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什么幻术? 【新书求收藏!】

  提醒过李楚,李辛夷开始在院落中布置符箓。

  此时远天将黯,正是最后一抹夕阳落下之际。

  但见她从腰囊中取出一张朱砂写就的黄符,双指夹住,朝前一掷,那黄符便呼啦啦飞过去,有灵性一般,死死地贴在一处墙壁上。

  这尚且没完,她又取出一把翠玉雕琢的小剑,一指来长,做工精致,晶莹剔透,看样子就是当成珠宝来卖也价值不菲。

  但李辛夷丝毫不心疼,手指一撇,一道青光掠过,这小剑便钉在了那张黄符上。

  接着,她夹出一张新的黄符,又重复了一次这个流程。

  李楚在一旁观看,虽然不明白她在做什么,但是觉得很厉害。

  这也是他很羡慕的一点。

  这些正统修者的世界里,充斥着符箓、法宝、丹药、神通……种种玄奇无比,令人眼花缭乱。

  他却从来没接触过。

  毕竟他自己打怪又不会爆装备,而师傅……向来不在乎这些大道枝节!

  李辛夷绕着院子缓缓走着,每走三步就要打出一道符箓,再用翠玉小剑钉住。如此十八次,她终于绕着小院落走完了一圈。

  长舒一口气,她的额头已经出现了细细的汗丝。

  没等李楚开口问,她就走过来道:“你知不知道我布下的这是什么?”

  “是剑启符灵阵!”没等李楚回答,她又自己给出了答案。

  李楚微笑了下,他明白了,自己不需要出声,这位李姑娘就会把自己好奇的东西全部都说出来。

  果然,李辛夷又自顾自道:“这些灵符,都是我在朝天阙库房中取出来专门对付鬼物的。再用丹鼎阁出品的法宝碧符剑钉住,到时候每一张符箓打出都会带着一道我的剑气。这个符法,称为剑启符。”

  “而十八道剑启符依正反九宫布好,就是较为初级的剑启符灵阵。嘿嘿,对付一只小小的怨灵,必定手到擒来。”

  李辛夷露出“炫耀完毕快夸我吧”的笑容。

  对面的李楚点点头,心中感慨了一声,这就叫专业。

  相比之下,自己驱邪的手法就很枯燥了。

  随着李辛夷的灵阵布置完,夕阳也走完了它的最后一段路程,可见她的时间把握得非常精准。

  一弯浅白色的月牙显露出来,其实它早已经在半空悬了许久了,只是颜色太淡,难以发现。

  两人点燃了灯火,静静地等着。

  李辛夷突然又问道:“小道长,你害怕吗?”

  李楚轻轻摇了摇头。

  “为什么?这可是怨灵啊。”李辛夷追问。

  “对啊,不是怨灵吗?”李楚反问。

  两个人似乎说了差不多的话,但是又大大不同。

  李辛夷的脸上闪过一丝微不可察的迷惑。

  李楚的表情一向很认真,以至于她不太分得清他是装的还是真的。

  但如果有人问你怕不怕的话,那通常代表着她已经先害怕了。

  李辛夷自家人知自家事。

  这其实是她第一次独自驱邪。

  以往都是跟随在师长后面的她,修为前不久取得了突破。于是她拽着师傅的袖子,求来了这次独当一面的机会。

  至于她为什么这么迫不及待地想独自驱邪?

  因为某鲁姓先贤曾经说过,出名要趁早!

  跟在师长身后,不论除掉了多强的邪祟,功劳和名声都是领头人的。

  只有独当一面,做出的成绩才会全都算到自己头上。

  她今年其实还不到二十岁,如果现在成名,那江湖上都会称她女侠、仙子。凭她的魅力,所过之处能吸引无数拥趸。

  如果等到四五十岁再成名,像自己师傅一样,别人都叫她什么?师太!

  李辛夷赶紧摇摇头,甩掉这可怕的幻想。

  忽然,李楚目光一凝,望向门外一处黑洞洞的未知之地。

  李辛夷刚想问,就也察觉到了不对。

  风里有阴气!

