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师傅的境界难以估量 【新书求收藏!】

  “平诶?”

  李辛夷念叨了一遍,完全想不通这名字有什么含义。

  李楚也不想多说,便看着李辛夷,高深莫测地笑了一下。

  这是他跟余七安学的,只要对着提问题的人这样笑一下,她就算什么都没懂,也会觉得很厉害,然后放弃追问。

  平时他问师傅问题,师傅就常常露出这样的笑容。

  区别可能在于,师傅是真的很厉害,而他只是懒得解释。

  果然,李辛夷虽然一头雾水,但是看着李楚这不明意味的笑,忽然觉得这或许牵扯到不可说的秘密。

  于是她就不问了。

  拍打下身上的尘土,李辛夷舒口气,道:“也算是圆满完成任务,我们回去吧。”

  “嗯。”李楚随之动身。

  走出院门,李辛夷忽然停下。

  怨气消失之后,夏夜的微风渐起。

  她望着空荡荡的院落,伸手扯下了自己束发的红绫,甩了甩头,一瀑秀发披散开来,柔顺之极。

  李楚回头看向她:“怎么了?”

  “没事。”她摇摇头。

  然后,她将那段红绫举起,一撒手,让它随风飘远了。

  李楚看着她的动作,没出声。

  朝红绫飘飞的方向望了一会儿,她才回眸一笑,蹦蹦跳跳地赶了上来。

  此时长发披肩的她,比方才少了几分英气,平添了几分柔美,看上去倒更容易亲近了。

  与李楚并肩,她笑嘻嘻地问道:“小道长,你是喜欢我绑头发的样子还是喜欢我披头发的样子啊?”

  直觉告诉李楚这个问题有陷阱,他拒绝回答。

  李辛夷又问道:“小道长,你为什么这么厉害啊?”

  李楚认真道:“我不厉害。”

  “哼,能斩出那么强的剑气,还说不厉害。”李辛夷哼了声,又问:“你是不是故意隐藏了真气波动啊?”

  “没有。”

  “那——”李辛夷拉了个长音:“你是喜欢我绑头发的样子还是喜欢我披头发的样子啊?”

  “……”

  月朗气清的夜,蛙鸣、蝉鸣、鸟鸣、犬鸣、李辛夷鸣,种种声音交杂在一起,嘈杂中反倒有几分人间烟火气,驱散了方才的阴霾。

  李楚的内心忽然一片祥和。

  这世界上有很多不好的事,也有很多不幸的人。但无论如何,只要我们还幸运地过着平静的生活,就应该努力珍惜。

  很快走到余杭镇,李辛夷去县衙里,自有人给她安排好住处,李楚则要再走回十里坡。

  分别时李辛夷依依不舍地扯着小道士,让他有机会要带自己好好逛一下余杭镇。

  李楚说,下次一定。

  ……

  回去的路上,他反思了今天的见闻。

  虽然对付怨灵的过程很简单,但也给他上了生动的一课。

  江湖路滑,人心复杂。

  李辛夷的实力明显强过那怨灵,却只因为一时心软,险些被怨灵反杀。

  若是自己不在旁边,她肯定要白白枉死。

  但转念一想,假如今天李辛夷没有出现,而是自己单独去驱邪,见到那样一个小女孩儿跪在身前求饶,自己能够不心生恻隐吗?

  或许也不能。

  若没有旁人在,那死的岂不就有可能是自己?

  这样想来,他不禁感到一阵后怕。

  当走到德云观门前时,他已经总结出了一份今日心得。

  道经有云,人不狠、站不稳。

  ……

  翌日清晨。

  仙风道骨的师傅仍旧用一个返璞归真的姿势坐在树下,不发一言,目光流转间,从头发丝到脚底板,都是满满的高人风范。

  李楚走上前去,恭敬道:“师傅,弟子有一事想要请教。”

  “哦?”余七安淡淡一笑:“但说无妨。”

  李楚坐到他对面,问道:“弟子想问,何为天人七境?”

  “天人七境?”余七安顿了下:“你怎么突然想问这个?”

  “是昨日有人问弟子修到了天人七境的哪一境,弟子全然不知。所以有些好奇,便想要请教一下师傅。”李楚如实答道。

  李辛夷昨天虽然说这无关紧要,但他又不傻,无关紧要的东西她干嘛要问?

