一阵后怕。

  他就此定下决心,要想办法让自己肉一点才行!

  ……

  随着八臂妖物的死,它在方圆百丈内布下的繁复蛛网全部脱落,变为普通脆弱蛛丝。

  正如它所说,这丝线上面的毒与魂魄有关,随着它的魂飞魄散,蛛丝上的法力与毒性也就此消失。

  李楚施施然迈步,继续朝德云观走去。

  他打算把刷怪的事情先放一下,今晚有些不太平,在外面闲逛可能会有事发生。

  所幸接下来的路走得风平浪静。

  夜色下,小小道观在坡上亮着一点晕黄的灯光。

  那是家的光芒。

  原本李楚跟师傅说今晚不回来的,想不到回来得比往常还要早很多。

  不过对老道士来说都一样,他的作息非常健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李楚像往日一样,小心翼翼地进门,跟三清祖师点头示意,回到自己的卧房。

  习惯了每天这时候都在刷怪的日子,此时突然空下来,他居然有些不知道做什么。

  古代人的夜生活实在是太贫乏了。

  不过也可能是自己的原因。

  想一想余杭镇的周大福他们,现在花花草草的,应该就很丰富了。

  但李楚始终觉得,那种娱乐方式也不过丰富那三五秒而已。短暂的丰富过后,是更加深刻的贫乏。

  又贫又乏。

  就在这时,外面大门响起了有些急促的敲门声。

  铛铛铛——

  李楚又起身去开门。

  道观和寺庙都有接纳行人的作用,有些找不到客栈的夜行人或者住不起客栈的穷人,会选择来观庙寄宿。

  德云观也偶尔会有。

  他来到前院,打开门。

  敲门的是个身着褐色布衣、外面罩着长儒衫的中年文士,面白无须,看上去温文尔雅。

  他的身后停着一辆马车,令李楚有些诧异的是,看装潢与徽记,这辆居然是官家车驾。

  通常起码要知县级别才会给配一辆这种车,因为余杭县的县治之所也在余杭镇,所以李楚曾经见过这样的车驾。

  “小道长。”中年文士一拱手,闻声道:“我父女二人行至此地,想借宿一晚,不知可否?”

  “请进。”李楚点头,将文士请进来。

  中年文士见他同意,便回身叫了声:“柔儿。”

  马车车帘掀开,走下来一位身穿水蓝色裙裳的绰约女子,她一头长发茂密如海藻,只简单地束起。肌肤白如象牙,脸很小,五官却明晰,尤其一双眉眼,恰似两汪清湖。加之身形高挑,气质淡雅,仿佛一朵白云出岫而来。

  女子下车缓步上前,见了李楚,一双漂亮的眸子闪烁了下。

  李楚点头示意,而后道:“只是我们小道观不太宽绰,只有两间卧房。我去和师傅挤一挤,可能要委屈二位住一间了。”

  “无妨的,小道长能容留我们,已经是很感激了。”文士微笑道。

  当下二人在前殿稍作等候,李楚给他们倒了些水,自去收拾了下床铺。

  将自己的卧室搭上一架新的床板,再换上新被褥,很快便收拾好了。

  他又来前殿通知两人:“二位久等了,卧室已经收拾好了,”

  “多谢小道长。”文士再次道谢,而后对女子道:“柔儿,你先进去。”

  女子点头,款款进了房中。

  中年文士这才对李楚说道:“还请小师傅代为照顾我女儿一阵,至少要到明日午时,才可让她离开。”

  “嗯?”李楚一怔,听这文士的口气,好像自己不打算留宿了?

  中年文士似乎看到了他疑惑的神情,微笑道:“实不相瞒,在下……唉,恐怕命不久矣。若留在此处,恐怕还会连累了你们。是以无论如何,我必须离开。但我女儿是无辜的,我见小道长你不像坏人,才放心把她暂时托付。”

  听他语气淡然,想不到说的都是生死大事,李楚也不明就里,只能点头答应。

  谁知此时院里忽然响起一个坚定的声音:“我和爹爹一起走!”

  方才进了卧室的女子竟然又回来了。

  其实她偷偷开门,蹑手蹑脚地重新靠近前殿,李楚都是听到的。只是他没想到文士交代给自己的事情如此严重,再想出言提醒已经来不及了。

  “柔儿,傻孩子。”中年文士见女儿回来,叹息道:“先前我收到的消息,他们重金请了青翼楼的妖人杀我。那青翼楼派出的八臂修罗已然放出话来,绝不可能让我活着到达余杭镇!他势必在前路拦截,你又何苦陪我送死啊!”

  

第八章 到底谁倒霉? 【新书求收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