  他们等的东西,来了。

  四周突然飘荡起童稚的声音,好像是孩童在笑,银铃似的,无处不在,清脆、空灵、却又带着几分诡异。

  “小心。”

  李辛夷只说了一声,就听那声音一转,忽然唱起了歌谣来。

  “哥哥杀了我。”

  “娘亲杀了他。”

  “爹爹杀了娘。”

  “我杀了爹爹。”

  ……

  这歌谣幽幽地在风中飘荡,却又无比清晰,好似自带回响,一遍遍地响起。

  “哥哥杀了我。”

  “娘亲杀了他。”

  “爹爹杀了娘。”

  “我杀了爹爹。”

  ……

  随着歌谣入耳,李辛夷的眼前忽然光影大变。她的身躯骤然缩小,成了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

  还是在这间屋子里,周围的场景变换,竟瞬间鲜活起来。

  她看见了自己的娘亲——那个年纪不大却早早佝偻了腰的妇人。

  娘亲正按着自己的头,让自己叫爹爹。

  可是她记得自己有爹爹。

  只是爹爹被人装进黑箱子,埋进了土里。

  娘亲带着自己活不下去,只好又给自己找了一个新爹爹。

  新爹爹还带着一个哥哥,他脸上总是带着坏笑。

  她以为新爹爹会像以前的爹爹一样。

  保护自己,保护娘亲。

  可现实却令她害怕。

  他喝醉酒就会打娘亲,很用力地打。

  哥哥也会学他的样子。

  像他打娘亲那样,用力地打自己。

  娘亲教她忍,于是她就乖乖地忍。

  就这样过了很久,她们的身上总是带着伤痕。

  直到有一天,哥哥突然不打她了。

  他想要脱她的衣服。

  娘亲终于不再忍,扑上去打了哥哥。

  当然,晚上回来的爹爹也狠狠地打了娘亲。

  后来有一天,哥哥向她道了歉。

  他还带她到集上去,买了一段红绸子。

  别的小女孩都有红头绳,她一直很羡慕。

  现在她也有了,她很开心。

  她决定要原谅哥哥了。

  哥哥将她带到山坡上,替她绑头发。

  于是她乖乖坐到山坡上。

  然后,哥哥将她一把推了下去。

  她滚下山坡,很疼。

  之后眼前一黑。

  不知为何,她突然变成了这样虚无的存在。

  她看见娘亲满村子寻找自己,像疯了一样。

  她听见娘亲叫自己的名字。

  她答应,娘亲却听不到。

  娘亲终于还是知道了。

  她是跟哥哥出去的,没回来。

  娘亲没说话。

  她默默地将一包老鼠药倒进了汤里。

  哥哥被毒死了。

  爹爹很生气,那是他亲生的儿子。

  于是他用力地打娘亲。

  娘亲就这样被他打死了。

  她很生气。

  她还很小,她不懂。

  这个世界为什么是这样的啊?

  自己一直乖乖的。为什么被人推下山?

  这么好的娘亲,为什么会被人活活打死?

  于是她出现,很轻易地杀死了爹爹。

  她这才发现,原来现在的自己,很强大。

  原来她可以不用忍。

  ……

  “啊!”

  李辛夷骤然从幻觉中醒来,发现是李楚推了一下自己的肩膀。

  李楚道:“抱歉,我见你有些不对,就推了你一下。”

  “无妨。”李辛夷摇摇头,好像大梦初醒的状态,犹自剧烈地喘息着,喃喃道:“我……我刚才……”

  李楚道:“你刚才紧闭双眼,面色潮红,浑身颤抖,还一直喊我爹爹。”

  “……”李辛夷的脸色刷得一下,又红了三度。

  但她很快又抬起头,直直地看向李楚:“为什么你没中她的幻术?”

  怨灵天生能用怨气影响别人,让别人产生幻觉,李辛夷是知道的,也有加以小心。

  只是没想到这只怨灵虽然新死不久,但道行颇高。她将幻术藏在歌谣中,令人防不胜防。

  可是……为什么自己都中招了,李楚却像个没事人一样?

  还非常从容地叫醒了自己。

  他凭什么啊?

  李辛夷的目光中满是疑惑。

  李楚在她的注视下,稍稍怔了一秒,缓缓反问道:“幻术……什么幻术?”

  说完,他才开始警觉起来,抬眼,转头,目光谨慎,观察四周。

  很稳健。

  李辛夷看着他这副后知后觉的样子,头顶开始冒出了黑色的问号。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

  其实,以她对幻术的了解,也猜测到了两个可能。

  第一种可能……

  幻术这种攻击,犹如水漫金山。

  双方的神识,一面是水,一面是山。

  如果你的大水足以漫过我的山头,那么我自然会沉浸其中,任你摆布。

  有时候你的水虽然不够,但也足以漫过山腰,这时就要看我有没有漏出破绽。

  可能我一个不慎,就被你掀起的大浪拍在山头,那样也会中招。

  但是……

  假如你的水花对我来说实在太小,就像有小孩子在山脚下撒了泡尿。

  那么我感觉不到也是正常。

  可是李楚会是那座大山吗?

  想了想,李辛夷还是觉得第二种可能比较靠谱。

  那就是……李楚是个聋子。

  

第十四章 什么幻术? 【新书求收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