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 无服鬼 【新书求收藏!】

  远看柳家鬼楼觉得不大,但来到近前才发现,这栋四层阁楼的占地相当宽阔,只是设计精巧,外观不显。

  每一层都有十余间房环绕排列,天井中央有完好的雨棚和网兜,上面承接雨水,下面防止楼上的孩童掉落。

  与外面整座柳家牌坊的破败完全不同,这栋楼看上去保存的相当完整。几十年的风雨,没有毁坏一扇门窗,没有留下一丝斑驳。

  这本身也是一件怪事。

  和公孙柔同来的少女,名叫赵小苗,是赵良才同父异母的妹妹。她拽着公孙柔的衣角,不停地央求道:“公孙姐姐,求求你,就让我跟你一起吧。”

  公孙柔不为所动,只是淡淡地摇头:“你跟我出来玩,那我就要对你负责。里面情况不明,万一有危险怎么办。”

  赵良才也有心让赵小苗回家,但是赵小苗向来不甩他,见他要张嘴,直接一眼瞪过去,赵良才立马闭上了嘴。

  赵小苗不怕他,他可怕赵小苗。他在外面鬼混,不知道有多少把柄被抓在这个妹妹手里,家里长辈也宠她,她但凡去告个状,就能让自己吃不了兜着走。

  赵小苗继续撒娇道:“万一有危险的话,那你不是一样嘛?”

  “对啊。”王龙七插嘴劝道:“公孙姑娘,要不你们两个就都别来得了,这里确实不是什么好地方。”

  公孙柔看向他,实则视线越过他看着旁边的李楚,浅浅一笑:“我不怕。”

  赵小苗眼珠转了转:“公孙姐姐,你想啊,进去以后他们都能两个人住一间房,你只能一个人睡一间,多可怕啊。连个照应的人都没有,万一那些鬼专门欺负落单的人,你怎么办?”

  公孙柔沉吟了下,似乎还是不想同意,可又没再说什么。

  赵小苗嘻嘻一笑,直接搂住她的胳膊:“你可不能丢下我。”

  赵良才这边心里默默打着盘算,看样子公孙姑娘还是怕的呀。嘿嘿,知道怕就好办了。在这样的环境下,稍微用点小手段吓唬吓唬,她岂不是就要主动扑到我怀里?

  公孙柔又看了一眼李楚的侧脸,心脏不觉砰砰跳了两下。心下也想,在这样的环境下,我如果害怕,是不是可以名正言顺地扑到小李道长怀里?

  王龙七离公孙柔稍近,鼻端能闻到淡淡的幽香,心神为之一荡。也开始想,在这样的环境下……要怎么让公孙姑娘扑进我怀里而不是别人怀里呢?

  这几人各怀心思,只有赵良辰和李楚淡定自若,一个丑冷,一个帅冷,保持着各自的做派。

  众人先在一楼空地逛了一圈,发现这楼里不仅没有蛇虫鼠蚁,连一株植物都没有。

  空地上的青砖经过这么多年雨水浸蚀,也滑溜溜没有一丝青苔。

  赵良辰此时才开口:“孤阴不生,这楼里阴气太重,阳气不存,看来鬼物之说不是虚妄。”

  说罢,他冷冷地看向李楚。

  一般的江湖骗子,这时候应该已经要找借口开溜了吧?

  李楚根本没有看他,只是点点头表示同意。其实还没进来他就感觉到,这一栋小楼存的阴气,比十里坡的乱葬岗还要浓郁。

  这地方要是不生点什么鬼物,才是奇怪。

  不过这里的鬼物既然从来没离开过,那应该不是什么厉害角色。

  他的判断有一定依据,因为他遇见的地缚鬼确实大多是低端鬼物,譬如灯笼怪和怨灵。

  但又有些没道理,因为对很多修者来说,怨灵已经算厉害了……

  上下看了一遍,赵良才狗腿地指了一间房,对公孙柔说道:“公孙姑娘,据我观察,这一间是这栋楼里最好的房间了。宽敞干净,而且离门口近。就在二楼,外面有飞檐,如果有什么突发情况,你们直接跳出去也不会受伤。”

