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人家很尴尬的 【新书求收藏!】

  八臂修罗?

  李楚心中一动,想开口询问。

  那唤作柔儿的女子却不许他插嘴。

  她看着中年文士,颤声道:“爹爹既然明知有妖魔拦路,为何还要一意前行?我们一起去别处可以吗?昨日里你不是还说江南景色好,生平未见。咱们不去余杭镇,一起去游览别处的景色不好吗?或者乘船出海,你不是一直向往海外诸国风土吗?”

  “呵。”中年文士笑着摇摇头:“我公孙辙乃朝廷命官!纵然贬谪至此,若因一介妖人恐吓便落荒而逃,朝廷尊严何在?反之,我若是死在赴任途中,岂不更能证明那杨氏老贼的嚣张跋扈!纵使不能扳倒他,也可以动摇圣上心中对他的信任。这样的事情,一件、两件,总有一天会足以推翻他杨家的高楼!”

  “朝廷有无数的官,可是女儿只有一个父亲。”女子目光哀婉:“爹爹就不能为了女儿放下朝中那些无谓的争斗吗?”

  “放不下了,朝廷是个泥潭,但若想真心实意地为百姓做事,就必须进入其中与人争斗。不知不觉间,我早已泥足深陷。”文士的目光越过前殿大门,眺望远天,“若是你娘亲还在世,她一定懂我的选择。”

  “好。”女子点头:“女儿不敢左右父亲的决定,但你若一心赴死,那女儿必须与你同行!”

  “柔儿!”文士紧握住她的双手:“你为何这么傻啊?爹知道你外表看似柔弱,实则内心刚强之极。但事已至此,都是我一个人的选择。你青春年华,没见识过、经历过的事情还有很多,大可不必为这些事而牺牲。”

  “女儿年龄虽小,却也懂得道理,还要多亏父亲自小教我读书。”女子仰头,直视着文士的眼睛:“难道父亲看不起女儿,觉得女子就不配为大义赴死吗?”

  她的声音清朗柔和,所说的话却字字铿锵。

  “唉——”文士深深地叹息一声:“我此生最大的骄傲,不是当年考过状元,也不是做过多大的官,就是有你这样一个好女儿啊!朝歌城子弟无数,比得上你的又有几个?可是……”

  “女儿懂父亲的心意。”女子忽然露出淡淡的笑容:“你也是我最大的骄傲!所以父亲也不必多言,女儿心意已决!”

  “我公孙辙自问这一生上不愧对天子,下不愧对黎民,俯仰无愧黎民百姓!唯独对你们母女二人,我真是三生三世也还不完!”

  他一把将女儿抱在怀里,女子在微笑,文士反倒涕泪纵横、泣不成声。

  “父亲……”

  “柔儿啊……”

  看着他们总算暂时缓下交谈,李楚终于得空,他淡淡地问了一句:“请问先生所说的八臂修罗,可是一个有八条手臂的妖人?”

  嗯?

  文士抬起头愣了一下,父女俩一起目光怪异地看向这个小道士。

  我们这边正舍生取义父女情深慷慨激昂,你突然问我八臂修罗是不是有八条手?

  你不觉得自己有点问题吗?

  可是看李楚一本正经的样子,中年文士犹豫了下,擦擦眼泪,随口回答道:“或许有吧……又或许没有,青翼楼专门驱使妖物作为刺客,有八条手臂也不出奇,如果仅是个绰号……也有可能。”

  这等于没有回答……

  李楚又追问道:“还有吗?”

  “我只听说他是青翼楼的铜牌杀手,最擅长捕猎和追杀。如果目标不多挣扎,他也会给对方一个痛快。如果目标逃跑,被他抓到以后,就会受到残酷的折磨,甚至将人魂魄炼化,让其永世不能超生。”

  文士仔细答道,经过李楚这一打岔,他感觉气氛已经不对了,再想哭也哭不出来了,干脆就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出来。

  他说完,转回身又看向女儿,重新酝酿情绪,还准备再说些什么。

  就听李楚道:“这个八臂修罗可能已经死了。”

  “嗯?”文士又猛然一愣。

  “方才我从余杭镇回来的途中,遇见一个妖物拦路,我被迫将他斩杀。”李楚淡然说道:“现在想来,他很有可能是那个准备拦截你们的八臂修罗。”

  文士再愣。

  倒是女子睁大了眸子:“小道长,你说的可是真的?”

  “当然。”李楚脸上仍旧波澜不惊。

  但这表情落在他们眼里,就好像是在说,一只妖怪嘛,路过随手杀一杀,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虽然事情确实如此。

  “小道长,你是修行中人?”文士有些难以置信地打量着李楚。

  “嗯。”李楚点点头,又道:“我看今晚二位不如在此歇下,明天一早我再送你们前往余杭镇。如果有妖物上门也不怕,即使我的修为不足以护住二位……还有我的师傅在。”

  李楚指了指那一侧的卧房:“我师傅的修为,通天彻地!”

  父女二人都瞪大了眼睛,没想到在这样的一座山野小道观,竟然藏着两位高人。

  尤其是中年文士,想起自己刚刚在小道士面前演的戏码,顿觉心情复杂。

  虽然这小道士救了自己的命,但他还是很想说一句……

  下次这种话就早点说出来嘛。

  不然人家很尴尬的。

  ……

  第二天一早,李楚额外多准备了一些清粥小菜,叫了父女二人一齐来吃早餐。

  余七安日常仙风道骨地出门,看见了身姿曼妙的年轻姑娘,眼前一亮,脸上霎时间挂起了和蔼的笑容。

  饭桌上,余七安发挥了他的本领,三两句话,便将两人的来历都套了出来。

  原来文士名叫公孙辙,女儿名唤公孙柔,都是从朝歌城来的。

  公孙辙当年状元出身,入朝十数载,官至大理寺少卿,称不上官运亨通,但也颇受器重。

  只可惜他是前宰相孟有熊的门生,权臣杨鼎天斗败了孟有熊上位,孟有熊一系官员全部惨遭贬谪。

  公孙辙直接被贬来江南洲,成了一个小小的余杭县令。

  但是他向来受皇帝器重,杨鼎天担心他有重回朝堂的机会,便暗中雇佣了青翼楼的杀手截杀。

  随他一路前来的护卫都已经被杨鼎天买通,半途就跑光了。还是其中一名护卫良心未泯,这才将前路有杀手拦截的消息告诉了公孙辙。

  可即使知道了这个消息,他还是坚持要来余杭镇赴命。

  听说自己面前这个一脸衰相的中年文士就是即将上任的余杭县令,余七安的眼皮不禁抖了一抖。

  山高皇帝远,西北朝歌的风浪再大,到了余杭镇都起不了什么波澜。

  但小小县令,虽然京都的官都看不上,在这里就是土皇帝。

  想到自己刚才还色眯眯看着准县令家的小姐,余七安的眼皮又抖了两抖,饭量都骤减八成。

  不过,让他纳闷的是,这父女俩跟他说话的时候都特别恭敬,看他的眼神也很奇怪。

  目光中好像包含着满满的……

  敬畏。

  

第九章 人家很尴尬的 【新书求收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