  所以心里一直存了个疑惑。

  “这个啊,其实不过是一些修者的常识。”余七安缓缓说道。

  “天人七境,就是修者通常要经历的七个大境界。所谓天人,即由人向天,这七境,便是通天之路。”

  “是为锻体、气海、神合、化龙、万象、斩衰、通天。”

  “其中,锻体境修钢筋铁骨、气海境修丹田化海、神合境修元神不灭、化龙境修肉身化龙、万象境修天人合一、斩衰境修超凡脱俗、通天境修陆地神仙。”

  原来如此。

  李楚了然地点点头,是这个世界的修行境界划分吗?

  那自己该怎么算?好像这里面每一个境界的特征自己都没有。

  不过,自己的修炼方式和他们不一样,等级划分不一样也是正常。

  余七安看他露出思忖的神情,又道:

  “其实并非所有修者都要走这一条路,只是如今的主流修者,古称炼气士,会依照天人七境进阶。”

  “其余传承譬如武者、蛊者、巫师等等,不一而足,都有自己的境界划分。妖、魔、鬼、怪……也各有大道可走,所以也不必太过拘泥于此,只当个大概参考即可。”

  李楚点头受教,道:“弟子还想问,要到哪一个境界,才能算作江湖上的高手呢?”

  这个问题其实他一直都想知道。

  说到底,就是他想了解自己究竟修行到什么地步,才可以走出新手村去闯荡江湖。

  余七安又拈须一笑:“呵呵,这就要看你对高手的理解了。”

  “普天之下,生来有灵根能够踏上修行路者,已是万中无一。而身怀灵根者,有九成会终生停留在入门的锻体境。相较于普通人来说,他们已是绝对的高手。”

  “入气海境,就算得上出类拔萃。行走江湖,可称高人了。”

  “若有神合修为,便是得天之幸。在江湖宗门中可做中流砥柱,在朝廷供职也能执掌一方。”

  “一旦踏入化龙境,可称江湖名宿,随处都可以扬名立万!”

  “化龙之后,便是另一番光景。化龙前三境更接近人,化龙后三境更接近天!踏入万象境,可言出法随、引动天象,足以开辟山门,为一派宗祖。”

  “若是进入斩衰,便可称天地大能,世间罕有。”

  “至于最高的通天境,一旦踏入,就是可遇而不可求的陆地神仙了。这个境界堪称人间绝顶,除了那传说中的羽化飞升,便再无其他追求了。”

  “天人七境,每一境都是一道天堑,每一境都不知挡住了多少天骄。就像爬山,一峰更比一峰高。谁都可以说是高手,但也永远都有比你更高的人。”

  李楚听得心中颇为震撼。

  原来修者的世界,如此广袤。

  他的心中随即又升起另一个好奇。

  “师傅,弟子斗胆一问。”他试探性地问道:“不知师傅您如今是什么境界?”

  “为师的境界吗?”余七安神秘一笑道:“你猜?”

  “师傅早年间有那么多惊天动地的大事迹,至少……也要是个化龙境吧?”

  李楚不敢猜得太高,怕余七安下不来台,于是从一个自己认为对师傅来说比较低的境界开始猜起。

  余七安微笑着摇了摇头。

  “莫非是万象?”李楚又道。

  余七安保持微笑,又摇头。

  “难道师傅已是斩衰境界的大能?”李楚目光闪亮。

  余七安再笑,再摇头。

  “啊……”李楚内心大为激动,“师傅难道已是……通天境,陆地神仙?!”

  “呵呵。”余七安笑一声,就在李楚以为自己猜对了的时候,他又摇了摇头。

  “咦?”

  李楚大为疑惑,这些都不是,可若师傅只是前三境的修者,如何能有这番风姿?

  余七安一脸不置可否的神情,他双眼凝视着李楚,露出了那熟悉的、高深莫测的一笑。

  这一笑,让李楚有些懵,但是不敢再问。

  空气安静了一会儿,余七安才徐徐说道:“我辈修行,修的是心境,而非身境。若是拘泥于修为,便是移山倒海又有何用?徒儿,莫要着相啊。”

  李楚忙点头道:“弟子明白。”

  其实他根本没明白。

  他只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师傅的境界,绝对不是自己可以估量的!

  

裴不了说
感谢沉默の剑舞者的百赏。   感谢各位的收藏与推荐。

第十六章 师傅的境界难以估量 【新书求收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