  公孙柔点点头,不置可否。

  王龙七道:“原来你还一直留意门口啊,看来是一直存着逃跑的心思啊。”

  “哼,我是为公孙姑娘着想。”

  “然后你再找借口说要住在公孙姑娘隔壁,这样自己逃跑也方便,是不是啊?”王龙七嗤笑。

  “你!你胡说!”赵良才被他戳破了小心思,顿时脸色通红。

  “好啊,那你敢不敢住去最高的四楼,离楼梯最远的地方?”王龙七指着高处道。

  “有何不可!”赵良才大声道。

  “好!那我们住公孙姑娘隔壁。”王龙七一转头,就抢着推门而入。

  公孙柔原本没有同意住他选的这间房,但是见李楚已经和王龙七进了隔壁,便笑了下,朝赵良才一点头,也轻轻走了进去。

  “……”赵良才在原地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自己好像被人套路了?

  他委屈巴巴地看向赵良辰:“堂兄,你得给我做主啊。”

  “呵呵。”赵良辰看着头顶渐黑的天色,冷笑两声:“由他们去吧。”

  ……

  今夜月轮饱满,但是不知为何,在柳家鬼楼上看月亮,总像笼罩着一层灰蒙蒙的雾气,再大月亮也没有光彩。

  房间内一尘不染,床榻、屏风、桌案,全都干净整洁,像是每日有人打扫一般。

  手不管摸在哪里,都是凉凉的,带着一股阴森森的味道,闻得多了,还有点恶心。

  赵良才坐在椅子上,不禁有些脊背发毛,随着夜幕降临,心里的不安也愈发浓郁。

  他忍不住道:“堂兄,你说这里该不会每天是鬼打扫的吧?”

  赵良辰正在床上打坐,珍惜每一刻时间修炼,是他多年养成的习惯。

  坚持运行完一个大周天,他才不悦地睁开眼,用看傻子的眼神看向赵良才:“不然呢?难道还能是人?”

  “啊?”赵良才一下惊地站起来,有些慌:“说归说,闹归闹,可别拿这事儿开玩笑啊。我虽然是想吓吓他们,可没想着真见鬼。”

  “有我在,你怕什么?”赵良辰目光睥睨:“想来不过是当年柳家有些人心中不甘,生魂留在这里不肯散去。呵,它们若敢出现,我就清了此间凶宅又有何难?”

  赵良才听他这样说,心里也有了点底,毕竟他也是一直知道自己这位堂兄厉害的。

  有底之后,他又开始动了别的心思。

  “堂兄啊。”他凑过来道:“你之前说用手段去吓唬他们,是什么啊?现在天也黑了,咱们是不是也可以出手了?”

  赵良辰闻言,从袖口掏出一个黑色小瓶子:“对付他们,用这几只小鬼即可。”

  他拔下瓶口封着符箓的小瓶塞,向下一倒,便有一股羊脂一样的浓浓白雾流淌出来,转眼漫过了半边屋子。

  这白雾里,渐渐显现出几个小小的身影,似虚非虚,都抱着膝盖蜷缩在一起,头埋在膝盖上。

  赵良才看得胆战心惊:“这……这是什么?”

  “无服鬼,也叫童子鬼,是我前些时候偶然捉来的。”赵良辰道。

  赵良才隐约听过一些无服鬼的传闻,不满八岁夭折称为无服之殇,这个年纪的孩童很容易化鬼。因为他们还没怎么享受过人间的乐趣就死了,心里会有不甘。

  但是小孩子心性单纯,怨气不重,往往也不会造成太大的危害。

  随着白雾慢慢化开,这些身影也清晰起来,是四个男童一个女童,都穿着厚厚的衣服,看上去像是纸扎的。

  当白雾散尽的那一刻,童子鬼们抬起了头……

  随即,赵良才听见一声嘹亮的、清脆的、兴奋的、整齐划一的问话。

  “吃饭了嘛?!”

  

裴不了说
感谢书友20190125103432149的千赏、感谢枫未眠丶的200赏、感谢距离十里坡剑神还有77天的百赏。

第二十一章 无服鬼 【新书求收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